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三期

风雨不易色 俯首事工农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3 16:29:02 阅读:1,923字体: | |

——老红军林瑞的革命人生(下)

◎陆志

1945年4月,东江纵队独立大队队长吴海和政委林英向组织提议,任命林瑞为陆丰税站站长。8月日本投降,胜利的喜庆气氛还未散尽,国民党186师就直逼海陆丰,钟超武的军队则开进可塘,内战已不可避免,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上级决定避敌锋芒,转移惠东宝。

林瑞当时的任务很重,要了解敌情,收税等,大队一转移处境更危险,伪兵化装搜捕收税的同志,在赤坑站三位收税的同志被抓住,幸亏勇敢机智挣脱跑回来,林瑞立即把税站关了,转移鸡曲山乡府,途中遭敌人伏击,机枪横扫,林瑞卧倒爬着走,爬上山顶过岭腿又抽筋,差点性命难保,幸亏曾流带一队伍前来救援,才得以突围脱险。

1947年,林瑞又被调回海陆丰人民自卫队任特务长。当时队部驻扎大安洞,林瑞常带着十几个人下山找粮食。向农民买了米装成小包,同志们挑回营。路上要过二条大水涧,每逢下雨涧水更猛,其他同志多不会游水,林瑞常常是用一只手抱住米包,一只手划水,一包包送过对面,又用绳索把同志们拉过去,三、五天必经一次,有时累得病倒了,发冷、发热,并从此落下了胃痛病。有次海丰伪县长黄干带了几百兵来打大安洞,接到情报后,林瑞急忙蒂十几个同志下山搞物资做准备。一切安排好,同志们都上山了,只剩二担军服由两位同志最后担上山,林瑞押后,在村口的大树下想休息一下再走,谁料因整夜无眠太过疲劳,一坐下竟然睡着了。敌人进村了,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摇醒林瑞说:“同志,兵来了!”林瑞惊醒立即就跑,跑到大坑边,看到最后出发的两位同志在前面挑着担弓着腰正在爬岭,大队敌兵正朝这边走来,林瑞不敢出声,立即飞跑上去,拉他二人隐蔽在大石后,一动也不敢动。幸好这些兵到了他们面前竟传令就地休息,一边跟下面的人联络,林瑞他们三人大气不敢出,待这些兵走后才绕路而行。

几个月后,组织调林瑞负责搞武装。期间,他紧紧依靠群众的拥护,曾经带领队伍在可塘大路边布下疑阵,以少胜多,缴了伪联防队十三支洋枪一挺机枪,充实了部队战斗力。不久组织决定派林瑞回陆丰开展工作。他领了一点钱,独自一人回来,凭自己的群众基础和胆识,着手准备扩枪扩人。他到黄塘、西山、青塘等地发动群众,搞统战工作,联系地富打击国民党,青塘的几个地主智娥、智藩等很快被他教育争取过来。有一次,他与同志事先了解摸清了驻大安伪军的活动规律,带了十一位同志化装进入大安,趁伪兵吃饭时,十一支短枪猛冲进去,伪兵来不及放下饭碗就乖乖投降。

1948年,东江纵队另置东北大队,林瑞任六团副官兼铁流队队长。敌人忌恨林瑞,将目标转移到他的家属身上,伪联防队包围了他的家,他家财物被抢空,亲属被抓五人,林瑞妻子是地下交通员,因当时外出送信不在家幸免被捕,两个孩子,—个十一岁,—个四岁,哥哥背着弟弟逃入甘蔗地脱险。

1948年春节过后,在蓝造司令员的带领下,以铁流队为前锋,攻打陆城。因守卫陆城的伪县长赖舜巡是行伍出身,占据有利地形防守有方,我军久攻不下,伤亡过大。后又获悉,敌人从海丰抽调258师夹击我军,于是,上级决定放弃攻城,先打大安。这场攻打陆城的恶战,我军伤亡惨重。主力部队撤退后,林瑞看到后勤部留下来处理伤员的同志人地生疏,担架也找不到,他即跑到下垅村找干部发动民找担架。忙到晚上十点多,收了七位牺牲同志遗体没埋葬,烈士遗体被太阳晒过后腐臭难当,林瑞心细刀绞,次日一早他派人去大安买棺木,只买回五副,他探知葵婆洞有两副寿材,即说服群众先让了出来。烈士遗体血肉模糊,又有尸臭,农民兄弟不敢近前。林瑞自己动手清理他们的遗体,将他们安放棺内,旁边农民兄弟才慢慢近前帮忙,抬上山安葬。林瑞后来回忆说:“在做这些事的同时,一边还要注意有没有敌人追来。我一生历险无数,大小战斗都经历过,对于生与死都能坦然面对。但这次恶战后,我三日三夜无睡眠,以后经常回忆起那场面,经常做梦梦见”。

打下大安后,林瑞任西南区区委书记。在西南区,林瑞坚持发动群众,打击反动势力,没收恶霸地主家财分给农民,向地主退租,搞统战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争取一些大地主的子弟参加革命,声威日渐壮大。敌人悬红买他的人头。这是林瑞第二次被悬红缉拿。

1949年,刘宣司令员率东纵主力部队解放了陆丰,林瑞转业到地方工作,出任陆丰清管会主任兼农建科长。1950年在广州南方大学学习,期间任党委委员、校委,后自辞广东省总工会副主任和广州市总工会主任之职,请求回陆丰参加家乡建设,随即担任陆丰总工会主任兼老区建委主任,民政科长等职,为家乡建设殚精竭虑,鞠躬尽瘁。

林瑞一生革命矢志不移,英勇无畏,勤政爱民,淡泊名利,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高尚品格,赢得世人的普遍赞誉。1957年,广东省在海丰隆重举行“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林瑞与黄秀文、庄秉心都是筹委会成员。期间,省委书记、副省长古大存还曾专程驱车到陆丰林瑞家中,看望了这位老战友,按他一同往海丰参加纪念大会,并让他在大会上作报告。他于1988年10月16日逝世,中共陆丰县委和县人民政府成立了治丧委员会,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对其一生作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广东省委谢非同志,福建省委郑重同志等省市县许多领导班子,汕尾市、陆丰县、海丰县、陆河县五套班子,陆丰党政各部门,各乡镇纷纷发唁电并送花圈悼念,各地参加吊唁的老同志,群众有数千人之多,《南方日报》于1988年10月25日作了相关报道。

整个战争年代,林瑞都是一往无前,时刻做好了为革命牺牲的准备。没想到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他也是首当其冲。“反地方主义”在劫难逃,文革期间更被冠以“黑帮头子”“暗藏的反革命、特务”“地主婆周凤(彭湃烈士的母亲)的死党”等罪名,炮轰他的大字报在陆城贴了数百张,多次被批斗、打倒。1968年8月,文革运动升级,为躲过单位造反派的人身迫害,群众把他接回老家藏匿,这情状与解放前打游击相似,真令人有点哭笑不得。种种冤屈和磨练,一次次的洗礼,没有动摇他的信念与意志,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共产党人的本色,无怨无悔、脚踏实地、兢兢业业地工作,直至平反,离休。


分享到:

QR:风雨不易色 俯首事工农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