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一期

踏着星光远行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2-05-13 10:24:31 阅读:838字体: | |

踏着星光远行

——怀念文学前辈柯蓝老师

林婵娟

2006年12月19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正在忙于辞旧迎新的我们,忽然接到了著名作家、文学前辈柯蓝老师辞世的消息。传来消息的好友建隆说,柯老是悄悄走的,没有惊动任何人。果然,近几天来,报纸上未见刊出讣告,互联网上也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消息。柯老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以他自己的方式。不由想起他的散文诗句子:“呵,土地母亲!我即将踏着星光远行……”

柯老是我近距离接触的为数不多的著名作家之一。1986年,我和孙雄、邓植等文友,在广东创办“帆影散文诗社”,北京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柯老获悉,发来热情洋溢的贺信和贺词。1987年,从报刊上看到了中国散文诗学会举办散文诗培训班的消息,我和孙雄报了名。学习结束后,我俩有幸被选为优秀学员,并于次年应邀来到珠海,参加柯老组织的散文诗笔会。就这样,因为散文诗,我们认识了柯老;因为对散文诗共同的热爱,我们和柯老有了深入的交往,成为忘年朋友。

柯老给人的印象,一如他写的散文诗,是那么真诚而亲切。从来不曾听他刻意地谈起过去。我们后来才知道,柯老16岁即奔赴延安,成为一名战地记者,写出了大批佳作。他创作反映抗日战争的章回体小说《洋铁桶的故事》,曾以多种版本印行;他的散文《空谷回声》后来经陈凯歌改编成电影《黄土地》,获多项国际大奖;他的散文诗集,《早霞短笛》更风行一时,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我们认识的时候,柯老已被珠海市政府聘为文化咨询委员,市政府为他和夫人、画家文秋在吉大莲花山安排了一套居所。当时年近七旬的柯老说,他不是想在珠海做“寓公”,他要把自己的事业和生活的重心从北方转移到南方,他将从珠海出发,去开创散文诗辉煌的远景。他用半生的奋斗,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美丽的珠海以开放的情怀约邀激情诗人柯蓝,柯老把珠海变成他拓展中国散文诗宏图的大舞台。1989年中国散文诗学会召开的中国散文诗珠海笔会,是中国散文诗的一次空前盛会,是中国散文诗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笔会汇聚了徐迟、朱子奇、刘湛秋、徐成淼、戴砚田等大批著名作家和中青年诗人,全国14个省50多名代表到会。文学前辈巍巍、藏克家发来了贺词。中央电视台录播了新闻专题片,境内外十多家报刊发表了消息。会上,柯老以《揭开中国散文诗的新世纪》为题发表长篇讲话,对中国散文诗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全面的回顾,对散文诗如何从诗歌和抒情散文中突围,确立自己作为独立文体的地位、迎来新世纪的繁荣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在场聆听的我们,无不为之振奋。

巍巍说:“散文诗是一朵花。”柯老成了护“花”的急先锋。为了传播散文诗火种,他不顾高龄,奔走于全国各地。从北国的兴凯湖,到南海边陲的渔村,处处留下他的足迹。无论校园、军营,还是工地、车间,处处留下他的身影。所到之处,精彩的演讲、独树一帜的散文诗风格,使他赢得了大批的“粉丝”,散文诗爱好者的队伍不断壮大。全国掀起了散文诗创作的热潮,也催生了大批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和指导意义的散文诗论著。中国散文诗学会在各省的分会相继成立,会报《散文诗报》和会刊《中国散文诗》的发行面越来越广……

也许,柯老对散文诗事业的执着和痴迷超出了传统文化对一个八旬老人的认同,在一片赞美声中,也夹杂着怀疑和不解。一些同道者的疏离或另辟蹊径令他倍感痛苦和追求理想的艰辛。但即使在夫人文秋仙逝、人生最孤独难捱的时刻,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不曾停下奔忙的步履。他按与夫人生前商定,把珍藏与祖传的书画珍品交付拍卖,所得资金设立柯蓝、王文秋文学艺术基金,以奖励优秀散文诗与中国画精品;他呕心沥血,撰写、出版了散文诗系统理论著作《中国散文诗创作概论》;他与海外华人作家联手,推介中国散文诗;就在他逝世的前几个月,他还和青年诗友们奔赴内蒙古为散文诗碑林揭幕。他心中的火焰从来不曾熄灭过!

作为中国散文诗艺术界的擎旗人,柯老为他所热爱的事业奋斗终生。对他的评价,相信自有定论。而在众多读者的心目中,柯老一直以一个传播真、善、美的使者的形象穿行于世,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心中有一盏不灭的灯,照亮我自己也照亮我的四周”。他以炽热的诗情、优美的语言,为荒芜的心灵,输送爱的甘泉;为现实挤逼下日渐虚弱的灵魂,注入勇气和力量。他将有限的生命,化作星星灯盏,让更多的人踏着星光远行……


分享到:

QR:踏着星光远行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