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故乡风物随感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3:34 阅读:1,116字体: | |

◎郑钟海

为了了解潮汕人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谋生的有关“侨批”的资料,我曾在图书馆查阅不少书籍,在很多只言片语或者书缝册隙中,我留意到一个叙述表达:好多或水土不服或思念故土的潮汕人,往往会托付“水客”们从老家携带诸如咸菜、腌橄榄、菜脯之类的杂咸小吃给他们,而每每得之,他们便如获至宝,视其为人间美味。那时我总纳闷,何以至此乎?后来去采访一个曾“过番”的老人家,他说了一句质朴且饱蘸情意的话:作为过番的人而言,老家来的物件,吃的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佳肴,穿的也是天底下最好的绸缎,用的更是天底下最顺手的东西,因为一件件一桩桩沾染着桑梓亲人的气息和心意,真的是千金难买家乡货!由此我更能理解杜甫的诗句:家书抵万金。

离开家乡和亲人久了、远了,每次回到家里,发觉最爱吃的不是所谓的山珍海味,而是普普通通的杂咸小吃;君可知,这些玩意,曾是我们小时候常吃且厌吃的,那时会莫名其妙地埋怨物质的单调和匮乏,无事生非地挑三拣四。可眼下,这些东西成了我们不见便魂牵梦萦、见之垂涎三尺、吃之停不下口的佳肴,尽管它们未必很卫生、很营养均衡乃至带有威胁身体健康的隐慝。此时这刻,我更感同身受先前我在书册上所看到的和过番耄人所说的;有些东西,也许在一些人眼中就是敝帚,可之于某些人心中便是至宝!睹物思人未必真能一解思念,甚至如同画饼充饥罢了,可聊胜于无;难道不是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爱人小面包回老家期间,偶尔她也会心直口快地称赞某道家乡小菜的色香味俱全;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爸妈总会每餐或者隔顿如法炮制那碟菜肴,吃得小面包舌尖麻痹,可仍不敢弃之,更不敢当爸妈的面厌之。电话里,小面包会旁敲侧击于我,我嘱咐她跟爸妈但说无妨的,她则说:都是爸妈的心意,哪能不知好歹!爱和被爱,都是一种幸福,而对幸福的拿捏和体味,因人而异,这也跟每个人的出发点和做事方式一样,不可能尽同,所以我们会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地为对方多想几步,哪怕很累很辛苦,但甘之如饴!对此,有一朋友在微信写道:爸妈们都有一个通病,只要你说了哪样菜好吃,他们就频繁地煮那道菜,直到你厌烦地埋怨为止;其实他们这辈子总是在拼命地把你觉得好的给你,毫无保留地都给你,他们对你的爱就是爱得不知所措。

背井离乡的人和蛰居故地的人,从某种心境和情感上,我敢相信是截然不同的,甚至是大相径庭的,无他,这就好比流水和静水一样,前者一直在流浪,离原点越来越远,思念却与日俱增,双鬓染霜难闻乡音;后者画地为牢,可以不问潭外之杂事,熟视无睹、充耳不闻,久而久之就成了死水的心态,鸡犬之声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或者更老的时候,我更能理解那种对家乡及其人和物的在乎,在乎不是多高贵多价值连城,而是里面包含了与生俱来且与日俱增的情感,这种情感流在血脉中,流在灵魂深处,流在代代相传的轮回里……


分享到:

QR:故乡风物随感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