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小记东北大队战斗篇章(二)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34:49 阅读:2,113字体: | |

攻打博美镇  智擒李祺

郑剑

一九四八年秋,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海陆丰人民自卫队政委刘志远同志,率主力钢铁一中挺进陆丰东南区,为使迅速打开陆丰东南区工作局面,东北大队派叶佐庭中队长和谢谷指导员率四中队配合主力开赴东南区,铁流队也同时来到东南区。

钢铁一中等部队汇合后,进驻陆丰博美镇东北的八万乡。八月,得悉陆丰县政警第四中队盘踞在博美镇南门的炮楼中队长赖超是伪县长赖舜纯的亲人,该中队则是赖舜纯的主力,但是,部分士兵曾被我军俘虏过,所以,已成惊弓之鸟。在博美镇,除县政警第四中队之外,镇内还有一个警察分驻所,但没有什么战斗力。

刘志远政委等领导根据敌情进行了研究,最后决定:“由钢铁一中派出一个排,警戒陆城方向,另一个排警戒惠来县葵潭方向,准备伏击东西两方面来援之敌,由东北大队第四中队和铁流队负责主攻,因我军对博美镇内道路不太熟悉,难于进行夜间袭击,所以拟在下午五时左右攻打,天黑前不论战果如何都要撤出博美镇。”鉴于白天行动,易露目标,叶佐庭中队长提出可化装伪县政警第四中队进入镇内,主攻部队穿上以前缴获的陆丰县政警第四中队的军装、徽章、符号;这种麻痹敌人的举措,得到刘志远政委等领导同志的赞同和支持。

按议定部署,叶佐庭中队长带领一个班(12人枪),全部穿上国民党县政警第四中队的军装,由八万乡出发,直插博美镇内,铁流队6人,则化装成赶圩农民同时进入圩内,其余部队,由刘志远政委率领,跟在后头。当化了装的东北大队第四中队10多人经镇内大街冲至南门炮楼时,炮楼里已空无一人,一打听,始知敌人在我军到来之前已往陆城方向溜走。我军见敌人已溜走,便回头攻打镇内警察分驻所,警察所门口一个哨兵见我军一班人气势汹汹地赶来,已从后门仓惶逃跑了。我军进警察所后,缴获物资10余担,搜出一批田赋册,把田赋册当场烧毁后,向群众宣传讲解我党我军政策。

此时,天已渐渐黑了,按原来部署,刘政委通知撤退,谢谷指导员就带着通讯员前往敖峰方向路口安排岗哨,排长李照烈则去东门和南门布置放哨,叶佐庭中队长在圩内大街等候,准备集中后按刘政委指示撤退。然而,精彩的场面却跟着发生了。正当叶佐庭中队长等待队伍集合撤出博美的时刻,忽然跟李昭烈排长去放哨的小战士欧略匆匆跑回来向叶中队长报告说,南门外发现有敌人,恰巧谢谷指导员这时也来了,经商量,谢指导员先后向刘政委汇报发生的敌情,叶中队长即率领化成国民党县政警第四中队的那个班奔往南门,到达南门口时,天已黑朦朦了,往桥冲渡口方向望去,在不远处,可见到一列敌兵向这边走来,看样子,前来的敌人,还不知博美镇内有我军,真是一个极好的伏击歼敌机会。按地形分析,对我军也很有利,南门外是一条小石板路,两边是稻田,不远处有一拐弯,通向桥冲渡口,而南门内是街道,两边是民房,不远处也是一个拐角,通向圩内大街,南门成为一个关口,守在门内的人,在门外是看不见的,加上天已黑了,更便于我军隐蔽擒敌。叶中队长根据敌情和地形,马上做出决定:“派六个战士隐蔽在南门外路边,一旦门内枪响,即向小石板路上的敌人开火,负责掩护。叶中队长自己带领六名战士守在南门内擒敌。”决定和部署后,叶中队长先发制人,用白话向敌人问话。“什么部队?哪里来的?”敌人忙答:“是联队第七中队,从碣石来的。”实际上,驻博美的伪县政警第四中队得悉我军进攻博美的消息后,打电话向县城求救,伪县长即派驻碣石的联防队第七中队来支援,没想到已姗姗来迟了。接着,叶中队长又问敌人为何这么晚才来?敌人回答说是在路上耽搁了,叶中队长便顺势说:“天黑看不清,为提防共军,叫你们的中队长先来。”而敌中队长在后边,一下子赶不到前边,前边的敌人一边向后传话一边往南门口走来,这时,叶中队长便问敌人说:“为了防止意外,要一个一个进来。”这些愚蠢的敌人果真很听话,一个跟着一个,中间相距几步远,慢悠悠地走向南门口。

真凑巧,当博美南门口内不远处有一户人家的门口,挂着一盏燃油灯,把街道照得忽明忽暗;敌人没有丝毫思想警觉,也没有注意南门内有什么人,其实,我军战士已在南门内等着擒敌,第一个敌人进来时,刚跨进门内,叶中队长就将他肩上的长枪夺过来,旁边两位同志把他一抓,这个敌人连哼一声都来不及,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我军战士推搡在街旁坐下,呆滞地望着我军战士。我军战士叫他不要出声,若出声就打死他。这个敌人就在两位战士看守下,乖乖地坐在街边地上。照这个办法,我军共生擒三个敌人。第四个进来的敌人是伪联防队第七中队长李祺。这个中队长,嘴巴还很硬,一边走一边骂街,手里拿着一把长长但不太亮的手电筒,他一进门,叶中队长就把他挂在屁股上的驳壳枪卸下来,李祺连忙问:“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叶中队长说:“是四中的啊。”接着,叶中队长叫他蹲下,他不肯蹲,一边挣扎一边骂娘,看看叶中队长等穿的挂的又是陆丰县政警四中队的军装徽章符号,还以为真的是陆丰县政警四中队的。之后,叶中队长便向他摊了牌,低下头,用手指着戴在头上的五角星列宁帽给他看,顿时,李祺傻了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被吓得浑身发抖,汗流浃背,满脸紫青,两脚一软,瘫坐在屋角地上,不敢动弹,当了我们的俘虏。

继伪联防队第七中队长李祺被生擒之后,我军仍继续擒敌;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当第十二个敌人进南门时,情况突然起了变化,第十二进来的敌人是一名带班的班长,是一个老油条,他一手提着一个闹钟,一手紧抓枪皮带,一进门,叶中队长照样用右手要卸下他的枪,但他的右手却紧紧抓住枪皮带,把长枪背着,怎么扯也卸不下来,由于这个老兵死死不松手,叶中队长意识到若双方再争夺下去对我军不利,便端起步枪,朝敌老兵腹部扣板机,“砰”的一响,这个老兵应声倒地。南门外埋伏的战士,听到南门内枪声,就一齐向小石板路上的敌人开火,敌人遭突如其来的袭击,又不知我军有多少人,不敢应战,惊慌失措,连滚带爬,狼狈逃窜。

敌人被击溃后,我军押着敌联防队第七中队长李祺以下11名俘虏,撤出博美镇。

我军此次攻打博美镇,虽然伪县政警第四中队早先溜跑,没有受到我军攻击,但从碣石来援的伪联防第七中队,却被我军打得焦头烂额,溃不成军。中队长李祺等l1名敌人被我军生擒,敌班长当场被击毙,缴获长短枪12支。我军无一伤亡。博美之战,是给对陆丰国民党反动派的当头一棒,影响很大。

 

陆丰武工队战斗片断

彭彪

陆丰武工队的成立和工作的开展

六月廿一日晚,五云洞鹏岭村搭舞台演戏。这时,潮汕人民抗征队横江办事处陈权、蔡若明等领导同志大力支持陆丰武工队,派来了蔡达才大队和横江武工队共400多人来作政治影响,扩大革命声势。当时,彭彪和几位武工队员登上舞台,向广大群众宣传党的政策,说明我军必胜,蒋军必败的道理,并大量散了传单,宣传陆丰武工队成立。这时,广大群众见到了这么多游击队,见到了熟悉的人一夜间成为陆丰武工队员,个个拿起了枪,都非常高兴。当场就有很多青年报名参军。从此,陆丰武工队的声势在揭阳、陆丰、五华边区传开了,壮大了革命力量,扩大了影响。

陆丰武工队根据地设在赤窖,横江抗征队办事处陈权、蔡若明等同志很关怀陆丰武工队,还派来政工人员贝影、刘艳芳等同志来协助开展工作。一步一步的将各方面的工作开展起来,发动广大农民组织起来,参加革命斗争,首先,建立了赤窖了农会,选出农会主席彭练。其次,建立了赤窑民兵大队,组织了农民武装,选出了大队长彭豪。这两位同志在革命斗争中,表现很坚强,斗志很旺盛。同时,又发动群众开展了向地富征粮征枪的工作。

武工队不断地扩大,由初期的彭明德、刘土、刘作霖、彭文敏、刘作良、彭彪、彭礼钩等同志,不久就发展到40多人,并加强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经过一人时间的训练之后,队伍的政治、军事素质有一定的基础。七月下旬,由彭彪带领十多名短枪队员,取道下砂、螺溪到上护,与海陆丰人民自卫队东北大队取得了联系,向领导作了汇报,得到领导的指示和鼓舞。几天之后,领导派员和陆丰武工队一道,回到横江和潮汕抗征队取得联系。这样,东江、韩江两支人民武装力量联系了,为以后互相配合,互相支援共同战斗作好准备。

赤窖战斗

反动派是不甘心失败的。八月下旬,“上砂惨案”,“七二四”事件发生后,各地反动头子甚嚣尘上,互相勾结,图谋一举扑灭赤窖、横江一带的人民武装。九月十九日晚,横江抗征队办事处领导陈权同志来五云洞赤窖交换情况,经过共同分析,认为明天敌人可能分两路大举来犯,估计一路敌人由河婆(今揭西县城)出发直逼横江,一路敌人从河婆经五云进攻赤窖,再进横江。于是商定,陆丰武上队负责阻击进攻赤窖之敌,横江抗征队负责阻击进攻横江之敌、并随时互相支援、互相接应。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集结在河婆的国民党匪军和彭展南的反动联防队,分两路来犯。陆丰武工队和陆丰西北武工队在天未亮即进入阵地守在岭下凸的山头。天刚亮,敌军一个营加上彭展南的联防队共约400多人,从田心寨那边的大路来攻。在敌众我寡情况下,为了分散敌人兵力,减轻正面压力,我军当即派出一个战斗组,火速下山,越过田野,占领黄坭圹的山头牵制敌人。不久,敌人发起向我军攻击,我们正面开始阻击,枪声响了,派出去的战斗组在对面山也配合向敌军射击,这时,国民党敌军突然停止了进攻,重新部署兵力,分出一部分兵力向黄坭圹山头进攻。这样,果然减轻了正面压力,于是,我们的队伍,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抗击敌军,敌人不断地吹冲锋号,我队最后撤到赤窖硿的最高峰,居高临下,抗击匪军,敌人终于无法攻上高峰,只好绕道由下径进攻横江。正面的敌人虽然被我队阻击了,却没有预料到赤窖的反动头子彭甲、彭翠英等已组织了一帮反动武装,串通上砂反动联防队,当国民党敌军退后,这支反动武装便悄悄地向我队扑过来,我队受到这个突然的袭击,彭成否、蔡光两同志当场壮烈牺牲,彭成唐同志负重伤,彭练同志被捕后也壮烈牺牲。情况来得这么突然,我队只得边打边撤,退到良田。这样,五云洞又重陷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

这一仗的惨痛教训是对彭甲、彭翠英两个反动头子麻痹大意,在紧急关头未采取果断措施,地下党员彭子郭在赤窖教书时,已摸清彭甲、彭翠英的反动本质和赤窖的封建势力情况,陆丰武工队成立后,彭子郭曾经详细地将彭甲、彭翠英以及当地封建势力的情况向彭彪作了介绍,特别提醒要注意彭甲、彭翠英两个反动头子的动态。九月十九日,民兵大队长彭豪也向彭彪反映“近日来彭甲搞几支驳壳枪回家,并同一些不三不四、鬼鬼祟祟的人混在一起”,要求严防他们。当时彭彪正发高烧卧病在床,但也曾提出:“那就先下手为强,将这两个人先抓起来”。刚好这时陈权同志由横岗来研究敌情和战斗部署,接着,彭彪即连夜下山到岭下寨,布置明天的战斗,所以当天未果断地逮捕彭甲和彭翠英,这是一大失误。

 

夜袭河口田赋处破仓分粮

郑剑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底,陆丰东北大队从海丰九龙峒出发,经过几天的行军,挺进陆丰新区,从此,这支队伍,边战斗,边发展壮大,驰骋在陆丰沙场。

到陆丰新区初期,东北大队在激石溪、上护、新田、仙草径、黄塘、青塘一带活动,边熟悉情况,边寻找战机。

一天上午,部队驻扎在仙草径村,接到河口地下党送来的情报,称河口圩没有国民党驻军,只有几个人看守的田赋处粮仓,里面堆积了勒迫群众上缴的近百担稻谷,粮仓经常紧闭大门,如果我军进行袭击,带领群众破仓分粮,是极好时机,如能进行,群众一定拍手称快。

大队长彭克明得悉这个情况后,决定:①以第一中队为主力,铁流短枪队打突击,②发动仙草径一带群众随军行动,参加破仓分粮,每人准备一支扁担和二个空箩或布;③晚饭后出发,晚上12时前赶到河口圩,④破仓后把稻谷分给随军群众,天亮前回到仙草径。

按照大队领导的安排,晚饭后轻装上阵的战上和随军群众,在村前空地集合;随军群众有近百人,大部分是男青壮年,有小部分家里没有男人的中青年妇女参加此次行动,由于国民党反动派三征勒迫、地主剥削,这里的群众生活非常贫困,听到部队要夜袭河口口赋处,破仓分粮,非常高兴。

傍晚,部队和群众集中后,熟悉河口圩地形的战士在前面带路,铁流队和地雷手彭景材跟进打突击,主力第一中队走在中间,群众走在后面,第一中队一组战士担负后卫,从仙草径出发,经过几个小村,队伍行进非常顺利。早春的天气,确实很宜人,空中闪烁着点点的红星,地面天晴风静,无风无雨,近二百人的队伍,于深夜12时左右,来到了河口圩旁,担负打突击的铁流队,见粮仓周围静悄悄,粮仓大门紧闭;队长一声令下,地雷手彭景材眼明手快,把地雷安放在大门边,霎时间,“隆隆”一声巨响,震撼了整个河口圩,铁流队长带着几个战士跟着一跃而上,冲进粮仓,来不及穿外衣、只穿背心短裤的粮仓主任庄国贞还未反应过来,被我从被窝里揪了出来,举起双手,跪在地上,束手就擒。接着,战士在其床头搜出左轮手枪一支,子弹10多发。在粮仓看守的两个仓丁,也被我军活捉,经教育后释放。随军的群众,笑盈盈地很快往自备的谷箩、布袋里装满稻谷。

破仓分粮的目标已达到,部队和群众在粮仓门口集合后,按原来队形和路线回仙草径。天将拂晓,才到该村。战士们回到宿营地,很快进入梦乡,在睡梦中露出“破仓分粮胜利而归”的微笑。

此次夜袭国民党陆丰河口田赋处,破仓分粮,不仅群众受益,而且,特别在政治上、军事上具有一定的作用和意义,扩大了东北大队的影响,进一步激励群众参加解放战争。因为,从大革命失败后,在漫长岁月中,陆丰群众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压迫,官僚地主的剥夺,陷于饥寒交迫境地,现在有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带领群众夜袭河口圩的国民党田赋处,破仓分粮,活捉了粮仓主任庄国贞,真是一桩人民梦寐以求、人心大快的喜事。消息传开后,大大激发了广大群众参加解放战争的积极性。

 

粄仔岗遭遇战

郑剑

一九四八年秋,东北大队为了粉碎国民党陆丰县长赖舜纯配合宋子文的第二期清剿阴谋,准备吃掉驻河田(今陆河县城)的县政警第四中队。该中队的中队长赖超,指导员赖英,都是县长赖舜纯的亲人,若消灭这个中队,等于给赖舜纯当头一棒,打掉他的嚣张气焰。

当时,东北大队采取“引蛇出洞”的战术,派一个班到河田圩骚扰,引敌出圩外,另部署其他部队在嶂肚山地设伏,袭击出洞之敌。但是,时过两天,狡猾的敌人仍龟缩河田圩内,始终没有出来。

八月五日,东北大队第四中队在政委郑万生、中队长叶佐庭、指导员谢谷(谢国辉)率领下,从河口南溪对门仔村移驻粄仔岗东面的窑肚村。

翌日(八月六日)早晨,我军派四中第一排排长张威带一个班到粄仔岗收税,以解决部队给养。此时除巧驻河田的县政警第四中队从河田回陆城路过叛仔岗,因此就出现了一幕紧张精彩的“仔岗遭遇战”。

在敌人尖兵班来到粄仔岗附近的米埕岗时,我收税的同志仍未发觉,直至敌人来到粄仔岗山后,正在公路上的战士叶山、徐宏才发现了敌人。我军发觉敌人后,收税的同志便迅速抢占有利地形,进行英勇猛烈的阻击。同时,在山上放嘹望哨的同志也发现了敌人,马上向驻在窑肚村的部队发出敌情讯号,大队和中队领导立即派出第二排排长李昭烈率一个班占领了高地,中队长叶佐庭指导员谢谷则带其余部队绕过山坳,向敌人发起冲锋。大队政委郑万生则带领大队部人员及周围群众登山助战,敌人听见我军“的!的!达!达!”,的冲锋号,又看见满山的游击队,魂飞胆丧,乱了阵脚,被动挨打。

这时,恰遇我军铁鹰队也从上护来粄仔岗收税,到达阵地附近,听到密集的枪声,不等命令,迅速参加了战斗。敌人遭到我军三路夹击,被我军打得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结果,我军共俘获敌中队指导员赖英、县府社会科长刘达道以下近10人,缴获长短枪7支,我军战士吴娘铨在追击敌人时壮烈牺牲。被我军俘获的近10名敌人的军装(包括军衣、军帽、帽徽、臂章),全部被卸下来,换上便衣,加上在上护被我军俘获的敌人卸下的军装,共有约20套国民党县政警第四中队的军装。这些军装,为以后我军对敌斗争中,用作化装品。如东北大队第四中队攻打陆丰重镇博美时,就是穿上这些军装,化装成国民党县政警第四中队人员,在大白天大摇大摆地进入镇内袭击敌人的。


分享到:

QR:小记东北大队战斗篇章(二)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