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凭栏观海事悠悠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4:34 阅读:1,099字体: | |

◎吴志跃

陆丰金厢洲渚村外海滩上一九九七年树起了一座周恩来渡海纪念碑。笔者不止一次的前往那里观游。在碑下,前面是碧海银沙,两侧是茂密的松林,风光秀丽。或遇蓝天丽日,海天一色,海鸥低翔,凭栏远眺,心旷神怡;或遇风起云通,浊浪排空,潮随风生,风助潮涨,大海翻滚,惊涛拍崖。壮观非凡。凭栏远眺,常感天地之宏浩,叹自我之渺小!这座丰碑,记下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拯救民族存亡的足迹;“洲渚夜如釜,遥天一砥柱。抢渡竭石湾,猛如下山虎”。(赖少其)周恩来从金厢脱险后到香港,后转道回上海。与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重新开中国革命的新篇章。这座丰碑,记下海陆丰人民为中国的革命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作为海陆丰人,今日重游这一革命故地,思绪万千。

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后,周恩来、叶挺率数万革命军,一路征战,至二七年十月在汕头攻打汤坑失利后,形势急转直下,前有国民党白军重兵堵截,后有强敌追杀。形势万分危急!周恩来在流沙主持召开一个军事会议,与会将领和伟人有:叶挺、聂荣臻等同志,会议决定为保存革命火种,战士分散转移,并入地方的工农武装继续坚持斗争;前敌总指挥等领导骨干取道香港,脱险后再北上寻找战机。当时的汕头地下党地委书记杨石魂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周恩来问杨石魂,在这里附近,那个地方的农运工作做得扎实,群众基础最好?杨答:海陆丰。也就是说海陆丰群众的革命觉悟最高,最可靠。就这样,会后,诸位革命军领导分批进入海陆丰。因这期间,周恩来身患重病,他的脱险最为曲折惊险。进入陆丰的甲子后,与反动派捉迷藏,先后在南塘的李厝乡、兰湖乡躲避,后接到地下党陆丰南塘区委书记黄秀文自己的家乡金厢的黄厝寮躲藏八天,后在黄秀文等海陆丰地下党的帮助下,顺利乘船脱险去香港。

现在网上有很多种版本叙述周恩来渡海这件事。最近笔者随陈克坐、庄叠等金厢乡史调查采访组深入金厢调查了解后,发现有几件事是与事实严重不符且有悖常理应予勘误。一、一说周恩来在黄秀文家养病时,黄秀文与周恩来很亲切的互称名讳。这不可能!事实是:直到周恩来上船脱险,黄秀文还不知道这位首长是周恩来。这是在白色恐怖下开展革命斗争的常识,解放后黄秀文也是这样跟人说的;二、周恩来是乘“辍鸟”船去香港。这也不可能。“辍鸟”船很小,根本就无法抗击大海的风浪,只适宜近海作业。它因船帆小没有远航的能力。事实是当时彭湃还在陆丰,知到周恩来身体已康复,可以出海了,由他指示海丰县的地下党,在海丰大湖备来一条可载五吨的“彪刀”船。约定时间在金厢港外的乌礁脚等待,由黄秀文等驾“辍鸟”船将周恩来载出来,在乌礁脚换乘“彪刀”船;三、周恩来当时并没有留下任何信物给黄秀文。只有一个原来装衣服或文件的小铁皮厢清空后留在黄厝乡。(并不是作为信物有意留下)。因为黄秀文同船护送周恩来去香港,不存在依依相送,互送信物的场面。

到了香港,周恩来已充分认识到海陆丰革命形势的严峻,出于对黄秀文安全的考虑,叫他暂时不要回陆丰。黄秀文这段时间在香港长洲岛打杂工。几个月后,黄秀文思乡心切,潜回陆丰。回来后,看到自己的家已被白军放火烧毁了,于是不敢久留,又再逃往马来西亚谋生。至一九四八年因在那里参加当地的革命活动,被马来西亚当局遣送回国。有一说,黄秀文二八年春潜回黄厝寮乡时,在已被烧毁的原周恩来睡过的床板炭堆中找到一枚刻有“周恩来”三个字的鸡血石印章,方知这位首长就是周恩来。后怕反动派追究祸及乡里,于是把这枚印章丢在山野中。这一说法,笔者存疑。

说句实在话,当年身为南塘区委地下党书记的黄秀文,在二七年那急风骤雨般的革命年代,只要是上级交给的任务,他都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完成。不论是周恩来、叶挺还是其他同志,他都会一样尽力去营救。

解放初,黄秀文写了一封信给周恩来,言及二十多年前在金厢脱险那件事,希望能帮助他恢复党籍和安排工作。信寄出后并没有及时得到回复。在等待期间,黄秀文参与贩卖耕牛的生意,这在当时是违法行为。在解放初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的形势下,他自己怕这件事被发现,就跑到狮山的山洞中躲藏。碰巧一些地主、富农也躲在那里,在民兵巡山时一并被抓获,关在下巷村中。这时,上级的调查组方到陆丰。看到调查组领导一进门就指名要找黄秀文,陆丰县的领导随口应道:  “抓到了。”再交谈,方知上级是在调查功臣而不是在抓犯人。可于上级来的调查人员而言,又不清楚黄秀文因何事被抓。功臣与罪犯的差距太大了!调整组没有与黄秀文见面印证。后经当地组织调查认定,黄秀文在大革命时期是南塘区委书记不假。且经营卖牛的生意也不是什么大罪,于是安排他到陆丰县敬老院任院长。

查阅有关史料,周恩来在一九二五年二月二十八日的第一次东征和一九二五年十月十四的第二次东征来过海陆丰,他说三次来过海陆丰,那么这个第三次就是一九二七年十月在金厢渡海脱险的这一次。

碣石湾头淼淼水,涤洗你仆仆风尘。南来北往四海客,谒碑谁不怀念君?伟人已远去,只留风范在人间。疾风见劲草,板荡识忠良。在渡海纪念碑下滚滚涛声中,我耳边回响着八十多年前杨石魂的一句话:海陆丰人革命觉悟高,靠得住!


分享到:

QR:凭栏观海事悠悠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