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九辑

东海当年的除“四害”和大扫除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21-01-05 15:19:43 阅读:473字体: | |

吴志跃

改革开放前的东海镇,市政设施是很落后的。除了人口密集外,其他方面比现在的农村还差。最热闹的大街、马街都没有路灯,没有水泥路面。民居中的排污沟都是阳沟。作为聚居地,也有优越于现在的几个要素:没有小车、摩托车,连单车都很少,几条街巷上百户人家也只有一、二架单车。街道多是行人为主。没有噪音,电视、音响都未出现,很宁静。特别是冬天,晚上五、六点钟后,街上就少有行人;也没有占道经营,觉得街道比现在还宽阔。尽管是这样落后的环境,还是很值得怀念的。原因是当时大家都有注意公共卫生的观念,居住的社区几乎是原生态一样的简朴但很整洁。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由镇爱卫会和居民区组织的大扫除和除“四害”是很有意义的。用今天的话说,那真正是关系民生的民心工程。

那时的除“四害”工作由镇爱国卫生委员会和居民区负责组织。一年搞几次。除“四害”的工作是这样开展的:居民区从爱卫会领来药品及配料,即农药六六粉和粗糠,用纸袋分别包好。六六粉约半两左右,粗糠则半斤。然后逐家逐户免费派发,一般一家户一包农药和一包粗糠,有些庭院大、房舍多的也可以多要几包。在派药的过程中,居民区的干部就会跟群众宣布灭蚊的时间:“今晚七点半药蚊,全镇统一行动。老人孩子鸡畜都要带出来”不断重复,家家户户交待。到了晚上七点半钟,全镇统一药蚊开始了:各家各户用一个小炭炉放在居室的中央,点燃炭火。火不能很旺,最好是用“炭头”或炭壳,然后将粗糖盖在柴炭上,再把六六粉均匀的撒在粗糠上,让炉火慢慢的熏烤农药。火点燃后人离开房子,家畜也带出来。关上门窗,让它在里面慢慢熏。一般熏一个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居民区的干部或小组长会在街巷中走动,同时大声问:开始熏未?人有没有全出来?窗门有没有全关好?猪、鸡有没有赶出来?工作很细致。约一个小时后,大家才把门窗打开通风换气。这一个小时的熏杀,别说蚊,就是墙壁洞内蟑螂、蜈蚣也被熏死。

大扫除是由居民区组织发动,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各家各户庭院的打扫、清除积水;二是公共垃圾堆清理;三是公共排污沟清理。前两项工作量不大,容易解决,最难的是排污沟的清理,这件工作不做则罢,一做就得整条沟从头修到尾。那时居民区会有计划的轮流清理这些排污沟,有些是流通两个居民区的大沟,那就两个居民区约齐联合起来一起行动。民居街巷的小沟由当地住户解决。大沟则要组织大队伍来应付。但当时组织清沟的队伍是免费义务的。社区中的年轻小伙子是主力。大家都很乐意参与,都把这一工作当作打扫自家的庭院一样对待。常常是上百人分工合作,一支队伍把淤积的墨黑沟泥挖出来,堆在路边;一支队伍用板车把这些污泥运走;一支队伍负责洗沟。分工合作很默契。沟清好后,居民区的干部就大声宣布“洗沟啦!”听到这个指令大家都知道要怎样做,大沟小沟同时冲洗。那时自来水还不普及,大家是用井水来冲洗的。有井的家庭只管从井里打水上来倒进自家的排污沟中则可。不断的打不断的倒。别小看一小吊桶一小吊桶的人工提水,当家家户户集中起来后,这力量是巨大的。一会儿小沟都满了,流进大沟。积小成多,那大沟竞会奔流汹涌。一些人则顺着水势洗刷沟底。冲洗到什么程度呢?笔者至今还记着这样一个小镜头:在大扫除过程中,居民区组织各个小区相互参观评比。一群客人来到后,当地的小组长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主人,她叫人在街边中买来一纸包粘着甘草酱的咸李子请客。李子买来后,她放下工具,弯身在污水沟边,用污水沟中的水洗手,然后用手捏那李子放到嘴里。那污水沟中的水就跟田野中的水利沟水一样清澈!大清除之后,发现有些沟残破了,可以由居民区写证明向镇爱卫会讨一两包水泥来修补。水泥在那个时代是很紧缺的物资,只有政府的建设项目才能见到水泥。但镇爱卫会那时就有水泥可讨,当然是要用于公共卫生设施的维修。可见当时政府对社会公共卫生工作的重视。


分享到:

QR:东海当年的除“四害”和大扫除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