《陆丰文史》第十九辑

红色情谊代代传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21-01-05 15:22:32 阅读:382字体: | |

吴志跃

在陆丰有一段“农运”的悲壮历史,演绎了林、郭两姓村民百年的情谊。

在彭湃、张威领导的二十年代农运革命大潮中,陆丰市碣石镇莲花村是革命热情高涨的乡村之一,成立农会,打土豪、分田地;组织赤卫队,支援东征、参加攻打碣石的战斗,是解放初期民政部颁授的革命苏区。农运至今己过了九十年,亲历当年战斗的大多已不存在了,除革命史有载的重大事件后,很多史实只成为民间一些零散的传说。其中碣石镇莲花村与现内湖镇红路头村林、郭两姓村民结下的革命情谊,传承百载!

话从1928年革命低潮时说起:国民党反动派反扑,海陆大地到处白色恐怖。莲花村是他们报复的主要村庄之一,大兵压境,没日没夜的围乡、搜山,悬帖告示抓捕农会和赤卫队的骨干。农会的干部林兑、林榜、林解三人被抓,另将林兑的胞兄林妈妹也一并抓去。林妈妹是实实在在的耕田人,仅是普通的农会会员。四人一并被抓到县城东海镇来,几天后,林父来东海探监,本想看看两个儿子会不会被毒打。没想到来到后却得到一双儿子已被杀害的噩耗!据说,被捕四人坚贞不屈,拒不写下赎命的《悔过书》,于是被反动派杀害了。林父看到血泊中的一双儿子,觉得天都塌了下来!跌跌撞撞的往家走,来到距莲花村七公里的蛟溪时,已近黄昏,残阳如血,寒风肃杀。离家越近,悲伤越大!面对茫茫溪水,仰天一声长叹,然后纵身一扑,欲投溪自尽!

时在附近田野劳作的红路头村民郭大哥见状,连忙下溪将他救起,问他何事想不开?林父便说出这噩耗,他们为革命而死,我看得开!宁死不屈,好样的!可我该如何回家去面对老伴和儿媳、孙儿!长子妈妹新婚不久,儿媳有孕在身,二子林兑大的儿子仅三岁!第三的儿子阿墘,在白匪剿乡时出逃,现生死不明。遭此横祸,家破人亡!他兄弟还陈尸刑场,我现身无分文,也无能力收埋。惨何以堪?死了算了。郭大哥也是心向农会的人,就安慰他,天无绝人之路,先到我家吃碗饭,今晚先在我家住下,剩下的事明天我帮你善后。

第二天一早,郭大哥筹措了够买两具棺木的钱,邀族内几名兄弟叔孙,与林父一同来到东海镇,备办棺木,到刑场收尸,后与林父一同运尸回莲花村埋葬。当年的悲惨场面无法描述。九十年来,海陆丰农运已成了中国革命史中一个闪光的词汇,它是千万农友用鲜血铸成的。当年被捕的林兑、林榜、林解和林妈妹同一日被反动派杀害。

林父获救后,又得到郭大哥的资助,埋葬了两个儿子。继续担顶起家庭的支柱。不久,林妈妹遗腹子出生,一年多后,潜逃在外的三子林墘也回来了,残破的家庭就这样相互安慰、相互鼓励的过着贫苦的日子。但这个家庭的根向着共产党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林兑二子林汉长大了,踏着父亲的足迹,参加东江纵队投身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解放至今林家连续有林玉阶、林水明、林朋联、林卿四人参军,有七人加入中国共产党。

林家永远不忘红路头郭家相救之恩,历经八十多年,已经历了五代人,他们还亲如一家。当年郭家施手救助是出于善心,更主要的是敬佩和同情林家是农运革命家庭。在白色恐怖的年代,与革命家庭走得太近都有可能受牵连,但他全然不怕。这八十多年来,他们约定当年的林父与郭大哥为兄弟辈,两家儿孙按辈分相称,现已历五代。虽相距七公里,却常有往来。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物质紧张时,林家省吃俭用攒下一点番薯挑去红路头帮助郭家,前几年,郭家有一叔辈患病要做手术,林家各户自愿捐资去帮助他。林家有大小事,郭家也来关心和帮助。按陆丰当地风俗,过年“拜正”、中秋“送饼”是亲戚互动的最高礼节。这么多年他们都这样互动。今年八月初一,红路头郭家备了满满一三轮车的礼物先来林家,一户一份。第二天林家也是这样备下礼物到红路头村送节。

接受采访的林兑曾孙林少豪说:最值得他们敬重的是红路头郭家,没有他们当年救下曾高祖,就没有他们今日这一族人;其次是松竹寮曾祖母娘家,这是出于对曾祖母的孝敬,当年曾祖父被害,曾祖母才二十多岁,忍辱负重拉扯祖父兄弟成人。每年的正月初一我就要去这两地“拜正”。我的父亲是这样教育我,等我儿子长大了,我也要这样教育他。这种革命的情谊要世世代代传下去。


分享到:

QR:红色情谊代代传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