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出嫁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5:58 阅读:1,394字体: | |

◎蔡金兵

玉银出嫁那天,天上下着小雨,华村里外喜气洋洋。村口两只黄毛狗看见从村外驶进一辆贴围着礼花、车牌部位贴着“百年好合”字样的小汽车时,汪汪直叫。村长小王吆喝了一声,黄毛狗不声响了,摇着尾巴贴着小王身边坐下,伸出舌头直吐气。

小汽车当然是来接玉银的,奔跑了五百多里路,从遥远的角城来到华村这个小山村。村里的人就说玉银变成了金凤凰,飞栖上了梧桐树啦。可玉银的妈却哭得眼睛红肿。都说女儿是妈的心头肉,女儿嫁得那么远,玉银的妈心里头有一百个不愿意,舍不得呀。

五月的风轻轻柔柔,玉银和妈走在乡村的田间小路上,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知了开始在树上不停地叫,辛勤的村民已经在田间劳作。玉银和妈边走边聊天。

丫头,你就长大成人了,以后就不能陪在妈身边了。

妈,我舍不得你。

傻丫头,女大留不得,妈也不舍,可你终究要成家的。听李姐说这是一大户人家,而且小伙子也英俊,你到这样的家庭去,妈也放心了。

可是,妈,我心里总有点忐忑。

呵呵,妈是过来人,你过门之后,要对丈夫和公婆好点哦。这是你的幸福。

两朵红云飞上玉银的脸蛋,她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眼神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玉银妈说的李姐,就是为玉银婚事牵针搭线的红娘。据说李姐有一个亲戚住在角城,有一次李姐去角城探亲,刚好就促成了玉银的婚事。

华村素来与外界联系甚少。因为这是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山村,虽说是鱼米之乡,但与城市的距离太远,外面的世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几年来,华村的大部分青年都去城里打工。逢年过节,青年们提着背着大包小包从城里往乡村赶,华村就热闹起来。我的邻居李娣就是去角城打工队伍中的一员,她回来后就给我讲城里的见闻,讲城里的高楼大厦,酒绿灯红。这些对于我这个黄毛丫头来说,都是挺新鲜的事儿,让我很是羡慕。每每这时,我就盼着能早点长大,能像李娣姐那样,哪怕是去嗅嗅城市的气味也好。玉银家和我家住同一条巷子,她家在巷头,平日里我也常去她家玩,玉银对我挺好的,我去她家玩的时候,她就拿出糖饼请我吃。现在她就要出嫁了,我感觉也挺舍不得的。

那天玉银终究坐上了那辆汽车,她穿着一身的红衣服。我和母亲走到巷口去送她。我看到玉银抱着她妈哭了。哭了一会,玉银妈帮她擦干眼泪,说,傻丫头,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哭什么?要高兴才对,往后的日子长着呢。

母亲走过去,拍了拍玉银的肩头,把一篮子鸡蛋放进汽车里。然后,大家就眼望着汽车绝尘而去。

这个画面是在三年之后的一个下午被我忆起,那幺生动,那么清晰。这时我已经在广州读中专,假期回到华村,母亲劈头就一句:玉银要结婚了!我疑惑,玉银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母亲摊摊手,玉银离婚了,现在又要结婚了。我震颤了。下午的阳光斜射进屋里,空气显得很透明,一种强大的情绪掠过我的心头,不知是何滋味。然后在我脑海中就快速掠过玉银出嫁那天的画面。

我惊问:她怎么离婚了?

母亲告诉我,李姐介绍的这个男人,原来已经离过婚了,生有一男,由女方抚养。当听说男人和玉银结婚,女方就三天两头过来闹。一来二去,男人和前妻旧情复燃,他们就要复婚。玉银为这男人生下一个宝贝千金,她受不了这般折腾,就和男人作了一个了断,男人赔了她五万元青春损失费,她就在半年前抱着女儿回到了华村。就有人又张罗着玉银的婚事,说是趁着还年轻,赶紧再找一个嫁了完事。

回到华村的玉银,扒在自家屋后的老槐树下痛哭了好几场,玉银妈就在旁边不停地安慰,好不容易说服了她。她停住了哭声,目光木然地盯着老槐树的树干,好久好久地发呆。

过了十来天,一个约莫四十岁的男子骑着摩托车,载着玉银母女离开了华村。玉银神色平静地与玉银妈挥手道别。我和母亲也走出村口来送她,只是这次母亲没有送给她鸡蛋,玉银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穿一身的红衣服。


分享到:

QR:出嫁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