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小记东北大队战斗篇章(三)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31:48 阅读:2,912字体: | |

佯攻县城  逼敌回防

郑剑

一九四八年冬,陆丰县国民党反动派作垂死挣扎,疯狂扫荡陆丰中部山区革命根据地。东北大队在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陆丰特派员郑达忠同志和大队长叶左恕同志、政委郑万生同志领导下,与敌人针锋相对,为粉碎敌人扫荡阴谋,集中了东北大队主力一中、阴中和铁流武工队,夜袭陆丰国民党反动派老巢一陆丰县城。

一天晚上,东北大队第一队、第四队、铁流队,在陆丰葫芦仔村集结后,由特派员郑达忠同志亲自率领、指挥,直捣陆丰县城。当晚,因寒冬腊月,大地寒气逼人,天空又没有月亮,只有闪闪星星,摸黑行军,速度稍慢,至凌晨,才到达陆城旧圩近郊的河图岭山旁。接着,按既定计划,直捣陆城旧圩。选定兵力较弱的旧圩公园县党部炮楼的敌据点为袭击目标,由铁流武工队打突击,第一中队警戒迎仙桥头和迎仙街,第四中队警戒旧圩城囱庙、东门戏台至公园一带。当我军的铁流武工队按原定部署靠近敌据点欲炸毁敌炮楼时,被敌哨兵发觉,铁流队战士即把哨兵击毙。同时,又在敌据点附近吹起冲锋号,虚张声势,使敌人不明我军虚实,心惊胆颤,龟缩于兵营,不敢出动应战。我军虽未炸毁敌炮楼,但击毙了敌人哨兵,完成了袭扰敌人的任务。从容撤离陆城,回到陆城十多华里的清树洞。次日,又分兵继续投入新的战斗。

此次袭扰行动,使得陆城敌人京恐万状,逼使其迅速撤回扫荡中部革命根据地的敌军,粉碎了国民党进攻阴谋,振奋了陆丰人民的斗志。

 

藏兴街28号——在敌人心脏里的交通站

郑剑

藏兴街28号位于陆丰县新城圩藏兴街的中间,藏兴街两头有门楼,进入藏兴街要途经门楼,这条街没有商铺,在这里居住的都是平民老百姓,藏兴街28号,就是其中一个平民百姓的家庭,它成为党和部队的交通站。

这廖房屋并不大,仅有70多平方米面积,屋内光线不足,常年处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这里住着王姓一家,主妇郑淑美、女儿王碧娟,都是我党和部队的交通秘密联络员。

一九四七年十月,东北大队成立后,驰骋在陆丰螺河两岸的山野及平原,中共海陆丰县委为了加强交通联络工作,在陆丰县城内密设交通联络站,陆城藏兴街28号,就是其中一个重要交通站,是陆城地下党与部队联络点,东北大队大队长叶左恕,在陆城搞地下党工作斗争时,经常把藏兴街28号作为交通联络、活动的据点,经常在此处与中共东南区委书记鄞庆云碰头,商量工作,存放文件、宣传品和武器弹药,及交换情报等。

藏兴街28号交通站的人员不多,原中共陆丰东南区委书记是这里的主要负责人,他于一九四七年秋调去海丰游击区后,这里的交通联络工作重担便落在郑淑美、王碧娟身上,郑淑美是家庭主妇,王碧娟以学生身份作掩护,母女两人在工作上看起来很平凡,但却非常奇特,她们在大量而平凡的传递各类信件、宣传品、武器、情报和文件,接送一批批参队人员到部队的交通联络点工作中,创造出许多难以置信的奇迹。

有一次,交通员王碧娟手挽提篮,里面藏着短枪和弹药,与另一交通站的余叶同志一起,从藏兴街28号出发,准备把枪弹送往部队,行至新圩迎仙桥头,遇到匪军在桥头戒严,检查行人,在进退两难的危急时刻,机警、镇定、勇敢的王碧娟,与余叶打个眼色,便一前一后转入杂货站,装成买东西的样子,待至匪军撤走后,他们才大摇大摆地走过迎仙桥,把枪、弹送到陆城城郊,由另一交通站的同志送去部队。

当时,敌占区地下党为了密切配合东北大队开展武装斗争,发展大好局面,早日消灭国民党反动派,不断输送人员参加部队,由于藏兴街28号是位于陆城国统区,处在陆丰县的中心地带,所以,成为参队人员必经之地和立足点,郑淑美、王碧娟母女,便承担了输送参队人员的艰巨任务。参队人员一批批地来到藏兴街28号,淑美、碧娟负责安排食宿,之后又把他们送到部队,这种风险大,是随时都有被杀头的可能。淑美、碧娟却愉快承受,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有一次,陆丰东南区碣石镇地下党介绍一批参队人员来到陆城藏兴街28号,因这批参人员人数多些,差不多半个班,但是,淑美、碧娟母女照样妥善安排食宿和输送他们到部队。这批新参队人员刚好来到我当时所在的烽火队,我问他们途中的情况,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东海鬃霸街老大妈小娟周密接待安排才顺利来到部队的。”我说:“鬃髫街叫藏兴街,老大妈和小娟是藏兴街28号交通站交通员郑淑美和王碧娟母女。”他们惊奇地问我:“你怎么这样熟悉呢?” 我说:“我和陈锋来到部队,也是从藏兴街28号出发的,由王健同志亲自从该处送到可塘上踏林城负责的交通站,再由卓杰英、陈宏两位短枪队员护送我和陈锋与同行的刘志远政委一起,路过布格岭、大安峒塘尾华姐(彭湃烈士弟妇杨华)负责的交通站,最后才来到烽火队的,我们走的这条路,确实堪称“地下通道、秘密走廊”,而藏兴街28号,实际上是交通站兼“兵站”。

藏兴街28号交通员郑淑美、王碧娟,在递送文件、情报、宣传品的工作中,除了有坚定、勇敢的革命精神之外,还具备了一套机智灵活的工作方法。淑美大妈经常以倒馊水喂猪为名,深入附近敌人兵营,边倒馊水,边与敌军士兵聊天,在与敌军周旋中,获取敌军不少情报,向领导同志反映。她们母女有一个名叫沈庭的亲戚住在距陆城约10多华里的石头山村,沈庭也是东北大队安排在石头山村交通站站长,郑淑美、王碧娟母女经常以探亲为名把信件、文件、宣传品、情报资料等藏在身上或竹篮里,母女两一前一后,从重兵把守的陆城,神出鬼没地直送到石头山村交通站,由沈庭站长转到东北大队。如果当天赶不及回城,便住在沈庭家,因他们之间是亲戚,村里群众无法知其内情。敌人也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这些情况,直至一九四九年八月陆丰县城解放后,她们的工作才逐渐为人们知晓。藏兴街28号和郑淑美、王碧娟至此,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


文章分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QR:小记东北大队战斗篇章(三)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