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一次特殊的追悼会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16:28 阅读:5,107字体: | |

凌弘、周国荣

今天是清明节,使我们想起二十多年的一件难忘的往事。

1976年1月8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当收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的消息时,我们心中都非常悲痛。

当时,我们正下乡在陆丰县炎龙公社(今城东镇)水境队做路线教育的工作队。次日,看见报纸上刊登的“周恩来总理逝世的讣告”之后,当天晚上就召开了大队党支委和大队干部、生产队长会议,沉重地宣读了“讣告”,这时,会场上一片肃静,当念到“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周恩来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76年1月8日与世长辞”时,到会的人都泪水直流,泪滴衣襟,一片悲寂,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寄托着哀思。

后来,接到中共陆丰县委办公室电话通知:县委决定于1976年1月15日在县城人民广场召开“周恩来总理追悼大会”。当时,我们工作队和大队党支部决定派工作队、大队党支部、生产队干部代表100人参加县委召开的追悼大会。

然而,14日中午,忽然接到县委办公室电话通知:为不影响抓革命促生产,根据上级指示,决定取消原定15日在县城人民广场举行的“周恩来总理追悼大会”。此刻,我们感到突然,觉得不可理解(在打倒“四人帮”之后,才知道这是“四人帮”为了贬低周总理而搞的鬼)。当时,我们工作队的几个人,心情非常沉痛,认为广大干部和群众对周总理怀有深厚的阶级感情,万分拥戴,开追悼会,可以化悲痛为力量,更加鼓足干劲抓革命促生产,决不会影响革命和生产。于是,我们与大队党支部共同商议,上面不开我们开,决定15日晚上召开水墘队“周恩来总理追悼会”。

接着,我们就进行紧张的筹备工作。由周国荣同志负责筹备布置会场,购买了周总理的标准遗像,书写了追悼会横幅、挽联,并用榕树枝叶制作了工作队、大队党支部、大队部敬献给周总理的三个大花圈。

15日晚8时正,水墘队“周恩来总理追悼会”开始。到会的有全体工作队员、水墘队全体党员、大队和生产队的全体干部,每个生产队还有10名贫下中农代表,共计500多人。每人都臂挂黑纱,庄严肃穆地站队排列好。

追悼会由工作队的周国荣同志主持;

向周总理默哀之后,由大队党支部书记陈镇桃致悼词;

接着,由工作队的凌弘同志作周总理生平事迹介绍;

大队长陈添爱代表水域队的干部和群众,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把革命和生产抓紧抓好抓落实,决心以实际行动悼念敬爱的周总理。

会后,水境个有30个生产队,6000人口的农业大队的广大干部和群众,说到做到,齐心协力,团结奋斗,把关系全队生产的围堤防潮工程约30万土方和排洪闸水利工程8000石方的任务,如期完成,并进行平整土地,改造成田,扩大了耕地约1000亩,其他各项任务也较好地完成,并夺得当年早造大丰收,充分证明了水乾队召开的这次追悼会,确实起到化悲痛为力量,鼓干劲的作用;并以事实驳斥了“四人帮”关于“开追悼会会影响革命和生产”的谬论。

这个距北京远隔千里的,由农村大队召开的对中央领导人的追悼会,且又是敢于顶着“四人帮”的逆风而召开的,确实称得上是一次特殊的追悼会。

开国总理周恩来,之所以得到人民的拥戴,是同他那关心人民、关心干部的道德风范分不开的;是与他那与日月同辉的无私、无我的人格品质分不开的;也是与他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崇高精神分不开的。

从参加这次追悼会的干部、群众的沉痛心情和化悲痛为力量的成果,都证明了农民群众对周总理的崇敬感情是何等之深啊!


分享到:

QR:一次特殊的追悼会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