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党建

解放陆丰县城三次战斗的回忆①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21 15:47:21 阅读:928字体: | |

叶纵  叶虹

1949年春,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已胜利结束,百万解放大军集中长江北岸,行将渡江消灭蒋家王朝。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和所属部队经过二年多的英勇战斗,解放了边区广大农村和一批中小城镇,建立了大片革命根据地,把敌人压缩在大中城市。陆丰西北重镇河田,二月以守敌起义而和平解放。三月,边区党委、江南地委和东一支领导机关进驻河田,河田成为指挥中心。四月一日陆丰县人民政府在河田成立,县长郑达忠②,副县长叶左恕。

为了消灭残敌,配合南下大军,解放广东,东一支主力独一、二营和六团主力奉命解放陆丰县城。

第一次攻打陆丰县城。1949年4月3日午,在海丰九龙洞、张剑一带集中的主攻部队,已开过战斗动员会,连排干部研究过作战计划,指战员斗志昂扬,磨刀擦枪,决心英勇杀敌,解放陆城。是役,东一支司令员蓝造为总指挥,政委王鲁明、参谋长曾建、六团团长庄岐洲等一起指挥战斗。根据陆城敌人分布情况,分兵三路,独一营及六团一连政治指导员郑剑带一个排配合攻打龙山顶炮楼及中学内的钟铁肩保安营,首先用地雷炸毁龙山琢炮楼抢占制高点,爆炸声响时,各路部队同时进攻:独二营攻打敌县政府(潮州会馆)及蔡家祠驻敌;六团四连及黄汉章独立排攻打敌县党部、三青团总部及驻守公园炮楼的敌人。六团一连二个排负责围截驻王爷宫的谢乃扣中队。还布置部队埋伏法留山,以打海丰增援之敌。下午二时多,部队出发,翻越崎岖的九龙径,经西山石艮向陆城进发,到达分河。独一营从后坎奔龙山,独二营和六团一、四连在河图岭分路,三路部队像猛虎下山分插敌据点。那天是农历三月初六日,天上有弯月和星光。四日凌晨五时,部队已运动至敌据点前,当时,全城狗吠连天,引起敌人警觉,我突击队把地雷运至敌铁丝网前,尚未在楼脚埋好,炮楼敌人即开枪射击,龙山顶枪声一响,我各路攻击部队同时冲锋,刹那间,红光冲天,地雷爆炸声、枪声、冲锋声响彻陆城。

攻击龙山顶炮楼部队因地雷没用上,碉堡没炸毁,敌人仍控制制高点。我独一营战友除与炮楼敌人对射外,龙王庙(现龙山中学旧礼堂)我军与屋内敌人展开了逐屋争夺战。敌人一个手榴弹丢到龙王庙我军阵地,咝咝作响,眼看在该地的营长和十多个指战员将有生命危险,排长袁仲芬毅然以身扑在手榴弹上,一声爆炸,袁排长壮烈牺牲,保护了战友,为解放陆城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由于敌人据守炮楼,继续顽抗,我部向炮楼开炮数发,可惜炮弹摧毁力太小,命中率又差,未能炸毁敌楼,战斗在相持之中。攻打敌党部的六团四连,由政治指导员彭展煌(即方生)、一排长张威等组成突击队,负责攻正门,文化教员叶纵、副班长朱少容带小鬼班为第二队。当龙山炮楼枪响时,突击队发起冲锋。由于公园门前巷很窄,大门又装了大木栅,我突击队冲入巷内时,敌人机枪步枪齐发,政治指导员方生、副班长朱少容、战士王彬中弹受伤。这时参谋长曾建来到城隍庙,听四连长叶佐庭汇报战况后,提出“正面难攻侧面攻”。叶连长马上回迎仙桥头,叫开一中药店的门,把机枪放在二楼晒药阳台上,向敌人炮楼猛射,正面部队发动第二次冲锋,因围墙太高,枪眼火力强,仍没攻破。佐庭连长决定找一制高点,以利制敌,这时一连长叶虹带队前来支援,两个连长带一部分战士和一挺机枪,冲上迎仙街一间什货铺的三楼,爬上屋栋顶。刚一抬头,敌人一枪打来,一粒子弹正好在叶虹连长帽沿飞过,真险!为了找突破口,佐庭又回到药店,组织用地雷炸围墙,命令张威等翻墙爬瓦面从上冲入敌县党部,向公园内敌人喊话 “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有六、七个敌人倚托公园假山和水池继续顽抗。我方向敌阵打了二发枪榴弹,炸得敌人叫爹喊娘,但仍不肯爬出来。佐庭满怀怒火,一手拿枪,一手拿手榴弹,和朱强向约十多米远的水池滚进,跃入敌人中间,大喝“谁动就打死谁”敌人放下武器一个个举手投降。炮楼敌人见此,一时发呆,停止射击。我们又展开政治攻势,大喊“缴枪不杀”顽抗是死路一条”。炮楼敌人见四面被我包围,只得举白旗投降。当战士欧略③冲上去缴枪时,炮楼内一顽固敌人,向欧开了一枪,欧腿部中弹,该顽敌还要开第二枪时,被旁边一伪兵扯开。我战士冲上缴了枪,全俘守敌。独立营黄汉章排也攻破公园内的敌三青团总部。至此我部已全歼陆城旧圩敌人,俘获敌县联防副大队长彭善猷、社会科长罗秉如、敌排长等共31人,缴敌步枪28条。我四连伤4人。独立营黄汉章排长壮烈牺牲。

进攻敌县府的独二营,经一轮冲锋,迅速歼灭了蔡家祠政警连部,俘中队长李禄泰等40多人。当部队翻墙冲入敌县府(潮州会馆)时,敌县长赖舜纯的政警队,凭借炮楼和高墙,负隅顽抗,我部几次冲锋,都未得手。因队伍完全暴露在大町和巷内,无可掩护,有二十多位同志壮烈牺牲,四十多人受伤。在救伤中,年仅19岁的党员卫生组长叶碧玉在枪林弹雨中,来回奔跑十多次,抢救伤员十多人,自己中弹重伤,血流如注,仍不下火线,坚持组织抢救战友,直至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光荣牺牲。年方16岁的卫生员刘敏儿也在抢救伤员中壮烈牺牲。卫生员陈惠琼、张玉同时负伤。白衣战士个个都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慨。

战斗从凌晨打到午后,旧圩完全解放,蓝司令员等已进到大东门指挥。只剩龙山炮楼和潮州会馆尚未攻克。鉴于敌人有坚固碉堡据守,我方又缺乏攻坚武器,指挥部下令撤退。是役摧毁了国民党县党部、三青团总部,歼敌一个连部和三个排兵力,俘敌官兵七十多人,缴枪弹一批,沉重地打击了敌人。下午我们撤回河田休整,总结战斗经验教训,追悼二十多位牺牲烈士。并在河田圩下寨园建立烈士纪念碑,政委王鲁明亲写碑文。解放后龙山北麓建了烈士陵园,政府把烈士骨灰移进陵园,让后人永远怀念和学习。“青山有幸埋忠骨”,烈士的英名和丰功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第二次攻打陆城。7月14日东一支主力、六团和边纵主力三团,奉命第二次攻打陆城。当第一次攻打陆城后,吓破了胆的红鼻县长赖舜纯,于五月初就弃职逃跑了,那时县长已换了军统的颜子美(陆城人),驻陆城的保安营长是中统派的钟铁肩,因两派斗争,七月初钟杀了颜子美,自任县长,龟缩在陆城内。14日下午约五时,我进攻部队在河口排子埔集中后,浩浩荡荡沿公路杀奔陆城,按部署攻敌据点。部队攻入后,没遭抵抗。找到陆城地下党及询问群众,才知钟铁肩于是日黄昏后弃城逃窜,去向不明。庄岐洲团长亲自带队四处侦察,最后才查清敌人逃向河口剑门坑。命令四连星夜追击,天刚亮四连攻入剑门坑村,发现敌人于凌晨零点又逃跑了。因怕敌人窜扰我河田指挥中心,四连又马上翻山越岭赶回河田黄沙坑设防。16日发现钟铁肩逃回博美。四连回师龙山据守,以防海丰敌军增援。我其他部队奔赴博美,分三路进攻在博美镇、鳌丰、霞寮敌人据点。敌负隅顽抗,我军与敌巷战,双方激战三十六小时。第二天上午敌154师千多人来增援,我部奉命撤回河田。纵队司令员尹林平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部署消灭敢于来犯河田之敌。但154师不敢进犯河田,经河口、新田窜回海丰。

第三次攻打陆城。1949年8月,南下大军进入湖南、江西,总指挥叶剑英正部署解放广东战役。8月上旬,我边纵主力团和东一支部队,连续作战,横扫残敌,取得了汕尾、罗輋等战斗的重大胜利。边纵主力团奉命西进,歼灭广州外围敌人,配合南下大军,解放广州等地。8月16日,东一支主力和六团第三次进攻陆城。钟铁肩这个末朝县长,如惊弓之鸟,半夜经崎头、沙港逃到海丰田墘、捷胜海边。我军胜利进城,从此陆城永远回到人民的怀抱。不久我县人民政府迁进陆城,开始新的战斗和建设。

 

注释:

①本文仅是个人和一些战友的回忆,讲的是发生在身边的部分简要事实,就四连一连的大部份战斗事迹和战友英名未能一一介绍,特别是和独一、二营各在不同的战场,许多战友事迹更无法记述,深以为憾和致歉!望战友们补充!本篇如有错误,请予赐教!

②郑达忠、庄岐洲、叶左恕、彭展煌、郑剑、叶虹均是龙山中学抗战时的校友。龙山地下党为革命培养了许多干部,是陆丰党培养干部的摇篮。

③欧略。河口人,解放后调海军任职。他曾奉中央军委命令,率扫雷大队到越南海防,在美舰眼皮底下,扫掉美军布下的水雷阵,打通水道,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斗争。他作战勇敢,多次立过战功。后任海南榆林水警区司令员。现离休。


分享到:

QR:解放陆丰县城三次战斗的回忆①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