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辑

血洒古堤寮① (甲子古战场)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5:15:56 阅读:1,703字体: | |

李绪本

宋景炎元年(赵罡年号,即公元1276年),冬十二月,南宋幼主赵罡及朝臣南逃来甲子,驻军于甲子待渡山下。第二年正月,宋帝在陆秀夫、张世杰等护送下乘船出海西行去崖门。甲子渔民领袖郑复组织义军五百多人勤王作先锋,驾船护送宋帝西行。在此前后,广东各地官民纷纷组织义军,或往崖门勤王投奔宋帝,或在家乡留守,保乡卫民。如潮州张达组织义军勤王,辗转去崖门。又有新会入伍隆起,于1278年6月,当宋帝至崖门后不久,即率领义军八千多人,运送粮食七千多石至崖门勤王扶宋。

这时有潮阳人叫陈梦龙的,(潮阳心江人,今称田心)曾在宋朝做官,因朝中投降派当权,窃居要职,陈不愿与之共事,于是辞官回乡,伺机而动。他在乡中组织勇豪杰三百多人,习武操练,以便保乡报国。他听说文天祥从江西带兵入粤,即带领乡勇义兵到潮阳,等待投奔文天祥部队。

此前,文天祥从元都逃脱之后,辗转逃亡至福建。为抗元扶宋,他不久去江西,发檄号召各地官民义军,报国勤王。队伍组成后,正要入粤,曾在江西受阻击,后会师人粤到潮阳一带。文天祥部队在粤东各地抗击元军,疲于奔命。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四月,宋帝在硇州病逝,众臣下立卫王赵罡为帝,以为左丞相,改元为祥兴元年,陡居崖山建行宫。这时元将张弘范(原宋朝叛将)、李恒等带元兵水师进攻崖山行宫,后听说文天祥组军南下,即带兵东进,阻击文天祥部队。

文天祥部队在潮阳会合了陈梦龙义军后,曾受宋朝叛将原潮阳都统陈懿击败,退入海丰石帆(今陆丰甲子、南塘一带)、龙溪。(今属惠来鳌江、隆江一带)部队带入大陂(今陆丰市甲西)过大陂桥后把桥断毁。这时形势十分紧张,元兵在粤东一带活动十猖獗,于是文天祥一方面派陈梦龙按兵驻扎碣石,以牵制陈懿;一方面在河西集结休整。几天后,又恐陈懿西进与元兵会合,即带队伍到海丰五坡岭布防。是时为祥兴元年十二月,天寒地冻,北风刺骨,草木凋零,树梢在寒风吹拂下发颤抖动。文天祥命令部队分头做饭。饭刚好,将士此时饥寒交迫,恨不得吃饱御寒。忽然西南马嘶人吼。不意张弘范率元兵来犯。文天祥一声令下,全军战士放下饭碗,登上山坡高处,摆开阵势,横刀待敌。谁料东北面山坳,人声吼叫,又冲出几路兵马,原来是叛军陈懿也引元兵淹至,两路夹攻,势不可挡,以致招架不住,很多宋兵惨遭杀害。文天祥部下大将刘子俊,邹讽等虽经力战,仍寡不敌众,终于为国捐躯。天祥于是舍骑徒步,力登高山,但难攀登,于是想取出“脑子”吞下,企图自杀成仁,但已来不及,终被元兵所执,解至海上,囚系舟中。陈梦龙在碣石听候战令。其时是祥兴二年(公元1279年)正月初六日,据探哨来报,知道文天祥已在五坡岭被张弘范所执,囚系舟中;刘子俊、邹讽等战死,全军覆没。梦龙内一心无比悲痛。但元军对文天祥下落严加封锁消息。却派部分元军乘船向东往碣石方面而去。梦龙估计元军可能从海上乘船把文天祥解上北方,准备在沿途伺机劫夺文天祥。于是,他吩咐儿子陈天麟先到碣石港口调集渔船,准备行动。然后他亲自伏兵于碣石港口,伺机袭击。深夜,元军敌船驶入碣石港。天麟指挥渔船,佯装出海捕鱼,靠近敌船。但港口狭窄,不能周旋,且被敌船上的水兵放箭射击受阻,不少战士中箭受伤。可是狡猾的元兵,却把文天祥从海上解往崖门,企图迫使文天祥向宋朝官兵喊话,敦促他们投降元兵。

但陈梦龙却蒙在鼓里,不知真相,仍紧跟敌船踪影,从陆路赶赴甲子港。原来这些从五坡岭退下,现从海路往东的军队是元兵精兵,巡逻粤东各处,奉命到五坡岭围攻文天祥部队后,恢复到粤东各处巡逻,镇压小股敢于反抗元兵的队伍,他们也探知碣石驻防的义兵是文天祥余部,尾随其后正想办法要把这些义军吃掉。敌船进入甲子港,但兵士不在甲子停留登陆,船也不往瀛江大河前进,却从半径西面小河(现半径前至犁头坑,至渔池咸田,宋时是一条小河,且可通船)直往渔池乡。梦龙不知是计,却认为元兵从小河前进,河道狭窄,是最好截击地方。于是命令部队赶至古堤埋伏。元兵从古提登陆,即被梦龙伏兵杀死不少。元兵首领被激怒了,即指挥大兵向古堤冲击,与义军决战。沿岸巡逻的元骑也赶到,双方摆开阵势,一场恶战在这里展开了。双方战鼓雷鸣,旌旗招展,杀声震天,尘土飞扬,梦龙虽勇敢善战,但部下义军多是乡勇良民,缺乏训练,怎能敌过元兵正规军?一场厮杀,义军死伤甚多,元兵损兵折将。战了几个回合,梦龙渐渐觉得手下部将少了,他自己却被元军重重包围。但他仍然抖擞精神,奋力挥动两大刀,左冲右突,却因元兵人多势众,终不能冲出重围。元兵几员大将步步逼近。梦龙左臂被刺一刀,一只手失去力气,于是扔掉大刀,抽出长剑,顺势一挥,将一员元将砍倒。此时,元兵汹涌而来,义军已抵抗乏力,死伤无数,有的落荒而逃。梦龙父子在战斗中被冲散。梦龙已精疲力竭,但仍能冲入敌群,刺杀不少元兵,终于昏晕倒地,身手不能动弹,但怒目瞠视。元兵见状,不敢靠近,仅用长予将梦龙戮死,并把梦龙戮成几段,然后收兵匆匆登船而去。

天麟在酣战中竟与父亲冲散,尘埃渐散,尸横遍野,不少古堤乡民听说义军与元兵交战,也纷纷拿起武器,参加了战斗行列,竟也死伤甚多。四野渐寂,只听见古堤村百姓哭声震天,有的在血泊、死尸中认夫,有的认子。在遍野陈尸中,天麟认出了父亲分散的尸体,即下马扑在父亲血淋淋尸体上,呼天唤地,痛哭悲号。乡民知道陈将军儿子,也帮着拉凑尸体,用战袍裹着。有人往甲子买来棺木,收殓后暂葬在古堤后山岗上。天麟在古堤守墓三天,眼看地方渐趋平静,才化装成平民模样,回到碣石。夫妻痛念父亲,又大哭一场。赵氏劝丈夫节哀顺变,息怒化悲。天麟也想起心江(田心)的母亲,在此兵荒马乱时候,不知安危与否,决意回家。过了几个月,夫妻㈠古堤将父亲灵柩起出,乡民帮他们运回潮阳老家。一路上顺便了解元兵作恶情况。到了双溪,获悉潮阳县城仍是一片混乱。父亲安葬何处,确实伤了脑筋。后来选在茶坑叫“倒地梅”地方,安葬父亲。坟墓至今仍在,陈梦龙被后人尊称为民族英雄。

(据《陈梦龙爱国殉节史略》)

注:①古堤寮在甲子西北面4里,在渔池村东南西。“堤”按古音念为“提”(ti),但现在甲子话与潮汕话相同,念为“题1声”(多挨切)。因古今语音变化,现在“古堤寮”误念为“古时寮”或“古钱寮”。

②“脑子”,一种毒药,制成小丸,以便在危急时不被敌人俘虏,可以自杀成仁。


分享到:

QR:血洒古堤寮① (甲子古战场)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