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非遗

陆丰白字戏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5-07-27 17:15:01 阅读:3,098字体: | |

陆丰白字戏俗称“白字仔”,明初就从闽南流入。经与海陆丰当地方言、民间艺术结合,逐渐形成了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陆丰白字戏。被列入陆丰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陆丰白字戏,俗称“白字仔”、“弄仔戏”,因唱曲多用“啊咿嗳”衬词拖腔,故又称“啊咿嗳”。是一个多源流、多声腔的古老稀有剧种,距今有近800年的历史。因用闽南方言“福佬话”演唱而区别于唱“官腔”的正字戏;潮俗则称潮剧为“潮州白字”,称海陆丰白字戏为“南下白字”或“老白字”;因其变化缓慢而基本保留早期白字戏的原型,有别于丰富、发展了的“潮州白字”——潮剧。

陆丰白字戏,主要由“弄仔”(童子)用方音演唱。今仍存“关戏童”遗俗,并以滑稽戏弄为主。与“唐戏弄”有极深的渊源关系。至今仍可演出的《弄仙姑》、《弄蟾蜍》、《搭渡弄》、《事久弄》等古老形制的“弄戏”,就是明证。近人任二北的《唐戏弄》专著,亦可佐证。白字戏独特的古谱“二四谱”远溯楚人楚歌的“唱名谱”,是唐人唐乐的通用谱。白字戏“戏神”为唐明皇、雷海青(田老爷),有文物、庙宇为凭。

陆丰白字戏与流行于漳州、潮州的竹马戏有很深的渊源,宋代漳州地区在每年秋收之后,有号称“戏头”者,“逐家聚敛钱物,豢优人作戏……”。(宋陈淳《北溪文集》卷二十七)。据考所搬演之戏剧俗称老白字或竹马戏,现存的海陆丰民间的钱鼓舞、竹马戏亦可觅其影迹。其原由孩童搬演的《弄仙姑》等节目至今仍可演出。据在世老艺人介绍,白字戏过去属童伶制,成年变嗓后,常转学唱正字戏,晚近时期正字戏的名角、名师多出自此班。

陆丰旧时的白字戏与疍、畲土著文化融合,接受方言渔歌、民歌小调等民间艺术和福建道、佛曲的熏陶,逐步形成地方色彩浓烈的民间小戏。其唱腔结构以曲牌联套体为主,也有部分板式唱腔。它音乐优美,有联曲、滚唱、一唱众和等形式和特点。其传统乐队7人,俗称“七张交椅”。乐器包括一对鼓(大鼓、鼓头)、一对吹(头吹、二吹)、一对锣(头锣、二锣)、一副大铙,后文武场乐器都有所增加。

陆丰白字戏曲白采用海陆丰方言,分生、旦、丑、净、公、婆、贴七个脚色行当,表演程式严而不僵,载歌载舞,富有生活气息。短打用南派武工,舞台美术简朴,便于流动。陆丰白字戏以演文戏见长,亦从正字戏中吸收部分提纲武戏,擅演儿女恋情,整本戏较多,折子戏较少。

陆丰白字戏剧目分小锣戏、大锣戏两大类。小锣戏又分正板小锣戏、反线戏和民歌小调戏三种。小锣戏唱腔活泼明快,富有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大锣戏音乐庄重典雅,具有高腔音乐的特点。明代中叶以后,属于高腔系统的官腔戏剧正字戏流行闽南粤东,白字戏接受其影响,以“土语唱南北曲”,移植了一批以长连本戏为主的传奇剧目,主要剧目民间称“八大连”,包括英台连(《同窗记》)、陈三连(《荔镜记》)、高文举连(《修珠记》)、秦雪梅连(《三元记》)、蒋兴哥连(《珍珠衫》)、王双福连(《临江楼》)、袁文正连(《还魂》)、崔鸣凤连等,另有《白鹤寺》、《白蛇传》、《访友记》、《书琴缘》、《天门阵》、《白罗衣》等优秀传统剧目和《金菊花》、《红珊瑚》等现代剧。

白字戏因与同祥流传于陆丰的正字戏有密切的承传关系,而且经常与正字戏同台演出。清乾隆年间,为迎合各地民情风俗崇尚在广场大锣大鼓演戏酬神的需求,从正字戏中吸收了一些提纲武戏如《三国传》等进行演出。民间有“正字母生白字仔”的戏谚。就是说如有几班戏同在一起演出,正字戏应居正棚,白字戏居偏棚。从而也形成了“半夜反”的演出习俗,就是上半夜讲官话,演来自正字戏的(提纲)武戏,下半夜说方言,转演白字戏的文戏。

明清时期,白字戏在陆丰地区已十分活跃。碣石玄武山元山寺、甲子元帝庙等戏台经常有白字戏演出。据调查,清咸丰年间至光绪三十四年(1908),陆丰民间业余白字戏班就有十多个。新中国成立后,白字戏曾一度获得发展和繁荣。  “文革”时期,白字戏被诬为封资修黑货,民间白字戏业余剧团被强迫解散。改革开放初期,白字戏重新恢复演出,业余剧团、曲班有如雨后春笋遍及陆丰城乡,目前全市有申请登记的农村业余剧团达到60多家,较活跃的有上英镇浮头村新潮白字戏剧团。近年来,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和审美的多元化,其演出市场逐渐萎缩,传统剧目和富有特色的行当艺术及其他舞台艺术等已濒临消亡。

陆丰白字戏有其重要特征:道白讲福佬话,唱腔尾音多“啊咿嗳”。有“白戏福佬话,唱腔啊咿嗳”之说;其戏文线条细腻,多以生旦为主的家庭小戏;其曲调比较抒情,多曲牌连辍体,地方色彩较浓。弦诗丰富,与潮剧大同小异。陆丰白字戏从戏曲文学到音乐唱腔、表演艺术,均保留着粤东地方传统戏曲的早期特点和丰厚积存;它至今仍保存着我国戏曲发展前期的几个重要阶段生态,如萌芽时期的“戏弄”以及唐代的“二四谱”。民间小戏时期的“竹马戏”。宋元时期的“南戏”和明代的高腔传奇戏曲地方化等等。因此,保护“原生态”的白字戏,对于古今的社会经济、戏剧文化、历史民俗的研究,都有着重大的价值。

来源:《陆丰非物质文化遗产》


分享到:

QR:陆丰白字戏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