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一期

凤凰女人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2-05-13 10:27:05 阅读:1,119字体: | |

沈洛羊

阿固是个乡下耕夫,农闲时也养一些鸡鹅鸭到集市上卖,换几个钱改善生活。那天,大概换的钱多了几个,遂于集市的酒肆买几杯酒喝。喝到醉醺醺的,另打了一瓶酒,深一脚浅一脚准备回家。不提防酒肆外进来两个卖解的女郎,阿固脚步踉跄,和走在前面的卖解女郎擦胸而过,卖解女郎一闪,阿固的酒瓶跌在地上,卟,破了,阿固赶紧说声对不起,看了一眼洒了一地的酒,走了。

那时节正当初夏,乡下荔枝挂果。阿固的东主让他去看护荔枝,栖身荔枝林边的数间草屋。入夜,有人来借宿,阿固开门一看,却是日间碰到的卖解女郎。阿固二话不说,指给她们隔壁的草屋。

半夜里,阿固尿急,摸索着走出草屋。解完,忽见朦胧的月光下,出现了一块奇异的白石头。阿固糊里糊涂便靠了过去,未及白石头,但觉撞上了一堵墙,顿时气血翻涌。阿固一步步倒退,回到草屋大睡。

次日,阿固回家,被门槛一绊,脚一软,摔了个狗啃屎。家里人扶他起来,都吓坏了,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有个见过世面的路过,猜测说:“可能是中了凤凰女人的蛊。阿固,你得罪了凤凰女人吗?”

凤凰女人类似于西方的吉卜赛女人,貌美如狐,身怀绝技。传说她们受命运的诅咒,终生漂泊不定,如果相夫教子安定下来,大都没有好结果。阿固一听,想起昨晚求宿的卖解的女人,若有所悟。

当其时,两个卖解女郎正在村里戏台前敲锣,看看人群围得差不多了,一女子抱拳正要说话,忽然人群让出一条路,抬进来一个年青人,瘫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两个卖解女郎对视一眼,一个不解,一个涨红了脸,不解的用目光向涨红脸的施压,犹豫了一会儿,涨红脸的右手中指一弹,一颗药丸飞入阿固口中。

自那以后,阿固跟随两个卖解女郎四处漂泊,出卖魔术和武艺。阿固既不识魔术也不会武艺,只能替她们敲锣、收钱。

那两个卖解女郎是一对姑嫂。小姑认为阿固是个流氓,死有余辜,这流氓不但在酒肆里对她搞“胸袭”、而且借宿当晚又偷窥了她。嫂子的见解不同,她认为,在酒肆里阿固喝醉了,不是有意调戏小姑;至于偷窥,如果不是小姑裸露在先,又何来偷窥?再说阿固真的有坏念头,两个妙龄女郎睡在隔壁,他能睡得那么安稳?如果他品质低劣,偷窥了小姑后,竟会毫无举动,一觉睡到大天亮?

小姑低头不语。按照凤凰女人的戒律,小姑对阿固下了蛊,只有两个选择,一让他死,二嫁给他。因为只有夫妻双修,才能彻底治好他的蛊。

两个卖解女郎考验了阿固多时,终于认定阿固是个忠厚人,于是小姑嫁给了他。

凤凰女人嫁给阿固后,仍心有不甘,变着药方给阿固治疗,万一治好了他的蛊,她还可以重过无牵无挂的流浪生活。每晚同床,阿同都觉得老婆和自己中间隔着一堵墙。直到阿固的脸由青转黄,看来将要不久于人世,再不双修就来不及了,凤凰女人这才叹了一口气,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命呀!”当天晚上,阿固发现老婆与往常不同,她烧了一桶水,仔细洗了半天,盘腿坐在床上不动,直到鸡鸣了、狗叫了,还是直愣愣地坐着。阿固说:“老婆,睡吧!”凤凰女人叹了一口气,忽然拨下头发上的银簪,黑发如瀑泻了下来,暗香阵阵弥漫开来,让阿固迷醉。

不久,凤凰女人诞下一女,自此心如枯木死灰,蓬头垢面,与一般村妇无二。谁料凤凰女人到底命运多舛,她自道息心隐居乡下,与粗蠢汉子男耕女织,以此终了一生应该无害,却不道树欲止而风不静。有个瘸子拳师看上了凤凰女人,这瘸子拳师乃少林俗家弟子,打遍邻近十八村无敌手,不知糟塌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瘸子拳师多次撩拨凤凰女人,凤凰女人都不为所动。瘸子拳师干脆用强,却打不过凤凰女人,于是瘸子拳师胁迫村里的老中医,设下了一条毒计。

老中医故意在路上拦住阿固,盯着阿固左看看右瞧瞧,说:“你想生男孩吗?”阿固赶紧求计。老中医欲擒故纵:“法子倒有一个,只是得瞒住你老婆,你做得到吗?”

“做得到,做得到。”

“那好,我给你两粒丸药做药引,关键是……”

当晚,阿固偷偷服下丸药,然后腻着凤凰女人。正在紧要关头,阿固忽然伸手在凤凰女人脐下三寸一按,凤凰女人当即浑身颤抖、大汗淋漓,晕了过去。

阿固干下蠢事,吓得魂飞魄散,胡乱摇着凤凰女人。凤凰女人缓过劲来,知道傻子丈夫中了奸计,她细细询问阿固,心头如悬明镜。

凤凰女人让阿固去邀请瘸子拳师和老中医来家里吃饭。瘸子拳师和老中医在桌子边坐定,凤凰女人亲自下厨,一盘盘菜从厨房飞到桌子上,摆成梅花状。瘸子拳师大喜。

酒过三巡,凤凰女人出来敬酒,觥筹交错之际,瘸子拳师忽然脸色大变,但他仍然坚持吃完酒菜,才挣扎着回家死在自家床上。老中医三天后也死了。

送走客人,凤凰女人耗尽力气,瘫在床上。阿固大哭。凤凰女人握着阿固的手说:“傻子,你中了别人的奸计还不自知,我少不得一一告诉你。学武的人,脐下三寸的丹田之地平时尚且不能随便乱碰,何况在紧要关头?瘸子拳师和老中医合计,伤了我的中气,只有和武功高强的人双修,才能复原。我有意将菜肴摆成梅花状,是要借重瘸子拳师的意思……趁他不备,我下了杀手……人心险恶,你要养大我们的孩子……”话未说完,溘然而逝。


分享到:

QR:凤凰女人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