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一期

风雨不易色  俯首事工农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2-05-13 10:29:43 阅读:924字体: | |

风雨不易色  俯首事工农

——老红军林瑞的革命人生(上)

陆志

在东海镇人民路中段,有一幢楼房,是1982年陆丰县委建造的。这幢楼住了八户人家,主人都是1938年以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因此老百姓叫它三八楼,也叫红楼。八位老干部,七位是南下干部,唯有一位是陆丰本地的老红军,他就是在陆丰家喻户晓的林瑞同志。

林瑞,1908年2月12日出生于陆丰县河西汾河村,全家务农为生,祖父是晚清秀才。他1923年参加革命,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与张威等同志一起,在彭湃的带领下,进行了不屈不挠英勇顽强的革命斗争,参加了著名的海陆丰三次革命武装起义,为建立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曾两度被国民党反动派以“陆丰第一匪首”悬赏通缉,远近闻名。解放后,不仅老一辈的人熟知他,老同志对他敬重有加,就连50年代出生的一代,也几乎都是听着他的革命故事长大的。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革命陷于低潮。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失利时,林瑞奉命冒险护送李秀藩县长的家属回家乡五华安置。本来那段时间,他完全可以在五华躲避。那时交通不便,信息不灵,谁也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情况。然而任务完成后,他即马不停蹄地赶回陆丰,参加张威同志领导的攻打碣石城的战斗,浴血攻城七天,直到战斗失利退回陆城,转战大安。同年9月,农军打回陆城,不久又撤退到大安。林瑞在陆城和人合伙办了一个染衣店作掩护,进行地下工作。10月10日夜,林瑞接到情报说南昌起义军来了,他通知农会负责人发动农民煮粥迎接起义军,不料副师长欧学海唆使部队向陈济棠部投降,把几位农会骨干和送粥的农民兄弟抓了起来。驻扎在大安的张威同志全不知情,正从大安骑马赶来陆城迎接南昌起义军。情况万分紧急,因当时迎仙桥已秘封锁,林瑞连夜泅水过陆城旧圩,往大安方向急跑,在路上将张威拦回。11月7日晚,林铁史率农军攻打陆城,林瑞等在城内组织接应,追击敌人,次早建立苏维埃政府,林瑞被党组织安排在第一区任战时情报员、农会指导员兼赤卫队教导员,参加了攻打上沙、昂塘、上埔、碣石的战斗。

1928年3月,历时120天,史上称为“四月政权”的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在反革命势力的疯狂反扑下终于失败。林瑞与革命军余部退守大安,几天鏖战,陆丰县委和起义军团部负责人陈国孙、吴鉴良、彭元章、余章南等同志或战死,或被捕牺牲。我军在大安洗渔溪桥与国民党战斗失利,林瑞将幸存的同志拉到自己家乡汾河,利用他在家乡的威望和群众基础,安置伤员,保存火种。4月底,通讯员林德培出去送情报时被捕后立遭枪杀。获悉林瑞在家乡汾河,伪民团团长蔡乃伍串通劣绅林岳,4月29日带领两排人马,径奔汾河“直捣林瑞老巢”,就在那一天,林瑞母亲惨遭杀害。林瑞同父亲等人在外躲到天黑逃往他村。此后很长时间,民团伪军天天抓人,屠杀革命同志,林瑞家被洗劫了五次,一间空壳房被封三年,家人四处逃命,无家可归。林瑞跟父亲逃到汕头,在郊区一小乡村住下,一边帮人磨豆腐卖豆干勉强糊口,一边想法打听家乡的情况。几个月后,林瑞历尽艰险秘密回到陆丰,找到原农会老交通员,宽塘村的王娘智,在他的帮助下,爬过九龙岭,找到了新任区委负责人沈长命。沈长命和地下党的几位领导同志研究后,通过一个有钱有势的开明绅士黄佚夫,让林瑞到东海鲤鱼潭管理灰窑,当时东海鲤鱼潭还是极为偏僻的地方,灰窑里只有林瑞和另外一个工友,隐蔽条件很好,正好做党的地下交通点。

工作一段时间后,海陆丰县委负责人指示林瑞到陆丰第二高小吸收马耀辉等同志组织地下团委,做党的宣传工作。这个组织代号为“罗光”,他们把宣传革命的标语,传单撒满陆城各个角落,弄得敌人草木皆兵,四处设卡搜查,连赶集农民的竹笠,妇女的发夹都要搜查。

1929年10月,党组织安排团工委的谢九龙接替林瑞的工作,将他调任区委常委,隶属闽粤赣边区红军第六军17师49团,团长是彭桂。那两年时间,他们为重新建立海陆丰苏维埃越权,经大小数十战,林瑞和战友们英勇善战,威慑敌胆。在河口的一次战斗中,一位被俘的敌军连长听说他们是49团的,吓得脸色铁青地说:“我们不知是49团,若早知道,哪敢跟你们打”。那年有名的“南山凹战斗”。也让林瑞和他的战友声名大振。

其时山区的民团有的被我武装力量缴了枪,有的自动解散。但平洋敌占区的民团还存在,尤其是上埔村最反动,与他们作战多次都未能解决。6月的一天在包围东山民团时抓到来东山赌博的上埔村民30多人,交由林瑞审问,被抓的人一听是这么“恶”的人来审问,十分害怕,以为必死无疑。林瑞审完,知道这些人是受麻痹的群众,根据党的政策,教育后即予释放。没想到这竟为收复上埔起了关键作用。事隔不久,林瑞同林其夏往沿海边区联络海军洪庆史,那晚交通员林添顺带路,要从上埔经过,林瑞对他俩说:“万一碰上上埔民团不要慌,由我对付”。过了河踏上田埂,两旁稻谷茂盛,月色清亮,果然上埔民团二十多人埋伏在稻丛中,只听到枪栓通响,叱:“口令!”只听到林瑞大声答:“我是林瑞,要找你们团长。”他们放下枪带林瑞他们进村,民团团长派人煮鸡粥招待,林瑞向他们宣传党的政策,讲明形势,并利用他们与国民党之间的矛盾,打通了他们的思想,终于不费一枪一弹收复了上埔。收复上埔作用极大,此后使附大区村村都可串连活动,不再受限制,其他各区也同样活跃。

1931年陆丰并为附大区、金碣博区、南湖甲区、新口田区四大区,林瑞担任负责附大区委常委,组织委员。国民党登报悬红缉拿林瑞,称其为“陆丰第一名匪首”,他们的小报每天都登“共匪林瑞部又串扰某某XX地方!”并组织便衣队到处搜捕。

(未完待续)


分享到:

QR:风雨不易色  俯首事工农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