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罗輋战斗的回忆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36:10 阅读:3,252字体: | |

叶纵

1949年7月,我所在的连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江第一支队主力新一营第一连和全营指战员,奉命配合粤赣湘边纵队主力三团和海陆丰地方部队作战,于7月11日解放海丰县城,14日解放陆丰县城(即第二次攻打陆城),后回到纵队和东一支的指挥中心河田镇待命。7月25日,林平司令员命令新一营开赴海丰罗輋整编。新一营三个连与紫金起义的刘声中县大队编为边纵主力三团二营(机炮营)。三团团长阮海天,政委陈江天,副团长罗汝澄、林文虎,政治处主任朱小仲。二营营长刘声中(后魏贵),教导员钟忠、钟斐(后),副营长刘奕、钟良,副教导员彭展煌(方生)。我们连编为二连,连长叶佐庭,副连长陈炳辉。指导员彭彪,副指导员彭振锐。服务员劳飞雄,文化教员叶纵。排长有张威、李照烈、陈齐,副排长李少英。事务长张伟庭。全营卫生员有巢莲、练凤、彭章玉、彭云贞、彭英明、李永、蔡雪花等。整编完毕,即投入整训。当时集中在罗輋一起整训的还有边纵主力三团的一、三营和主力一团的指战员。整训为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准备扫清东江一带的残敌,迎接大军南下,解放全广东。

1949年是中国人民的解放年,胜利形势发展一日千里。4月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向解放军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4月23日,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天险,解放了南京,把红旗插上了国民政府的总统府,宣告了蒋家王朝的灭亡。国民政府政军要员仓惶南逃广州。当时逃到广州的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何应钦,为了负隅顽抗,作垂死挣扎,除调集白崇禧、余汉谋集团军建立“湘粤联防”,妄图阻挡南下大军外,并指挥一批正规军和地方部队进攻我东江解放区,妄想巩固其在广东的反动统治。当时任国民党陆丰县长兼保安营长的钟铁肩,侦知我新一营从河田开赴他的家乡罗輋,以为只有一个营,梦想食掉新一营。便纠集了敌196师一个美武装备营和他的保安营共600多人,气势汹汹,分东南两路进攻我部,于是爆发了罗輋战斗。

罗輋位于海丰县的最东边,东北邻陆丰县的新田、上护;西邻紫金县的高潭;南面是海丰的公平。东西两面崇山峻岭,是一块东北尖南面大的狭长地带,部队在那里整训,严密封锁着消息。我们的二连就住在石头坪村。当时连日大雨,8月5日早,尚霪雨霏霏,连长叶佐庭和卫生员练凤,调离连队回陆丰六团工作,早饭后邹自明走马上任,接任二连连长。不久,我们便听到了远处哨兵的枪声。从东路来犯的196师和钟铁肩保安队100多人,由下砾占领罗輋坑尾头东边的高山黄坑凸和几个山头,构筑工事,准备截断我部向河田的去路。由南路进犯的敌196师等也占领了黄羌以南的几个山头,准备大打。可是敌人碰上的是我边纵的主力团,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歼灭的命运。上午二营奉命奔赴坑尾头,攻打钟铁肩部占领的几个山头阵地,因二连过去打了不少胜仗,便命二连主攻黄坑凸敌人主要阵地,一、三连攻二连右、左山头敌人。并派一连副指导员黄忠带一个排配合二连作战。二连受命后,冒雨驰过吴仔湖、中矿坳村,到达坑尾头靠西边的寨子村待命。到村后,大家马上擦干被雨水淋湿的枪弹。虽然大家一身雨水,但斗志昂扬,纷纷表示不怕流血牺牲,一定要消灭山顶的敌人。随我连进攻的副教导员彭展煌,问我“有没有南方券?”(那时部队给指战员发二元南方券,作买肥皂等的生活费),我说:“有二元”,便拿了出来。展煌和其他几个同志也把存下的拿了出来,同群众买了地瓜和炒米,借锅灶煮地瓜汤和炒米茶,食时见者有份,云贞等也一起食,虽然一人只有大半碗,大家有说有笑,但心里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餐,作好了在战斗中牺牲的准备。进攻的命令到了,我们连冒雨向黄坑凸敌人阵地猛冲,冲过一条尽是洪水的小河和田畴,敌人见我们冲锋,从山顶射来密集的炮火,子弹在队伍中嗖嗖乱窜,弹头落在未犁过积水五、六寸深的田中,发出滴滴的声响,我们飞速冲到山脚有几户人家的石梁祠村边,看了竟没有一个人“挂花”。尽管敌人仍在乱射,我们继续猛冲,到了半山腰,有一层一层梯形长满杂草的荒畲园,畲坣有一公尺高,连队利用畲坣作掩护,逐级往上冲,冲到离敌工事50公尺处,是一片较开阔的略斜的坡地,完全没有地形可以掩护,队伍暴露在敌人工事前,敌人居高临下,对我们非常不利。一场硬仗开始了。充满革命英雄主义的战士们,个个匍匐前进,机枪步枪向工事里敌人射击,击伤了几个敌人。我们大喊“缴枪不杀”,有一敌人把枪举过头顶,可能是想投降,但我们后面的机枪手没有看到,仍然在猛打,那个敌人又缩回工事里。钟铁肩率领的多是老兵痞,恃有工事掩护,负隅顽抗,继续疯狂扫射,二尺高的小松树都中弹半腰折断,如身体稍一突起,就有中弹的危险。同志们都视死如归,用热血和生命夺取着每一寸土地,匍匐到离敌人工事20公尺时,双方火力更加猛烈,我们只能卧倒射击。敌人也不敢抬头,龟缩在工事里向我阵乱射。双方呈胶着状态。当时我们的手榴弹打光了,机步枪打不到工事里的敌人,在等待着天黑时扑上去。战斗中,班长共产党员彭池英勇牺牲;机枪手叶湘在换梳角时,左手拇指、食指被打断;敌弹从战士张洪的左肩进背部出;敌弹先射穿小树,再中战士叶球的左上唇,折人左咽喉壁,皮肉绽裂,满脸是血。(因当时医疗条件差,没有发现和取出弹头,伤口愈合后,弹头仍留在喉壁,已被许多血管包起来,后仍经常作痛,影响饮食)。特别是我连卫生员彭云贞,看到战友负伤,在来回抢救中,不幸左手腕被敌弹击中,血流如注,她毫不犹豫,取出身上的手帕,靠右手和牙齿的协作,迅速给伤处打了二个小结,草草包扎,又接着抢救战友。因卧着包扎不方便,她便跪起来包扎,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危。万恶的敌人不理背着红十字药包的救伤人员,一轮机枪向她射来,云贞左胸连中三弹,顿时鲜血喷射,她迅速用棉花塞住伤口,想着去抢救战友,不到一分钟,她对身边的同志讲:“啊!我头晕。”说完就重重倒在火线上,手里还紧紧拿着救伤包。她英勇牺牲时,才19岁。英雄的中华儿女啊!就这样战斗到最后一分钟,流尽最后一滴血,把宝贵的生命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

战斗持续到傍晚,小雨继续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战士们身上的子弹已所剩无几,机枪也打坏了,且从上午以来,一直没有吃饭,队伍很疲劳。营部通知我们撤下火线吃饭,补充弹药再战。许多同志悄悄撤下后,我摸着下来,刚到畲园边,发现战士叶忠(原名叶德舍)的脚骨被打断了,血染一身,躺在杂草中呻吟。因离敌工事只有50公尺远,尚在敌人火力网内,我迅速把他背起移到第一级畲园处,让畲坣挡着。脚骨断了,不能背着走远,没有担架怎么办?正在犹豫时,副指导员彭振锐刚好来到。两人商量,决定留一个人在阵地照顾叶忠,一个人回连队联络点寨子村,叫同志来抬。他叫我回去,因他是领导,50公尺远还有敌人,我叫他回去,结果他回队叫人。他走后,我坐下把叶忠的头部枕在我的大腿上,使他舒服一点。不久,他说:“文化,我口渴。”当时我身上没有行军水壶,怎么办?我便用左手臂挽着他的颈部,身体靠在我的身上,顺手扯了几片马甲叶(药名硬板头,其果实红色,可食。)用叶上的水珠去湿润他的嘴唇。一会儿,他又说:“文化,我肚子痛。”刚好我身上带有一盒香港同胞支援的虎标万金油,便取出挖了一角揉抹他的肚脐,揉着,揉着,忽然他的头动了一下,我赶快呼唤“叶忠、叶忠!”他没有反应,任叫不醒,我意识到他与我永别了。流着眼泪,轻轻放下他的身躯。检查我的汉阳造马背枪,还有四颗子弹,便把子弹推上膛,枪口愤怒对着敌阵,准备敌人冲下来时,打三个敌人给战友报仇,打四个够本。当时天空阴暗,大地凝固,好像为烈士呜咽,细雨纷飞,好像为烈士流泪。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敌人工事里的机枪齐向我方阵地乱扫,波光弹射出许多火蛇,有点山鸣谷应。我右手贴着扳机,准备敌人冲来时拼命。但敌人乱扫一阵后,突然停住,我屏息以待,感到空气在凝固,过了一会,团部派了十多位战友从山下上来,他们全手持冲锋枪(有的持汤姆生)来支援我们。他们问我敌情怎样?我说:“刚才敌人乱扫一阵,现在停止了。”他们问“多久?”我说“约15分钟。”并站起来指敌人工事的位置给他们看,要他们匍匐前进。支援的战友摸到敌工事前,排开横阵,对敌工事一轮扫射,没遇抵抗。原来敌人怕被全歼,乱扫一阵后,由识路的罗輋兵带着乘黑悄悄从山窝逃窜。后来听说钟铁肩部下山后,把重机、炮投在一丈多深的潭里,扶着伤兵,轻装逃命。支援的战友走后,我仍在看守叶忠烈士的遗体,等了约一小时,副指导员振锐带了叶扬等和担架来到,我们把叶忠遗体抬下山脚时,指导员彭彪和彭生几个同志也抬着被敌打出肠肚当场牺牲的烈士彭池,从另一边来到,汇合成一路,回到集合的村中,和云贞烈士的遗体放在一处。第二天,部队拿钱给村长,请人买棺木择地安葬。在攻击另一山头敌阵时牺牲的还有一连战士沈国忠,负伤的有一连张副连长。伤员由卫生员彭英明等及民兵转送到上护部队医院医治。

从南路进犯的数百敌人,也在黄羌南面占领了几个山头,构筑工事。我边纵主力一团和三团一、三营,先后把敌人团团包围,发起多次强攻,占领了几个山头,敌人伤亡不少,他们在山下村中煮好的几箩米饭和两桶猪肉,也狼狈丢下,退守个别阵地。边纵司令部要求各团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乘黑攻下敌人的最后据点,在我军猛烈攻击下,残敌溃退。从坑尾头向南逃窜的敌人,穿过我一、三团包围圈时,也遭到我部的猛烈截击。这时东南两路敌人已全面分崩离析,残存敌人向公平逃窜,我军乘胜追击,又毙伤俘敌一批。是役共毙伤敌一百多人,俘敌百余人。缴获八二炮二门,六O炮三门,轻重机枪七挺,冲锋枪步枪七十多支,子弹二万多发,军用物资一批。战斗中三团政治处主任朱小仲等同志也负了伤。英雄的一、三团同志用鲜血和生命铸造了罗輋战斗的胜利,为东江地区的解放建立了功勋。

战斗结束后,我们连队仍回石头坪整训。二连党支部根据彭云贞、叶忠生前决心在火线争取入党的申请及平时的表现,讨论通过并经团党委批准,追认彭云贞、叶忠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过了数天,群众来报,负责买棺木埋葬烈士的村民,贪污棺材钱,昧着良心,胡乱把烈士埋了。大家听了很气愤,指导员带我和几个同志去坑尾头找村长交涉,经严肃批评教育后,他们承认错误,马上买了棺木装殓烈士,重新安葬。我们买了三块火砖权作墓碑,我用铁钉刻上“共产党员彭池之墓”,“共产党员彭云贞之墓”,“共产党员叶忠之墓”,涂上油墨,竖在他们的墓前,低首默哀,鸣炮缅怀,以告慰英灵。罗輋山永峙,坑尾水长流,为人民解放事业英勇牺牲的烈士们,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注释:①彭云贞烈士,女,原陆丰五云鹏岭人。1988年5月,我应陆丰县党史办之约,写过《烈士彭云贞》的小传,编入党史办主编的《陆丰英烈》第一辑。

②彭池烈士原陆丰县水东乡人。叶忠烈士河口镇昂塘村人。据说解放后,彭云贞、彭池、叶忠三烈士的骸骨,已移到原籍的烈士纪念亭安葬。


分享到:

QR:罗輋战斗的回忆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