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沙草记事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3-04 16:50:52 阅读:1,101字体: | |

陈仲

粤东南部沿海湖东,是一个人口不足2万以渔为主业的小镇,七十年代没煤没气自不待说,就算烧柴烧草也是上顿没了下顿,所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二公里宽十几公里长的海岸木麻黄防护林带,就是解决燃料的最好去处。

七十年代,沙草队伍老中青,场面壮观,丰足之后上街售卖又可以糊口,因此,那代人都印记着它的历史,也包括我。

第一次参加沙草,是在小学四年级。当时,心情既兴奋又无奈:凌晨四时多,从酣睡中被拉起,睁着惺惺松松的朦胧眼,胡乱吃了些开水泡炒米,就扛着耙子挑着箩筐,摇摇晃晃走出家门与“大部队”汇合。

街道漆黑一团,走路凭感觉,随着约定集合点的趋近,呼喊声、戏笑声渐渐呈现,各派部队穿街走巷则闻人语不绝,人声鼎沸。

急行军半个时间后,我糊里糊涂身不由己进入了后海林区。天,依然黑蒙蒙一片,伸手不见手指,但林里早已有人,而且很多。“你在哪?”“这里有草”……呼叫声连成一片、一串、一团,在林海中飘游飞荡,又不时与一阵阵来势凶猛的浪涛声碰撞,竟也分不清哪是人声那是海浪声。林子里是热闹的,自有另一番景象。

拂晓之际我才发现,周围都有人――无论我走到哪都是人的海洋。他们匆忙穿梭于林子之间,偶尔见到几个坐在沙地上歇息的,旁边自然堆放着小山似的劳动胜利品。

由于路疏地不熟,只能跟在人家后面,吃人家的“余饭”,但人家一大早下来丰收在望,而我呢,吃不饱,往往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一强。

后来,去多了经验也老到。黑夜里,白花花的是林道,黑咕隆咚的是树坑,晃动的白点就是人;白天根据沙丘、树坑、坟墓、林木均可判断自己的位置。

下午我也常单独去,前海或后海。人,稀稀拉拉。经过早上的沙草大军疯狂扫荡之后,草,自然少了,当然,人亦去得少。因此,白天去沙草的,一要懂得辨认方向,否则,一旦迷失方向,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干着急;二要有胆量。林子里静悄悄的,而远方隐约传来的浪涛声更叫人感到寂静得如此可怕恐慌,如果碰见坟墓,又有几只乌鸦在凄沥地哀鸣,身子一下子就能传遍鸡毛疙瘩,故此,胆小者多半鸣金收兵落荒而逃。

沙草生涯终身难忘,但八二年的一次惊心动魄的场面更是铭刻在心。

那是早上八九时,微风吹起,白浪滔滔,灰尘飞杨。尽管电台已预告12级强台风即将登陆,但谁都不愿放弃难得的一次“创收”好机会,也料不到台风会那么大那么快。当黑压压的人群涌向后海,沉浸在胜利大扫除的喜悦中,谁都没留意,风渐渐加强,人们却依然如故,视死如归――舍不得走啊。然而,强劲的台风却不领情不讲情,依时登台表演。风,呼呼直叫,海浪獆哮不己,林木“咿呀咿呀”直往下倒,东歪西斜……人,躲也不是,走也走不了,尖叫声、救命声、风声、雨声,声声俱泪,句句揪心。

台风稍为喘息之后,有些胆大妄为者,纷纷松开了抓住树干的双手,从“树架”下艰难地爬出来,求生的欲望促使几十个人主动地手拉手连成一字,面带着惊恐,一步步地迈向湖东……而家人也纷纷从翘首期盼中苏醒过来,主动地纠集,加入到救生的行列。

过了些天,家家户户拉车去载“生命草”,一路上,队伍浩浩荡荡,颇为壮观,而坚不可摧的防护林带却被夷为平地,甚为凄凉。


分享到:

QR:沙草记事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