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四期

5年了,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4 17:32:06 阅读:1,424字体: | |

◎陈小虎

穿过东风路和农林路交接的立交桥抵达那家川菜馆,如果时间是17点45分左右,我就可以看到她匆匆忙忙从农林路拐上东风路的身影。在川菜馆的台阶前面,她从我的身边经过,抬起头看我一眼,然后,低下头走了。我跟在她的后面,摇摇晃晃的,一前一后走向《羊城晚报》社对面的公交车站,等待一辆开往石牌村的公共汽车。

5年了,我们就这样,相遇,一前一后,一起挤上同一辆汽车,在石牌村那个站下车,她在我的后面,小心翼翼地行走在车来车往的黄埔大道上,走过石牌村高高的牌坊,在石牌小学门口,她往右边,拐进一条小巷子。我放慢脚步,等到她消失在小巷的一个入口,才回到我租住的地方。

我已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上她的。是日复一日在一个固定地方的相遇,在同一个站台的下车,还是可能坐在同一张椅子上。这些也都不重要了。

她的长相普通,没有什么过人的地方,就像平时在街巷遇到的女子。我是不会在她们的身上多停留一会目光的。但我还是留意上了她,这么一个和我一起上车、一起下车的人。5年了,我们肩并肩穿越了生命的一段时光。我甚至认为,她比我的一些所谓的朋友在那5年里给予了我更为深刻的印记。

我知道她春夏秋冬的衣着打扮,她的裙子,她的工服,她的衬衣牛仔裤,她的大衣围巾,她的凉鞋皮鞋长筒靴休闲鞋;我记住了那段时间她一共背了7种不同颜色、行状的包,用了3个不同牌子的手机;我清楚她的发型化妆品她的香水牌子;我甚至还可以从她的表情、动作和走路的姿势判断她例假的日期。还有,她的笑容,她的语音,她的生气,她的忧郁,她喜欢拉下额头上的长发又一次次往上撩……

在公共汽车上,我们曾经紧紧地挨在一起,上下班时间的公共汽车总是那么挤,刹车时我们的身体贴得更近,她的皮肤细腻、润滑。我们也曾经先后在一张椅子上落座,但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并不多。不止一次,我把座位不露声色地让给她,她看着我,没有话,也没有其它什么表情,坐下,然后就把脸转向窗外。我站在她的身边,有时,我看到她在偷偷看我,但我们的目光一交汇,她又看外面的风景去了。

离开广州前,我想向她告一声别,以后,我不可能和她一起坐车了。那天遇上她,我看着她,但我还是没有说。我们成一排走向车站,夕阳把我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偶尔,就像要叠在一起似的,但又闪开。她抬头看我,又低下头走路。我把嘴巴张开,又把嘴巴闭上。车来了,我们并排挤上去,她抓住椅子的扶手,我拉住车上的吊环,她的头发不时从我的脸上滑过。下车,我走在她的左边,跨过路中间的花坛后,我走在她的右边,我们一起走进石牌村。我想叫住她,但我还是没有。5年了,既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那就不说了。一些事情在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开始,那么,在结束的时候就结束吧。在她进入那条小巷子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看着她的背影一点点融入熙攘的人群中。她也老了,我突然想到。这个时候,她转过身子,望着我,一会,她就被小巷子吞没了。


分享到:

QR:5年了,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