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三期

碣石大捷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3 16:27:04 阅读:2,177字体: | |

◎郑剑

1949年9月下旬,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大军已突破国民党的所谓“湘粤防线”,10月初解放韶关。粤赣湘边纵队主力由紫金横渡东江进入博罗、河源地区,准备配合大军解放广州作战。东江一支队主力部队也积极行动,进逼惠州,拟解放惠州后,回师海陆丰歼灭沿海残敌。

当时,在海陆丰沿海一带的残敌,尚有国民党的保安第七总队(原为保安独立二营,后改为第七总队,总队长兼陆丰县长钟铁肩已逃港,该残部由副总队长罗寿山指挥)和海匪凌炳权、吴炯禄(吴奇)部,总兵力有1000多人。这些残敌分踞在海丰的龟龄岛、田墘镇,陆丰的碣石镇、金厢圩等处,妄图负隅顽抗,与新生的人民政权为敌。

盘踞在陆丰碣石、金厢一带的残敌,番号为“人民革命军第一纵队”,是由原国民党陆丰县政警队、自卫队、联防队等残兵败将与海匪凌炳权部混合组成。由于残敌内部存在矛盾,发生内讧,原海匪司令凌炳权率一小股残敌从碣石逃往三门关。留在碣石的的残敌600多人,则由吴炯禄自任司令官,由陆城败逃到碣石的反动军官何汝煌、黄文陶、罗志勤、李大海等分任各小头目。该部主力盘踞在碣石的浅澳、乌泥小渔村内,经常四处抢掠,搜刮民财,残害革命家属和群众,无恶不作,严重危害着我人民玫权的安全,民愤极大。

我粤赣湘边纵队东江一支队于10月15日解放惠州,然后,支队于11月初率新三营到海陆丰,配合五、六团对我海陆丰沿海残敌分别进行扫荡围歼。

11月9日,踞陆丰金厢残敌,出动一股匪军到桥冲一带抢掠,当地民兵在两桥村农会长卓金焕指挥下,一举全歼这股敌人缴获轻机枪1挺(上交六团团部),步枪9支(留当地民兵使用),俘敌排长以下11人,经教育后遣送回家。

11月13日,支队率五团、新三营和起义过来的柏新宇大队(即10月中旬在汕尾起义的队伍),开始围歼田墘镇的残敌罗寿山部。14日拂晓,我军占据田墘两侧高地发起猛烈攻击,敌人被炮火打得乱成一团,纷纷向海边盐田逃命,我军全歼守敌两个连,保安第七总队副总队长罗寿山被我军活捉。至此海陆丰人民凶恶敌人钟铁肩所率的保安第七总队,全部被我消灭。

11月21日,东一支司令员蓝造亲自率支队新三营到达陆丰县城,部署围歼碣石残敌。在陆城龙山中学和旧圩原一中心小学分别召开作战会议,下达作战命令。为了不让残敌逃跑,决定采取“远途奔袭、迂回敌后,断敌退路,予以全歼”的战术,直捣残敌吴炯禄主力所在地一碣石浅澳、乌泥。整个战斗的兵力部署是东一支新三营和六团独立营三介连正面攻击玄武山与碣石镇内守敌;柏新宇大队沿海边迂回,直插碣石郊外的田尾山(浅澳渔村旁),控制制高点断敌退路;六团独立营一个连警戒观音山,防止敌人从陆路逃跑。并决定由柏新宇大队先向敌发起进攻后,正面东一支新三营和六团独立营才在玄武山发起总攻,以达全歼敌人的目的。

为了保证作战部队能顺利进军和作战,陆丰县政府动员和布置了民兵、基本群众负责搭建临时浮桥,疏通部队和行进道路和准备饭菜、茶水供应部队,输送弹药到阵地,组织担架队支前工作。

作战会议之后,参战部队立即分别行动,均要求轻装前进,指定各参战部队必定在24日凌晨进入敌人周围阵地。负责迂回敌后截断残敌退路的柏新宇大队,为了麻痹敌人,乘夜经海陆丰边界的海边,克服涉水、走沙滩等各种困难,经过两夜一日170华里的艰难行军,准时于24日凌晨到达指定位置田尾山。11月23日晚,东一支新三营和六团独立营参战部队集合在博美溪墘,晚十时出发,经数小时行军也于次日凌晨四时进入预定位置。拂晓进攻开始时,发觉玄武山及碣石镇守敌午夜前已退守浅沙,于是部队从正面逼近浅沙、乌泥渔村的敌人。

聚集在浅沙、乌泥的残匪“人民革命军第一纵队”,发觉我军行动后,司令官吴炯禄急急忙忙率一股亲信匪徒乘一艘电船怆惶逃跑。我柏新宇大队左翼阵地的平射炮立即向敌船开炮轰击,击伤该船,打死打伤船上敌人多人。敌司令吴炯禄在船上急忙命令匪徒们把船舱物资抛入大海,以减轻负荷,加快船速狼狈向海丰龟龄岛方向逃窜(吴炯禄逃到龟龄岛不久,我军解放龟龄岛时被我军活捉,与在田墘被捉的罗寿山一起押往惠州处决,终不能逃脱人民的惩罚)。

田尾山炮声一响,我军全面向残敌发起总攻。我军前后夹击以猛烈炮火一起向浅澳、乌泥的敌人轰击,枪声、炮声震憾了整个碣石大地,数十名残敌被我击毙、打伤。但敌人仍负隅顽抗,并多次组织反扑。我参战部队,特别是柏新宇大队指战员虽经长途奔袭,部队非常疲劳,但斗志旺盛,愈战愈勇,抵住敌人数次冲锋。战斗延续到中午,残敌见寡不敌众,内缺头领,外无救兵,已走投无路。午后,乃被迫用竹竿在房顶扯起白旗,向我军投降。

下午,我军清理战场,除一部分敌人被我击毙及少数乘混乱之机分散他装潜逃外,共俘敌大队级军官何汝煌、黄文陶,中队级军官罗志勤、李大海以下400多人(含20多名家属),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16挺、六O炮3门、掷弹筒6支、冲锋枪、长短枪400余支、战马两匹、弹药等物资一大批。此役我只几名战士负伤。战士们把缴获的武器弹药等物资和俘虏陆续送到临时设在碣石盐场的六团独立营营部集中。大家看见大批俘虏和战利品,都喜颜悦色,欢欣鼓舞。中共陆丰县委、陆丰县人民政府闻捷报即向参战部队发来贺信,向参战部队指战员表示亲切慰问和热烈祝贺。

我当时担任六团政训室主任兼独立营教导员,奉命率独立营于战后次日押着400多名俘虏和缴获的武器,从碣石镇回到陆丰县城。陆城群众目睹我军押着这批曾在陆丰各地残害百姓,杀害革命同志,无恶不作的匪徒经过大街时,无不拍手称快,罪恶滔天、民愤极大的匪首何汝煌、黄文陶、罗志勤、李大海也同时押回陆城。不久,除黄文陶越狱逃港外,何汝煌、罗志勤、李大海等在陆城伏法。

围歼碣石残敌的战斗,是解放陆丰全境最后一仗,是在东一支司令员蓝造同志指挥下,经过参战部队全体指战员的英勇战斗,广大民兵、民工、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援,取得的一次辉煌的军事胜利。扫除沿海残匪,陆丰从此有了安全的环境,广大人民欢欣鼓舞地准备迎接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春天。


分享到:

QR:碣石大捷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