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一辑

陆丰金融业发展概略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6:50:41 阅读:15,975字体: | |

赵小敏 李水昌

陆丰金融为产生较早,但发展道路曲折缓慢,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严重地阻碍了金融业的发展。陆丰的金融业始于典当业,银庄业和侨批业的不断发展而形成的。早在清朝中期的乾隆时期,陆丰就有当押行业逐渐兴起,当铺在城镇和乡村也相继而出,到了清朝末期出现了侨批业水客;1927年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发动三次武装起义,建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1928年2月开始建立劳动很行,民国期间设有广东银行陆丰办事处,解放初期(1949年5月)建立新陆银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0年5月设立中国人民银行陆丰支行,陆丰金融业的发展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陆丰人民克服种种困难,致力于恢复发展工农业生产和商贸流通,迅速地建立起自己的金融体系,经过50多年建立、撤并、分设的风雨历程,终于发展成为具有一定规模、品种较为齐全的陆丰金融业。1950年的第一家中国人民银行陆丰支行的诞生,1951年设立辖下的乡镇营业所、储蓄所,开办保险业务至1958年停办;1953年农村信用合作社开始组建,先后陆续的在各区、社、乡设立农村信用合作社和信用分社(站);1956年设立中国农业银行陆丰县支行,至2003年48年期间,经历了“三建二撤”的历程;1959年设立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陆丰县支行,于1979年改为直属机构,至2003年经历了44年“二撤并二恢复”的历程;1980年设立中国银行汕头支行陆丰办事处,于1981年8月更名为中国银行陆丰支行;1984年设立中国工商银行陆丰县支行;1980年恢复办理保险业务,1984年设立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陆丰县支公司,于1996年实行分业经营,分设两个支公司;1996年设立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陆丰市支行;1987年设立陆城城市信用合作社,随后陆续设立东海、兴业、陆民、甲子、中诚、大通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和河西、新城、城东、碣石4家独立核算的营业部;1986年设立陆丰县邮电局东海邮政储蓄所,随后陆续设立南堤、碣石、甲子、南塘、博美、湖东、甲东、金厢8家邮政储蓄网点;1992年先后设立2家典当行,1993年设立广东华侨信托投资公司陆丰办事处,1994年设立广东证券公司汕尾营业处陆丰证券部。陆丰金融机构从1950年的独家发展到2003年底的中国人民银行、政策性银行、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财产和人寿保险、城市信用合作社、邮政储蓄、证券、典当、信托等机构网点103家,从业人员由设立中国人民银行陆丰支行的29人发展到2003年底的1011人。各项存款余额由1951年的人民币1万元发展到2003年底的人民币存款余额253387万元,美元存款余额277万美元,港币存款余额480万港元;人民币贷款余额由1952年的3万元发展到2003年底的173483万元,美元贷款余额372万美元,港币贷款余额63万港元。逐步形成了一个以中国人民银行陆丰市支行为核心,国有独资商业银行为主体,政策性银行为补充和其他金融机构相互并存共同发展的陆丰金融体系。

现把陆丰金融业发展概况作一简介,以饷读者。

一、新中国成立之前的金融业

(一)典当业

借款以物作按,谓之质。经营质业,称为典当。陆丰的典当业,始为当铺,也称押店。是经营各种物品(动产)抵押放款的信用机构。据史料记载,我国最早的典当业为南北朝时代寺庙经营的质肆。陆丰的当铺大约在清代就己经设立。在鸦片战争以前,封建社会相对安定,使用的金属货币也相对稳定,典当业得以发展。民国以后,由于农村生产和工商业不景气,社会风气败坏,烟馆、赌馆、妓院林立,人们日趋贫困,在这种情况下,典当业曾出现短暂的繁荣。到了民国20年后,由于西方列强进一步入侵,国内新式银行的出现,加上政局动荡,战事频繁,货币贬值,典当业逐步衰落。抗日战争开始后,为避战祸,人心恐慌,工商业萧条,且通货膨胀,物价涨落幅度大,典当业也蒙受巨大的损失而遭受打击。陆丰的典当业始于清代中末期,从乾隆期间开始,由于没有银行的出现,典当业就应运而起。在光绪、民国初期、押店和当铺发展势头颇为兴盛,据有关史料记截,陆丰的押店和当铺约有二十多余家,分布在陆丰县东镇城区内、河田镇内、碣石镇内、甲子镇内、大安和博美及郊区等地,主要有东海镇的马街、三六九圩、大铺内、旧圩和新圩等,有陈记押店、西门大顺当铺和藏兴街当铺等,都是当时民间比较出名的金融机构,适应当时的个人经济调节和民间融资,起到了相当明显的效果。据传说东海镇(县城内)有9家、河田镇有4家、甲子有3家、碣石有3家、博美有2家、炎龙(今为城东)有1家等。最早的陆丰典当是在陆丰市东海镇内的大铺内姓王一家,发展最快、当额最大,但时间较短(无法查考)。

在中华民国时期,国内战火绵绵,导致陆丰的典当行业多遭变故。当物散失、夜间被盗等因素,使典当业一厥不振,有的关闭,有的勉强维持,在1927年冬,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废除了高利贷的剥削,没收了所有当铺财物。1928年2月20日,建立了劳动银行。从此,陆丰的典当行业已彻底灭迹。在抗日战争胜利时期,各种典当行业又有复业和再次兴起的思潮,但因当时经济的恶性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的发展和国民政府的腐败,致使金融行业混乱,有一些欲复业典当业的资金大多又转向炒买炒卖黄金、外汇和大米等,加上投机倒把活动又十分猖獗,陆丰的典当业大多己经衰落,随之慢慢的趋向自行消灭的边缘。

民国时期以前,陆丰的当押铺店的开业和歇业,需经向官府进行申报核准,并按年交纳饷银在200两至500两不等之间,称之为“饷当”、“饷押”。当时的典当业大部分都是为本地的富商豪绅、地主、土霸所开设,每间当铺资本少则三、五千两白银,多则上万两。其经营方式大都是独资经营。但也是有部分是合股经营,经理在股东中推举,其组织机构较为严密。每家典当铺一般有6至10人,内设有企柜(经理)1人,先生(司票)1至2人,管当2至3人,标柜(走架)1人,火头炊事1人,保镖1至2人,分别履行鉴别当品、定价、写票、保管、走堂、伙房和保卫等职责。

典当业,可分为当、按、押3种形式,当期3年,按期2年、押期1年,期满清利,可延长3至4个月。按的名称,在民国后就出现。利息以按的典规,月利三分,虽年月之长久也不得超过一本一利,都是在白天照常营业。在晚间营业的,当本九折付款,赎回十足加利,典当业之业务,除借款以物作按外,也有低利吸收存款。

距今100年前左右,陆丰的当押业发展的规模比较大,当押店遍设于东海、河田、碣石、甲子等城市圩镇和大安、博美、炎龙(今为城东)等农村圩镇,尤其是在东海、河田、碣石、甲子、炎龙(今为城东)地区较为兴盛,当押店的顾客主要是农民、渔民和城乡圩镇的劳苦大众。每年农历中秋过后至春节的2月,是陆丰的当押业最为旺盛季节,广大劳苦大众肩挑棉胎、衣物、农具和渔具等质押物品,到东海、河田等城乡圩镇、当押店、铺,质了钱有的购回生活资料,有的购回生产资料。他们是当押店、铺最为欢迎的顾客,因为他们的质押物品不是向别人借来的,都是日常生产和生活的必需用具。当后必赎回,当押店、铺可稳得3分的利息。

陆丰的典当以超过本息的物品抵押,当价视物品的贵重程度而定,一般金银首饰、珠宝玉器、古缎丝绸、衣物农渔具等都为2至3折,月息一般为3分,低则有2分、高的也有4分,一般期限为半年至一年,个别因特殊情况的也有2年,甚至3年。在限期内凭票赎取,本利两清,逾期“没当”,不得回赎。“没当”的物品,一般由当主按当额再加2.5%至5%的利息发售,获利甚丰,可见当时的广大民众生活之困苦,典当业对民众剥削之深重。清末至民国时期的陆丰典当行业主要概况为:

1.当铺的特点

开设当铺与一般经营商业不同。开设一间普通商店,只要有点资金,有一间适当铺位,办个执照,就可以备货开业,设备简单,要开就开,要歇就歇,只要不拖欠市面帐款,无需办理其它手续,即使是亏本倒闭,也不过是由债权人邀请当地商会公证,将存货傢俬封存拍卖,偿还欠款,所谓欠债还钱,绝无其他手续拖累。开当铺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1)开当铺要财势力足,首先要有雄厚的资金和权势,开当铺的资本家,一般都是地方上的首富,事前要先向当地官府办理申请手续,并自愿每年承担缴纳若干饷项,得到批准和领回执照后,才能开业。所以在过去的当铺招牌上,除书定某某字号外,还须在招牌上端或下面加写“饷当”二字。表明己按手续承担纳饷。

(2)当铺,对当铺押任何物品,在书写当物凭证时(俗称当票)都得加上破、旧、次等不按货物实质等不公平的字眼,举例说:“如果当一套新布衣服,它则写旧布衣服一套,当一顶银头鬃时,不写明重量,而写成色低次银头鬃一顶,当一番半新旧棉被时,则写成破烂棉被一番。其它诸如铅、铜、铁、锡等器具,同样不写明重量,而写旧、次、低质铅、铜、锡器几件,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3)人们当押货物,无非是因急需用钱而为之。所以当铺业务涉及千家万户,贫家富户,过往客商,整个社会各行各业。其时的当铺业既为人们所需要,又为人们所痛恨,连在当铺做工的人,同样为广大群众所憎恨,当面称他“当铺先生”,背后则呼之为“当铺狗”,说他们凡事讨好主人,坑害群众。所以开设这种行业的主人,不仅要巴结官府,而且也要参拜“土地神”,对当地的豪门绅士这类地头蛇,逢年过节,都要请客送礼,借为虎伥,以保安宁。

(4)过去当铺业的行规,对衣服被褥、农具(如犁头、铁耙等),铜、锡器具(如铜窝、酒鼎等),以及金银手饰等物,均可入当。当值只能按随行就市的时价二三成,最高也不超过五成、纳息则按照当押价值,自当押之日起月息三分计算。期限:自当押之日起一般以半年至一年为期,个别也有2年,甚至3年。逾期不赎则作断押论处。

2.当铺的管理

当铺管理十分严密,内部一般主要分企柜、司票、管当三项等,各司其职,互相配合。

(1)企柜。有挂帅家长一人,助手三五人。当家长的是重要人员,知识、才干要非常丰富,不但对入当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要有识别真假、成色的知识,还要对上下过往人员等有识别应酬能力,当企柜的人,一般都是上了年纪,多是五十岁以上老于世故的人。对来入当人员,看人睹物,如遇地方上的光棍恶霸或赌头流氓,会给点体面和便宜,以免招惹是非。

(2)司票。就是书写当物凭证(俗称当票)的人,这种人才亦是经过严格培训而成的,不论当什么东西,当价若干,他在当票上都一笔写成。当票是用白玉扣纸印成的,长阔度似32开作业本,成日字形,木刻板,印红色,上端是当铺的商号,下面中间留着两公分宽的一行空白,由司票员用墨笔书写当物和当值,字体类似大草书,又似画符,而又与大草书与画符有很大的区别。如果不是看惯的人,很难辨认。两边印着当押例规(即注意事项),如每月利息多少,当物期限,及当物如遇虫蛀、鼠咬、水火盗劫各安天命等,红字楷书,最后一行是编号及年月日,这些也是司票员用笔上墨书写。最后盖上一方形当铺硃印。

(3)管当。就是管理入当物品的人员,在接到当物,即行包捆,附上原司票员用杉木牌所编号码标签,并按各种物品性质,分门别类,适当安置。如属贵重物品,另交专人内管,存入深间楼房。这些人员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取赎时,皆能得心应手,无须翻检拖延和失误。

(4)当、赎程序。一是入当。当押物品,物主先将所要当物品交上当铺柜,声明当款若干,企柜即将物品摊开翻检查阅,双方讲定当值,算是成交。企柜即将当物交与其背后的司票,交代当款若干,司票即按照讲定物值,书写当票,编列号码日期,另写标签,一同交与管当,管当按票查对无误,留下物品,将票交给企柜,经企柜过目后,即将钱票一并交与当物人。二是取赎。取赎时,当物人将当票交给企柜,核计本息,企柜收款后,将当票交与管当,由其按照原票所编号码与当物核对相符,即将物品交与企柜,转还赎货人。并当司票将原票及在帐簿上分别盖上“已于某年月日赎注销”木印备查。

(5)当铺营业时间例规。当铺营业时间一般每日上午八时开门营业,至下午四时关门。但每年在尾牙(农历十二月十六日)起,至年三十晚(月小二十九晚),因需钱过年的当物者及赎取者增多,当铺便逐渐延长营业时间,开设夜市营业。并在这段时间内,作为特殊优惠,对取赎当品,一律减息一分,作为照顾当客。十二月二十四日起,开始夜市,一般至晚上十时关门。月大二十八,月小二十七日,一连三天夜市又延长至午夜二时,年三十晚因人流拥挤,经常通宵达旦。翌日年初一起,停止营业,当铺内部盘点当物,清理账目、整顿内部和人事调整,待各项工作安排妥善后,择吉开张,继续营业。

3.陆丰县城内的当铺

清代以前,陆城当铺因历史久远,且多已数易其主,又缺乏详细资料查考。据有关资料所载,民国期间,陆城的主要当铺有:

(1)“德隆饷当”,地址在旧圩六板桥,原业主林宽利,后因经济衰落,经办理申请歇业手续,发出通告,于一年内止当物候赎,逾期作断。一年后,将押物及钱银数目结算清理完毕,然后将原当铺让与油槎的和盛、尉记(陈文尉)继续办理营业。

(2)“尹利饷当”,地址在旧圩半畔街。

(3)“潮聚饷当”,地址在新圩后町。

(4)“荣隆饷当”,地址在新圩草席街,业主是油槎街陈和盛、陈文尉。

(5)“大顺饷当”,地址在金钗寨外西南角。

(6)“恒益饷当”,在马街元帅府对面(原陆丰县医院旧址即马街中段)。

(7)此外,在二五八圩(现土笼街陆丰县百货公司仓库)和三六九圩(现城南供电所等,亦有开设当铺,其铺号无法查考。

以上当铺,在民国十六年(1927年冬)大革命期间,也就是在1927年11月,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后,即宣布对高利盘剥的当押店、铺一概取缔和没收,陆丰县农民协会(今六驿存在旧址)派干部入铺号主持,对凡持有当票的人,不论当期时间长短,均可免收利息,一律凭票取回当物,贫苦群众皆大欢喜。从此以后,陆丰的当铺业已基本上停止一切经营业务活动。陆丰县的典当业不复存在,以后也未见明显的复业,直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陆丰县的典当再次兴起。

(二)侨批业

侨批业,是专门从事经营侨汇业务的行业,是南洋各地与粤闽口岸间特殊的专业金融机构,亦是中国与南洋特殊的汇兑组织。其组织取自民信局,经营则仿水客。国内多称民信局、信局,南洋称批信局、批局、汇总信局、汇兑庄,外国人则称为汇兑商或汇兑店。

侨批业组织,有行会、帮派、水客业,也有水客公会或水客业联合会等组织,在国外如:以帮派为主,行会在银行、银业、钱业之外独树一帜。他们自称批业,或称银信业。在国内如:汕头有“批头同业会”,会员多,势力大,足以左右汇兑业。国外如:新加坡的“中华汇业总会”是仳业的总枢纽,对洋商外汇统治和对南京政府收购侨汇都由总会出面交涉。如:马来西亚侨汇帮分为三帮,福建人有“闽侨汇兑公会”,广东人有潮汕人的“潮侨汇兑公会”和琼州人的“琼侨汇兑公会”。按省籍分为闽帮批信局在马来西亚势力最大;粤帮批信局在越南、暹罗(泰国)势力最大。暹罗的批信局,90%掌握在潮汕人手中,所接揽侨汇业务的比银行还要多。由于多年在国际贸易上地位与汇兑上的习惯,香港成为侨汇主要的清算中心,也是批信局主要的集散中心。暹罗(泰国)汇往汕头侨汇大部分先汇香港,几乎完全经由香港潮汕帮调拨到其他各地。

陆丰的侨批业,首先从水客说起、水客原是都会与乡村之间来往的行商,后来扩展到海外。19世纪就有水客往来南洋与闽粤口岸间,陆丰的水客主要是来往南洋的水客,其特点是既无分支机构,又无店号,且为流动性质的个人经营侨汇。水客分为3种,一是国内水客,来往于都会与乡村间。二是专门往来香港、澳门与国内城市的水客。三是国外水客,国外水客的营业是招呼新客出国,领旧客及带华侨银钱信和包裹回国,有的水客资本多了,也就经营起侨批业。在商洋的报纸广告上常见的有水客启事,如“本人定于本月十日搭海轮返汕,如有托带银货两物,请于九日前驾临敞寓,或请通知,即登访请教,此启”。水客大都是没有营业场所,只有寓所,一般住在客栈内,登启事或亲自上门招揽生意。他们都有分批的组织。一般每年往返国内三次,每逢农历二、六、九月出国,四、八、十二月返回,刚好是在端午节、中秋节和春节前回来。所带的银钱信及货物、有的直送到侨眷亲收,有的托国内水客转送等等,形成国内国外水客是一家。

侨批业的前身是从“水客”的产生而形成的。陆丰的海外华侨身居异国,思乡情浓,思亲情切,经常寄钱回家赡养亲属。但解放前,由于交通不便,邮电困难,华侨、港澳台同胞与眷属间书信、钱物往来颇为不易,因此给华侨、港澳同胞与眷属带钱、带物、带信的“水客”一业便应运而生。“水客”本身是华侨或港澳同胞,从事“水客”职业后,经营奔走于港澳、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地,为华侨,港澳台同胞带信、带钱、带物到家乡,“水客”则中从赚取劳工费。因此,从“水客”的形成而慢慢的发展到侨批局,是侨批业的沿革发展过程。

陆丰地处粤东沿海,毗邻港澳,出外谋生者众多。据1981年统计,全县海外华侨、港澳台同胞110430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0.5%县内侨眷归侨、港澳同胞共有163858人,占全县总人口15.6%。海外华侨主要分布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越南、泰国等17个国家和地区,重点侨乡是华侨农场和水东公社。

陆丰早在四十年代,就设有侨批局分店。据海丰县志和1950年5月30日调查,海丰县黄瑞荣侨批局在1943年开业,司理黄茂发,资金额港币2.8万元,同时在陆丰县城设有联号(分店),经办侨批业务,由河田镇彭××负责东海和西北片的水东、河田、河口、上护等地侨汇解付工作。陆丰县碣石镇也设有“三发侨批站”,店主张三发,自1994年开始经营侨批业务,范围包括南塘、湖东、碣石、碣北等地侨汇解付工作。中国人民银行陆丰县支行成立后,他们将华侨、港澳同胞汇款带回国内通过银行结汇后,交给侨眷、港澳人民币。实行外汇归公、利润归私的政策。1956年,侨批业经过社会主义改造,成为一种特殊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陆丰县侨批业先后改行。

(三)银行业

1.劳动银行

1927年10月,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进行了经济建设。1928年2月20日,决定建立劳动银行,颁发了《海陆丰劳动银行发行条例》,行长为苏维埃经济委员会主席陈子岐同志,海陆丰劳动银行自此宣告建立,发行了银票。劳动银行的建立,其时目的是“为救济金融,便利市面交易,使工农贫民在推翻资产阶级革命进程中,有此借贷机构,得以从事生产,发展社会经济”。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建立后,废除了高利贷剥削,没收了所有当铺财物,摧毁了旧的金融借贷关系,新的低利的扶持农民借贷机构仍还未建立,而土改后的农民、正积极从事农副业生产,又面临缺乏耕牛、耕具、种子、肥料、饲料、等困难,不易得到解决,失业的工人亦要建立生产合作社,这些都需要有借贷机构来帮助解决,创设劳动银行就是工农贫民有了自己借贷机构,扶持他们从事农副业生产,发展社会经济。其条例:一是本行业便利交易起见,特设此项银票。二是本行纸币因在外地印刷未就,暂借南丰织造厂银票,并由两县人民委员会加盖印发行纸币,即由该银行公告收回。三是此银票券别十元、五元、一元三种,暂发行十万元。四是此票换回币后,可随时得到兑现,必要时,再设分行,以便各地就近兑换。五是自告之日起,两县人民,须一律通行此银票,不得拒绝使用。六是如有拒用此项银票者,即以破坏金融论,与反革命同科。

但时间短暂,仅有十天的时间。劳动银行发行的银票,实际上是将南丰织造厂定制的银票2万元,加盖该行印章,发出行使。南丰银票额为拾元、伍元、壹元三种。

海陆丰苏维埃劳动银行,于1928年2月20日建立,由于2月底敌人进攻县城,苏维埃政权撤退到中峒、朝面山等山区坚持游击战争而结束,虽然由建立到结束时间短暂,但它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领导的县一级工农政府创办的第一家银行,并发行了银票,实属创举,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货币金融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2.民国时期银行

国民党统治时期,设有“四行二局一库”,这是国民党政府直接控制的七大金融机构的合称,即中央、中国、交通、农民四大银行(简称:中、中、交、农)及邮政储金汇业局、中央信托局、中央合作金库。民国29年(1940年)开始,在陆丰先后设有地方银行、即广东省银行陆丰办事处、陆丰支库、陆丰县银行等。

陆丰在民国29年以前只有典当业、民间借贷和钱庄等一些金融机构融资行业。之后,随着全国银行业的不断发展,1920年8月15日成立中央银行(1929年3月1日,改组为广东中央银行),1932年1月1日成立广东省银行。1940年,广东省银行在陆丰办事处,广东省银行陆丰办事处第一任主任为麦颂颐,当时人员7人,从设立至歇业期间,人员最少时7人,最多时12人,一般在8至10人。地址:陆丰县东海镇三六九圩(今新圩城南供电所),其时的经营业务先为办理发行钞票、兑换、代募债和现金收付,后增加定期和活期储蓄存款、联行往来、信托、侨汇、贷款等。广东省银行陆丰办事处内设有文书室、农贷部、营业室和出纳现金库。1945年9月30日,主任麦颂颐调离,由主管会计邵炳锡接替代主任;1946年10月8日,罗嵩龄接替主任直到陆丰解放,陆丰办事处正式停业。

办理存款业务主要的种类有:甲种活期存款、乙种活期存款、通知存款、定期存款等,存款有息,存款利率也时有变动,活期存款利率大概为6厘至1分,定期存款利率为1分至1分8厘,由于当时金融物价混乱,外币投资猖獗,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低下,所以存款极少。

办理贷款发放的主要项目有农业生产贷款、农产储押贷款、农场垦殖贷款、农田水利贷款、农村特种贷款、农村副业贷款、工业合作贷款等;陆丰办事处主要发放的贷款有农业生产贷款、农田水利贷款;如在1945年9月分发放农业生产贷款就有1267600元,农田水利贷款就有225050元。1946年,陆丰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设立后,虽有陆丰县银行章程、机构组织人员、招股章程和参股单位(人)等,但未发现经营各项业务数据。

广东省银行原名中央银行,是孙中山先生一手创建的金融机构。1923年,孙中山先生在广东组织国民政府从事革命活动,那时广东尚未统一,财政异常困难,市面低毫充斥,币值紊乱,要推翻北洋军阀封建和专制的统治,取得革命事业的成功,深感离不开健全的金融机构。于是在1924年8月15日成立中央银行,总行设在广州,首届行长宋子文。当时主要任务是代理省库税收、发行钞票、代募债券,是广东省银行的前身。中央银行成立之初并无资本,孙中山曾亲自作出指示:打破一般银行业务常规,不需筹备基金,而以税收担保发行纸币,因而发行的纸币没有准备金,靠广东省盐税等收入保持信用。1928年,北伐成功,宋子文离粤北上,另在上海筹建组织中央银行,广州中央银行于是在1929年2月奉前政治会议广州分会命令进行改组,于3月1日更名为广东中央银行,由广东省政府拨资一千三百万元,此时该行已属省银行性质。1931年底,省政府复将该行改名称为广东省银行,1932年1月1日改组成立。随着当时的发展已演变为纯粹的地方银行,它承接中央银行的一切资产债务,连续营业,所有组织章程,多为旧债,业务仍以省税为主,对于工商业的发展在资金上给予一定的支持,按总行规定业务范围开展业务。货币发行方面,因广州总行对纸币发行甚具条理,发行即有一定程序,准备金亦是有一定标准,而且省政府派定各界代表组织成立发行纸币监理委员会,监理发行及保管准备事项,并以新券承兑前广东中央银行之旧券,以挽人民之信仰之心,于是货币发行畅通,挤兑停兑及拒绝使用等事再无发生,货币广泛流通在市面很通畅。1935年,全国改易币制,广东亦继中央之后举行,由财政厅颁布管理货币办法六条实行通货管制,主要精神是:自当年十一月七日起以前发行银毫券、大洋券为法定货币,可用于完粮纳税及一切公私款项的收付,发行准备金的保管由政府人民共同组织发行,准备委员会办理;毫银、大洋已失通货效用,交由其总行及分支机构收回,定银毫一元换毫券一元二毫,大洋一元换毫券一元四毫仙,人民存有外币的可以买卖,但不得直接行使。1939年,日军入侵,禁止市面行使大洋券,大洋券面额太小,渐不通用。“七七事变”以后,全面抗战发生,1940年广东省银行陆丰办事处设立,受战争的影响,广大金融工作者为金融发展而努力,积极联络海外同业,以便利于侨汇,同时为发展经济的需要,开办陆丰办事处储蓄、信托、农村贷款三项业务。特别是侨汇业务对国计民生影响很大,因而广东省银行尽力发展吸收侨汇汇款资金和存款工作,努力支持陆丰的农村和城市发展。抗战胜利后,终因时局不稳,工商业不景气,致使办事处业务没能取得进展,勉强支撑至陆丰解放,歇业清理。民国时期的广东省银行陆丰办事处控制全县的金融市场,为陆丰县的国民党反动官僚和资本家所掌握,成为陆丰县城镇地主、富商和农村地主、豪绅垄断市场,操纵物价,掠夺剥削劳动人民的工具,它长期为国民党反动派滥发钞票,造成货币不断贬值而出现了多年来的通货膨胀,加剧了陆丰县工农业生产的衰退、商业的凋零和人民生活的贫困,这种局面直到陆丰解放,才宣告结束。

3.裕民银行

裕民银行是解放战争时期华南根据地建立的第一家银行。1948年夏,中共潮梅地委根据当时形势和要求,召开了潮汕党、政、军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为支援战争,保护人民财产利益,会议决定成立银行,发行流通券。委派刘化南和黄润泽负责筹建。至1948年12月,潮揭丰行政委员会在大南山根据地成立裕民银行。刘化南、黄润泽任正副经理。1949年2月期间,揭阳县河婆镇(现属揭西县)解放,裕民银行随边区党政军机关迁往河婆,因而裕民银行总行设在河婆,大南山改设分行,先后在河婆、鲤湖、卅岭、甲子、隆江、两英、流沙、神泉等地设立办事处。此时,裕民银行直属闽粤赣边区财经委员会管辖,同时接受潮汕地委领导。1948年夏,决定成立裕民银行后,着手筹备印制裕民银行流通券(简称“裕民券”)。为解决印刷“裕民券”的机器材料和技术问题,刘化南亲自到仍在国民党统冶的汕头,在当地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购买了两台印刷机和一批道林纸,还在汕头物色到两名制电版的技术工人和几名印刷工人。然后闯过一道道关卡,把印刷工具和材料安全运回到南山镇,选择一个较为隐蔽又安全的地址福音堂为印币厂。印币厂全体人员夜以继日加工印刷。至1948年底,基本完成了印刷六种面额、八种版别的裕民银行的“裕民券”。1949年2月26日 ,潮揭丰行政委员会批准裕民银行发行“裕民券”,并由潮揭丰行政委员会于2月25日颁发公告:“查敌伪币币值惨跌,物价高涨,市场混乱,人民生活极端痛苦。本会为充裕民生,安定市场,繁荣经济,特批裕民银行发行流通券,流通解放区。自发行之日起,凡我区全体军民,均应信用行使,不得借故拒收或更改币值。”“裕民券”的历史作用主要是稳定根据地的金融物价、促进经济的恢复与发展;支持部队的给养,使人民武装力量发展壮大;大力支持公营裕民贸易公司,开展内外贸易活动,发放了商业贷款223万元,支持工农业生产的恢复发展,发放实物农贷10万元,发放工业贷款25万元,支持织布等手工业生产;兑换外币,争取侨汇,增加根据地外汇收入,有利于平衡外汇收支。在1949年8月,裕民银行并入南方人民银行,逐步收回“裕民券”,至1949年底,“裕民券”停止流通。

4、新陆银行

1948年至1949年,是国民党反动派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陷入全面大崩溃的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取得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胜利之后,接着在五百里长江沿线渡江作战,以摧枯拉朽之势迅猛前进,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人民欢声雷动。其时,国民党大量发行伪币以抢掠民脂民膏,造成通货膨胀以几何级数的速度上升,国民党发行的货币花样翻新。由“法币”、“大洋券”、“关金券”、“金圆券”到“银圆券”其与伪法币的比值越来越高,其面额越来越大,最初是角、元,后来是千元、万元,到最后是千万元、五千万元。伪币满天飞,群众买东西要用麻袋装货币。人民把伪币称为“湿柴”,把金圆券称为“今完旦”。这是人民对国民党金融全面崩溃的形象写照和生动讽刺。在物价暴涨,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热的生活煎熬之中。有的群众上午卖一头猪,下午仅买到一升米,这是确确凿凿的事实。人民对国民党完全失去信心。“蒋币信用尽失”,“商场停顿”,市在上盛行物物交换。有的群众以大米、布匹或食油为定价本位实行交换。但这种交换十分不便,难于流通,群众要求发行革命根据地新币。为适应人民群众交易的需要,各地的商会、大商号自行发行一种“本号单”,一来发行量少,仅是一种象征性的交易凭证;二来是流通范围很狭窄;三来印刷简陋,很容易被人假冒;四是群众不大相信,怕遭损失,因而不敢储存,一得手就推出。尽管如此,已反映了群众接受新币的要求和习惯。由于上述种种因素,与港澳相邻的江南地区,便很自然地流通一种币值比较稳定的港币。而黄金、银元和粮油便很自然地成为富人的储藏手段。在面临全面大崩溃的形势下,甚至连政治上最顽固的国民党《中央日报》,也不得不发表社论哀叹:“……变相的物价高涨,更是每人所切身感受的事实,广大人民陷入恐惧情绪和生活煎逼之中。这些真真实实的情形,真实得不是少数人爱听或不爱听所能抹煞,更真实得不是任何粉饰之词所能粉饰的了”。国民党覆灭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蒋家王朝处于旦夕垂危之中。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六团在团长庄岐洲、政委刘志远率领下,解放陆丰河田。为了取得与闽粤赣边纵队所解放的河婆重镇联成一片和协同作战,粤赣湘边区党委、纵队领导机关、江南地委、东一支领导机关立即迁到河田。河田在当时成为粤赣湘边区党委的领导中心。边纵司令员兼政委尹林平、政治部主任左洪涛、东一支队司令员蓝造、政委王鲁明,以及区党委、江南地委领导机关的大部分同志一时云集河田。

为了适应解放全广东的新形势,做好迎接南下大军的准备工作,1949年3月,粤赣湘边区党委和江南地委作出了一系列重要决定。在财政经济工作方面,迅速成立江南地委财政经济委员会。其任务:一是统一税收;增加收入;二是动员人民支前迎解放,踊跃完成征粮任务;三是建立人民自己的金融机构新陆银行,发行新陆券和海丰流通券;四是建立国营贸易公司新陆贸易公司,以繁荣市场,促进生产,保证新陆券的信誉;五是发行公粮债券50万担,四成归区党委,四成归地方,二成办农贷,以便于集结主力,照顾地方养兵扩军和解放贫穷地区群众生产自救问题。

在建立人民的金融机构方面,区党委的快定指出:“现在各地蒋币信用尽失,难于流通,群众一致要求发行新货币,但兹事体大,又无知识,只能由各地和群众商定办法,自行办理,少量局部地发行临时流通券,目的在便利群众交易,恢复商场,而不是自己为利”。同年4月,陆丰县人民政府成立,当时国民政府的金圆券在商品交换中己失去了流通手段的作用,许多地区出现了以物易物的交换状态,港币进入了东江解放区市场,充当了主要的交换媒介,金融物价一片混乱。针对这种情况,“六团”党委认为必须建立革命的金融阵地,才能尽快安定人民生活,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经济秩序,巩固人民政权。于是,“六团”党委决定筹建新陆银行,发行新陆银行流通券。陆丰县委和东江第一支队六团发行纸币是积极而慎重的。在发行新陆银行的“新陆券”之前,先在河田镇以镇政府名义发行小面额的角票,作尝试性发行“河田券”,由六团和县委油印室人员数名负责印刷,以蜡纸套色,用道林纸印刷,面额有壹角、贰角、伍角三种,在1949年4月期间,边印刷边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5000元。限于陆丰县境内流通,也流通于邻县。与港币比值为河田券2元兑换港币1元。河田券发出去后,方便市场交易,深受群众欢迎,是一次成功的试验。由于印制简单,行使不久,发现伍角券的假票,吸取了经验教训,为印刷新陆券提供了借鉴。经粤赣湘边区党委批准,1949年6月,在“六团”党委的领导下,新陆银行正式成立,同时发行1角、2角、5角、1元、2元、5元六种新陆券,任命陆丰县县长郑达忠同志兼任新陆银行经理,陆丰县财政科长麦友俭同志为副经理,并由曾文银行营业部办事处主任,会计郑继来,出纳许谊及其他几位同志负责新币的发行、支付、兑换等具体业务。这是中国共产党在东江地区继土地革命初期创建“劳动银行”之后,又一个劳动人民自己建立起来的银行。行址设在河田镇。1949年7月,随着海陆丰县城的解放,中共江南地委作出决定,把新陆银行收归江南地委直接领导,同月下旬,派华南财委的陈培同志担任新陆银行经理,郑达忠同志不再兼任经理,并由江南地委和东第一支队发出公告,新陆券可以通行东江解放区。新陆银行收归江南地委直接领导。在七月下旬派华南财委的陈培来新陆银行任经理。同时从香港回来一批达德学院的学生,包括李萃君、曾桂蝉、黄玉琴、陈兰英等人,不久又派邓觉民来任会计。九月间,中共江南地委创办的青年公学提前结业,又从该校财经班派来陈伟、程霓、郑道熹、魏平、方壮强、彭承顶等同志到银行工作。新陆银行的行址设在河田圩横街一间坐北向南比较宽敞的店里;其斜对面就是新陆贸易公司,地委派华南财委的李秀灵任新陆贸易公司经理。地委决定新陆券通行全江南地区,并印发公告在全区各县张贴;同时还在地委的的机关报《大众报》发布讯息和公告。当时新陆券从河婆印好后陆续运到河田,这些钞票都是没有编号盖章的,在新陆银行的楼上日夜盖印编号,楼下则开设营业部对外营业。

新陆银行的发行工作主要通过几条渠道:一是拨款支援军需,确保战争供给;二是贷款给新陆贸易公司购买军需民用物资,促进物资交流,繁荣市场,发展生产,保障供给。当时一项最大宗的贸易是派出采购人员到山区买土特产出口香港,以换取外汇购进紧缺物资满足群众需要。三是在新区不断扩大的情况下,经过批准,也解决了各级政府的一部分财政开支。四是限制港币流通,开展港币的收兑工作,并委托各地税站进行收兑工作,指令各地税站对外币只收不付。

由于党在人民中的崇高威望,又得到各级党、政、军以及财政经济部门的支持,因而新陆券的发行工作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工作的进展是非常顺利的,也是非常成功的。其时新陆银行的主业和作用一是发行新陆券;二是发放贷款,支持新陆贸易公司组织军需民用物资,供应部队和市场需要;三是按照新陆券2元与港币1元的规定比价收兑港币。四是“新陆券”的主要历史作用是:打击蒋币,畅通市场商品流通,安定人民经济生活;保障部队的供给,缓解各级财政收支的紧张;支持新陆贸易公司,组织军需民用商品,调剂市场供需,由限制到禁止港币流通,收兑了一定数量港币,增加了根据地外汇收入。

1949年7月8日,南方人民银行在揭阳河婆镇(现为揭西县)成立。1949年8月,新陆银行并入南方人民银行,成为南方银行河田办事处,新陆银行就此宣告结束。

5.南方人民银行

1949年7月8日,南方人民银行成立,总管理处设在河婆,距离河田只有三十公里。后新陆银行改建为南方人民银行,地址:广东省陆丰县河田镇横街义源号,也是原新陆银行旧址。

(1)将新陆银行并入南方人民银行,发行南方券,统一华南解放区的货币。在当时解放区货币不够供应的情况下,新陆券和南方券同时通用。

(2)南方人民银行的各种管理制度和会计、业务规程,统一按照新的制度和规程办事。

(3)主要任务是发行足量的南方券满足市场流通需要,以促进城乡交流,繁荣市场,扶助农工商业,沟通侨汇,支援前线,逐步禁止外币、黄金、白银等流通,外币必须兑换南方券使用。

(4)原计划是把新陆银行改建为南方人民银行东江第一支行,调东一支七团政治处主任王泳任行长,陈培、谢彬为副行长。但是形势的发展很快,从九月中下旬起,粤赣湘边纵队所属各部已分头西进,前往广州、惠州接管城市。南方人民银行河田办事处,以后又改称为海陆丰办事处,地委任命谢彬为主任。10月14日,南下大军解放广州;15日,东一支主力攻进惠州;10月11日,东一支五团再次解放海丰;17日汕尾盐场、游缉大队和盐警大队宣布起义,汕尾和平解放。南方人民银行海陆丰办事处接到上级通知,10月下旬迁入海丰,11月上旬迁入汕尾。从此开始了解放后的金融斗争。南方人民银行海陆丰办事处,便把最初几个月通过一元几角零星收兑的港币20多万元,上缴上级行。

(5)南方人民银行的建立,是华南革命根据地的一件大事,建立后合并潮汕的裕民银行和东江的新陆银行,建立了华南革命根据地统一的银行南方人民银行。同时发行“南方券”,逐步收回“裕民券”、“新陆券”,建立了以“南方券”为本位的华南革命根据地的统一货币市场。对支持华南解放战争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是建立了华南解放区统一的稳定的以“南方券”为本位的货币市场。达到驱逐蒋币,杜绝港币流通,消灭物物交换的畸形现象。支持华南解放战争,迎接大军南下解放华南,也为解放后建立华南统一的独立的人民币货币市场奠定基础。二是支持部队和解放区的发展壮大,迎接大军南下,按照批准供应华南解放区各地党政军经费,代理财政收付中代垫财政支出共50余亿元(第一套人民币),其中军需款30亿元,党政军经费20亿元,缓解了部队和地方政府的费用困难。三是支付发放各种贷款375亿元,促进农、工、商业发展,其中贷给南方贸易公司105亿余元,用于收购资以控制市场,并通过南方贸易公司,大量收购粮食、盐、油等物资,准备供应大军南下之用,其余贷款对农业、渔业、水利、交通以及文化卫生事业给以贷款支持,对私营工商业也尽可能加以扶植,发放的贷款在发展解放区工农业生产及文教卫生事业方面起了较大的作用。四是团结侨批业,沟通侨汇,安定侨眷生活,华南地区是广东省著名的侨乡,港澳同胞较多地区,华南解放区侨眷人数不少,由于海外华侨、港澳同胞对解放区华侨政策不甚了解,加以敌人造谣破坏,侨汇一度中断,侨眷生活遭受困难,南方银行建立后,采取了团结侨批业、沟通侨汇的政策,以安定侨眷生活。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分享到:

QR:陆丰金融业发展概略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