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回忆胞弟–陈继明烈士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19:00 阅读:2,325字体: | |

陈炳奎

胞弟继明为革命牺牲已经五十多年了。他短暂的一生有许许多多动人的真实故事萦回在我脑际,至今仍历历在目。现特将其难忘的几件往事忆述如下,藉以抒发我深切的怀念之情。

幼小心灵种下革命种子

明弟小名炳国,一九二七年出生于陆丰城东镇上陈村,年幼时因皮肤白嫩,村里人管叫他“白国”。明弟秉性恬静却抱有远大的理想。他好奇心极强,喜欢听大人讲故事,尤其是喜欢听老一辈讲述大革命时期打土豪、分田地、免租、免债的革命故事。有时听得津津有昧,全神贯注,连吃饭也忘记了。

明弟满九岁才进家乡小学念书,当时的老师系前清的老秀才杨育泉先生。老先生治校严谨,教学认真,学校的学习气氛很好,学生学习进步很快,明弟才读到二、三年级便已学会了写文章。由于他的文章写得较为通畅流利,很受老师的赞赏。明弟生性聪敏,勤奋好学,喜欢质疑,并且能认真分析事物,对同学又能助人为乐,经常帮助同学解决一些有关学习和生活上的难题,所以,同学们都喜欢他,亲近他。陈豪是他要好的同学之一,也是以后的革命战友。十多年前,我在和陈豪同志的一次叙旧谈心中,他向我谈起明弟在家乡读书时的一段小故事:“继明在一次作文中曾发出:‘富有万顷之田,贫者为什么无立锥之地’的感叹。作文放在杨老师的办公桌上。刚好这一天,家乡的豪绅陈惕三过来查询学校的情况,无意中翻到这篇作文,很是气愤,立即提出质问:‘杨先生,你教出来的学生思想为何这样荒唐?’弄得杨老师很是尴尬。”

团结同学,树立威信

明弟为人谦虚朴实,聪明能干,先人后己,处处先为别人着想。学习上,同学们每碰到疑难问题向他请教,他总是孜孜小倦,认真地、毫不厌烦地帮助他们,务使把问题弄懂;经济上,每发现某位同学遇到困难,他总是自己省吃俭用,全力支持,或者发动大家集资来帮他一把。所以,他在同学群中具有很高的威望,同学们都把他看作是自己的亲哥哥。同学们有事也愿意主动和他商量。胞弟想做什么事,自是一呼百应。

记得在一个炎热的夏天,烈日当空,热浪滚滚。恰好这一天是星期天,学校例假。父亲利用这个机会安排胞弟前往村北去给一亩多地的蕃薯园松土除草。如一个人给一亩多地的蕃薯园松土除草,至少要一天才能完成。可是胞弟仅用一个多钟头就完成了任务,并回到村边的榕树底下乘凉。不巧这时父亲扛着锄头巡田水路过这里,一见胞弟躺在树阴底下乘凉,气得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大懒汉,叫你刨薯草,你竟躲到这里来吹风……”明弟听后满脸堆笑地向他解释:“你安排的工作——刨薯草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信,你可以前去看看。”父亲听后将信将疑,后来才听人家说,继明带了七八位同学前去帮忙。

胸怀大志,力争升学深造

我家虽出生在一个比较优裕的农民家庭,胞弟在我们六兄弟中排行第四。大哥、二哥已先后结婚生男育女,一个十余丁口的人家全靠父兄长年累月辛苦劳作,勤俭持家。不大富裕的家境各个方面都要精打细算。当时,明弟很渴望赴县城升学,但升学免不了要增加家庭的负担,何况前几年已让我进城读书了,家里实在不可能有再多一个人进城读书。

但是,明弟胸怀大志,决心升学深造。为实现升学愿望,胞弟曾在一篇《我今后的求学问题》作文中,写得十分恳切,委婉动人,深深地感动了当时在我村执教的邹海山(地下党员,解放初期的陆丰县公安局长、副县长)老师以及亲朋好戚。由于胞弟学习成绩优良,我的堂兄陈水源曾对我母亲说:“五婶:继明聪明过人,这样的儿子不培养,要培养谁?”我的亲人娘厅伯父一贯重视人才的培养。他看到胞弟的成绩优异,也曾口头表态:“只要继明能考上中学,入学的事由我负责……”由于胞弟小学尚未毕业,是提前参考的,究竟能否被录取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九四三年农历正月十五日下午,龙山中学潘思其老师前来我村看花灯、闹元宵,被我们邀请到家来吃晚餐。席间,潘老师说继明考试发挥很好,名列前茅。娘厅伯父听后,对父亲说:“这样的子弟怎能不培养?你就是省吃俭用也要支持他升学!”在众人异口同声的支持下,父亲只好点头应允。胞弟继续升学深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思想进步,参加组织

明弟考进龙山中学就读后,除了认真读书、扩大知识面外,更重要的是走进社会,广交朋友,接触进步青年。在当时潜伏在陆丰开展地下革命活动工作的领导江水、陈伯强、邹海山以及许多进步青年的影响和教育下,思想倾向进步。他如饥似渴地阅读诸如《实践论》、《大众哲学》、《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等进步书籍,深刻地认识到要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解放处于水深火热的劳苦大众,只有依靠中国共产党,只有跟着共产党闹革命。

一九四二年自农历八月起一直到四三年的四、五月间,粤东大地遭受连续八个多月的旱灾。烈日炎炎,蝗害严重,农民颗粒无收,酿成了历史上罕见的癸未大饥荒。到处盗贼蜂起,饿殍遍地,杀孩子充饥之事时有所闻。而大地主、殷商富户囤积居奇,官僚政客则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投机倒把,中饱私囊。搞得社会乌烟瘴气,惨象横生。明弟目睹惨况,义愤填膺。他以“挥泪话旱灾”为题,用其犀利的笔锋揭发、控诉了国民党反动派官场的腐败和官僚们只顾自己发财,不管人民死活的滔天罪行。

经过长时期的考察,组织上认为明弟对党有了深刻的认识,思想日趋成熟,已具备了共产党员的基本条件,一九四四年春,由江水同志作介绍人,明弟光荣地参加了党的组织,成为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在中共陆丰党的领导下,四五年二月间,在我的家乡成立了由继明任党支部书记的支部(上陈支部),并着手发展组织,培养、吸收党员,紧密地配合东江纵队开发如火如荼的地下党活动。

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

一九四四年底,日寇再度陷境,时局动荡。国民党反动政府龟缩到河田山区。日本鬼子不时出动军队对我沿海一带村庄烧杀枪劫,奸淫掳掠。土豪劣绅与汉奸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欺压百姓。日寇肆虐,匪盗横行,人心惶惶。人民群众流离失所,生活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伪乡长、汉奸黄太和出卖国家,鱼肉人民,是罪魁祸首。继明根据当时形势,认为必须压一压这个卖国贼的气焰。于是布置陈豪同志(中共地下党员)上市买回一担银纸(迷信品),并在银纸上书写揭发黄太和罪行的材料,然后利用晚上更深人静之时,叫支部人员和进步群众分别到城南的十几个自然村去散发。第二天,黄太和获知此事后暴跳如雷,又惊慌失措,使其作恶行为有所收敛。

胸怀坦荡,谦虚务实

明弟在龙山中学读书期间,是一个勤奋好学,品学兼优,又有组织能力,深受同学们的爱戴,因而被推选为班长。四三年,他参加全校的论文比赛,文题是“怎样实现三民主义。”论文评选结果,名列第二。当时的郑一梦先生(东海镇二中心小学的校长兼龙山中学的语文教师)对他十分赏识。四六年,明弟初中毕业后与同学卢时杰(也是中共地组同志),一起被郑先生聘请到二中心小学任教,两人都担任高年级语文课兼班主任。学校放暑假,又被派往师资训练班学习。学习期间,在训练班举行的论文比赛中,明弟又名列第一,因此名声四扬。可是,接踵而来的褒扬并没有使明弟醉倒,恰恰相反,他胸怀坦荡,谦虚谨慎,始终坚持默默无闻,脚踏实地地干好工作。例如,他一边干地下党的秘密工作,一边认真教好课,带好班。他跟学生们的关系十分融洽,像兄弟一样。他组织学生出版墙报,经常给学生讲革命故事,带领学生开展各种有益的活动(如演小歌剧、话剧等),把自己负责的班搞得朝气蓬勃,生动活泼。

迨后,我每跟郑先生谈心,他总要称赞继明有才华。他说:“东海目前一些文学过得去的老师如邹海山、王梦龙等,他们写的文章都不如继明。又说:“当时在学的青年所写的文章,只有继明的文章篇篇出色,不用修改。”与继明相处过的青年如林群、陈美权、陈治平等都认为继明不但文章锦绣,而且胸怀坦荡,谦虚务实,很值得大家尊重。

一心为革命,无私奉献

继明参党后,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在家乡农村积极工作,深入发动群众,发展组织,开展对敌斗争;他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坚持做到服从大局,无私奉献。例如:①有一位同志接到紧急通知,要调到游击区参加武装斗争。因为时间紧迫,一时来不及回家收拾行李。明弟便将仅有的刚做的两套新内衣毫不犹豫地送给这位同志。后来,母亲查问,他瞒骗母亲,说是洗后晾在朋友的晒台上给人偷了。②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按照国共谈判的协议,东纵总队要北撤,但须留下以庄岐洲为队长的第六支队在海陆丰坚持武装斗争。因当时的环境十分恶劣,给养极端困难。处此紧急关头,明弟设法在家里搞到粮食后,通知鲤鱼潭的甘达民同志(地下党员、解放初期的三水县法院院长)挑给支队应急。③一九四七年春,经由地组安排,明弟就读于河婆中学。四七年暑假回家后,接到通知,要与郑剑同志一起前往游击区参加武装斗争。出发时,他骗父母亲说要转学到海丰读高中,因英语、数学两科比较差,须先到河中补课。明弟到游击区后,由我负责逐月向父亲支取款项,按明弟留给的地址汇去。名是支付明弟的读书费用,实则是支持游击区的活动经费,款项按月汇出,直至明弟牺牲。

处理问题,谨慎机智

明弟跟郑剑等奉命抵达游击区总部后,便积极投入到海陆丰的解放战争。一天,交通员许水清同志(地组同志、东海神冲村人)、奉命前往总部领取宣传品带回地组,以扩大宣传,发动群众,打击敌人。王健同志(中共党员,解放初期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陆丰县委组织部长)便把一大叠宣传资料交给许领回。许一看觉得十分为难,认为目前形势紧张,路上遇到敌人搜查会出问题的。王健听后,大声斥责:“你干什么革命?干革命就要不怕死。你如此胆小就不可干革命!”许听后很不服气。两人就争吵起来。明弟闻知就过来劝阻。然后对许说:“水清同志,你提出的问题值得研究,为了保证宣传品顺利送达,不想个办法不行。”说着,便回去取了一个手提袋和一些茶叶,帮助水清把宣传品装进袋里,再用茶叶垫在袋的四周,同时叫水清把身份证带上,碰到敌人搜查,要随机应变,沉着应付。水清同志见如此伪装,很是满意,胆子也就大了,果然胜利完成任务。

事后,明弟又和颜悦色地批评了王健。他说:“水清同志是农民出身,头脑比较简单,若不帮他想个办法,如果在路上出了事,这种无谓的牺牲将会给革命事业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噩耗传来,悲痛不已

一九四八年初,外面风声很紧,反动势力在作垂死挣扎,经常有革命同志被捕、牺牲的传闻。同年秋,忽从海丰方面传来继明和另一位姓陈的同志在海丰被捕和牺牲的消息,我听后无限悲痛。但是,传闻归传闻,尚必须作进一步的证实。

一个晚上,我向中共陆丰县一区中心区委书记鄞庆云同志汇报完工作后,我忍不住心中的猜疑,便问鄞庆云同志:“外面在传闻继明已被捕牺牲,是否有这回事?”鄞起初尚婉转掩盖,说这是谣言。我说:“干革命是免不了要牺牲的,继明如果真的牺牲了,反正我是要知道的。”经再三追问,鄞同志沉思良久后,才慢慢地告诉我。他首先介绍继明自参加革命以来,工作十分认真,在艰苦险恶的环境中,不辞劳苦,坚持对敌斗争,经常活动于陆城附近的村庄以及博美的大片地区,对革命,对党的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四八年三月间,为配合全国革命大发展的大好形势,继明服从海陆丰中心县委的安排,被派到海丰县最前线的一区任中心区委兼民运队长。他和跟他一起工作的陈东同志住在九陇村的一位地组同志的家里。八月的一个晚上,因工作过于紧张,通宵未眠,精神过度疲劳,拂晓前回来后,他们在地组同志家里一倒便在床上直到中午酣睡未醒,被该村的伪保长闻风告密,致不幸被捕,现场被搜出短枪和机密文件等,已无法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被捕后历经多次严刑拷打。据说敌人用烙铁戳穿他们的手掌心,他们仍坚贞不屈。在被押赴刑场就义时,一路上还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其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行人见之,无不垂沮。

鄞庆云同志边叙述边擦眼泪。我也心如刀绞泣不成声……

怀念先烈,化悲痛为力量

继明牺牲后,东江地区及海陆丰中心县委分别召开追悼会,追认继明为优秀党员,模范干部。号召全东江地区的全体共产党员、革命同志,要学习烈士的革命精神,化悲痛为力量,夺取人民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

继明的挚友卢时杰写信安慰我:“奎兄,继明是你的好弟弟,也是我挚爱的哥哥。继明为革命为党的事业牺牲了,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前进,将革命进行到底……”

继明在龙山中学读书时最为尊敬的老师一一郑一梦先生获悉继明牺牲后,很是悲痛,很是惋惜。他说:“继明才华出众,本可以干一番事业的,如今却牺牲了,真是不幸!真是可惜!”

郑先生还为继明写了六首悼念诗词,其中的一首是:

一枝妙笔走龙蛇,倚马千言尽足夸。

生就才华天应妒,忍教风雨折黄花。

时光无情地流逝,明弟牺牲已五十多年了。但他的为人,他的工作精神,他的音容笑貌,却不时萦回在我的脑际。明弟的生命是短暂的——他牺牲时才二十一岁,但他的革命精神却是永垂不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


分享到:

QR:回忆胞弟–陈继明烈士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