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三期

借车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3 16:25:05 阅读:1,558字体: | |

◎林永炼

三十多年前,我们在县城化肥厂当工人,那个时候,谁要是有一辆自行车,相当现在有了小汽车。一辆自行车要一百多元,我们一个月的工资才二十多元,即使有钱,自行车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得要有供应证。

卢小生他爸爸是供销社主任,妈妈是交电公司经理,既是双职工,又是在重要单位,他是我们厂里工作后第一个有自行车的人,每当他骑着那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迎接他是羡慕的眼光。

我和卢小生原是场友,在同一个农场同一个队,又同批被招工到化肥厂分配在同一个车间,关系比较好。卢小生就对我说,如果你需要用自行车,就来骑。

我们没有自行车的人,平时要外出时,近的就骑自身的“11路车”(两腿走路),远的就花二三毛钱坐“拉客仔”破旧的自行车。

对于卢小生的话,我点点头。

一天晚上,有人传话说我爸爸来到县城,让我去带他到我们厂,因为时间紧迫,我就到卢小生的宿舍,开口向他借自行车。卢小生叫我等一等,说车有点脏,我擦擦后再给你。

我对他说,让我来擦吧。我先推出自行车,心想擦干净等会又脏了,还是回来后再擦吧。我骑上后直向县城,将父亲接回到宿舍后,就开始擦车了。

以后,我向卢小生借车,还车时就将车擦干净,算作回报。有时看到卢小生在宿舍擦车,我也会帮着擦,是为了借车更方便。

有一次,我借卢小生的车,回来的路上正好下大雨,我着凉了,回到厂里宿舍,非常疲倦,但我第一件事还是先擦车,车轮沾上很多泥土,我冒着雨,到水龙头将车进行冲洗,之后用干布擦干,又给运转的地方点上油,足足花了近一个小时,将车交还卢小生时,连续打了几个“哈啾”,卢小生没有过问我是怎样回来的,只看着他的车。

那时,当我骑着卢小生自行车时感到非常风光,当我还车之前要花时间擦车,总有点说不出什么的感觉。

三十多年后,卢小生还是卢小生,比起我们这些人还是跟着时代的步伐。他第一个有了一辆二十多万元的小汽车。

前几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有时开着单位一辆小车,卢小生知道我会开车。我下岗后,卢小生对我说,如果你需要用车,就开口。

我将这话记在心里。那次,有件要紧的事确实需要车,我和一位亲戚就到卢小生家里向他借车。卢小生叫我等等,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事,问是不是车脏了要洗。卢小生说车没有油了,他要去加后才给我。

和我—起的亲戚说,不用了,我们顺便去加吧。

卢小生说,那也好,你加后将票给我,我再还你钱。

卢小生车上的油确实快完了,我们开出后,找了加油站加了油。办完事情后,因为跑的是郊区,满车都是灰尘,我到一个洗车场将车洗干净,还车时,卢小生没有问到加多少油的事,可能他忘了,我也不好说。

卢小生的车并不是每次都能借到,有时要车时给他打手机,他说车正开着或已经被人借了。

卢小生经常会与我联系,也许出于对我关心,经常对我说,要车时就来开,不用客气。于是,当我有些事确实需要用车时,我就向他开口。

后我发现一种现象,每当他的车没有用借我用时,车上汽油总是快完了。

每次,我都为他的车加油,还车时油箱总是很满。


分享到:

QR:借车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