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智术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7:16 阅读:1,280字体: | |

耳汝尔

民政局办公大楼剪彩搬迁的第二天,竹围村的村委主任就来找吴局长,跟他一同来的还有已经退体的前任局长老余。

村委主任来找吴局长不知多少回了,就为村里急需建造一座百来米长水泥桥的事。竹围村属革命老区,是民政局扶贫帮困的挂驻点。竹围村耕地少,村小学只能建在青石溪对面的荒坡地上。青石溪上本来有一座石桥,因年久失修,前年一场百年一遇的山洪把桥给毁了。没了石桥,村民出工不方便,小学生上学更是险象环生。遇上下暴雨,溪水不是很大时,孩子们由家长背着涉溪而过;一旦山洪暴发溪水暴涨,学校只好宣布停课。

青石溪石桥被洪水冲垮不久,当时的局长老余亲自到现场考察过,并答应给竹围村十万元建桥的起动资金,可是直到他离任也没有兑现。现在新的局长上任了,村委主任听说他找钱很有一套,没来多久就筹集到一笔巨款,开始大兴土木建造新办公楼。村委主任满怀希望,坐着手扶拖拉机一次次来找吴局长,可是,吴局长不是下乡检查就是上省城开会,找副局长又没人敢作主。

吃一堑长一智,村委主任这回是吞下秤砣铁了心,一定要找到吴局长。他瞄准吴局长肯定在局里候着的这一天(有“内线”为他提供信息),又开着手扶拖拉机来找他,而且事先求爹爹拜奶奶把老局长也搬了出来。他相信这回一定能得出个满意的结果。因为他知道,吴局长是老余扶上去的,再说,十万元起动资金可是老余局长当年自个儿开了全口的。

当老余带着村委主任来到搬迁后的民政局时,村委主任被办公楼的气派和豪华震呆了。当他颤颤巍巍乘上电梯,走进局长办公室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局长一个人的办公室整整占了半层楼,里面的装修摆设跟电视里看到的五星级宾馆一模一样。

吴局长正在接电话,声音宏亮,应对老练圆滑。可以听出是省民政厅某位领导路过这里,吴局长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一定要拐进来,并说他今天是推掉其它工作专门在局里等候他的,而且已经在市区最堂皇的酒店订了包间。

村委主任是个很醒目的青年人,借着上洗手间,把那份要求拨给救助款的请示拿出来,将上面的十万元改为十五万。

因为老领导亲自出面,吴局长很谦恭很客气。他拿出最好的茶叶,用上好的矿泉水给老领导泡茶。

话题终于转到竹围村修桥一事上来,老余不无遗憾地说:“我在任时没有兑现是因为那些年天灾人祸特别多,省里又不肯对我们倾斜,所以留下了一些尾巴。”

吴局长十分理解地说:“幸好老领导当时在财务上严格把关,没给我留下什么大的欠帐,我才有可能将新办公楼建起来。只是,建这幢办公楼,眼光不超前,过几年就掉队落伍,会被后人骂个狗血淋头。现在可以说是一步到位了,又负下不少新债,所以今后一切开支,都得一分钱掰成两半使了。”

村委主任听出弦外之音,立即抢着说:“瘦死的骆驼比牛大!竹围村是革命老区,老区的孩子们每天都要涉水上学,一旦有个闪失,我这破主任可就吃罪不起了。”

村委主任本以为这话说得够重了,谁知吴局长并未为之动容,依然神闲气定地品着香茗。村委主任心里像堵着一块溪石,顿了顿又说:“为了保证孩子们上学不出事,我磨破嘴皮,组织起一支学生护送队。这样做必然浪费劳力,村民们怨声载道,好些人干脆带上孩子到城里打工去了。哎,都怪我这破主任太无能了。”

老余有点左右为难,但想想老区人民望眼欲穿的景况,当年又是自己开了口的,而现在的民政局不比以往,只要在别的方面掐紧一些,挤出十万元不是多大的难事,于是就搓搓下巴对吴局长说:“这件事也拖了几年了,我看你还是在其它方面想想办法吧。”

村委主任趁机递上请示,手微微抖着。

吴局长在请示上粗略看了一眼,发现要求拨款的数额被改多了五万,气不打一处来,但当着老领导的面又不好发作。他慢腾腾站起来,在办公台后面的皮转椅上坐下,沉吟了片刻,挥笔在请示上签下两行字:“此事当办,但很难办;难办也要办,暂时缓办。”

村委主任凑上去一看,一头雾水,琢磨了半天,才想起读中学时老师曾教过一种杂体诗,叫回文诗。他皱着眉头苦苦思忖,觉得好像有点希望,只是吃不准“暂时缓办”要缓到什么时候。

老余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双眉一拧,心里暗暗骂道:“这小子耍滑头比我更胜一筹,当年,我一般只签‘此事难办,暂时缓办。’”


分享到:

QR:智术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