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九辑

出席东江地区首届农代会代表朱作祥、卓孝炎事迹简介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0:53:36 阅读:1,751字体: | |

文史委搜集整理

一九五0年十月十七日,坐了两天“老爷车”(一种用木炭作原料驱动的汽车,时速约十五公里左右)的陆丰县出席东江地区首届农代会代表,一行五十三人到达东江城府——惠州。现把随团同行的朱作祥、卓孝炎代表略作介绍。

朱作祥代表。朱作祥同志是陆丰县北溪乡龙兰村人,当时三十七岁。贫苦人家出身,没有什么文化,全家八口人,只耕种了一点边远贫瘠的土地,每年收成起来的粮食除交还地租和欠债外,所剩无几,日子过得饥寒交迫,度日如年。瘦小的他,头上有许多白发。白发——是他生活磨难的历史印证。

由于田地少,人口多,为了全家人的生计,他十六岁就离开家乡到四十里外的大安镇一间鞋店当了二年白做的学徒工,后又在各地断断续续做了六年补鞋工,除去被店主剥削后,基本无所剩余。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他,对旧社会剥削制度疾恶如仇,追求向往新生活,盼望穷人早日翻身解放。

在革命思想的影响下,他对革命工作十分向往。一九四七年七月,他被人民群众选为本村村长,次年又被推举为行政村村长。当海陆丰人民自卫队在他家乡开展革命活动时,他就从四十里外的八万圩挑着补鞋担子回到家乡参加部队工作。在工作中,他处处表现出灵活、机警、沉毅、果敢和忠诚,以革命事业为已任,很少顾及家庭,兄弟妻子经常埋怨和责备他。一九四九年秋,陆丰开展民夫大动员迎接我南下大军运动。此时,特务和坏分子到处进行造谣和破坏活动,煸动和欺骗群众反对人民新政权,造成轰动全东江的“南北溪民夫上山案”。朱作祥同志放弃个人和家庭的小利益,与村干部和民兵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全身心扑在工作上,耐心反复地向群众做宣传工作,揭露特务和坏人的破坏阴谋,从而使本村人没有再“上山”,使“上山”的人回到村中。由于他的工作出色,一九四九年七月他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一九五O年三四月间,匪特大肆进行扰乱活动,乡村常有谢乃扣、李汉雄等匪股流窜,而且扬言要捉拿村干部。朱作祥同志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将全村数十名民兵组织起来,昼夜轮流巡逻放哨,布置敌情情报网,侦探匪特消息,积极做好迎接南下大军工作,准备进剿匪特。此时,他三岁孩子患病,由于没有时间顾及和及时救治,使儿子早逝。尽管兄弟反目,妻子怨恨,他仍说服和教育家人,要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舍小家为大家。他把儿子的死因归在旧社会“三座大山”的压迫上,增加了对蒋介石国民党匪特的仇恨,对工作更加勤勤恳恳,全心全意,无怨无悔。

三月的一天,一个以卖药兼治病作掩护的国民党特务分子流窜到他的村子进行欺骗宣传和破坏活动,由于他的高度警惕,在村民兵的密切配合下,想方设法将其捉拿归案。他被评为清匪反霸肃特的英模,出席县第一次农代会,并被推举出席东江地区首届农代会代表。

卓孝炎代表。卓孝炎同志祖籍陆丰县湖东镇曲清村,是一个穷苦的农民。他在乡里是弱房,村里封建势力非常浓厚,有钱有势的人看不起他,欺负他,压迫和剥削他,是旧社会“三座大山”最下层的人。因为家里生活穷困,在解放前逃往香港谋生。一九四九年七月,他才从香港回到家乡。回乡后,便参加了革命,负责人民武装的情报员工作,也是湖东镇农协主任。在陆丰的甲子、南塘、碣石等地,土匪特务活动比较频繁,封建势力十分顽固,曲清乡则是一个封建堡垒乡村,主要土匪大多数出在这个乡,又因地处沿海,因此成为土匪特务往来的集散地。在这背景下,卓孝炎同志便开展调查研究,在村里组织起防奸小组,监视匪特活动情况,积极与我党我军进行联络,传送情报,为配合我南下大军进剿匪特、击毙匪首陈妈约立下汗马功劳。匪首陈妈约被击毙后,湖东一带的群众个个欢天喜地。然而,还有另一匪首陈妈约的弟兄陈斑振未捉拿归案。卓孝炎同志与防奸小组几个同志向那些被匪首蒙骗的土匪和长发党成员进行宣传教育,争取他们觉悟和自新,并密切监视陈斑振匪股的活动。在大家的密切配合下,与进剿南下大军一起把陈斑振匪首捉拿归案。接着,其余匪徒或被瓦解,或者自新。

卓孝炎同志还是湖东镇的农协主任,当时政府在当地征收的公粮都存放在本村一间屋里,卓孝炎怕粮食被匪特盗窃和破坏,他日夜进行巡逻放哨,夜间他一个人带着炸药包爬上屋顶进行看守,使国家粮食不受损失,受到党政和人民群众的好评。在陆丰县第一次农代会上,他被评为剿匪英雄,同时被选为出席东江地区首届农代会的代表。


分享到:

QR:出席东江地区首届农代会代表朱作祥、卓孝炎事迹简介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