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二辑

千年传说探幻真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7:22:08 阅读:4,351字体: | |

千年传说探幻真

——唐代进士洪必达陆丰史迹寻踪

梁水良

清明时节,万物复苏,莺飞草长。

陆丰市博美镇店下村旁的雨山,芳草碧绿,层林尽染。雨山之名,据说源于古时村人遭旱祈雨的历史传说:古时村人祈雨,一路九跪三拜,每每到了山下,天空就下起了微微细雨,及至山上便是大雨滂沱。故称此山为雨山,山下叫雨山门。

神奇的雨山,因1993年在雨山门之处矗起了一座仿唐人模式的坟墓而更显神秘!——这便是在海陆丰传说了上千年的唐代进士洪必达蒙冤满门抄斩后全家的合葬处。

洪必达何许人也?进士蒙冤的故事为何在民间千年流传不衰?大唐遗迹今安在?近日,笔者在热心人士的指引下,借着点滴残存,窥视到那亦真亦幻的传说……

官场险恶 辞官避世

唐朝末年,皇帝昏聩,朝廷奸叛内外四起。

唐武宗年间,皇帝为求长生不老,宠信道士赵归真,服食“百金丹”,性情变得暴燥,喜怒无常,弄得朝臣人人自危。武宗虽自觉有病,道士却谎说是在换骨。加之朝内宰相李德裕专权,朝外藩镇伺机起叛,恣意入侵,政权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其时,任职朝中的洪必达,秉性刚直,为官清廉,克忌权奸。目睹皇上昏庸,奸党佞为,加上谊兄同仕被奸党诬陷受害,心中更是忿恨欲绝,遂辞官归隐,返回故里广东歧北,即现在的潮阳。

洪必达,字庆云,进士出身,生于唐宪宗元和六年(公元811年),卒于唐僖宗中和二年 (公元882年),享年72岁。其祖父洪大丁原为唐朝工部尚书,只因他秉性刚强,不畏权贵,得罪权臣而被贬潮阳,降职刺史,以为南下“开蛮”之使。洪大丁虽为书香门第,然祖辈一直有人从事采冶矿业,并著书立说,流传子孙后代。由于受谪南迁,促成大丁弃工就农,并为潮汕开创出了一个早期的交通、经贸体系,到处修路建桥,引导当地土著开发种植,贸易经商。

辞官的洪必达正当壮年,日思暮虑,琢磨自身的人生出路,最终从祖传家书中,获取工业矿冶知识,立志从事采冶矿业。择选矿点是他第二步要做的大题,由此他经常外出“游山玩水”,其实正是从潮阳顺山势寻找矿藏龙脉。古人寻找矿藏,由于科技条件的限制,自然没有现代人的机械钻探和金属分离机器。不外乎看山势和草木,在塌陷的山体取出泥土,盛在器具置于河水中淘洗,以辨矿物。

一日,他带着同行数友,出现在陆丰博美地面,在北侧一带山岭几处崩陷的泥土处,一番挖掘探测,洪必达的脸上露出笑容——一个藏量丰富的锡矿山被发现;一个人的命运由此被重新改写。

掘宝博美 驻家上寮

博美,一处“埋金藏银”之地。

博美原名“壆尾”,由于历史上防洪抗灾,常修堤坝,与南端壆头乡相呼应,因置于末端坎尾而得名“壆尾”。

位于陆丰平原中心的博美镇,距陆城15公里,地理位置优越,既是沿海甲子、碣石通往陆城的必经之地,又是内陆的华侨区、铜锣湖、南塘前往陆城的中转站,也是八万、陂洋山区货物买卖的首选之地。

以今天的广汕公路为界线,东南片为平原良田,西北为丘陵地带。清代以前,东南的平原大多为海水覆盖,是乌坎港湾的组成部分,又毗邻后洋溪尾,咸淡皆备,属鱼米之乡。随着时代的推移,沧海桑田,海水退却后的冲积平原早已成了良田沃野。即使是在今天,博美的“三高农业”在海陆丰地面仍是响当当的,深圳布吉蔬菜批发市场在博美镇就建有多个蔬菜基地。

西北丘陵地带,山不高,草不茂,林不密,地下却埋有丰富的矿金属。从下寮村北面西起白仔岭、真武山、宝山门,直至大尖山、五里牌等延绵10多公里长、100多米高的山头,锡矿储量十分丰富,而且多处在表层,易于开采。

话说洪进士选中矿点后,举家静悄悄地迁居博美。采矿属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聘请大量的劳动力,为方便人员起居,洪进士在开阔平坦之处搭起了两处工棚。海陆丰人习惯称“棚”为“寮”,两处工棚分称上寮、下寮,这一名称一直沿用至今。(“下寮”今改写为“霞饶”。)

洪进士娶有两位夫人,原配黄美华,二夫人李婵真,计生下四子二女,男孩分别叫孝鸿、志春、镇光、镇平;女儿名叫芝兰、花华,四子娶媳妇林、陈、朱、郭四氏,共育有孙男20人,孙女7人,家中尚有仆婢各一,合计42丁口。据传,洪进士当年在上寮处曾建府第,门前还挖有一口池塘。解放初,上寮村民在开挖宅地基时曾挖出许多青砖和石板,据推断属唐代文物,很可能就是当年进士府第的用料。只可惜宝贵文物被弃,如今难觅踪影!

古代采锡,技术较为原始落后,丘陵地带一般都靠挖隧道和撬矿井开采,开挖后的道坑称为“锡窿”。挖出的矿土挑至河中,装在木桶用水进行搅拌,然后倒在悬挂于三根木棒竖成的三角架上的筛网,用人力一来一往推着将浸在水中的稀泥进行淘洗,所谓“淘尽黄沙始得金”是也。

矿工们白天挖矿淘锡,夜间烧起炉火打锄铸镐,修理工具。于是,到了夜间,炉火处处,铁锤叮当,寂静的山林,热闹非凡。

灭门惨案:祸起袍靴戏县官

历史,往往有太多的偶然。

必达避世而经营实业,虽粗茶淡饭,亦颇得天伦之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话说博美成点围乡出有一位姓庄的县令,出往海丰(时海陆未分)县衙,须经上寮村后官路。县太爷回乡官威十足,每每鸣锣摆道,弄得鸡飞狗跳,行人远避。进士的大儿媳看在眼里,十分不服气: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有什么了不起,咱的家翁进士出身,还曾是朝内大官呢大儿媳还常在家翁面前泄愤,可是进士为人温和厚道,更思自己已是遁世之辈,便劝儿媳切莫争气惹事。

怎料大儿媳生性太过好胜,一天,趁县令人马回乡之时,乘家翁不在,将其为官时上朝所穿袍靴装置于村后官路边,佯作曝晒,存心以此作弄县太爷。

果不出所料,县令等人路过,目睹袍靴,内心不免惊诧,想不到此地竟藏龙卧虎,出了个朝廷大员!按封建社会的官场等级规矩:视物同人。县令一干人马,忙跪下叩首,等候进士爷的到来。心机得逞的大儿媳,偷窥隐笑,欢喜异常。而洪进士因锡山时逢大忙,呆在矿山未察此情。不料,大儿媳因临午家务,一时竟忘却袍靴之事。日值夏天正午,气蒸日曝,县令等人正因个个长跪不已,弄得面红耳赤,汗流浃背。恰巧后来家犬相斗撕咬,撞翻了袍靴,县令等人才敢趁机免礼起身离去。恼羞成怒的庄县令生起报复之心。

县令一干人马,一番密谋商议,便设计出“矿山夜间尽灯火”作为诬陷洪必达铸器练兵谋反之罪名,向朝廷告密。加上县令后台级级而上尽属权奸派系,洪家一场大祸在所难免。

唐至僖宗,时势更乱,正值黄巢农民起义最为凶猛之期。僖宗广明二年(公元881年)一月,黄巢攻破潼关之后,进入长安,僖宗只好逃往兴元,黄巢遂在长安称帝。由于他恨官入骨,对前朝官吏大开杀戒,让人闻而生畏,惊恐万分。直至四月,官军才收复京都。

遭逢巨变,满朝文武,人心惶惶,僖宗更成惊弓之鸟,此时接到海丰县令告密,更是敏感无比,暗自思忖上年七月黄巢曾攻陷广州,是否串联洪必达造反,亦未可知。洪必达原是京官,辞官归隐,定是对朝廷不满。于是,当即派人“暗察”。奉旨钦差以水路取自冲口渡口东侧(今水墘与下寮接壤处)登岸起水,正是入夜时分,于白仔岭上往东西方向一望,果然,不远处山林里灯火通明,抡锤砸铁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铁器之声阵阵。——如此情形,必是有人在铸造兵器,蓄意谋反无疑!钦差大人遂匆忙乘船离去,返京都回复圣命。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原本极度敏感和惊恐的僖宗,当即派钦差带兵先发制人,下旨满门抄斩洪必达。某个漆黑的夜晚,奉旨官兵,秘密奔进上寮洪必达居家,将其全家42口,一概斩光,一人不留,并抛尸门口池塘。

如此巨大冤惨命案,四邻民众怒不敢言,遂将无辜冤死的42具尸体掩埋于池塘之中。一出罕见的冤假错案,在奸佞者的策划下和当权者想当然的揣测中就这样铸成了。

冤案历十三载,唐昭宗继位后,才获平反。昭宗除明令清除权奸并处斩庄县令外,又下旨在今陆丰博美上寮村旁的官道处建起“洪必达蒙冤昭雪碑亭”,以示抚恤。

“雪冤碑记”叹沦残

往事越千年。

海陆丰历史有文字记载始于南宋,宋以前,可以说属于“断层文化”。但关于唐代洪进士蒙冤一事,除了民间的传说,却还曾经有过文字记载,这便是勒刻在“洪必达蒙冤昭雪碑”上的钦赐碑文。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千年记载的石碑竟在“破四旧立四新”时期沦残!1957年,博美革命烈士碑兴建,民政干部相中这块已被丢弃在臭水沟的千年石碑,受命刻字的石匠林保枝,将原钦赐碑文磨洗一空,换上了“永垂不朽”四个金字。

古碑沦残,千年冤案的历史便无了字证,在很长的时间里成了“无头公案”。直至1991年1月,上寮村林氏族人发起修墓倡议,在热心人士的努力和奔走下,有关史实才逐渐有些眉目。这其中,应邀参与其事的陆丰城东镇淡水村的洪茂业起了大作用。

洪茂业,陆丰农业局退休干部,一位有着人文情怀的年已古稀的“民间学者”,为了弄清楚“进士碑”变成“烈士碑”的经过,不辞劳苦,找到两位当事人,并应洪茂业等人要求,两位当事人写下证实材料:

证实书

关于博美革命烈士纪念碑碑石的来历

陆丰县博美镇革命烈士纪念碑,是我在(19)57年任博美区府民政职务时经手建造的。其中碑石的采用,是从博美镇内西门晏之街苍垫沟处获得的。当时我见此石美观而取用。后来才听说此石原是用唐代冤斩坑埋的洪进士处、皇上平反石碑拆下来的(即现在上寮村),原碑文已在(19)57年顾石匠林保枝磨平并刻上“永垂不朽”四个金字。故特此证实,以免费力苦寻!

(57年博美区民政):谢信

打碑石匠 :林保枝

一九九一年十月一日


文章分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QR:千年传说探幻真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