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五辑

为官心存民众、读书志在圣贤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7-01 15:55:13 阅读:1,288字体: | |

为官心存民众、读书志在圣贤

――(清)举人卢恩二、三事

卢本乐

我祖东咸公讳恩字秉推号泽山。是广东省陆丰县卢氏族宋始祖中散大夫天潢公的第二十世孙,明兵部主事锻的长孙。公举人出身,清康熙五十年辛卯授广西省梧州府怀集县县令,五十七年戊戌奉旨行取特授兵部车驾司主事。行年七十二,终于雍正二年。

公生于清皇朝的鼎盛时期,家学渊源,教育良好,为官心存民众,读书志在圣贤。我县县志的记载:“……擒镰盗、绝苞苴、培士子、折疑狱。莅怀七载著廉能声行,取升兵部车驾司主事,以老致仕卓车出都门,袱被萧然,囊无余物,人谓克绳祖武云。

怀集三堂公坐联是;

望高岳之云,舒卷无常、这里玄机可通治理。

饮洊溪之水,清甘有味、箇中雅趣尽足养廉。

虽说是仅仅三十四个字的一付对联,却道出了公的为人。当时有一位钦点粤西主考官在为公六十一荣寿序中这样写道:

“卢君之令怀阳也,以儒术而长于吏治,以大道而试于小邑……莅怀七载,为民兴利除害,剔弊厘奸。其大者,则储仓庚以备岁荒,怀民无悬罄之嗟矣;复官渡以济往来,怀民无病涉之患。至其清以居心,慎以用刑,勤以布令,是圣天子所以遍敕于薄海民僚者,而卢君守之而勿释,则卢君之为政,诚足以验纯儒之经术,加非浴吏之设施哉。怀之民歌之颂之,不知所报云云。

祖辈传公到怀集不久,一天忽闻衙处群众敲罗打鼓,人声嘈杂,好象发生了什么事。因问衙役,说这是民众在祷告天地赶田瘟。公奇之,叫人捉了一个来看:原来是山洞中一种水生甲壳动物,状苦磐鲎,嗜食谷物,为农害甚剧。乡民信为田瘟。公告诉当地人民群众,说此物可供肉食,营养丰富,不要相信什么瘟。群众有疑忌、遂共与烹食,方知言之不谬。于是群众争相捕杀,不消多久,“田瘟”殆尽无余。庄稼长势转好、丰收在望。

“怀之民歌之颂之,不知所报”云云,言有所本

我家乡现存若干幅画像中,有一幅构图是这样的:

图上人物不下十来人,东咸公端坐正中,手提旱烟斗。树下有尚未卸鞍的马匹,旁有儿童在嬉戏。看样子似乎是刚出发回来。下方突出地绘了两个汉子抬着一个两层屣的大木格,正跨过一道小石桥而去。桥边有一头大水牛,另一边有一个农民模样的斜依在松树下的大石头边歇息。

这幅画像根据祖上历代的传说是因为:

退休后,家中人口众多,生活一般,家人常常产生怨言。说什么人家阿爷当了大官回来,衣食超人一等;俺家阿爷回来,儿媳们连一件像样一点的衣衫也穿不止。老人家听着心里很不好受,就笑着说:“做大官的并不就等于赚大钱的”。又说:“要钱么,那容易的”。即吩咐侍从起个大清早,带上一班人马到碣石镇的玄武山上香拜佛。去时不动声色,回来时却呜锣响道。这时惊动了还在清梦中的守城头目。待到叫人去探查时,部公爷早回去多时了。守城的头目们自忖,碣石镇是个濒海地区、国防前沿,怎么连朝廷的命官来行香拜佛也不知道。这不是有失职守么。于是即封上钱两,写了道歉拜帖,装在大木格中,随后赶着送来。

公令把木格抬到厅堂上,对儿媳们说:“来吧,要钱么,你们要收多少就收多少。”儿媳们听了一时明自过来。这叫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官的只能拿到一定的俸禄。非份的、不义的钱财怎能攫取?我儿时常常听说先前部公的儿媳妇们还要穿黄麻衣衫(那是一种极粗糙的自家机织衣料)呢。

公将要退休之前,皇上见他两袖清风。从京都回到南方来,路途又遥远。哪里有这么多的路费,就特意命他向僚俗,殷富捐款监造銮舆、修筑尊经阁(孔圣庙),意欲让他捞点油水,好回家欢度晚年。可是他却“清甘有味,尽足养谦”。一文也不取。回到家后,一间不足三十平方的住处还是他侄儿(是一个做苏州生意的大商人)盖给他的。我家族谱中对这件事有这样的记载:

“百臣僚佐,捐款甚钜。二事告竣,奉文达京,公迟延久,上责其故。公奏已将造銮舆、修筑尊经阁余款到各州县籴谷存库,以备岁荒。帝嘉其品洁行正。因将“因”(公厨讳因)加一心底为“恩”、乃曰:卢恩,菩萨心也。僚佐士民相继称公为“卢菩萨”。

公遗诗不下几百首,可惜多已散失。有一首《白菊》七律,却颇能显示出他的高风亮节。

常傍柴桑老子居, 何缘玉质到吾庐?

不粧红粉谁怜汝? 羞卖黄金酷类予。

九月寒香清且淡, 三秋素蕊郁还舒。

寄语送酒殷勤客, 同立花前莫踌躇。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诸多借诗言志,公也没有例外。读公之诗,兼证之家园现存居处,口传、县志,族谱。公之为官确是清廉的。堪为我后人效。


分享到:

QR:为官心存民众、读书志在圣贤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