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一辑

后马党支部暨后坎交通站简介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6:35:25 阅读:3,331字体: | |

郑剑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陆丰后马党支部成立于一九四五年一月。由中共陆丰县委负责同志江水(蓝鸿年)定名,代号为“百日红”,是后坎有史以来第一个党支部,支部书记郑剑(郑光雨)。组织委员鄞庆云,宣传委员员郑乃益,该支部上由中共陆丰县委直接领导,下辖后坎、马鞍山、高田铺、欧厝、燕仔埔、甘坑、竹兰、后坡、龙溪、新寨、大屯、小屯等村,党支部领导以上各村的革命工作暨后坎交通站及后马地区抗日游击小组的活动。

后马党支部成立后,吸收了柯成入党,确定余叶、郑卵、余沄伦、余乃会为建党对象,翌年,余叶、郑卯、余法伦、余乃会由东亭区季吸收入党。后马党支部在抗日时期于后马一带进行了宣传教育工作,散发党和东纵部队的大量传单、宣传品、报刊,为解放战争,在组织上思想上和争取一批青年、群众参加革命工作奠定良好基础。实际上,后坎村已成为解放前中共后马党支部、后坎交通站、抗日游击小组进行革命活动的一块根据地,后马地区已成为抗日时期革命和群众基础较好的游击区。

后坎交通站是继中共后马党支部成立后才建立的,站长由后马党支部书记郑剑(郑光雨)兼任,交通员有郑卵、郑性标、郑乃益 (兼)、郑乃元、鄞庆云(兼),该站设在华侨郑水胜家右偏房,以小商店露面,店名称“雨记”,代号曾用“温泉”、“马鲛”、“亚天”。开张时门口贴一对联,左联为“招财进宝”,右联为“财源广进”,横额为“货如轮转”,店中零售熟烟丝、卷烟纸、火柴、松香、糕点等食杂品。小店资金、交通员费用,过往人员膳食等经费由陆丰县委陈伯强、小店的一部分利润、郑剑家中共同分摊,另由县委配一支左轮手枪给交通站使用。交通站上与陈伯强 (东海镇鲤鱼沄)、江水(东海镇藏兴街)直接联系,下与大安圩纸巷王国祥,河口石印郑万生,南北溪寨子里吴佐汉(吴坚)、吴坐平、黄塘村薛伟(薛启民)联系,与东纵六支队联系工作,则由汾河林瑞负责。各地人员来后坎交通站联系时,则以进小店买东西,探望同学朋友“光雨”为借口,进店后见无他人在场时便与站长郑剑(光雨)核对符号,交接任务完成后带些食杂用品安然离店。该站除执行交通联络任务外,还接待和护送一批党员、青年参加东纵部队,如吴坚(吴左汉)、陈英(陈世俊)、黄汉文、朱仲(朱耀庭)、林更生(林应钦)、张子仁、谢奋等同志,均由后坎交通站负责护送到东纵六支队的。当年,交通员来往各地,均靠双腿步行,为了掩护交通工作,有时还要肩挑近百斤的木柴或食盐,往返百华里,不辞劳苦,毫无怨言,如交通员郑卵就是以此方式执行交通联络任务的。

抗日时期中共后马党支部的成立和抗日游击小组的组成和活动,是陆丰后马地区历史中光辉的一页,后坎交通站的建立,则是后坎乡的光荣,为把这段革命斗争史千秋万代往下传,谨立此文。

附:中共后马党支部领导的游击小组成员暨解放战争时期后马地区参加部队及革命工作成员名单及简况:

<一>1945年参加抗日游击小组成员:

余叶(解放后曾任陆丰教育局长)、余乃会、余沄伦、余祝成、余古西、余才(余参)、余荣火、欧怀生、欧文宜、郑乃益、郑性标、郑卵。

<二>1946年后参加游击小组成员:

余经、余两湖(余忠)、余两港、余德进、张茂已、王月锦、王月炎、张阔嘴、张细姝、张妈祝、张文溪、余佛(余国)、余木添、余炳添、余良喜、欧水禄、欧熙、欧佛高、欧金来、欧清吉(欧阳玉)、欧赤、欧裕、欧余庆、欧姆、欧万才(阳瑞)、欧月吉(欧阳祯)、欧文宗、欧清守(欧阳金)、欧秀高、欧妈炳、欧逢、陈妈寻、陈发。

<三>解放战争时期后马地区参加游击队及革命工作成中员:

欧万才(阳端)1949年汕尾战斗牺牲、欧阳德(欧余庆)1949年汕尾战斗牺牲、赖梅盛1948年海丰大湖战斗牺牲、张强(铁流队员,在陆城被敌人杀害)、余叶、余才(余参)、郑志(郑光成)、欧清洁(欧阳玉)、欧娘盖、余经、余沄伦、余佛(余国)、欧阳青(欧裕)、欧赤、欧月吉、欧清守(欧阳金)、余仍、郑性标、郑光略、郑汉魁、郑如明、郑炳荣、余兴、余记、余两湖(余忠)、余荣火、欧姆、欧文宗、欧秀高、欧妈炳、陈发、郑卵、郑乃益。

解放战争初期中共陆丰赤岭党支部暨交通站简介

中共陆丰赤岭党支部成立于一九四六年一月,支部书记是郑光雨(郑剑)、组织委员陈振民(陈东,又名陈国权)、宣传委员前期是陈勋(陈强),后期是陈勉吾。该支部由中共陆丰县委直接领导,以赤岭保国民学校为据点,经常在村内及周围村庄进行活动。有时,利用夜间农闲来赤岭小学闲聊,给座谈的农民和学生进行思想教育工作,揭露国民党反动派腐败无能、欺压百姓、剥削穷人的丑恶现象,提倡良好社会风气,曾以赤岭小学名义,张贴宣传品、公告,分析赌博、吸毒、偷盗的危害性,这些举措得到全村群众的赞同和拥护。支部成员还利用讲课机会,向学生灌输革命道理和思想,揭开贫穷落后的根源、原因,教唱革命歌曲,讲革命故事,引导学生向“求进步”、“讲真理”、“明是非”、“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而努力读书。由于赤岭成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党支部,支部成立后,又在赤岭一带村庄进行了大量宣传教育工作,群众学生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所以,为以后的解放战争时期赤岭群众支援革命斗争,青年及学生参加游击队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如赤岭小学学生及群众郑永、郑乃财、郑天彦、郑海珠、郑府、郑平、郑娘看、郑伦生、郑作仁、范杰、郑胡椒、郑允三(郑乃孝)、郑超哲、郑开辉、郑情、郑月得等解放战争时期参加游击队及在解放初期参加了革命工作。

继中共赤岭党支部成立后,赤岭交通站也跟着建立,站长是郑光雨(郑剑),交通员陈振民(陈东)。郑光雨、陈振民分别以赤岭保国民学校校长,教员身份露面,掩护党和部队的交通联络工作。该交通站也由中共陆丰县委直接领导,并与陆丰碣石镇的陈甦(陈尊位),莲花地的林茫然,虎布的洪友祝(洪左),湖东镇的陈宗武等同志的交通联络点联系。

赤岭交通站建立后,担负着陆城与陆丰东南区一带的交通联络重担,进行了大量的交通联络任务,接待来站掩蔽和来往交通站执行任务的革命同志,如当时的陆丰县委书记刘志远、东纵六支队干部郑干(郑道恩)、郑达飞、陈勋(陈强)、韩纵干部陈勉吾、地下党员林茫然、洪友祝等同志。

中共陆丰赤岭党支部成立后,有两件往事至今仍令我念念不忘:

一是智退国民党一八六师的围乡抢掠:1946年春的一天,党支部得悉国民党反动军队一八六师要来赤岭围乡剿“匪”,而赤岭村全村村民惊恐万分,党支部进行了周密安排,一面通知全村男性村民连夜疏散到村外掩蔽,一面由陈振民同志把支部有关文件、资料带往碣石地下党陈甦同志家,留郑剑在小学校内坚持应对匪军。翌日,天将拂晓,赤岭村内狗吠声此起彼落,匪军近200人进入村内,接着,赤岭小学大门响起了鼓门声,郑剑以开校门让学生上学姿态镇定地打开校门,只见10多名穿便衣的匪军手携短枪直窜学校大厅,其中一名匪军举起驳壳枪对住郑剑威吓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村内一个男人都没有?”郑剑答曰:“我是陆丰县政府教育科委任的赤岭小学校长,只管教书。”并指着在校留宿的大龄学生,说明他们是本校学生。“村内男人走光,我管不着。”接着,一位姓古的连长带10多名携长枪士兵进入校内,郑剑以同样的口气应付,匪军们见没有理由向我动手,便到校门口操场集合,无精打采地撤出赤岭村。午后,村民们回到村内,有的举着大拇指向郑剑说:“家校长(郑剑姓郑,赤岭村民均姓郑,故称郑剑为家校长)真有办法,把国军搞得空手而回。”其实这件事能取得较好的结果,应该是赤岭党支部正确判断情况,措施得力,安排妥当,并非某个人的作为。

二是一九四六年初夏,赤岭党支部还发生了一件值得高兴的故事:以赤岭小学临时教员身份露面的陈勋(陈强)同志,原在东纵六支队任教官,一九四五年,曾在海丰大安峒支队部训练过起义过来的海匪,其中有陆丰白沙村籍的沈志坚。真凑巧,一九四六年初夏,陈勋同志来到赤岭小学(交通站)掩蔽,在小学当教员,而沈志坚受训后被部队遗散回白沙村,此时,又来赤岭邻村沙坡小学任校长,但陈勋、沈志坚均不了解彼此情况。一天晚上,陈勋、郑剑与几个大龄学生前往沙坡看大戏,到戏场后,陈勋便发觉曾由自己训练过的海匪沈志坚也在戏场,立即乘沈志坚仍未发现自己的时刻,暗示郑剑设法离开戏场,郑剑即向几个同来的学生说肚子痛,要回赤岭去,并要几个学生继续看戏,然后与陈勋离开戏场,回到赤岭,成功避免了赤岭党支部和交通站被敌人破获的事故,这个惊险的故事,确令人们惊叹不止,若沈志坚发觉陈勋,向敌人告密,那么,不但赤岭党支部、交通站受牵连,上下左右联络点也随之受到损失。


分享到:

QR:后马党支部暨后坎交通站简介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