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三期

一片木麻黄树林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4-06-03 16:21:06 阅读:1,667字体: | |

◎蔡裕琏

村庄离海五六里路,站在村口远远望去,一片蜿蜒不绝的木麻黄树林像屏风一样,将大海和陆地分隔开来。木麻黄林带有一道缺口,一条开阔无比的沙路通向海滩。

村里做饭烧水用柴草,稻草、野草、树枝和树叶等等。母亲最喜一把一把地烧木麻黄落叶,它十分好烧,火旺灰少。而热烈燃烧着的木麻黄落叶,都是玉英姑从海边扒回来的。玉英姑从小生活在我家,一直到出嫁。玉英姑去海边扒草会带上我,当然还会叫上一群女伴。

东方既白,玉英姑们就出发了。去海边扒草得赶早,去晚了树叶都让别人扒走了,就只能吃剩饭了。一群青春少艾的女孩,竹筢上挂一个箩筐,箩筐里放一根绳子,她们在通往大海的黄土路上叽叽喳喳地走着,风生水起地走着,路边的庄稼在风里醒来,叶子上沾着露水,露水是庄稼的眼泪。

姑娘们穿梭在木麻黄林间,前呼后应,生怕有人走失。玉英姑背着箩筐,拿着竹筢,搂拢木麻黄落叶,那是褐黄色的针状的东西,我把搂拢成堆的落叶捧进她的箩筐里。有风的日子,林间的落叶特别多,姑娘们不用到处找寻,随便在一块林地就可以坐享其成,但要小心大风吹起的飞沙跑进眼睛里,那样会很不舒服。有时风平浪静,树底下一点落叶也没有,姑娘们就会使劲摇动木麻黄树,让树叶从树上掉下来。这无疑是一个聪明的主意,但守林人是不允许这样的主意变成现实的,他们一旦发现就会阻止,喝斥,说这样会把树摇死。过了晌午,箩筐已经装满,又用绳子捆了一捆,姑娘们就这样挑着回家。沉重的担子压着她们好看的腰身,背上的衣服慢慢地被汗水打湿。

玉英姑们有时也在下午去海边扒草,这样就要忙到夕阳下山才回家。有一回夕阳都下山了,她们却迟迟不归。那一回,姑娘们童心末泯,把箩筐丢在一边,跑到海边去玩水,玩着玩着就误了正事。总不能空着一只箩筐回家吧?于是她们去偷折树枝。她们找了一块偏僻林地,手忙脚乱地将青翠的树枝折下来,很快就把箩筐装满了。但是她们被发现了,或者说她们发现了守林人,守林人一边骂着一边追过来,姑娘们立即作鸟兽散,拖着竹筢和箩筐狼狈地逃跑。守林人是个老头,终是追不上十五六岁的姑娘们。姑娘们逃到一个沙丘旁边,相视而笑,笑得很难看。她们一直躲藏在沙丘旁边不敢回家,怕守林人在半路拦截,人赃俱获。夜幕降临了,姑娘们才忐忐忑忑地回家去,一路东张西望,没人多说一句话。母亲担心玉英姑有事出来寻找,走到半路才遇到玉英姑。

木麻黄树林横亘海边,无边无际,遮天蔽日,除了扒草的姑娘和神出鬼没的守林人,很少人跑到这里来。林间总是一片阒寂,几只细小的鸟雀在树上跳跃鸣叫,海风穿过树林发出了“呜呜”的响声。走在林间会心里发怵,疑神疑鬼,觉得里边将会发生一件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一次,玉英姑们在林间晃晃荡荡。玉英姑无意间抬头,竟然看见树上有个影子,全身裹得严严密密,一双眼睛骨碌碌转着,玉英姑心想是鬼,于是“鬼呀”惊叫一声撒腿就跑,其他姑娘也跟着跑了起来。她们跑出一段距离,惊魂甫定,停下喘气,有个姑娘最先省悟过来,她说:那不是鬼,是守林人!大家想想,都认为她的话靠谱。她们纷纷诅咒守林人,继续搂拢落叶。

海边的木麻黄树林后来消失了,这里不赘,玉英姑后来嫁给村里一个男人,生了一群孩子,过着安安稳稳的生活,也算是一种人生成就。


分享到:

QR:一片木麻黄树林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