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七辑

湖东,保护了一批南昌起义部队的领导人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9-30 17:01:25 阅读:1,334字体: | |

刘汉升 许鸿雁

广东省陆丰市湖东镇是粤东沿海的一个美丽渔镇,也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红色老区,在战争年代曾为革命做出了贡献。

南昌起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地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南昌起义的辉煌却与湖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联系在一起,在南昌起义受到挫折的时候,以陈宗尧为代表的湖东党组织和革命群众,不畏危险,英敢奋斗,保护起义部队领导人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彭湃、恽代英、林伯渠、廖乾五、还有杨石魂、许冰等同志。

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失利,起义部队领导人没有一位被捕被杀,创造了战争的奇迹。在这奇迹当中,湖东党组织和革命群众也是奇迹的创造者。

首先让我们掀开90年前南昌起义南下的历史画卷——

一、起义部队南下进军广东

“八一”南昌起义胜利后,部队按南下广东的原定计划,从1927年8月3日至5日分批撤离南昌。从南昌到临川,是南征的开始阶段。当时正值盛夏,道路崎岖,战士负荷重,伤病员逐日增多。加之敌人胁骗居民躲离,又导致了部队给养的严重困难。在艰苦的条件下,有一批不坚定分子离队叛逃。到临川后,前委着重研究了加强宣传教育的问题,着手整顿党和军队的组织,并正式组建了以新战士为主的第九军(实际兵力约一个营)和第二十军第三师。未及在南昌参加起义的陈毅和其他数百名同志这时兼程赶上了起义部队。在肖志戎、李井泉率领下,临川的农军和部分学生也参加了起义部队。

从临川出发以后,起义部队中普遍加强了政治教育和宣传鼓动工作。

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军,使广东的国民党军阀极为惊恐。8月8日,以讨共为目的的第八路总指挥部在韶关成立。敌人钱大钧率四个师,黄绍竑率两个师,急忙从粤北分两路入赣南堵截。起义部队进至瑞金后,即与敌军展开了激战。25日,起义部队首先与钱大钧部五十、六十两团在瑞金壬田遭遇,贺龙亲自指挥第二十军向敌攻击。经过几小时激战,击溃了敌人,并乘胜进占了瑞金。随后,在得知重兵驻扎会昌,妄图截击我军的计划后,前委决定于8月30日发起会昌战役。是役,驻会昌的钱大钧部九个团,踞山凭险死守,起义部队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于30日下午4时攻占了会昌。计歼敌四个团,俘敌官兵900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等物资。9月2日晨,黄绍竑部2000余人,窜到会昌,又被起义部队击溃。三战三捷,大大鼓舞了全军的士气。会昌战斗后,起义部队陆续返回瑞金。

起义部队在经福建向潮汕进军时,广东省委广泛组织农民暴动以资响应。在海丰、陆丰、揭阳、兴宁等许多县,农民都占领了县城。沿途人民对起义部队的接待极为热情。傅连暲主持的长汀福音医院,全力为义军服务,救治了许多伤病员。9月24日,起义部队进占汕头,革命委员会各机构积极开展活动,并发布了保护民众团体和商界同胞的安民告示,出版了报纸。这时,张太雷受中共中央委派到汕头,传达了“七八”会议精神和中央关于抛弃国民党旗帜,建立苏维埃的决定,开始着手建立南方局并与前委一起研究和计划起义部队今后的行动。

这时,曾遭我重创的钱大钧、黄绍竑等部敌军,在得到三个多师的增援后,又以优势的兵力组织了对起义部队的包围。而起义部队在一再分兵之后,主力却分布在揭阳、潮州、三河坝三个地区,战场形势于我十分不利。9月28日,贺龙率领第二十军一、二师和叶挺率领第十一军二十四师,首先在揭阳县汾水地区与敌相遇。起义部队先击败了潮、梅警备旅,接着击溃薛岳部第二师,随即又与陈济棠第十一师等部队展开激战。由于连续苦战,最后未能突破陈济棠部敌军的防线。9月30日,起义部队被迫撤退转移。同日在潮州,周逸群第二十军三师第六团和教导团的一个总队,抵抗黄绍竑部两个师分两路发动的进攻,激战数小时,终因兵力对比悬殊,潮州失守。接着,汕头也被迫放弃。在大埔县三河坝,由朱德、周士第、李硕勋指挥的第九军和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英勇抵抗敌钱大钧部三个师的进攻,激烈的战斗从10月1日开始,连续进行了三天三夜,最后,因无后援,起义部队被迫撤离阵地。

在战场形势恶化的情况下,10月3日2时左右,前敌委员会在普宁县流沙镇召开了有前委、革委成员和其它军政负责干部参加的会议。周恩来抱病讲话,李立三、彭湃、叶挺等也发了言。会上传达了中央决定的精神,宣布今后要打红旗,分田地,继续战斗。关于人员的去向,决定武装人员突围去海陆丰;非武装人员愿留的留,不愿留的由农会干部护送,分批从上海撤退。但会议刚开完,起义干部就在乌石遭敌伏击,指挥机关和第二十四师被打散。几天以后未遭伏击的第二十军一部,由于和指挥机关失去联系,在敌人的包围和少数坏分子的造谣煽动下被缴械。至此,起义部队主力在潮汕地区遭到了重大挫折。

从乌石突围的起义部队战士1000余人,在董郎、颜昌颐率领下,历尽艰险到达海陆丰地区,随即扩编为红二师,成为创建海陆丰根据地的主力。从三河坝撤离的起义部队,在和上级指挥机关失去联系后,由朱德、陈毅率领,艰苦转战于贑、粤山区,后于1928年初进入湘南,举行了湘南起义,在10多个县掀起了巨大的农民革命风暴。1928年4月,这支部队开赴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随后为建立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二、贺龙、刘伯承、彭湃等领导人在湖东出港渡海

1927年10月3日上午,暴风巨浪冲击来临之际,根据张太雷在汕头传达的“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央有关决定,李立三、恽代英、张国焘等与地方党组织负责人杨石魂在普宁平湖村读书楼上开会,具体部署护送领导人撤离战区工作。当时,湖东党组织的负责人陈宗尧也接到党组织的通知,赶到普宁流沙,出席有关护送领导人撤离战区的工作会议,因为有了陈宗尧到了流沙,也就有了后来一批起义领导人到湖东。

陈宗尧为陆丰市湖东镇人,1899年出生,1916年就读广东省广雅学院,大学文化,好学上进,倾向革命,于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在1925年参加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及武装斗争中,担任陆丰县东路总指挥。1927年11月担任海陆丰苏维埃政权领导成员,也是陆丰县苏维埃政府主要领导成员15人之一。陈宗尧与彭湃的革命友情十分深厚。普宁流沙与陆丰湖东近邻,两地相距只有60公里,接到通知到流沙接受任务的陈宗尧,当时才28岁,年青富有活力,只用一天就赶到普宁流沙。

下午2时左右,前敌委员会在普宁流沙镇召开了有前委、革委成员和其它军政负责干部参加的会议。这时的周恩来已患病在身,他抱病发言。会议刚开完,起义部队就在乌石地区遭敌袭击,在叶挺指挥下,董郎率领的七十四团官兵英勇阻敌,掩护起义军领导人撤离,为起义军领导人的撤离争取了时间。

彭湃在当地享有很高的威信,对潮汕地区比较熟悉,又懂当地的语言,在危急的时候,他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战斗一打响,队伍就出现了混乱的局面。彭湃最关心的是周恩来,因为他正在发高烧,病情严重,他四处寻找周恩来,后来一位农民协会会员告知他,杨石魂带领一帮人在护送周恩来,听到此消息,他心中稍宽一些。

在会议地点不远处,正在待命的陈宗尧听到枪声,马上向会议的地点冲过来,好不容易找到彭湃。这时彭湃见到陈宗尧十分高兴,两人拥抱在一起。

山头的枪声越来越密集,革委会领导机关和二十四师的官兵正在往下撤。彭湃的身边围拢着贺龙、刘伯承、林伯渠、廖乾五和徐冰、文曼魂等。

他们在这危急时刻仍然惦记着周恩来,盼周恩来到来!这时,林伯渠开口了:“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了,再等就来不及了,赶快走吧!”

经他这么一提醒,彭湃转过神来,马上招手,叫来当向导的普宁县组织负责人之一黄昌业,由陈宗尧、黄昌业带领大家向陆丰的方向撤去。

他们一行人撤出了战区,来到一个地下交通站的人家,他们脱下军装,换上当地的便服,装扮成当地的老乡和中小商人。

随他们一道来的有一位年青人、二十军三师师长周逸群的机要秘书徐以新,他还想把起义的红领带留下。

刘伯承没有好气地说:“我的小老弟,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要留下这个!”

徐以新一听,马上将红领带丢了下来。

当晚,他们一行从普宁出发,向靠近普宁的陆丰湖东港出发。

当时,敌情是严峻的,陆丰城内有200余名敌兵,且有陈济棠、徐景唐、黄旭初三个师,在包围二十军的一、二师。还有,惠来城、陆丰碣石城都有保安队,农村也有一些坏人。

在陆丰东南沿海甲子、碣石、湖东三个港口中,湖东没有甲子、碣石港繁荣,而这里的革命气氛却很浓,群众的基础也比较好,彭湃多次来过湖东指导农民运动。

陈宗尧,是当地的一位富绅,在彭湃的影响下,毅然参加革命,并发动一大批农民、渔民、盐民等参加到革命队伍来。在湖东党组织带领下,湖东农会、渔业工会、盐业工会组织革命分子参加了海陆丰的九月秋收起义、攻打碣石城战斗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等,将湖东建设成为红色堡垒区域。在此,我们将铭记1927年11月苏维埃政权时期湖东任职的负责人:中共区委负责人:王文琴、薛鸿如、谢庆文、卓娘招;共青团区委负责人:黄万里、林其夏、陈俊儒;苏维埃委员蔡其玉、薛亚门、吴少波、蔡鸿勋、卢庭章、薛宗番、林妈庇;赤卫队中队长:吴少波、蔡鸿勋等。他们在参加彭湃领导的海陆丰革命斗争和护卫起义领导中,作出了贡献。

彭湃一行的到来,当地党组织的干部又惊又喜,陈宗尧等党组织的干部,把他们迎到海边的一个居住点,马上端上香喷喷的擂茶、地瓜粉煮的猪肉、各式各样的海鲜、潮州柑等,满满摆了一大桌,招待他们一行。

在就餐的时候,彭湃叫出陈宗尧,交代他:形势很紧张,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请去准备一艘船,叫上几个可靠的船工,将我们送到香港。由于战斗失利,还有一些领导人会到湖东港来,要认真做好掩护工作,将他们安全送出港。

陈宗尧马上向彭湃表态,保证完成任务,随后他交代人去准备一艘运货往返香港的大帆船。

临港口处有一个寺庙——吴爷宫。吴爷是一位名医,救世济民,做了大量的好事,他逝世后,人们就为他修建了寺庙。前来祈求平安的人络绎不绝,香火旺盛。

彭湃一行要登船了!陈宗尧在港口四周派出了赤卫队员,巡逻警戒,保证领导登船的安全。接着,他又带着护送彭湃等领导人出海的船工到吴爷宫前,烧香祈祷,祝帆船在海上平安,顺利抵达香港。

他们一片真心天地可鉴!

过了不久,恽代英也从战场辗转到湖东港,湖东党组织也将他安全送出港。

他们一行经过海上的航行,安全抵达香港。接着,他们都从香港转赴新的战斗征途……

贺龙从香港来到上海。他是“八一”南昌起义的总指挥,国民党政府专门发出通缉令,悬赏10万大洋捉拿他。这样,贺龙比别人的处境更困难了。他时常一晚上换几个地方。

到上海不久,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维汉来看望贺龙,又谈起南昌起义。贺龙直言不讳地说,照我看,南昌暴动是正确的,是武装对抗国民党反动派,但有两个错误:一是用了国民党的旗帜,二是没有没收地主的土地。

李维汉告诉贺龙,现在全国各地都已发生多起武装暴动,比如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还有黄安、麻城、广东的海陆丰等地。

贺龙说他想去湘西:“湘西是有希望的,主要是要把那里的农民发动起来。”

李维汉将贺龙的意见向中央汇报。瞿秋白沉思一会,说:“是不是叫贺龙去湘西干一下呢?”

过了一段时间,周恩来与贺龙会面。贺龙回湘西的打算已经考虑成熟,他向周恩来再次作了详细的汇报。

周恩来将贺龙的意见带到中央常委会上,最后批准了贺龙回湘西组织武装的请求。

1928年1月中旬,贺龙、周逸群带着卢冬生等10余人,乘坐长江轮船离开上海去武汉,随后他们回到了湘西……

彭湃在香港期间,有力指导了海陆丰人民的第三次武装起义,并于1927年11月初从香港返回海陆丰,任中共东江特委书记。11月13日,彭湃参加了陆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说。11月18日,海丰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红宫隆重开幕,彭湃也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说。为了作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海陆丰红色政权建立起来之后,彭湃着手在中峒一带山区建立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大后方。1928年7月,在党的六届一中全会上,彭湃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1月,彭湃遵照党中央的指示抵达上海,担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

林伯渠从湖东港转移到香港后,因当时蒋介石颠倒1927年3月23日南京炮击事件的黑白,把那时任第六军党代表的林伯渠,说成是煽动抢劫英美领事馆的“国际要犯”,悬赏缉捕,他住在香港已十分危险。当时共产国际有人在香港。共产国际的同志就确定林伯渠去莫斯科。为了等待去莫斯科的机会,林伯渠先潜回上海。那时交通困难,两次没从上海上船,后商定从日本走。1928年春,林伯渠到日本后,引起日本警察的注意,误认他是唐生智,要将之逮捕引渡给国民党。辛好得到两个世侄邓孝纯和林定平的掩护,赶紧给他办好去欧洲的护照,在买好船票后,连夜护送他去毅贺港上船赴海参崴。林伯渠在海参崴等了两三个月,才到达莫斯科。

刘伯承和差不多同时辗转到香港的吴玉章转移到上海,又从上海赴苏联学习。当时年纪很轻的涂以新也赴苏联学习,分到中山大学。刘伯承进入高级步兵学校学习。在开学典礼上,该校政委致词时特别提到刘伯承是南昌起义的参谋长,说他和一批优秀的中国军官来学习,是本校的光荣。刘伯承在苏联学习毕业,于1930年回国,后来到中央苏区,又担任了红军总参谋长之职。

恽代英抵达香港后,于1927年10月15日参加了南方局暨广东省委联席会议。会上,恽代英被选为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宣传部长。于12月与张太雷、苏兆征、叶挺、叶剑英以及周文雍、聂荣臻等同志组织领导了广州起义。

二十军党代表廖乾五于1927年12月转移到上海。同年12月在中央组织局军事科工作。1930年夏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

彭湃的爱人许冰曾随彭湃赴上海工作,彭湃牺牲以后,许冰返回大南山革命根据地担任东江地区妇女运动委员会主席。1931年,她被选为中共东江特委委员、主持妇委工作。1932年深秋,许冰被叛徒出卖,她为了掩护群众撤退,不幸落入敌手,英勇就义。

三、周恩来、叶挺、聂荣臻在湖东隐蔽转移

周恩来尽管重病在身,但说起来也很幸运。

夜晚中,在丢失了所有的武装护卫后,一直跟随在他和叶挺、聂荣臻身边的是杨石魂和他的两个警卫员。

重病的周恩来没有杨石魂等人的精心照料,是无法保全自己以及后来安全到达香港的。

病成这副模样,整天躺在担架上,生活都很困难,更谈不上领兵、指挥打仗了。杨石魂等人当然明白这一点,心想只能先设法躲过这险境,才能考虑做下一步的打算。他们一行脱离了战场,从普宁进入了陆丰的地界,经杨石魂了解当地党组织,得知贺龙、刘伯承一行,在彭湃的带领下,已往陆丰南塘的方向,于是他征得周恩来的同意,也循彭湃行走的路线行进。到了南塘,在南塘赤卫队第九队队长郑尧等人的护卫下,周恩来一行人向湖东港方向转移,以便瞅准安全空隙,待机出港。

湖东镇湖东村位于一片山坡上,登高望远,弯月形的湖东港遥遥在望。当时的湖东村可是当地最早建立农会的村庄,彭湃曾经亲自来到这里指导过农会工作,并对这里农会的彻底革命精神大加赞扬。当年插在农会办公地点——薛氏祠堂内的农会会旗,就是彭湃亲手授予的。

薛氏祠堂的建筑结构是当地人称之为“下山虎”的平顶瓦房,周恩来、叶挺和聂荣臻来湖东后,就住在祠堂内的神主堂里。

陈宗尧到普宁流沙接受任务时,与杨石魂有工作联系,他们一行一抵达,陈宗尧马上赶过去,由杨石魂带领陈宗尧与周恩来、叶挺、聂荣臻见面,并当面汇报贺龙、刘伯承等领导人安全处港的情况。

贺龙的目标很大,是敌人追捕的主要目标,周恩来得知他已安全出港,十分高兴。

负责接待周恩来的还有农会领导人薛鸿如,他是湖东有威望的领导人。他带领农会会员们搬来一捆捆的稻草,打好了厚厚的地铺。那天天气有些冷,天空中飘着小雨,农会会员们陆续提来滚水、火炉和木炭,并端来了煮熟的番薯。没有多久,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周恩来就在两个战士的搀扶下,和叶挺、聂荣臻、杨石魂等走了进来。重病在身的周恩来任何时候都保持着他那彬彬有礼的待人态度,他并没有即刻躺下来,而是坚持着和薛鸿如等农会会员们打招呼、握手。薛鸿如急忙上前扶住他,让他坐到准备好的靠背椅子上。坐定后的周恩来稍微歇息了一下,就叫来身边的同志,拿出地图指点着询问陈宗尧、薛鸿如当地的情况。他同时没有忘记鼓励陈宗尧、薛鸿如,不要怕挫折,坚持斗争,建立苏维埃革命政权,坚持到革命的胜利。

周恩来那顽强的意志力和谦和的待人态度,给陈宗尧、薛鸿如和农会会员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图为纪念老苏区革命事迹——南昌起义最后一批南撤部队渡海处,“观海石”由澳门书法家协会主席连家生先生题写。

在周恩来等人到湖东之前,贺龙、刘伯承、彭湃等人已出港了。

当天傍晚,湖东村又开来一支40多人的起义军和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领导汇合,住进了薛氏祠堂并在祠堂后山上站岗,架起了机关枪。此时的远处虽然还有零星的枪声,但湖东村还算是平安。第二天早饭后,这批起义军列队出发,准备到湖东港乘船出海,周恩来在警卫员的搀扶下,和脸挂热泪的战士们一一握手告别,为他们送行。

这批起义军由薛鸿如带到港口搭船去了香港,至于这支部队由谁带出港,目前已经无法考证了,留下了一段历史上不解之谜。

那么,周恩来到湖东是为了出港,可为什么只送起义军走,而自己还继续留在湖东呢?

原因很简单:自己的身体不允许。湖东到香港乘坐帆船,需要航行几天几夜,以周恩来当时的身体状况,海上数天得不到治疗,性命是很危险的。对于要不要马上出港的问题,叶挺、聂荣臻和杨石魂都做过仔细研究。周恩来进驻湖东村后,薛鸿如曾多次派人到湖东墟镇中药铺开过药,但周恩来服用后病情没有得到好转。而自起义军来到湖东村后,我地下交通员就连连接到敌军步步紧逼的消息,因此推测目标可能已经暴露,敌人很快就会追踪而来。

中共南塘区委已转移到兰湖,兰湖是革命根据地,群众基础很好,而且位置偏僻,便于隐蔽,因此杨石魂向周恩来等领导作了汇报,决定由陈宗尧带赤卫队员掩护,向兰湖转移。

离开普宁时的路上,周恩来是趟在担架上抬着走的。在敌情严重、随时都可能和敌人遭遇的情况下,继续使用担架显然是不合适了。为此,杨石魂和叶挺、聂荣臻商量后,叫薛鸿如找来了一顶轿子。当晚,周恩来装扮成为一名商人,叶挺、聂荣臻等也都换上了便装,由陈宗尧带领,几位可靠的赤卫队抬着周恩来,踏上了转移兰湖之路。

真是好运气。周恩来他们刚刚离去不久,闻到风声的敌军就气势汹汹的向湖东村扑来,展开了大肆搜查。湖东村里顿时硝烟四起,鸡犬不宁。但是,周恩来等领导已撤走了,薛鸿如领导的农会和赤卫队也转移了,扑了空的敌军恼羞成怒,便点火焚烧了薛氏祠堂。祠堂一烧必然要殃及周围的农舍,湖东村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忠心耿耿的好汉子薛鸿如后来不幸落入敌人魔掌,光荣牺牲了。

兰湖说是个村子,但实际上只是个七户人家的小村落。

陈宗尧选择这里考虑的是安全问题,因为这里太荒凉了,极少引人注意。

周恩来、叶挺和聂荣臻一来,就住进了地下党员郑仲的家中。

中共南塘区委虽然转移到了兰湖村,但区委书记黄秀文并不在这里,他的老家在金厢黄厝寮村。陈宗尧对黄秀文的情况很了解:黄秀文的老家背靠琐城岭,面临大海,是一个隐蔽、出海的好地方。杨石魂心中顿时有了下一步的打算:转移到黄秀文家中去。

于是通过陈宗尧秘密的渠道,与黄秀文联系上了。他们一行离开了兰湖村,转移到金厢黄厝寮村,不久周恩来、叶挺、聂荣臻三人在这里出海赴香港,然后转移到上海……

周恩来在香港治病一段时间后,转赴上海中共中央工作。全国解放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兼第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被誉为“人民的好总理”。

叶挺、聂荣臻在香港与周恩来告别以后,他们俩于1927年12月参与领导广州起义。叶挺担任广州起义工农红军总司令、聂荣臻任中共广东省委军委书记。在强大敌人反扑的危急时刻,叶挺、聂荣臻一起果断下令撤退,保存了部分革命武装力量。

杨石魂护送周恩来等到香港后,于1928年2月任中共广东省南路特委书记。4月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委员。9月任中共北江特委书记。同年11月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常务委员,任宣传部部长兼农委书记。1929年初,被中共中央派往武汉重建湖北省委;2月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务委员兼秘书长。5月在汉口被捕,不久英勇就义。

陈宗尧这位为革命贡献的英雄,在那白色恐怖、战火纷飞的年代,没有倒在敌人的屠刀之下,而在建国初期却倒在我们自己人的枪下,成为了轰动一时的大冤案,酿成了历史上的悲剧……

陈宗尧带领湖东党组织和赤卫队员护送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彭湃、恽代英、林伯渠、廖乾五等领导人安全出港,他还未来得喘口气,追捕起义军领导人的敌人蜂拥而至,他成了被敌人悬赏的通缉犯。当时形势十分严峻,一旦敌人逮捕,他脑袋就要落地。他走上了与其他起义领导人同样的路子,隐蔽出港,转往南洋。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他从新加坡返回香港,同时参加了翁希庭为首的17人抗日救国团,随后回国投入抗日救亡的战斗。陈宗尧出身富绅家庭,是背叛自己的家庭,参加革命的。人们称彭湃、郑重、陈宗尧为“三杰“;他们三人都是出身于富绅,三人都是大学生,三人都是背叛自己家庭参加革命的;三人都坚定跟共产党走。陈家祖辈勤俭持家,经营有方,积累了一些家产,他们大家庭有耕作田地88亩,嗮盐盐田四块、烧石灰的灰窑2个、榨花生油厂1个、经营的铺面60多间,还有出海捕鱼的包帆船4对等,在解放前陈家可算富甲一方。陈宗尧兄弟8人,就他受过高等教育,虽在家中排行第五,但在家中威信最高,他直接或间接秘密接受我党我军的指示、命令,在人力、财力、物力等方面大力支持革命事业,陈家积极响应。在几次安排周恩来、贺龙、叶挺、恽代英等起义领导人出港、转移中,他既积极做好保卫工作,同时又出钱出力做好接待和安排出港事务。当时起义官兵到湖东,他从家中拉来粮菜,油肉接待起义官兵,对他们的困难,想办法给予解决。在那非常时期,陈宗尧如雪中送炭,使起义官兵十分激动。

抗战时期,香港沦陷,在陈宗尧的组织下,陈家派出运输船到香港抢救出一批文物,安全运回汕尾。陈宗尧受党派遣,多次带运输船到香港冒险运输军用物资到我革命根据地。在陈宗尧的教育影响下,他的弟弟陈宗武、儿子陈西岳、侄子陈若流、陈哲等先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陈宗尧的父亲去世,陆丰县党政军领导前来参加丧礼,鸣枪三发,场面隆重,规格较高。一位高级领导送来了一幅对联:有子有孙参加革命,无忧无虑含笑九泉。横额:革命之家。

这是对陈家参加革命的肯定。

到了1952年形势发生了变化,湖东进行了土地改革,上面派来的工作组推行了极左的路线,他们凭着有人诬陷陈宗尧的材料,一再对他人格进行攻击、诬陷,一再高套他家庭的成份。当时全国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产生了多捕多杀就是成绩的“左”倾情绪,错捕错杀了一些无辜的人。毛泽东说:“杀人不能太多,太多则丧失社会同情……”。陈宗尧就是在这种形势下,被人冤枉的。当时对陈宗尧的问题,出现了陆丰当地领导保陈宗尧和工作组整陈宗尧的绝然不同意见。毕竟工作组是上级派来的,还是工作组占了风,陈宗尧被冤杀了,这成了一大冤案。

陈宗尧临终前说:历史会还我清白!是的,陈宗尧在历史上对革命是作过贡献的,人们将永远怀念这位英雄般的人物。1990年,陆丰县委为陈宗尧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历史已远去,周恩来、贺龙、叶挺、聂荣臻、彭湃、恽代英、林伯渠、廖乾五等领导人在湖东出港、转移距今已经90年,但湖东人民还怀念着他们!同时也怀念陈宗尧等为革命作出贡献的湖东先辈!

陈宗尧同志简介

陈宗尧,男,陆丰市湖东镇人,生于1899年。1916年就读广东省广雅学院,大学文化,青年好学上进,思想倾向革命,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参加在以彭湃为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及武装斗争中,担任陆丰县东路总指挥;1927年11月成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及陆丰县第一个苏维埃政府主要领导成员15人之一;曾担任中共陆丰县南塘区委书记等职。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直接或间接秘密接受我党我军队的指示、命令,在人力、财力、物力等方面大力支持,积极完成任务,其全家是为党为人民的革命事业有实绩奉献的家庭。解放后,为县特邀代表。1952年被冤枉处以极刑,1990年陆丰县人民法院为陈宗尧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分享到:

QR:湖东,保护了一批南昌起义部队的领导人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