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一辑

虎头山下话今昔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6:32:02 阅读:2,716字体: | |

银华

1998年的端午节,约几位朋友再带上老婆儿子,忙里偷闲游了一趟乌坎的虎头山。从县城出发,乘小车八分钟就到达乌坎码头,再转乘飞艇一会儿便虎头山下。节日的海滩,人山人海,都是一些从外地或从城里赶来的帅男靓女,三五成群,尽情嬉戏,游泳、烧烤、放风筝、拍照,还有那双双情侣轻轻闪进浓密的马尾松林深处,最有趣的是我那五岁的小子,跷着屁股在沙滩里挖沙马。在这祥和欢乐的节日里,置身于蓝天丽日的大海之滨,我们不无感叹。

在未修好金厢公路之前,东海通往金厢、碣石都要从乌坎渡头过沙门,乌坎渡成了通往边防的重要关卡。那年月,乌坎公社安排一只破旧木船和两位思想红、出身好的老实船工撑渡,乘客上渡都要出具生产队或工作单位的证明。有一日,沙门那边有一位儿童生病了,由父母背着来到渡头,因一时写不到证明,渡工不让上船,捱了好长一段时间。待渡的苦苦哀求,撑渡的洒两把同情的泪水,却无可奈何,因为这是政策规定,倒是乌坎诊所一位姓李的医生知道这件事,背起药箱过渡去给儿童诊治。

自从修了金厢公路,乌坎渡自然消失了。可最近几年,这一渡口又活跃了,但来乘渡的已不是昔日满脸愁容的行商路客,却是慕名而来乌坎海滩游玩的青春少年和外宾。乌坎管区安排两条渡船在这里渡客,每年上缴管区一万多元:今日乘渡的欢声笑语,撑渡的脸若春花,一句话,变了!

解放初期,修建一条防潮大堤是乌坎干部群众梦寐以求的大事,经过几年人海战术,终于在海边筑起一条沙坝,可这些散沙一经风吹潮刷,一夜就消失一大截,只能时时填补。为这事,当时乌坎公社领导伤透了脑筋,好不容易到第二年春天沙坝上长出丁点草芽,有草当植被,草根可固沙土,大堤也许能保得住。严禁上堤刨草成了当时乌坎的一件“政治大事”。偏偏有一位农妇,下工后拿锄头到堤脚刨点草当柴薪,被当时的公社书记老许抓获。出于护堤爱堤的偏激情绪,也为警教全村群众,老许把她扔进路边的粪坑中。为这事老许挨了好多次批斗,数十年后的今天回想往事也很无奈。但乌坎当地的群众并不记恨他,认为没有当年老许身先士卒,就没有防潮堤;没有用严厉的措施,就管不住大堤。老许当日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乌坎人民的利益的。今日的乌坎防潮堤已是坚固的浆切石大坝,防护林整齐有序。村民已经大部分使用煤气和蜂煤,柴薪已很少有人拾了。倒是老许这位干部,群众对他还是时时念起。

今日乌坎海滩一派春意,昔日的沧桑和无奈已成永远的历史。


分享到:

QR:虎头山下话今昔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