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承陞

泊承陞

201204281823221497[1]

泊承升(1790-1882)号荷亭,碣石镇中所街人,诞生于四月初八日。出身农夫,中年入伍,咸丰期间官封振威将军,钦赐花翎,提督江南狼山总镇府。为官正直无私,教民耕作,连留五任计一十五年,光绪八年逝世,享年九十有余。当地江南官绅痛念,每年四月初八日起演戏三十余日,乡民祭拜,香火甚盛。

据说,泊承升刚到通州(今江苏南通)任职,看到当地农民挑粪水浇菜,都用小勺弓身施肥,既慢又累,便把碣石农民浇菜用的“漩桶”制作方法教给当地农民。农民挑着一担漩桶一路走,水从桶里伸出的竹管一路流出,简便快活,便把此桶称为“泊公桶”。

有一次,一农民状告刚种三天的番薯被人偷了,泊承升感到奇怪:刚种三天怎么有番薯?一了解,原来当地是用番薯块种植,便教他们改用番薯藤种植,使农民节省了不少番薯块苗。又有一天,他巡视时发现乡民敲锣集合,每人拿支木棍准备出发,他大吃一惊,以为是有什么敌情或群体性事件发生。便上前询问,村民答去“海滩赶大头鬼”。大白天的,有什么鬼!他跟着去看,原来是成群的大头甲鲎鱼爬到田园里作窝产卵,母的负责生卵,公的死守不离,把一大片良田搞得乱七八糟。泊承升便叫士兵挑着箩筐捕捉了好多鲎回营,按碣石人的做法,杀鲎舂粿,做成味道香甜的“鲎粿”。从此,通州沿海一带不但没有“大头鬼”之患,而且能吃到美味的“泊公鲎粿”。

咸丰三年泊承升总兵狼山时,正是太平天国占据南京,克镇江、扬州等地,把长江流域及长江流域以南控制在势力范围内,惟独与江南一江之隔的通州却安然无恙,泊承升偏安一偶,“帐前健儿朝讲武,樽前学士夜论文”(泊承升诗句)。官方是这样评价他的:“咸丰三年,由崖州协镇物简,总镇狼山,出奇制胜,迭奏肤功。五年元旦,克服上海,七年冒雪,攻取镇江,皆其赫赫然者。时洪秀全蹂躏江南,横尸遍野,而通州全境克保安全,通人感戴,特建专祠祀之。”(《陆丰县志》)而他的故乡碣石人却猜测,洪秀全及太平天国相当部分将领是广东人,泊承升也是广东人,会不会他们私下有协议“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处呢?到了咸丰五年,太平天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泊承升才奉命出击。这种猜测不见史料,只是一个谜。

分享到:

QR:泊承陞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