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九辑

福佬话有音无字析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31 10:48:21 阅读:10,793字体: | |

李绪本

潮汕话(包括海陆丰话)过去被其他方言区的人称为“福佬话”,或称“河洛话”,现在都称为潮汕话,属闽南语系。所谓“河洛话”是因为讲这种方言的人,是从前中原战乱民族大迁移时,从河南洛水一带讲中原古音的移民带来南方福建,然后又迁来广东东部定居的人,因此其他方言区的人称这种移民为“河洛人”,其方言移为“河洛话”。另一说法,认为广东东部(还有雷州半岛、海南岛)一带的人讲的方言叫“福佬话”,意思是,这些方言区的人是从福建移民来的,意即“福建佬”,故称“福佬人”,其方言称为“福佬话”。

由于年代久远,潮汕话跟其他语系(方言)的融合,以及各个地区语言的发展,因此现在的潮汕话(福佬话)比较复杂,譬如潮汕地区和海陆丰地区的话就有很多差别,其他方言地区的人,总感到“福佬话”难学,所谓“福佬福佬,学到老”。情况确是如此。由于潮汕话中部分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的分离,很多人口头这么说,但不知原来怎样写,因为潮汕话(特别是海陆丰话)还保留着一些中原古音,如海丰人叫“盆”一类的器皿称为“簋”(音轨),这是典型的古汉字。当然现在海丰人所叫的“簋”,在造型和底质方面,跟古代有很多不同,但在概念上是相同的。另外,潮汕话在发展的过程中,由于两个音节念成一个音节,即所谓合音词,并且由好事者创造的生造字,其他方言区的人看不懂,就是潮汕方言区的人也看不懂的。还有,原有的中原古音(过去称为官话,或叫“正音”,俗称“孔子正”)但年代久远,已发生变化,也不知怎样写。所以对这些所谓“有音无字”的部分词语,试图加以考证——当然是浅薄的,这对方言地区年青一代的人来说——特别是中小学生,尤有必要,同时对纯正与规范祖国的语言文字或许有些帮助。

一、潮汕话在口头语言上,常把部分两个音节的词合起来念成一个音节,这里称为“合音词”,如:

l、鮡、鲷和跳鱼

海边有一种两栖鱼类,“出水能跳,入水能游”,眼睛突出,本名叫“跳鱼”。在《动物学辞典》中除注解外,还有图像,都是叫跳鱼的本名。可是在口头上把“跳鱼”合起来念成“调”(调查的调),因而忘记它的本名,而好事者又故装渊博,生造一个生字“鮡”,但《辞源》和《新华字典》(1926年中华书局编印出版)在补遗中有这个字,却是另外一种鱼类,其读音如“肇”。《尔雅》中注:“鳠也,小者为鮡”。可见与跳鱼竟无相似之处。又有人自编成“鲷”,相差更远。据《辞源》注解:“鲷,鱼名,产近海,体扁圆,两颚有强齿,鳍也坚强,鳞鬣淡红,大者至二尺,以小鱼及贝类为食,肉肥而美,俗称铜盘鱼”。这和跳鱼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2、“身身”和互挨

两个动的物体或一动一静的物体,相互擦边或临边而过。本来叫“互挨”而过,如“两辆对向而开来的汽车互挨而过”但潮汕话却把两个音节念成合音词为“hoi”(何挨切/声)(注:读音用潮汕方言同调的字来注音,没有同音调的字,就用音调相近的字,再用潮汕八声注明读音。没有同调或近调的字就用潮汕方言“反切”的方法注音,然后用八声注明其读音。)因而过去一些老学究却生造了“身”这个字,叫做“两身相倚是“身身”。(何鞋切,l声)这个字,在潮汕方言区的人很多都看不懂,更不用说其他方言的人了。

3、“不贵”与便宜

商品价钱低叫做“便宜”。但潮汕话叫“便宜”为“píng(颇丸切l声,鼻音化)。考究起来,是把中原古音(或者现在的普通话)的“píng yi”中“便”的声母和“宜”的韵母,念成合音词,并加上鼻音化而成。因而有人用一个表意复合字(反义词)“不贵”字表示出来,成为潮汕话的生造字。

其次,在口语上有另一种叫法,接近闽南话叫“便宜”为“房疑”,如口语“房疑无好货”。“房疑”一词,其他方言区的人也费解。

类似的合音字如“不怕”(唔畏)(畏也是古汉语,在潮汕话和客家话中就有这个词)。由“唔畏”合成一个合音字“))”。“唔好”(不好)的合音字为“孬”(毛袄切)。“不要”(“唔爱”)的合音字为“嫑”,又用“勿”(莫)作“嫑”字使用。

4、“榀袋”和鼻烟袋

鼻烟是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上流阶层的人为提神醒脑、辟邪驱秽所用的药物,擦在鼻孔外或吸入鼻中。通常是装在扁罐(瓷的或玻璃的制品)中,再用小袋装起来,这个袋称为 “鼻烟袋”,穿在裤带系在身上,以便随时取用,也是当时一种时髦。后来一些妇女,用一些比较大的袋穿在裤带系在身上,放置钱物,这种袋也称“鼻烟袋”。由于把“鼻烟”这个词念成合音词,叫做“pīng”(念屏带鼻音)。于是好事的人又生造了一个“榀”字,把“鼻烟袋”念成“榀袋”。“鼻烟”在解放前后已经没有人使用,“鼻烟袋”也没有人叫了,只用“钱包”或叫“荷包”来代替。

5、“命”与物件

潮汕地区叫“东西”为物件,如“买东西”叫“买物件”。但陆丰一些农村叫“物件”为“前后”(前念为“曾经”的“曾”),意思即上市(街)买东西,挑在肩上一前一后的物件。而海丰人叫做“零细”。(“零”念为良的音)而陆丰的甲子和惠来一带,依然叫做“物件”。只是甲子附近一带的人,在口语上常把“物件”一词,念成合音字:其音如“命”(“名”的6声)。“命”即取物字的声母“毛”和“件”的韵母“影”。合起来念为“命”(“名”字的6声),有如南塘和葵潭一带念“命”的音相同。因而,其他地方的人往往要和甲子人开玩笑:“有命无命”。这里有个笑话,据说甲子一户人家和南塘一户人家喜结秦晋,有一次,南塘的亲家母带了很多礼品(物件)来甲子亲家母做客,甲子亲家母热情招待。当南塘的亲家母要回家时,甲子亲家母自然也回送了些礼物,自谦地说“亲家母你有‘命’来无‘命’返”!南塘亲家母听后,一头雾水,即时变了脸色,一来此话不吉利,她择个好日子来探亲,如今听说有“命”来无“命”返,心里头不是滋味;二来初次见面,“知人知面不知心”,无非甲子亲家心存歹意,叫她无“命”回去?吓得南塘亲家母东西也不要,告别话也没说,匆匆忙忙趁人不备赶紧跑出门回南塘去了。南塘亲家母因不知甲子“物件”叫做“命”,也不理解甲子亲家母谦虚的意思,因而发生上述喜剧性的误会,闹出笑话。

6、“阿舍”与少爷

以前潮汕和海陆丰一带称官家子弟或有钱有势人家的子弟为“阿舍”,如“大舍”、“二舍”等。“阿舍”的“舍”字,是“少爷”一词的合音词。取“少”字的声母和“爷”字的韵母,连念成为合音词。在北方方言中也有这种叫法,如《红楼梦》第六十五回的标题:“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二姐思嫁柳二郎。”“贾二舍“是指贾琏,他是二少爷,所以称为“贾二舍。”

7、“仙”与先生

潮汕方言过去称“先生”为“仙”,如称从医的朱先生为“朱仙”,称看地理的陈先生为“陈仙”,称卜命的何先生为“何仙”。称“先生”为“仙”,其源有二,其一,是把“先”的声母和“生”的韵母念成合音词。因为在广东方言中(包括广州话、客家话和潮汕话)在很多情况下鼻韵母“en”和“eng”是不分的,特别是“an”和“ang”。本来“生”的韵母是“eng”,“仙”的韵母是“an”,因为分不清,所以念为“仙”。在客家话中也有称“先生”为“仙”的习惯。

来源之二,是古已有之。如《辞源》先字条之四的解释:“先生可单称先”。《汉书》中有“叔孙先非不忠也”。注:“先,犹言先生也”。即叔孙先生不是不忠的。所以过去潮汕话称先生为“先”或“仙”,其源盖出于此。当然,现在却没有这个称呼了。


文章分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QR:福佬话有音无字析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