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五辑

“梦龙涤爪”究何人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1-11 11:35:50 阅读:3,095字体: | |

梁水良

题记:李实、佘圣言、梁储的故事在海陆丰民间流传甚广。他们三人有着极为相似的人生经历:出身卑微,但都以信心、毅力和宽广胸怀,战胜前进路上的困难,改写人生。他们的传奇人生和奋斗历程,给后人诸多启示。梁储是海陆丰传说 “梦龙涤爪”故事里的穷书生。近日笔者在查访有关材料时,却发现这个原本富有神秘色彩的传说原来另有主角。

陆丰市博美镇溪墘村孙氏宗祠神龛正中,置有异姓的“梁相神主位”,该村每年农历六月廿六还要举行隆重的“梁相爷生”拜祭仪式。据说这一传统相袭已有几百年。

“梁相爷”何许人也?

其与孙氏族人历史上究竟有何渊源?

“梦龙涤爪”的传说

这是一则在海陆丰地区流传甚广的传闻:

明朝成化年间(1465—1487年),博美溪墘孙白,偶于一夕,梦见一条巨大无比的黄色莽龙在村前的小溪里洗涤龙爪。隔天一早,回想起昨晚奇怪的梦境,好奇的孙白遂端坐在自家大宅前的树荫下,望这望那,专意伺察有没有应梦的“奇迹”出现。

无巧不成书。时近中午,忽见一穷书生穿着件瘦长的破黄麻布袍,走至溪边,绾裤清足,因趾甲进了污泥,乃于溪边小石上磨濯。

好一个“应梦的黄龙!”

孙白与之交谈得知该人姓梁名储,已由地方官保荐,以“秀才异等”报上朝廷。无奈家贫,遂殿试前,外出筹措赴京旅费,孙白遂聘其至家中私塾课教。

入冬时节,寒风瑟瑟,梁储仅着一件单薄布衣,富人讥讽他“火龙附身”,他乃吟诗回应:

麻布作衣单又单,十人行中九人看。

人人笑我无衣着,既是“火龙”哪怕寒?

识者惊其意志,不敢轻视。

某日,碣石玄武山大庆,梁储赶往看热闹,经桥冲河渡口搭船,渡公鄙视他是寒酸书生,有意戏弄他,乘他举步登船时,即举篙撑开船,梁储无备跌落水中,好不容易挣扎上了船,一身湿透,众人笑他“落汤鸡”,储不但不怒,当即吟出一首顺口溜:

跃上船头船便开,天公为我洗尘埃。

众人笑我衣衫湿,我自龙门跳过来。

梁储才华横溢,风度翩翩,恭谦有礼,深得孙府上下的好评和敬重。

一次,梁储在房内洗笔,隔窗摔干笔水时,恰遇族长女儿经过,无意间几点墨汁溅污了她的衣裳,而族长竟怪梁储调戏他的女儿。

储感天大冤枉,在墙壁上题一诗:

投杼曾参丰可嗟,角弓斜影误杯蛇。

尘除饭甑疑偷饭,履纳瓜田岂盗瓜。

马援无心留薏苡,广平有意赋梅花。

秉烛达旦犹疑忌,何况寒儒隔窗纱!

诗中表明“墨迹溅衣”事出无心,纯属意外。正如:曾参是仁人君子,他没有杀人,但人家误传他杀了人,以致曾母停梭痛哭;杯子里是角弓斜影,但哪是蛇?子路为孔子除去饭里的尘埃,却被人误为他偷饭;在瓜田边蹲下去穿鞋子,怎能就是偷瓜呢?马援出征交趾,借些薏苡回来作种子用,行人以为是珍珠,诬他受贿;广平偶过一门口,见帘上的梅花画得很好,便站住赋诗,有人便说他偷窥人家妇女;关云长于曹营中秉烛达旦为嫂嫂守门,哪里是对嫂嫂怀有什么歹意?我与小姐从来未见过面,不慎把墨水溅到她的半臂上时,我和她还隔着一层窗纱呢!

梁储随后收拾行李不辞而别。

他自此矢志不移攻读三年,赴考京试高中状元,后升职宰相兼执掌刑部。

明时碣石设卫。

某年某天,一催粮官押粮经乌坎港,因一路疲劳,暂住溪墘孙氏私塾。不料。第二天竟被发现暴毙床上。

官府办案疑是族长谋杀而欲捕杀其全家。

幸此案公文上呈刑部,落于梁储之手。储深知孙氏族长忠厚诚实,绝无杀人谋财之意。他不计前嫌,遣巡按持令复查。

结果证实催粮官系暑天午间口渴难奈,饮喝有毒井水而亡,而毒源竟是井旁一株毒树“甘晚”根系串入井中所致。

真相大白,族长才得无罪释放,免除了灭门之祸。

孙家感于梁储救命之恩,更愧疚于当年诬其作风,而在孙氏祠堂正中央大位为梁储立长生牌位,以报其德,后人代代传颂。 ——以上便是在海陆丰广为流传的“梦龙涤爪”故事的局部。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香港书刊及《陆丰文史》曾予刊载,三首诗作还收入近年出版的《汕尾历代诗词选》。

历史上的梁储真的到过海陆丰吗?

《孙氏族谱》的记载

“梦龙涤爪”的故事在海陆丰流传甚广,可谓妇孺皆知,但查证有关资料,并未发现有梁储在溪墘课教的记载。传说中的他是赴京赶考途中为筹措资费而到溪墘孙家课教,但梁储家在顺德,由顺德至海陆丰,赴京路线无异南辕北辙。

带着疑问,笔者来到了博美溪墘村。

溪墘村,位于博美镇东郊,北倚广汕公路,东邻八万河。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五里牌水库灌渠在村东侧通过。因建于八万河旁,故称溪墘。“墘”当地话“边”的意思。

据介绍,溪墘孙氏一脉籍出揭阳京冈,系宋揭阳县令孙乙之后裔,明初九世祖先迁于此,明中十三世祖也迁居至此。溪墘加之附近芙蓉、顺亨等小村总人口近万人,清一色孙姓。

孙氏宗祠建于村前,两进一天井,略显破旧,但仍不失气派。据介绍,该祠解放前是中共地下党秘密交通点,曾遭国民党反动派焚毁。屋内只存一香炉。

在村人的指引下,笔者来到相邻不远的大房祖祠。

该祠为近年新建,走进宽敞静谧的大厅,正中神龛牌位林立,庄严而肃穆。几位妇女正在香案摆祭品,询问才知平日她们随家在外,回乡访亲,特来拜祭“梁相爷”。

随着村人所指,长方形神龛最顶端正中,一个饰有龙头的漆金粉牌赫然入目。“宋丞相恩祖文靖梁公之神主”一行字,格外显眼。看来,“梁相”并非外传所说的是明朝丞相梁储,而是宋朝丞相梁文靖。

梁文靖又何许人也?

据有关资料记载:梁文靖,名克家,字叔子。福建泉州晋江(今福建晋江)人。生于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卒于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年)庚辰科状元。“文靖”为皇帝所赐谥号。

梁克家幼年聪敏,读书过目成诵。中状元后,授平江签判,诏为秘书省正字,迁著作佐郎,再迁为中书舍人,给事中。任职三年中,认为不可之事,必直言无隐。曾上疏朝廷,认为当用实才,不喜空言。乾道六年(1170年),任参知政事。七年,兼知枢密院事,因与主战派意见不协,遂上疏辞官,未被允许。论用兵当以财用为先,用度不足,不可轻起战事。八年,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为官既不畏权贵,又不失和气,朝廷内外称其为“贤相”。

金使来朝,梁克家力主按高宗朝礼仪行事,未被采纳,上疏辞职,被诏准。后以观文殿学士身份任建宁知府。离京时,孝宗以国事相询,梁克家劝孝宗不要追求奇功。淳熙八年(1181年),起知福州,颇有治绩。九年,拜右丞相,封仪国公,不久染病。十三年,以内祠兼侍读,被赐与宅第,孝宗多次遣使慰问。十四年,病逝于家中,享年六十岁。赠少师,谥文靖。梁克家为文浑厚明白,自成一家,辞命尤其温雅,著有《淳熙三山志》传世。

那么,梁文靖与溪墘孙氏又有何关系呢?

笔者随后查阅了村人提供的《孙氏族谱》:“九世祖城斋公世居华湖,元末明初为寻生计,偕子朴翁迁徙于海邑坊廓都之溪阳乡,并建祠于溪阳。因傍溪而居,后又为溪墘也。”

又载:“明经正德年间十三世祖白水公奉母陈氏祖妈并携梁相神主卜籍于兹。是日为农历六与廿六,溪墘合乡沿以祭日。”

华湖即惠来县的华湖镇,当地人称“下湖”。惠来,明始置县,古属潮邑之酉头都。在惠来有“未有惠城先有方,未有华湖先有孙”之俚语。京冈孙氏一脉籍出江苏高邮,北宋理学家孙觉之孙孙乙授揭阳县令立籍于揭阳京冈。华湖孙氏是在宋末元初为避战乱从揭阳京冈迁居华湖,而后于又于元末明初迁居溪墘。至明正德年间白水从揭阳京冈直接迁居溪墘。

白水奉母迁徙所携“梁相神主”,是宋相梁克家,他才是“梦龙涤爪”故事里的“穷书生”。故事的发生地是揭阳京冈,时间为南宋绍兴廿二年(公元1152年)。

据笔者查考,明经正德年间,梁储恰好刚在朝中升职内阁首辅。

传说与史料之间

“梦龙涤爪”故事在海陆丰,几百年来一直是海陆丰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属民间口头创作,故有多种版本的流传。

“孙梁恩义相救”的故事曲折感人,特别是穷书生历经磨难后高中状元和报恩之举的“才子佳人”的模式,吻合了深受地方戏剧影响的海陆丰人特有的传统审美心理特点,流传广泛。

上世纪一位旅居香港的博美籍文化人士在香港出版了《山川人物》一书。该书以民俗为背景,专门收录海陆丰各地的趣文逸事、历史传说,其中就有文章开头所略述的“梦龙涤爪”的故事。

该书出版后颇受海陆丰人士,特别是海外家乡人的欢迎,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由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四要素齐备,又与博美溪墘孙族风俗极其相似,虽为传奇,也让外人确信其事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陆丰文史》的转载和近年编纂出版的《海陆丰历代诗词选注》,将这个“张冠李戴”的故事流传和影响进一步扩大,以致一人传虚,百人传实,以讹传讹。据溪墘村人介绍,他们曾多次在一些场合澄清事件来龙去脉,但收效甚微,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史料与传说不同。史料撰写必须认真严肃,不可“闭门造车”则,否则,就难免授人以柄,以致于遗笑他人了。

不过,就事件和人物来看,确有诸多相似之处:

其一、揭阳京冈与博美溪墘都傍河而居,相似的地理环境为“梦龙涤爪”故事的发生提供了依据。

其二、梁储与梁克家虽生活在不同朝代不同地域,但两人有着近似的成长背景,都出身寒门,幼年即显才思敏捷,长大后凭自己的实力跻身上流社会,两人又都官至相位。

历史的误会让海陆丰凭添了一则动人的传说,不管故事发生在那里,也不管故事的主角是明相梁储还是宋相梁克家,就事件所彰显的人性光辉足以温暖世人之心,传之千古。

几百年来,博美溪墘孙氏一族,正是在这种传统的感恩文化的薰陶下,勇立时代潮头,爱国爱乡。革命时期,溪墘村是陆丰地下党组织的两个根据地之下一,大批村人纷纷参加革命,成为海陆丰有名的红色村庄。

相关链接:

梁克家逸事

 揭阳京冈“梦龙涤爪”故事情节与海陆丰传说的大同小异,但关于梁克家离开孙家赴京后的情况记述较为详尽。根据有关资料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话说梁克家上京应试,独占鳌头,一举成名。张浚在南宋孝宗朝中出将入相。梁拜张浚为恩师。虽然秦桧主和的余党汤思退等尽力排挤,可是张浚多立战功,好像唐朝郭子仪一样。张浚对门生梁克家恩威并加,亲如父子,师生俩决心为国柱石扫除金番。

孝宗乾道二年,金兵十万南下,口头嚷着议和,实际是存心掠夺。主将叫布萨忠义,是金番的一张名牌,来到淮河岸扎营。皇帝听取了张浚的主张,能战然后能和,责成张浚总制江淮兵马,张浚责成梁克家任招讨使,克日提兵征战。克家夤夜赶到前方,采用“郭子仪单骑退回纥”的谋略退了敌兵,胜利地回朝。

乾道八年,梁克家升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朝廷规定潮州府每年进贡牛皮五万张,缴送兵部军用。农民不缴牛皮,杀头;牛皮不完整,杀头;押运缴数不符,杀头;皮张损坏,杀头。很多农民和官差遭殃,不少州县官亦掉了纱帽。潮州府尹指派孙白应缴牛皮一千张,并且负责押送五万张牛皮入京,分明是灭门大灾。心慌意乱中,孙员外想起梁克家告别时珍重相赠的一把白扇,灭门在即,岂能不想法死里求生!孙员外押运五万张牛皮到了京师杭州,选择了一间梁相上朝必经之路的客栈。他到相府投了几次名片,未曾到门就给卫士官员们支开,真是登天般难。极度的焦急和反复考虑,只有捱打才有希望。临晚,他在梁相回府的路上,用一根带子拦街横挂,带子上绑着那把白扇。官员们吆喝着,要割断带子。孙员外央求着把扇子呈献梁相。争吵引起梁相的注意,叫士兵呈上扇子。梁相刚一打开扇子就叫声“请”,员外给引到相府。员外把科派牛皮和押运牛皮的苦难和曲折再三陈诉。梁相多方考虑,终于详细地奏报皇帝:第一,朝延征取五万张完整牛皮,实际上潮汕要杀掉十五万头耕牛才够逐级挑选。第二,少了十五万头耕牛,就会影响一百万亩田的犁耙的功效,少收二百万石谷子。第三,牛皮就是牛皮,可以就近征取,不限潮州。皇帝准了奏,降旨潮州不必再贡牛皮。梁克家为孙员外解救了灭门大祸,且潮州从此排除了征缴牛皮的灾难,这都是梁相之力,于是,集资建造一幢梁相祠,以示感恩。孙白能攀上梁相,离不开当日黄龙涤爪之梦。因此,他在梁克家洗过手脚的地方,刻树一方石碑:“梦龙涤爪处”以作纪念。如今,梁相隐祠和“梦龙涤爪处”碑仍在。

南宋淳熙十一年(1184),著名理学家朱熹应同僚右丞相梁克家之邀,为揭阳县渔湖都京岗乡(今属揭阳市渔湖经济开发试验区)孙氏书斋撰写序文——《隐相堂序》,序文记载了梁克家与揭阳京岗孙氏之间的深笃交谊。

 梁储其人

据《顺德县志》载:梁储(1451-1527),明景泰二年生于广东顺德县四区石啃乡一个贫寒之家(今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石啃村)。梁储小时家世寒微,直到赴考时,由于家穷,他还要为别的同学挽试篮进考场。有一次,当时学政大人出的题目是“宰予昼寝”,梁储文思泉涌,落笔走龙蛇,第一个交卷,学政大人见他衣衫寒酸,还以为他随便涂鸦,急忙细阅,见其文章确实不凡,疑心顿起,以为他是请枪手代笔。不禁喝道:“大胆梁储,你串同作弊,快快从实招来。”那料梁储不慌不忙答道:“大人有何证据说我作弊?一个穷人何来有钱请枪手。” 旁坐的其他监官提议请学政大人即时着梁储为文,察个明 白。

学政大人就着梁储在公案上为文,那时梁储不够高,由旁人加高凳子才能就坐,他应命即席赋诗 ,写出:“童生苦苦搜枯肠,主考嗷 嗷说请枪,公或当年童子试,有人代替作文章。”大人看了大怒 ,乃骂道:“小孩子竟敢欺侮本官?”梁储急忙说:“不敢,大人重文士, 此乃即作耳。”……

梁储青年时求学于大学者陈白沙门下,21岁得中举人,25岁上京赴考得中会元,殿试被点为传胪(第四名),此后从政长达40余年,累官至华盖殿大学士,太子太师,一度出任内阁首辅,并以为官正派、敢于犯颜直谏而名垂后世。

作为三朝(成化、弘治、正德)元老,梁储曾侍奉两代太子(即后来的弘治、正德两帝)读书,还多次充任会试同考官及乡试主考官,为朝廷选拔了不少人才。他在主持顺天乡试时一手点定唐伯虎为解元,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

1521年,武宗驾崩,由于无子继闰,迎立弘治帝弟兴献五之子朱厚熜为帝,即嘉靖帝(世宗)。谁知嘉靖刚刚即位,又引发一场称为“大礼争议”的朝廷斗争。梁储不幸亦身陷其中,受到弹劾,成为党争的牺牲品。但因他是争议初期受到排挤的,获准“告老归田”,总算全身而退。

辞官5年后,梁储病逝于家乡,享年74岁,追赠太师,谥号文康。著有《郁洲集》(亦称《郁洲遗稿》)10卷。梁储墓葬所在地,据宣统《南海县志》记载,在信和顺镇石塘村南的漱珠岗南麓。

 

(本文部分资料由周波先生提供)


分享到:

QR:“梦龙涤爪”究何人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