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三期

江师傅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3 16:25:45 阅读:4,238字体: | |

◎沈洛羊

房子住久了,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电线短路了,就是门锁坏了,要不就是马桶不通了。这时候,就需要一个能够“手到病除”的人,我起初不知道如何称呼这样的人,老婆管他们叫师傅,前面再加上他们的姓氏。

刚结婚时,我和老婆什么都不懂,碰到房子出问题了,也不知道找谁?刚好老婆的单位请了个临时工江师傅,替老婆的单位维修房子,于是老婆就拜托了他。这江师傅架子大得很,老婆头天拜托了他,次日我在午睡时才来敲门。我赶紧烧水沏茶,老婆送上饼干糖果,江师傅一边品尝一边聊着老婆单位的人和事。我心里纳闷,这江师傅不过是个临时工,怎么掺和人家单位里的事?半个时辰过去了,我急起来,不但午睡泡汤了,看来下午的上班还会受影响。老婆也急得看了两次手表,最后无奈开口:“江师傅,快到上班时间了。”江师傅如梦初醒,喝下一口茶问:“哪个插头出毛病了?”

修好了插头之后,江师傅执意不肯收钱,老婆事后送了他两袋糖果。

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偶尔接待江师傅,每一次都记忆深刻。江师傅不单对老婆单位里的事感兴趣,看来还是一位“万事通”,上至市委领导的私事,下至街坊邻居的逸闻,他都了如指掌,一口气能滔滔不绝谈数个小时。每一次接待他我都以心底狐疑:这人总是一套又破又脏的工装,双掌皲裂,脸色黝黑,看上去确实是个小工;可他的谈吐分明是个出入上流社会的“世界人。”为了表示礼貌,我微笑点头。可他的话实在太多,不附和他一两句好象说不过去。有一天,我忽然惊觉,我竟然你一句我一句和他谈起本市的逸闻趣事来,成了我自己讨厌的“传话筒”的角色。讨厌归讨厌,然而房子出了问题,又有谁好找呢?老婆也啧有烦言,说江师傅虽说每次都不收钱,但每次送他东西,反而更花钱。

有一次我家的厕所露天顶棚出了问题:下雨时漏水,不下雨时成了鼠穴,半夜里啾啾不已,常把我从梦乡拉回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只能又请江师傅了。这次江师傅是晚饭时分到的,我放下饭碗,心想:麻烦了,晚饭都吃不成了。谁知道江师傅直接就看了顶棚,然后破天荒第一次提到钱:“要一千元。”

我和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江师傅的价钱。

接下来两天,江师傅带了几个小工过来,他盘踞在我家的沙发上,从天上神佛聊到地底的宝藏,从我市的有钱人聊到他出租屋的邻居,偶尔跑去指点一下小工,又回来坐下。厕所露天顶棚修好以后,我和老婆松了一口气,赶紧把工钱结了。不久,雨季到了,厕所依旧漏雨,每天都要拿抹布去抹地板。老婆请江师傅道来看看,江师傅却不再露面了。

没多久,老婆说,江师傅被辞退了,原因是江师傅和副局长吵了一架。老婆的单位换了新局长,江师傅受命重新装修了局长室,完工后局长甚不满意,找来负责后勤的副局长臭骂了一顿。副局长找来江师傅,骂他偷工减料。江师傅说:“我为什么偷工减料,你心知肚明。本以为你能照顾我这个老乡。每年局里最多五万元工程,我给了你多少回扣?”

好在,露天顶棚不再患鼠,总算给了我们一些安慰。


分享到:

QR:江师傅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