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民谣四首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3-04 17:02:34 阅读:1,435字体: | |

汕尾市人代 陈保壮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公社化食堂解散后至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陆丰东南沿海一带流传着几首反映当时社情民意及青年男女婚姻恋爱的歌谣,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吟颂起来仍朗朗上口,笔者是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应友人要求录之,以飱读者。

(一)

渔民那哥西,

农民鸟銜来。

干部钱大个,

老师刻苦耐!

(二)

嫁个渔民翁,一亱睏着臭腥靓;

嫁个农民翁,一亱睏着哎哎嗆;

嫁个同志翁,一亱睏着唝唝香;

嫁个老师翁,七亱六亱空。

(三)

我有两条辮,行着动动曳。

的个兄仔爱我,我就嫁科伊!

聘金四百四,物食四百斤,

金牙仔二三支,新衫裤八副!

嘿!嘿嘿!

有钱就是兄,

无钱做你行。

无钱无银你就抹麻,

你就抹麻!

我有两条辮,行着动动曳。

的个兄仔爱我,我就嫁科伊!

银手镯一双,金耳钩一对,

羊毛衫一领,雨伞仔一支!

嘿!嘿嘿!

有钱就是兄,

无钱做你行。

无钱无银你就抹麻,

你就抹麻!

(四)

搞对象嫁翁,

门楼向东南,

手表要三针,

脚车要双筒,

羊毛正香芒,

厝边头尾无老人,

大家勿打鬃!

第一首民谣释义:“渔民那哥西”,说的是当时渔民都加入集体渔业队。集体下海捕鱼,捞上来的好鱼活鱼都先被渔民们在船上煮熟吃了。吃剩的鱼头鱼碎按人头数分了拿回家给家属吃,吃不完还可以卖。况且当时政府对渔民特殊照顾,属劳动力渔民每月供应商品粮指标每人44斤,成年家属每月每人23斤,未成年子女每人每月12斤。加上每人每月无论老幼都供应4两花生油。可以说,渔民们在当时的体制下,生活无忧,真正翻身得解放。党和政府为了结束水上渔民世代在船上居住的历史,分别在甲子、碣石、湖东等沿海渔业镇建了渔民新村,让渔民在陆上定居。“那哥西”是海鱼中乌的一种,比喻渔民捕鱼丰收,日子好过,生活滋润。

“农民鸟銜来”。意思是说,当时人民公社体制下的农村社员土地收归集体所有,社员参加劳动,每天每人平均供应2.5斤蕃薯做为口粮。同时,按人丁每人分给自留地六厘地,农民自己可以种蕃薯、豆类和蔬菜,吃不完可以拿到圩镇卖,以补贴家用。“鸟銜来”是良种蕃薯的一种,质量好,口感佳,当时农贸市场上价钱相对比较贵。这里泛指农民们除了集体分配口粮外,还有自留地产出的粮食及其他经济作物,可以做为经济来源的补充。

“干部钱大个”。意思是说,当时国家实行计划经济政策,粮食、布料、自行车、缝纫车、木料、木制品、食用油、肉类、水产品、肥皂、煤油等等商品实行发放供应证,老百姓称“三十六证”。那时领国家财政工资的职工和干部老百姓都称“干部”。特别是粮食、水产、供销、食品、商业等部门干部职工,“近水楼台先得月”,手中持有的各种供应证的指标比较多,可以互相交换。政府发放的商品供应票证,价格便宜。好象大米,牌价每市斤0.11元至0.142元,农贸价格每市斤0.25元至0.35元。因此,干部购买牌价商品相对多,钱便显得“大个”。

“老师刻苦耐”。意思就是老师每月领的工资虽然与干部领的工资差不多,但牌价商品除了按人丁供应的外,不能再有额外的指标供应,有时只能到农贸市场去买价钱比较贵的商品,与“干部”对比,钱便显得“细个”了,因此,只能“刻苦耐”。

第二首民谣释义:这首民谣所反映的是当时青年女子择偶标准和婚姻取向。“嫁个渔民翁(福佬话读‘安’即丈夫[下同]),一亱睏着臭腥(福佬话读‘初’)靓(lian)”。“臭腥靓”,意思是说渔民去大海捕鱼,身上带有一种鱼腥的海鲜味。比喻那个时代的渔民生活比较好,粮食鱼配不用烦恼,参加渔业队的渔工出海捕鱼,捕多捕少看渔汛,但渔工在船上吃的都是最好的水产品,吃饱吃足剩下的才是公家的,因此,由于营养充足,渔民兄弟的身体都很壮实,特别是青年渔工,血气方刚,讨海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与妻子过夫妻生活。当时的青年女子特别是山区的姑娘都喜欢嫁给渔民,因此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双丰收,何乐而不为。

“嫁个农民翁,一亱睏着哎哎嗆!”人民公社化以后的农村,农民的生活确实很困难,社员每天人均生产队正常供应蕃薯2至2.5市斤,稻谷一年每人50至100市斤,农村社员基本上处于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每天农民要出勤耕田、兴修水利,非常辛苦。夜晚睡下去,腰肩酸,手脚痛,肚子饿,叫苦连天,那有情趣和精力与老婆嬉戏过夫妻生活。因此,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农村人口出生率都很低。

“嫁个同志翁,一亱睏着唝唝香(福佬话读pan)”。这里的“同志”,指的是领财政工资的干部职工,而不是现在玩同性恋的“同志”。这个群体的人,有稳定的工资收入,又有牌价的便宜商品可供应,有的虽然工资低,如那时的政治学徒每月工资才22元,但有权、手长,可以拿到牌价商品供应指标,那时就连香皂老百姓还不能随意买到,而“同志”便可买到,洗衣用肥皂,洗浴用香皂,“同志”便显得洁净,带有香皂的体香。那时的青年女子能嫁个“同志翁”,很体面,吃得饱、穿得暖,夫妻生活很滋润,当然“唝唝香”啦!

“嫁个老师翁,七亱六亱空(福佬话读‘康’)”。意思是说,嫁给教师做老婆的女子,每个星期7天只有星期六那夜才能团圆亲密过夫妻生活,其余六夜只能独守空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陆丰东南片8个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才有甲子中学(设有高中部)和碣石中学(只设初中部)两所中学,每个公社并不是每个大队(相当于现在村民委员会)都设有小学,有的几个大队才设一所小学。到中小学任教的老师一周工作五天半,一般星期六下午才能离开学校回家与家人团聚。星期天下午便要回学校工作,所以每个星期共七天,夫妻分居两地就要六天。

第三首民谣释义:“我有两条辮,行着动动曳(福佬话谐音读“戏”)。这句的意思是说,我有两条又黑又亮又长又粗的辮子,走起路来随着步伐的节奏左右摆动。这是当时青年女子的资本和骄傲。因为那个时代的青年女子服饰没有象现在新时代那样多样化、自由化、个性化。男女穿的衣服颜色大部分一样,以白色、黑色、蓝色、草绿色为主,女同志不能涂脂抹粉,更不能穿紧身衣服来秀女性的曲线美。否则,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四大”年代,你便会遭到严厉的抨击。男女穿上很宽阔的衣服,很难区分性别,只有女性的两条显眼的辮子才能辨别其性别来。因此,未婚青年女子也特别注重两条辮子的梳理和保护。辮子长不长,粗不粗,黑不黑,亮不亮是衡量一个未婚姑娘健康靓丽与否的标准。不象新世纪时尚姑娘那样可以露脐、露肩、露背,秀腰秀腿秀胸脯来吸引男青年的眼球。“的个兄仔爱我,我就嫁科伊”。“科”是给的意思。意思是说,那个年轻小伙子喜欢我,我就嫁给他。但要一定的条件:“聘金四百四,物食四百斤,金牙仔二三支,新衫裤八副”。“银手镯一双、金耳钩一对、羊毛衫一领、雨伞仔一支”。那个时代,聘金444元不是小数目。当时一个中师(中专)毕业生的月工资转正后才37元,大专毕业生月工资转正后才47元,大学本科毕业生转正后的月工资也只有54元,一个正股级干部月工资49.5元。“物食”也就是彩礼中的肉饼和什锦饼。女方要求男方要送来444斤物食,然后还附加芝麻、豆仔(一般是白米豆)也要44斤,还要金龙鱼4条、墨斗脯4个,茶叶4斤……。另外,花费在未婚妻身上的服饰等款项也不是小数目:当时青年男女时尚镶金牙,每人镶1至3支金牙仔,笑起来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女方要求男方做给新娘的衣服要8套,最少也要4套;然后还要银手环一双、金耳环一对、羊毛衣一件、塑料柄新式雨伞一支……。农村及小城镇男青年娶老婆起码要花费2000元至3000元(不包括房屋以及家具布置)。“有钱就是兄,无钱做你行。无钱无银你就抹麻,你就抹麻”!这句话很现实,家庭经济条件好,可以来相亲求婚,无钱无银经济条件差,跟不上,你就免谈,你就靠边站!“做你行”,福佬话的意思是你快点走开,不要成为我谈婚论嫁的障碍。“抹麻”,福佬话的意思是靠边站。这首民谣在当时特别流行。1958年至1959年人民公社化公共食堂,开始实行几个月很好,家家户户自已家庭不用起火煮饭,村里的人每餐都聚集在公共食堂就餐,各家各户的炉灶都挖掉做肥料,半年后公共食堂那里承受得了,粮食指标逐月减少,饥饿使许多社员水肿,有的甚至饿死。加上1963年海陆丰地区又大旱8个月,粮食失收,农民饥寒交迫,贫病交加,许多男青年到了婚恋年龄,但贫穷,娶个老婆确实不容易。加上解放前的1943年海陆丰地区大饥荒,饿死的人口成千上万,至五六十年代青年女子相对奇缺,而男性青年相对数量较多,男女性别人数失去平衡,社会上光棍很多。所以,很多青年男子都渴望能早日娶到老婆。有一群修水利的年青打石工友,平时为了缓解劳动的辛苦,一边打石一边哼歌仔,创作了这首婚恋歌,同时用《我是一个兵》的曲调“嗦嘟嘟啦嗦,嗦咪咪嘟犁,嗦嗦嗦咪咪犁嘟啦嗦嗦啦咪嗦……”注入了新歌词,唱起来朗朗上口,容易记并且形象、滑稽。

第四首民谣释义:“搞对象嫁翁(福佬话念‘安’即丈夫)”。那时青年男女谈恋爱叫搞对象,不叫拍拖。拍拖是改革开放后从港澳一带流传入的。“门楼向东南”。这句有两层意思:一是从地理方位上说,有门楼的房子肯定是一座的,属大户人家,并且早晨起床开门见到东方的红太阳冉冉升起,吉利;二是男方最好是华侨港澳同胞家属,因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政策放宽,侨胞、港澳同胞可以通过申请分期分批回家乡探亲,“香港客无一千也有八百”,其亲属的经济生活当然比其它家庭优裕。“南风窗”、“吹南风”当时是华侨、港澳同胞寄钱寄物回来的代名词。“手表要三针”。改革开放前,农村人能带上手表的很少而且极个别。部分当上公社书记级别以上的领导、一小部分从潮汕分配来海陆丰工作的教师、部分华侨港澳同胞(指建国前去南洋、港澳谋生同胞)亲属才有手表带,如果是解放后逃港的逃港犯,其亲属,他们有手表也不敢公开带。那时,手表是奇缺商品,国产手表只有上海牌和北京牌两样产品,而且是计划分配的,一般市民和农民是买不到的,就算有人面(关系)买得到也是只有时针、分针两针的,而没有秒针的。有“三针”的手表,一般都是进口的。“脚车(即自行车)要双筒”。那时国产自行车有三个产品,即上海出品的凤凰牌和永久牌,还有广州出品的红棉牌。这些产品分单筒和双筒,双筒自行车一般都28寸,可以载人载货,比较实用耐用。况且那时就有钱也很难买到自行车,自行车要计划分配,要领导写条,家庭拥有一辆自行车在当时是很体面的,特别男青年用自行车载着恋人或妻子在街道上或在乡间小道上出现是人们所羡慕的事情。“羊毛正香(福佬话念‘pan’)芒”。意思是说,女方要求男方买一件羊毛衫做嫁衣,质量要好,色泽要鲜艳,最好就是欧洲进口的“正香芒”品牌,一件可穿十几年。“厝边头尾无老人”。意思是说,男方家的邻居上了年纪的老人闲人不要太多,太多了对新娘要评头品足,年轻夫妻或恋人之间要有一些亲密的举动,会招惹一些闲言碎语。“大家勿打鬃”,意思是说,家婆的年纪不要太大,年老了不会做家务,家务工作太多太重压在新娘身上受不了。“大家”,陆丰东南沿海一带儿媳妇称丈夫的母亲为“大家”(海丰称为“大家婆”)。称丈夫的父亲为“大官”(海丰称“大家官”)。“勿打鬃”(‘鬃’福佬话念‘曽’)意思就是家婆的年纪不要太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陆丰沿海一带上了年纪(一般五六十岁以上)的妇女头毛要留得长,然后打起一个后斗鬃,意味着已进入老年人行列。


分享到:

QR:民谣四首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