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六辑

记清光绪陆丰县官徐赓陛迭事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01 16:18:14 阅读:2,235字体: | |

百年思往

记清光绪陆丰县官徐赓陛迭事

陈维尧搜集

“天下宰官知几许,百年思往孰知名。”此二句诗是清光绪年间(公元1878–1880)在我县任县官的徐赓陛所作。徐赓陛喜欢上龙山饮酒吟诗,诗作颇多。以前我曾集到一本,可惜在“文革”时期遗失了。使我未能忘记这两句诗的原因是:作为一个宰官渴望在他任内存点政绩,留个声名,百年以后老百姓思起往事时,还联系着他的名字。这种思想在旧社会的官僚中,难以多得。徐赓陛确实留下许多政绩传说,这里仅选“巧断风水”和“仙桥观鱼”二则,以见一斑。

巧断风水

以前当县官的巴不得民众发生纠纷。纠纷发生了,告到县衙,正是县官财运亨通、腰包涨满的时候。谚云:“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社会是非多,衙门官员财源旺。而徐赓陛却不是这样,他希望国泰民安,办事有规矩。他又是一个很有文采诗书满腹的文人,常常偕些骚人墨客到龙山顶上饮酒吟诗。有一次他诗兴未尽,忽接衙门师爷来禀请民众纠纷诉讼事,请示怎么办。他问民间纠纷最多的是些什么事?师爷回答:“民间纠纷最多的是风水案。有的告某甲的坟墓伤着某乙坟墓的龙气;有的告某乙强占某甲的山头;有的告某村聚众毁坏某村的坟地……此类风水案占了全部案件的九成。”徐知县想了想说:“师爷,你把来告的案件,一一登记起来,暂未审理,严肃训示回去,双方在未结案前,不准起动干戈,谁敢先动手就要严惩谁,使之暂时安定。”后来师爷对于此类案件登记多了,仅几个月不下千宗。群众意见沸腾,纷纷反映:“整天只知饮酒吟诗,不管民事,做什么县令。”“官不管则乱,我们乱打起来看那些官儿怎么办?”师爷听到了这些话,立即报与徐县官,请求快点办案。徐知县听后,点头微笑,好像胸有成竹。谕示师爷传令,三天后(恰好是过月初一日)升堂办案,并令那成千案中原告和被告都要传来审办。

真是苦死师爷、衙差,一千案中有关系的人不算,单原告和被告合起来二千多人,三天之内要出二千多支传签,把二千多人传到,难啊!又不敢推诿,只念着:“照办!照办!”然后面面相觑。心想:办一件案,要听原告和被告诉说情由,然后才调解判决,需费时几天。集中一天把全部案中人都传来,大家呱啦呱啦地乱囔,怎么办?!既是太爷命令,只好唯唯诺诺听令是从。

升堂办案时间到了,出传的人都到齐。公堂上示出“回避”、“肃静”等衙牌,官太爷威风凛凛,顿时鸦雀无声,太爷厉声宣布:到场的人都要洗耳恭听。太爷宣布的内容,一句一句十分清晰。

第一句是:“山是公的”

第二句是:“坟墓先葬先占,后葬的要按规矩办。”

第三句是:“确定先后葬应按碑记所刻时间为准。”

第四句是:“左三右四,中间十二。”

接着对这句“左三右四中间十二”解释说:“即是说后葬的不要在先葬的左边三尺内开穴,也不许在右边的四尺内开穴,也不许在先葬的中心前后十二尺内开穴。告案双方都要照此规定办理,不准违抗。”接着又问:“大家听清楚了吗?”

众人回答说:“听清楚了。”

“退堂!”

十分钟内决办了成千民案,太爷耗了许多气力,但腰包干瘪,没有一点私赚。却换来了众人赞扬,口碑传代,百年思往,还绕香气。

仙桥观渔

有一年的腊月寒冬,徐县官从龙山喝酒和诗作之后回衙,经过连接东海镇新旧两圩的迎仙桥,看见桥下有许多人冒着风霜,赤身裸体,时浮时沉地在水中捕鱼,被冻得咀唇发紫,有的赤着下身出现水面,生殖阳具全露,非常难看。有的人叽咕着:“真不怕羞!”

“他们为何这样不怕寒冷呢?他们为何这样粗野,不听训告呢?”太爷在轿内揣摩着:“是了,他们为了妻儿能饱肚,才苦干这种勾当,但也要下身有挂,才不伤风化。前己示出不许下身无挂在有多人经往地方捕鱼。现在看来,这种行径还未停止,怎么办呢?非严厉教训教训他们不可。”想着想着,下令衙差把他们勒令上岸,带回县衙。衙差领令缚押着十来个渔者,十分神气地吼叱着回衙。

回到了县衙,令把渔者带到公堂责问:“你们为何不遵县衙告示,裸体捕鱼?”

“乌乌是字,白白是纸,我不认识它,它不识我。我们斗大的字识不上一箩,怎么知道衙门的文告讲什么?”一个渔者回答说。

“我们穷得没衣可穿,因此才赤体捕鱼。”另一渔者说。

“我们的肉也是肉,你们官长们的肉也是肉,谁不怕冷?谁不怕饿?这是不得已呀!”另一个渔者补充回答。

徐知县听了诉说,十分尴尬,歇了一会,训示道:“迎仙侨是东海滘内交通新、旧两圩要道,行人很多,桥下裸体捕鱼,没有体统,有伤风化,各责二十大板,以示警教。”

众渔者受打后颇为痛苦,回家难步。县太爷差人去请来十多台二人扛的轿,并每人发给文银二十两,帮助各渔者调治杖伤和安家生活。做到“威”、“抚”并用。渔者个个感激,不但痛表改过,而且竞喊:“徐父母官教诲恩德,千载不忘!”


分享到:

QR:记清光绪陆丰县官徐赓陛迭事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