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党建

彭湃三访通德斋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21 15:54:18 阅读:1,953字体: | |

郑受钿

1919年“五四”运动的浪潮很快波及全国,当这场运动波及到陆丰时,时任陆丰第一高等小学的青年教师郑重和其他一帮具有爱国思想的青年教师即奋起响应。在郑重等的组织和指导下,高一小的高年级学生迅速组织起来,并串联碣石、甲子、大安、河田等地学生在陆城召开学生代表大会成立县学生联合会,随之便上街游行,郑重手执小红旗走在游行队伍前头,高呼口号反对列强对北洋政府的不平等条约,街头演讲揭露北洋政府的卖国行径。学联会还组织纠察队在陆城、甲子、碣石、大安、河田等港口圩镇查封日货。据当年12月19日广州大同日报报道:“陆丰县城第一高等小学生发起组织学生联合会,联队巡行,分队演讲,对各种爱国举动甚为热心。昨且传消息有潮商庄和祥运车糖(日)数百斤。德泰运载火柴10余箱希图漏入,卒为学生查获。随即将该物当众焚毁,以寒奸商之胆”。可见,“五四”爱国运动在陆丰也掀起了一场空前的暴风巨浪,而郑重正是这场暴风巨浪的推动者和弄潮儿。

郑重于1897年生在陆城一个较为殷实的家庭,陆丰龙山书院毕业后,考上了海丰中学,恰与彭湃同学,两人志同道合,在彭湃的影响下积极参与海丰中学的一些进步活动。毕业后,彭湃留学日本,郑重则回陆丰应聘为陆丰第一高小教员。

在陆城前圩仔郑家祠堂后进有一个宁静而优雅的书斋,叫通德斋,是郑家子孙读书会友的地方,郑重平时就住在这里,看守书斋,成了书斋的主人。

郑重在读书期间就受到辛亥革命的影响,“五四”运动的洗礼使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也促进了他思想的变化。然而,广大劳苦大众因囿于旧习,封建思想浓,惧怕官府,使他感到新思想传播的不易。他遂和几个志同道合的知识青年于1920年发起组织“陆丰社会促进会”,提倡以促进文化、革新社会为宗旨,用“取义不务高远,办事专求实际”的作风进行工作。此时,郑重已有救国救民的思想、革新社会的强烈追求。

1922年冬,受彭湃在海丰组织建立农会的启示,郑重又和张威、彭翊寰、黄振新等进步青年成立“陆丰青年协进社”今并被推选为社长。协进社成立伊始就领导民众向恶势力进行斗争。欺压百姓的陆丰县长丘梦元,贪污军饷的区官马忠成,贪污基建款的陆丰布厂经理陈甫民,他们都受到协进社发动的群众的控告、清算而倒台。协进社还开展社教运动,办夜校,做演讲,演活报剧等,做到了像协进社社歌中唱的那样,“嗟我陆同胞真不幸,受尽恶劣污吏肆欺凌,奋斗主义再接再厉,愿同志共牺牲,驱逐城狐社鼠清陆城,坚我宗旨,竭我血诚,美哉协进,灿烂文明,共视吾陆光荣。”这些都获得陆丰民众的拥护,使协进社青年在陆丰的威信大大提高。

1922年彭湃首先在赤山约成立了一个六人的农会,一时间风起云涌,很快便发展成全国第一个县级农会。

1923年春,彭湃亲自来陆丰发展农会工作,首先来到“通德斋”找到郑重,老同学相见格外亲切,是夜留宿通德斋,两人彻夜长谈。第二天,郑重在通德斋召开协进社会议,请彭湃讲话。彭湃首先肯定了协进社的工作及在社会上产生的良好影响,并着重指出: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农民问题,青年知识分子只有和农民结合,把亿万农民发动起来才能解决中国的富强问题。他还根据海丰成立农会的经验,分析陆丰的形势,说现在的陆丰和海丰一样,几千年农民饱受封建社会官僚地主的压迫剥削,要求解放的呼声很高,各地农民就像一堆堆的干柴,只要有一点火种就会马上燃成燎原的大火。会议决定,协进会成员分别发动进步青年配合彭湃从海丰带来的农会骨干到各地农村去做发动农民的工作。果不其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全县农民申请入会达七千余户,最多时每天有一百余户要求入会。

6月1月,彭湃第二次造访通德斋与郑重商量筹备成立县农会事宜,他们商定选陆城旧圩六驿村的林氏宗祠做为筹备会的办事地点,成立陆丰县农会筹备会,并推举彭湃为会长,郑重为副会长。经过十多天紧张的筹备,6月23日在六驿林氏宗祠召开全县农民代表大会,通过农会章程,选举彭湃为陆丰县农会会长,郑重为副会长;6月25日代表大会闭幕。县农会正式成立,成为继海丰之后全国第二个县级农会。1923年7月26日,8月5日海陆丰两次遭受强台风袭击,农民损失惨重,农会力主减租三成,遭伪县长和军阀地主的反对和镇压,农会逐转入地下。

1924年1月,在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一大”形成国共合作的新形势,郑重和张威等农会干部在陆丰农村组织农民秘密团体“贫人党”“十人团”等进行隐蔽的斗争,准备迎接新的革命高潮。

1925年,周恩来等领导的东征军到达陆丰,郑重等发动附城及邻近乡村各界人民几千人;在洛州埔举行大会欢迎和支援东征军作战。东征军的胜利,为陆丰恢复农会创造了条件,郑重等投入紧张的农会恢复工作。四月中旬陆丰农民协会成立,郑重和庄梦祥、陈谷荪等当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领导全县农民反对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九月由于东征军回师广州镇压军阀叛乱,东江及海陆丰地区又重回陈炯明手中,农协大多负责同志及农军随东征军撤回广州,郑重则留下坚持地下斗争。十月,第二次东征胜利,郑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由于工作需要,郑重调海陆丰地委工作,公开身份为农协会执委。1927年4月国民党中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背叛革命向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举起屠刀,实行白色恐怖,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于4月、9月、10月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郑重此时回陆丰参与了领导武装起义的工作,并就任5月1日成立的县苏维埃政府的委员。

正当海陆丰革命蓬勃发展之时,由于长期过渡紧张的工作,他的痔疮病发作,大量流血不止,无法坚持工作,只得在家养病。11月下旬,彭湃在陆丰召开东江特委会议,第三次来到通德斋看望在家休息的战友并向他通报了最近海陆丰的革命形势,嘱他安心养病。张威、庄梦祥等陆丰苏维埃领导也经常到家去看望他们过去的老师,和他商量工作,征求他的意见。

1928年2月25日国民党反动派从惠阳、紫金、汕头等分几路向海陆丰進军,眼看海陆丰又将陷入敌手,东江特委决定农会转入地下,干部先撤出陆城。26日张威、庄梦祥等8位同志再次来到通德斋准备接郑重一同撤退。但此时郑重己不能走路,痔疮仍在出血,遂和张、庄等说,你们快走吧,不能因为我一人拖累大家,我会设法隐蔽起来的,你们快快走吧!张威等只好含泪告别了他们尊敬的老师和战友,可是当他们进出通德斋时却被一个叫江湖的叛徒看见了。他是一个抽大烟的流氓无产者,革命高潮时他混进了革命队伍,革命低潮时,为了保命就成了叛徒。他见到离开的人中没有郑重,想必他藏在家,于是他向国民党军阀陈少岐告密。1928年2月28日下午国民党反动派攻陷陆城并实行全城戒严,到处在搜捕共产党员,苏维埃政权和工、农会干部,那时领导干部都已撤退至附城农村,唯中共海陆丰地委委员、陆丰苏维埃政府委员和前期农运领导人郑重,因重病躺在家里不能走动,隐藏在猪舍阁棚上堆放柴草堆的后面,被叛徒告密遭逮捕。据说郑重当时已浑身是血,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被敌人用门板抬出去到马街头示众,门板上还贴着一张纸条,写着请看农会头子的下场。后再到龟山仔刑场枪杀,壮烈牺牲,时年32岁。

通德斋记载着郑重的革命故事,也见证着彭湃的革命精神和斗争策略。它不是一处普通的书斋,而是一处充满着红色记忆、令人热血沸腾的地方!


分享到:

QR:彭湃三访通德斋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