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一期

过年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2-05-13 10:25:47 阅读:1,360字体: | |

阿社

菜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1978年2月6日这一天。

不会忘记,首先是这天刚好是除夕,比较好记。更为重要的是,在除夕这么一个特别的日子里,愤怒的父亲朝他干瘪的屁股踢了一脚。这一脚不轻不重,但清脆的响声多年后依然在菜头的耳边回荡。

1978年2月6日这天的下午3时,八岁的菜头最后一个离开打铁场回家。除夕夜的团圆饭开得早,往日玩耍到天暗下来才肯打道回府的伙伴们,这天却早早地回到家里在餐桌旁打转了。

菜头回到家,母亲就骂,颠了这么晚才回来,找你打酱油影子都没一个。骂完,母亲又喊,快拉尿去!

菜头说,没尿。

拉屎。

没屎。

你一大早吃了五六个番薯去了哪里?一整天没见你往茅房里去?

我……我刚刚在晒谷场屙过了。

母亲叫了起来,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有屎有尿要回来家里屙,就是不听,屎尿是什么?是肥!是财!乡下的康婶一直有意见,这一季再不给足,来年不跟咱家换萝卜了。

在一旁的父亲听着听着,冷不防就给菜头的屁股一脚,兔崽子,就是不长记性!

客观地说,这一脚并没有伤到菜头的筋骨,但是这一脚的威力在于它真的让菜头长了记性。自此,在外玩耍的菜头,每逢要屙屎屙尿,无论离家多远,总会记得往家里跑。

过了正月十五,年才算过完。就在这一天晚上,菜头尿床了。

八岁的孩子还尿床?母亲一边洗床褥,一边在骂菜头这么大的孩子就是让人操心。只不过,这回骂不出菜头的记性,菜头隔三差五还是会尿床。

母亲带着菜头看了赤脚医生。吃了赤脚医生开的药,菜头的遗尿未见好转。这时,父亲紧张起来,以为是给自己踢坏的,连忙带着儿子进城求医。医生说,都是憋尿憋出来的,憋尿导致膀胱发炎,尿道感染,然后是括约股松驰无力,以后千万不要憋尿了!

除了吃药,父母还给菜头开了绿灯。父母训道,以后有尿就屙,甭管在哪个地方!

随着病情痊愈,菜头遗尿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但远没有结束。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来到2009年的秋天,四处打零工的菜头经人介绍来到了当年他治遗尿的城里,在一家餐馆做送餐员。

送餐的工作并不太累,就是满城市跑。刚开始,菜头挺满意这份工作,但没多久,问题就来了。这座城市的汽车太多了,交通拥挤,经常堵车,所谓人有三急,送餐路上,这样的尴尬事不时在菜头身上上演。更要命的是,公共厕所太少了,还经常找不到。

菜头那块有过既往病史的括约肌如何经得起这般折磨?就在菜头来到这座城市三个月后的某一夜晚,快奔四十的菜头三十年后再一次尿床了。

第二天一大早,菜头逃回了老家。

年迈的父亲看着菜头老是往茅房跑,眼中闪着泪光,儿呀,太辛苦了就别在外面奔波,吃咸吃淡咱无所谓。

命运跟菜头开了一次玩笑,当年在小镇里犯的病到城里治好了,现在是在城里犯的病回小镇治好了。玩笑虽不是好事,但玩笑的结果终归不是坏事,当菜头看着父亲那曾经踢过自己的脚,现在却走动不便,而且并没有好起来的迹象时,菜头想,这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

菜头黯然神伤,跪下去,给父亲干枯的双脚揉捏起来。菜头说,再也不出门了。

2010年2月13日下午3时,菜头骑着自行车去岳父家送年货回来,经过打铁场时,膀胱涨得厉害。菜头跳下车,躲进了一棵榕树后面。

菜头焦急而利索地拉下裤链。

伴随着除夕劈哩啪啦的鞭炮声,这一刻,菜头感到无比酣畅,如沐春风。


分享到:

QR:过年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