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革命古屋“去来庐”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18:30 阅读:1,971字体: | |

邱月钦

陆丰市大安镇旱田管区艳墩村是属革命老区,在那里有座上三下三共8间约200平方米的灰砂结构的瓦屋,命名为“去来庐”。又因其历史特殊,人们尊称它为革命古屋“去来庐”。

去来庐,座西向东,矗立在螺河岸上不足一公里的树林里,河的对岸的西南、马路、深坑革命的老区,唇河相连,鞭炮连声之地。去来庐的屋内墙瓦、桁桷虽然是年久失修,但是,“去来庐”不像名家之作的三个大字,依然在远远夺目相望,特别是大门框上左右两边悬挂着两块红色的金字四方牌子,中间铭刻着“光荣烈属”四个大字,下端标着“广东省人民政府”,更加闪闪发亮。

去来庐,是一座近百年的古屋,这座古屋的主人原是两位革命烈士父子姜文生、姜英毅生前于1912年建造的,距今有90多年历史了。革命烈士姜文生(姜英毅父亲),原是南洋马来西亚马六甲侨商,早年在孙中山先生“抗战救国”的思想、行动感召下,他为了革命需要找寻家乡革命“落脚点”,毅然从南洋带回物资建造这座房屋。“去来庐”三个大字是革命烈士姜英毅(姜文生长子)写的。英毅生前17岁已参加了革命,44岁在南洋马来西亚马六甲战争中壮烈牺牲。建屋那时,他自己命名自己动笔,把“去来庐”三个大字写在大门上,在这三个大字左右的空间,既不雕龙也不画凤,而是绘画着两幅天蓝色底下,日月花草。它象征着未来的和平幸福的景象。

“去来”两字意义深远。“归去来兮”。有去有来。去了可来。更意味着革命斗争,低潮了、失败了,经过斗争,会高潮,会胜利。主人以“先天下之忧之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伟大抱负,告诫人们要觉醒起来,要革命,要斗争,胜利一定会到来的。未来将会祖国太平,人民安居乐业的……

从此之后,去来庐就成了地下革命组织的联络点。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的一天,姜文生老人,为中共地下党执行任务时,路经螺河对面的深坑村口时,被当地反动地主武装抓获,转送白区府陆城被杀害。国民党还声言,要杀绝他全家。事后,可恶的国民党还派人将去来庐放火烧光,只残存下墙壁和大门楼,未被铲光。家里的亲人全部逃外求乞,将近三年。家人回来只能眼望着去来庐寄人离下,搭草棚过活。

解放后,社会太平了,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审核批准,姜文生、姜英毅父子俩为革命烈士。“去来庐”也由人民政府拨款按原样修复起来,“光荣烈属”两块金字四方牌子,从那时开始,一直大门上悬挂至今。每年的春节,人民政府还派员前往慰问,并在大门两边贴上“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的红联,真是别致极了。

50多年来,“去来庐”一直深受着人民政府的关心和人民群众的热爱、瞻仰、纪念。革命烈士的后裔们,也一直“饮水不忘掘井人”,同之纪念。特别还安排几户后裔住下,日夜守护着。

预祝“去来庐”永放光茫。


分享到:

QR:革命古屋“去来庐”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