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格陵兰三日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2:39 阅读:1,137字体: | |

◎谢小蔓

四十座的小型飞机只提供矿泉水,其他的一切饮料和食物都得付钱购买。以为有飞机餐,没吃午餐就登机了,所以餐车推到座位边时就买了个6欧的三明治吃完后闭上眼迷迷糊糊地睡上了。

当睁开眼无意间往机窗外一望,顿时精神百倍,窗外出现着被白雪掩盖露出黑色山头的连绵山峦,立刻招呼同行的人也看看,此时机舱里噼噼啪啪猛按相机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延续了十几分钟,直至飞离了那片山峦机舱才恢复平静。好庆幸自己会突然醒来才不错过美景,因此就不敢再想睡觉了。离目的地格陵兰伊路利斯特的机场越来越近,不知什么时候又有美景出现,因此,不时地会看看窗外。突然出现了冰面和陆地的分界线,接着看到一座座山和山顶上满是绿色湖水的高山湖;近处的一条河流布满白色,还有大小不一的块状体,从飞机俯视下去宛如看到变了质的牛奶流满整条河流,慢慢地随着飞机高度的下降,看清了是白色浮冰覆盖了整条河的河面,应该是峡湾的海面。冰块上有窟窿的积水处,水呈淡绿色,渐渐地有冰山冰排,越来越大,到飞机接近降落时,又依稀看到目所能及的海面上漂浮着一块块的冰块。看到的景观太震撼人心了,人们兴奋不已,也感觉到很满足,都表示已不虚此行了。也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震撼的了。而事实是美妙在接下来的几天天天不断。

带着快乐的心情走出机场,接机的人已等待在那里了,是位年轻的高个儿姑娘,讲英语。以为接到我们就可以走了,但她似乎还在继续等人,才知道原来是酒店派来接的,除了我们四位加上一随行翻译,还有预订同一酒店的其他客人也要同时回酒店去的。十来人挤在同一部小车上,小车后面还挂拉一车卡装大家的行李。从伊路利斯特机场到酒店并不远,一路继续可望到海和冰山浮冰。

从冰岛飞格陵兰越过了两个时区,虽然只是四个多钟头的飞行时间,但由于时差,到了格陵兰变成了与早上离开雷克雅未克相差六个多钟的时间。四星级酒店从一个蓝色玻璃亭子留着的一扇自动门进入,再经过左边另一自动门进入红色主体楼,四层高。被交代回房间稍休整一下后,下午四点半在酒店大堂集中开个短会,负责方将介绍这几天在西格陵兰要走的行程,虽然我能听懂英语,但随行的翻译还需要给其他的三位同行用中文重复一遍。

我们的房间在四楼,有电梯上,从这边的电梯门进,另一边的门出。当走进房间,兴奋点再次被点燃,对着门的是一大玻璃窗,从窗口望出去风光无限美好,一红色栈桥通向右面满是大小浮冰的大海,左边海岸上是间间油漆着白色格窗框的彩色小屋,富有层次地错落在岸边或山坡;窗台下一茶几和两张靠背椅,先生先坐在左边的椅子上,我就随意地坐在了右边的椅子了,觉得坐在我的椅子上既看到岸上的有趣小屋,也看得到海上的浮冰,很陶醉。进屋关上门,门后还有一面大镜子,把窗外的美景对称地反照出来。坐在椅子上看窗外风光,回过头从镜子里看也有美丽风光,就像一幅画挂在门后似的。接下来几天都习惯这么坐,当有一次无意中坐上左边的椅子时,发现左边的位置看海视野更加开阔。在房间时,就这么边用带去的功夫茶具冲功夫茶,边陶醉于窗外的美景。一天里不同时段的景色随着阳光的变化而各不同,早晨白色冰山浮冰和蓝色的海静静地带给人安宁的感觉;夜晚太阳下山时分,海面呈浅橘红,被光线映照成粉红的冰块浮冰,衬着天边的红色晚霞,让你享尽眼福。这里是极昼。

格陵兰人做事习惯不赶急,不准时是常有的事。接近五点时开始了伊路利斯特的市区观光。酒店的两部小车把一共十几人带到五、六分钟车程的市中心的旅游中心门口下车。旅游中心挂着的牌子写的是格陵兰的世界(World of Greenland)。英文导游带着大家沿着常规线路逛了逛伊路利斯特小镇东部,边走边介绍各处,而我们并不太介意路旁、山坡上那些色彩斑斓的小房子是什么机构,更在意的是欣赏这些房子组合在同一个地方所产生的美感。左拐右转,随时都可以望到海和海上的冰山浮冰,同行的梁大姐开玩笑地说,这会儿你不想看到那些冰山冰块都难以做到。是的,Greenland,“绿色大地”的地名呈现的却是白色的世界,我们尽享这美妙的冰海风光。

我们到达的第一天正好是星期六。每个周六酒店都会举行一个美食汇的欢迎餐,晚上七点三十分开始。进到餐厅,位数不少的厨师,服务员已在室内室外忙碌开了,室外的不小露台的一头是厨师的活动天地,他们有的正忙着打开大烤炉的盖子翻转烤羊,有的忙着翻小烤炉上的一串串烤鲸鱼肉、肠子、牛肉等;有的在翻炒一下大鼎里的青口虾仁拌青豆海鲜饭;露台的中心位置一大桌子上摆满各色冷盘、色拉、果菜、生食、熟食,菜式多彩多样,被摆放得就像个小花坛,真可谓多姿多彩的食物。在露台更靠海的一角摆放的是甜点,摆甜点的桌子上两块大鲸鱼骨头作底架,托着用两根竹竿和似乎蜡纸糊的一艘小帆船模型,上面摆着几个不知用什么材质捏出来的厨师模样的小人儿,各具姿势。这桌的甜点有好几款;还有另一小桌放着一盆插有串串用竹条串着的白色棉花糖,由一大篮干树枝装点着桌面。棉花糖还可拿到转设放在旁边的大三角形木材火炉上烤一烤后再吃,很有趣,也挺好吃。青口的肉吃起来很肥嫩,鲸鱼肉烤得火候恰到好处,也很入味,不像鱼肉,更像牛肉。令人难忘的美食!

吃完晚餐,晚上十点半开始出海,真实的木质帆船带着不到十人的游客夜游著名的世界遗产伊路利斯特冰峡湾。出海前告知我们要把最保暖的衣服穿上。都是做足准备的,并不缺少保暖衣物,所以坐立在船头或船尾,都抵挡得了寒风的吹袭。船渐渐驶离停泊着许多打鱼用的彩色小游艇的小码头,冰山浮冰也随着船的行驶而移动,峡湾里两旁的青山也在往后移动。慢慢地,移动的冰山冰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形状越来越多样,就是一个水上冰雕公园。周围的冰山脚下绕出了一艘两艘也来夜游的红色帆船,在白色的冰山下,冰山成了背景,红色帆船显得小巧也更加醒目,在带着些许红晕的天空下这样的景色画面,使人陶醉。这船的我们猛拍这样的美景,那船的他们对准我们也在狂拍,大家都成了美景里的人物了。当太阳拨开云层出现时,阳光四射,整个天际已是浓浓的金黄,船停在海的中央,眼前让我们看到的是同时挂在天上和落在水中的两个午夜太阳。船又启动了,开得很慢很慢,太阳下的小冰山和小浮冰成了陪衬,看似摆拍的道具,其实他们仍是美景中的主角。太阳慢慢地落下,余辉映照整个海面,染红海水。三个多小时的午夜扬帆之旅,在冰与太阳的陪伴下,留给我们一奇特体验的印记。

第二天并不急于早起,九点多吃酒店自助早餐,十点出发,由曾在中国昆明某一瑞士公司工作过四年、会说一点点汉语的Mathie姑娘带着徒步,探访古老的因纽特人居住的村落。村落位于伊路利斯特冰峡湾的塞摩米特山谷里,离小镇南端有大概1.5公里。我们沿着一路上用红漆或蓝漆涂作标记的石堆所指的方向走,一边欣赏路边多品种多颜色的小野花、黑色的苔藓,一边听Mathie的讲解。慢慢进入山谷来到悬崖边,眼前所呈现的是冰川冰山冰雪盖满的峡湾海面,壮观的程度用“恢弘”这词去形容这里的冰山冰雪不知是否准确。被深深吸引的不单是眼球,还有一颗跳动的心,那美是可以美得让人窒息的。呼喊赞叹无法完全抒发出内心对这里美的感受的所有表达。距离是那么的近,却未能零距离接触,因为我们在山崖上,沿着悬崖边的小道边走边持续感受这里绵延不断没有水面露出的峡湾海面上巨型冰山冰雪的美。走了一个多钟后,在一个山头上,有一张木桌和两张长板凳,另一边还有一张靠长椅,Mathie让大家在这里停停,喝喝她带去的热咖啡和吃吃她带去的曲奇小饼,坐在那里静静的欣赏眼前大手笔的天然画。尽情地欣赏了二十来分钟,我们得往旁边的小道下山了,美丽的景观让我们时时回头往后看,不舍得就这样与此美景告别。走了一段路后,Mathie让我们往一个土堆的石缝里望进去,看到了存放在石堆里两千多年前因纽特人祖先的头颅。继续往前走一段路,Mathie又指着地上的一小圈地,说那是以前因纽特人的住所旧址。再来到市中心,自已用午餐,然后徒步四十分钟左右回到酒店,结束这一天的户外浏览,在房间无限地欣赏窗外的风景。

第三天的行程需要在海上呆七、八个钟的时间,所以得起个大早,早餐后七点半酒店的车就把我们送到小码头,坐上小游艇。这天与我们一起出海的除了我们一行四行人外,还多一位德国游客,加上游艇驾驶员、我们的翻译和Mathie,整艘艇上一共是8人。这样的人数出海,小艇里的空间很宽松。Mathie本来那天休息,因为她很少机会见到中国人,想利用机会和我们练习讲汉语,就主动请缨来带我来带我们,我们和她在一起也觉得很愉快。这一天的行程叫冰山崩解泛舟之旅,目标是去到伊奇冰川近距离观看冰山的冰崩。西格陵兰伊路利斯特周边弯弯曲曲都是峡湾,今天的小艇还是在峡湾里行走。因为是快艇,密集的大冰块的移动更加快,绿光蓝冰,巨型、多形不断涌来,我们目不暇接,两三个钟头的行程还是没欣赏够那些形状各异的自然冰雕,当游艇放慢了行驶速度时,我们来到了水面已被冰封的海域。游艇尽量地破冰前行,前面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两个不同方位的大片冰川,足有几公里宽。最后,游艇只能停在尽量最靠近冰川的地方了,据说,以往还能更靠前,但这次水面上的冰层特别厚,过不去。虽然离眼前的冰川还有一段距离,但我们已是很满足,那冰川就像泛蓝的白色巨型松糕一样,一层层很分明,远远地闪着蓝光,偶尔听到冰崩的声音,因离得比较远,看是看不到的。静静地在船头呆呆地立了十来分钟,Mathie询问着劝说大家离开那里,又一次依依不舍,那样的美景是看不够的。满海的白色冰层,连接着游艇至冰川前,真想抬起脚跨下冰层自己走过去亲近冰川。理智是清醒的,那厚冰层一踏上去也有可能裂开,幻想一下而已。看着满海的白色,看着前方的冰川和左边更远处的另一冰川,心里装得满满似的。游艇调头继续航行,新一轮的移动冰山浮冰又疯狂涌来,我们又投入了新一轮的不放过美景的行动中。

午餐在一个叫阿塔的地方就餐。这里只有两个人在驻守。他们负责接待路过的游客和提供午餐。午餐是鲸鱼肉土豆饭,还有红酒。在这个位于岸边山头只有四、五间小屋的驻地,周围的风光也是无限美丽,正对着餐厅窗口的那几座大冰山非常漂亮,只是这里的蚊子是无敌的多与凶狠,使人几乎无法在屋外溜达,除非让蚊子咬个够。我就是为了与屋外风景交融而自愿付出被蚊子咬的代价的人,但能忍受的时间也是极短的。西班牙籍的小伙子一谈起足球无比自豪,他是西班牙某足球俱乐部的成员,在这里只是短期的。他说我们是阿塔接待的第一批中国客人,然后拿出留言本让我们写点留言。先生负责执笔写道:诗一般的海/画一般的冰/阳光一般的心情。我们其他人签上名。接着,我们互相道别,启航回程,后半程的景色甚至更美,虽然还是浮冰、倒影、快艇驶过船尾激起的跳动水花,但无一是重复的。在白天蓝天白云日照下的景色,给予的是另一种美的感受。

回到酒店已是星期一的下午。酒店的惯例是在每星期一傍晚6点半举办告别自助晚餐。这次晚餐的摆菜桌子只设在室内。一把步枪斜顶着一块不规则白布条,架在帆布包扎成的半个腰鼓形状的鼓面上,忘了问是否有什么含义,反正造型很独特。菜桌上各种食物摆放的造型都夸张美感,有放在一块木板上一米左右长的大鱼和已切好的生鱼片、有摆在一大盆白细冰上的熟大蟹脚、有放在铁架上的整个大火腿和已切开方便食客吃的切片、有满满的一大碗冰冻虾仁、有看似随意撒放在一个大盆托着的几块大灰石头上的鱼干、还有切片的鱼肝、切粒的鲸鱼皮、鳝鱼块、寿司、面包、水果、酱料等等美食,汤是海豹汤。太多的食物而有些从未吃过,每样都拿一点点嚐嚐近乎吃遍所有美食。

我们感恩大自然赋予的奢华美景、感谢酒店Hotel  Arctic用心安排的奢华美食,星期二中午带着难忘的美好经历离开格陵兰。


分享到:

QR:格陵兰三日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