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五辑

武术奇人“三脚虎”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1-11 11:34:29 阅读:14,531字体: | |

叶良方  林达群

民国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海陆丰地面继南拳著名宗师刘亚梅之后,又出现了蔡莫拳一代宗师“三脚虎”。其武德昭彰,拳术精湛,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他一生辗转海陆丰、潮汕、惠州等地,被武林中人誉为“一代神拳”。当时粤东武林闻其名莫不崇仰敬服之;一些强横之徒闻其名亦莫不失神变色之。故其声名赫赫,蜚声于惠州东江流域、潮汕平原、海陆丰沿海、香港及东南亚等地区。又因刘仕忠失去左手掌,却武功过硬,猛似老虎,无人可敌;久而久之,以至于人们不知其真姓名,都以“三脚虎”称之。

海防武风扬甲子  陋巷子弟出英雄

或问:“三脚虎”名谁?答曰:陆丰刘仕忠也。

刘仕忠(1897-1973),乳名刘娘祉。出生于清光绪丁酉二十三年的石帆都甲子港两城管区。族内虽办有刘氏书馆等私塾,但他幼年时家境贫穷,三兄弟排行他为老大。父母虽知读书的好处,却因没有束脩交给老师,无法供其在私塾里读上一二年书,只好辍学在家。过去农民子弟无文必武,加上自古以来甲子港属于海防军事要地,驻有旗军。明嘉靖《海丰县志》云:“其西置甲子所,附近石帆村居民勇悍,自能力战,鲜有败事。”旧时倭寇海贼经常出没于这一带,加上历年乌红旗械斗,邻近乡民深受其害。甲子各“社头”为防御海贼和预防械斗,鼓励青少年多习武。因此,民气强悍,崇尚武风。当地有此传统和民风,自然与武结缘,少年刘仕忠亦不例外。他喜看农村秋收过后演出的正字戏,尤其是《水浒》、《三国》等古装武戏;崇拜戏中的武侠义士,由此养成尚武的性格和侠义的情怀。他早年承练蔡家拳和莫家拳,并四处寻师访友,每到之处凡有武名者无不诚心上门求教。

清光绪末年,刘仕忠年方9岁,先后拜李佑、朱锦、肖庭广、蔡来等本地拳师门下习武。由于他天资聪明,只要师父表演一次,他就能做到过眼不忘,是武林界百年不遇的奇才。外号“菜斋佑”的李佑师父经常带他到甲子各庵寺、斋堂走动,首先教他南少林拳的基本功;接着他跟随外号叫“斧头锦”的朱锦师父学木匠,以学艺赚钱补贴家用。“斧头锦”教他蔡家拳基本功;蔡家拳特点是以快为主,敏捷多变、因势利导、不以力争衡。着重偏门攻击,快步抢攻,消身借力等;步法多以高四平马、拖步弓马、跪马、三角马、插步马为主;手法多以挂、插、哨拳、扫掌、插掌、顶掌、插指、凤眼拳为主;腿法以下盘连环标腿、中下盘踩腿、钉腿、勾弹脚、拨脚为主;肘法多见横捆肘、直顶肘、连环肘等。之后,又由肖庭广师父长期传授他莫家拳。《广东省志.体育志》载:“莫家拳由清乾隆年间南少林寺慧真禅师传给惠州府海丰县莫遮蛟(字达士,也叫莫达材),后传给惠州火岗村的莫清骄、莫四季、莫定儒等形成莫家拳。”此拳特点是偏身沉肩吊马,手法紧凑,善用腿法,步法灵活,攻守结合,刚中含柔。拳法多以冲、挂、劈、撩、鞭、抛及牛角拳、十字拳等;桥法有穿、剪、截等;肘法以顶肘为主;脚法有无影脚、穿心脚、撑鸡脚、虎尾脚、扫堂脚、后弹脚、剪脚等。腿法是莫家拳取胜的法宝,在技击上讲究近打远踢、长短配合。刘仕忠如初生的虎犊,立志钻研、刻苦修炼、持之以恒。长期的学武生活,将他锤炼成体格健壮、反应敏捷的青年武士。18岁时,他身材魁梧,高达1.76米。在当地已略有名气。

民国初造,刘仕忠闻说海丰县翁文榜拳师武艺高深,尽管自己拳艺已到了一定的造诣,便登门拜帖愿为入室弟子,学习其一招一式。三年学成后,又听到潭冲林义拳师的武术。林义外号铁牛,一身洪家拳功夫甚为了得,名扬海陆二县。即赶往陆丰潭冲山仔拳馆拜入门下,随其日夜习拳,并苦练铁沙、打砖墙等功夫,欲达到其铁布衫神功。经过十多年的勤学苦练,终于学全了洪、刘、蔡、李、莫广东五大门派的少林功夫,得到了各门派拳术之真谛。几年后,艺有所成,但他并不以此为足,仍四处寻师访友,欲寻找到隐居在世外的武林大师,以祈求高深技艺,练就一身精湛武功。

1916年,年满20岁的刘仕忠出师。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在亲友的帮助下,他在捷胜镇北门设馆教徒,以便谋生。捷胜也是明清时期碣石卫一处守备所城,城内民风强悍,不仅文化名士多,也有不少拳师在此设馆。社会上有一些惹事生非的青年,自恃学了一招半式,常喜与人比武炫耀。见年轻的外地人刘仕忠竟敢到城内设馆,故意上馆门喧哗挑衅,民间谓之“踢馆”。刘仕忠与“踢馆”者多次说人情不允的情况下,不得已出手与之切磋,本想点到为止,不意“踢馆”者不依不饶,欺身进拳,欲使他当众出丑;刘仕忠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出手稍重,打伤了挑战者,不得已浪迹江湖,到处为家。他痛感自己拳艺尚浅,出手不能随心所欲地掌控力道,以致误伤“踢馆”者。

1924年,时年28岁的他,流浪到潮汕地区设馆收徒。因其时土匪兵痞强横乡里,故入其门拜师者颇多,加上他教艺自有一套,认真负责,因此初有名声。他一边授徒教艺,一边暗中找寻名师,以求拳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任教期间,听说有武林高人张文永大师(江西赣州人士)。在粤东一带行医济世,武艺高深莫测,能观五形气色,又晓天文地理,身怀医卜星相之絕活。所以到处打探张大师的下落。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不久,刘仕忠就在汕头市一间小旅馆上巧遇张大师,当面下跪要求张大师收他为徒,张观其身材、神魄、手脚果真是优秀的练武人才,谈吐亦知情懂礼。心里正为物色到千里马而高兴之际,可是转眼观他五形气色流年,不禁一时默然无语。预测刘仕忠到32岁时必逢命劫,幸尚有一线生机挽救,不知能否度过?不由叹了口气。心想:惜哉!惜哉!此子今年廿八,三十二命终,教之无用。仅向刘仕忠说一句话:“现机缘未到,待你32岁时有缘再到此地找我”。听了此话,满怀上进希望的刘仕忠,不由心灰意冷,失望地辞别张大师,又走上漫长的江湖之路,到处流浪。

结盟携手参加农运  遇劫转运再逢恩师

1928年1月,彭湃与叶镛、徐向前等率领红四师东征潮汕,一路上击破国民党多处防线,在惠来、普宁、潮阳及揭阳一带建立革命根据地和苏维埃政权。潮汕平原农运如星火燎原,蓬勃发展;当地青少年纷纷参加工农赤卫军,迎接红军的到来。这时期,刘仕忠行走在潮汕江湖上。一日,他在乡村一处小饭馆准备午餐时,恰好遇上当地四位工农赤卫队武装人员。带队者名蔡忠坤,以及蔡勤、陈乐和林荣德(北方人)等队员。进餐时,懂得武术的蔡忠坤见刘仕忠体格彪悍,一表人才;是当兵打游击的好料。由此向刘仕忠举手打招呼,邀其入座共餐。五人饭后一起闲谈,谈论的话题是:土豪劣坤为富不仁,横行霸道,民国政府腐败无能,造成民生困苦,哀鸿遍野,难以度日。大家意气相投,志同道合,惺惺相惜。队长蔡忠坤看他是忠义人,5人当即拜香盟誓,义结金兰。并招他加入革命队伍,参加当地工农赤卫队。是年5月,在国民党副师长余汉谋率领11师2000多人的进攻下,海陆丰县城相继失陷。且又有国民党军队从汕头压境而来,为了避开强敌,红四师撤回海陆丰。在国民党部队的围剿下,当地赤卫队遂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在一次激烈的阻击战中,队长蔡忠坤为掩护弟兄们撤退,被国民党部队抓捕入狱。刘仕忠和其余结盟兄弟为营救大哥,乘着暗夜时分,决定用炸药炸开县政府牢房,救出蔡忠坤。不料在行动中,由于导火线燃烧迅速,刘仕忠举着的炸药包瞬间爆炸,左手掌当即被炸断,血肉模糊。几位弟兄立即护送他到当地用草药就医未愈,只好冒着被捕的风险,转到汕头市医院剪掉左手掌,保命过劫。

出院后,碰上国民党正在大肆搜捕曾参加过工农武装的赤卫队员。他为避祸到香港开馆教拳三年。一天,他忽然想起张大师几年前所讲的“32岁时有缘再来此地找我”这句话,便返回汕头四处寻找这位江湖武林大师。为此,他特地住进过去相约见面的那个小旅馆,守株待兔般地等待着张大师的来临。也算他命中有缘,张大师果然守约来到这间小旅馆。他把自己断掌的經过說出來,張文永见刘仕忠失去了左手掌,认为他已度过了劫运。是年刚好是32岁。张大师心想:大难已过,缘份未尽,此子日后必定成才。于是收刘仕忠为徒留在身边,每天叫他将断手浸泡在其配制的采自江西深山的草药液中,一个时辰后,教他用断掌在铁砧上反复捶打。每日依序刻苦锻炼。几个月后,精心地将刘仕忠被炸断了的左手练得有如杵槌一样,具有惊人的杀伤力。竟成为一记无坚不摧的杀手锏。后来他只以右臂手掌应敌,如遇高手,则突发左臂断掌,其锐利如锥,力发千钧,应者辄倒,以此名闻于惠、潮、梅三州,故武林中人日后均称他为“三脚虎”!却说师徒俩結伴同行,四海為家;行侠仗义,救急扶危。一路上,张大师身传言教,不仅教他文化知识和医药诊治知识,而且将峨嵋派 “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皎皎峨嵋月,光辉耀江湖”内外功秘籍,以及少林高深的武技傾囊相授、点化他,使他脱胎换骨,尽得高深精绝的峨嵋派武技真传,也学到了南少林武学秘笈的精髓,为他日后创出“蔡莫派”武功奠下了扎实的基础。在长期与师父相处的日子里,刘仕忠了解到是年50岁的师父,原为清末江西赣州陂头乡秀才,不但武功精绝,更兼通天文地理,医卜星相,奇門遁甲,无所不晓。年青时为报强盗杀父之仇,弃文习武,远赴峨眉山学习峨嵋派武技八年。技成下山复仇后,再也不问世事。师父无妻无儿,孤身一人在广东、广西、江西、湖南等地赠医赠药,行医济世。虽然身怀绝技,却深藏不露。一日,张文永大师将爱徒刘仕忠叫到身边,吩咐他说:“‘千里同行,终须一别’;为师即将远赴四川峨眉、云贵高原一带去云游四方。你武功已臻大成,日后自会成名立宗,扬我门风。”

甲子面壁创新拳种  汕头比武建立门宗

再说刘仕忠艺成挥泪告别师父之后,回到了久违的家乡甲子鎮。终日闭门在家,面壁体悟,加深了对武功要旨的认识;将以前所学到的南少林门派的蔡家拳和莫家拳熔成一炉,再融汇朱,范,钟,六合,太极等多种拳法,以及武林奇人张文永悉心授予的峨嵋派绝技和少林内家心法,集南派少林之洪、刘、蔡、李、莫五大派精华,去芜存菁,融汇贯通,创出了一种技法独特、别具一格的新拳种(俗称三脚虎拳)。由此他成为蔡莫派的创派祖师。

何为蔡莫派拳术?蔡莫拳与其他少林南拳一样,以形为拳,以意为神,以气摧力,贯穿发劲,步法稳固,拳势激烈。发力时要求手、身、腰、腿的劲力贯串一气,手法丰富,善於近攻短打,招式毒辣刁钻。然而,蔡莫派拳术又有别於其他拳种的奥妙之处:其一拳一脚均着眼於实战,通常出手快捷有劲,攻中寓守、連消帶打;肘不出尽,肘部必须稍屈,留有一定的迥旋变化馀地,既可感觉到对方的力度变化,又不必回手即加反击。在攻守中善用砸、弹、顿、冲等等手法,擅于使用寸劲,突然发力,能穿透对手的五脏六腑、筋骨关节。掌法灵活主动,反击力如波浪般一浪随着一浪,绵绵不绝。

1930年,汕头市理发总工会吴会长,爱好武术,拥有会员数千人。先后聘请了几位武师,向会员传授武术。其中有位洪姓拳师,满面络腮胡子,身高1.9米多,体重200余斤,力沉臂长,技艺最为高深。吴会长虽甚倚重;但对其骄横轻狂,亦颇不为然。有一天,有位以前曾在三脚虎汕头拳馆学艺的会员,说起陆丰甲子镇有位外号叫三脚虎的师傅,技艺超人,功力深湛。并说起三脚虎在潮汕教馆以及参加农运武装斗争,以炸药炸开牢房救义兄的传奇经历。吴会长早已闻知三脚虎闻名潮汕地区的事迹,听后甚为高兴,派员直往甲子镇找到三脚虎,说明来意。此时已经悟通南少林各门派拳术的三脚虎,亦想出山传授新创立的拳艺,以弘扬蔡莫派的门风。遂同意来者邀请,一起赴汕头市理发总工会开设教馆。吴会长热情地招待他。不想洪武师会见三脚虎后,心生妒忌;尤其观察到三脚虎左臂欠掌而颇轻视之,屡次出言欺侮。三脚虎认为今后既忝为同事,自须友好相处,故不予计较,再三容忍之。但洪师傅得寸进尺多次藐视和挑衅。吴会长早已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认为对自己刚请来的客人无礼,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为了挫一挫洪武师的威风,他便办了一席大餐,请来各武师同餐共饮。酒过三巡,洪武师乘着微醉,口出狂言;欲与三脚虎比试高低。吴会长听后问曰:“刘师傅,你敢与之比划否? ”三脚虎领悟吴会长的意思。含笑答之曰: “可也!吴会长你既开声,何为不敢也。不过,不知洪师傅要比拳还是比器械?”洪武师道:“且慢!吴会长请你为证人,若果我胜之,请刘师傅离开工会自谋生路;若果我输之,我立刻卷铺盖走人。”洪武师虽然表面张狂,但其内心里也有个小算盘。心想三脚虎左手无掌无法抓棍,与之比棍必赢无疑。于是双方约定比棍术。二人便离开席位,走到宽阔的院落准备比棍术。洪武师令徒弟拿出其常用的镔铁棍,棍重35斤;洪师傅身高力沉,敞开胸襟,胸间一撮令人生畏的黑毛,益显得威风凛凛。其他武师也离开酒席,跟着走到院落里围观。比试开始,洪武师虎视眈眈,一根镔铁棍舞得风声滚滚……向着三脚虎挥舞而来。在呼呼的棍风中,只见三脚虎不慌不忙, 随地拿起一支竹棍,以迷踪步、跳涧等步法,侧身避过洪武师的铁棍;随手一点竹棍,施展阴阳弹箭棍的功夫,从地上腾空而起,踏在镔铁棍的棍尾上,借力翻过洪武师的身后,挥起竹棍又一点,棍尾如风驰电闪般点在洪武师的咽喉处。如果稍一用力,就可捅破咽喉致其性命。如是者三,每轮三脚虎的棍尾都恰到好处的刺在洪武师的咽喉表面而止,不伤其喉。围观的吴会长和众拳师,开始时被闪忽的对打弄得目花脑眩,分不清棍风人影;不仅为三脚虎担心。后来看到高潮处,竟然目瞪口呆;对蔡莫派的神出鬼没功夫,不由得从心里发出一连声叫好!棍术高强的洪武师羞愧满面,自然看出三脚虎不愿伤他,便知自己的棍术远在三脚虎之下,不得不愿赌服输,退席一走了之。其他几位武师都看出三脚虎功夫厉害,复席请三脚虎上座受敬。从此,吴会长就请三脚虎在会内设馆授徒,并且督促徒弟们认真学习蔡莫派武功。

救儿童铁臂击牛  真功夫扬名海陆

1938年,日本侵略汕头前夕,风声鹤唳,民心惶惶。形势颇为紧张,理发行业生意萧条,使汕头市理发总工会拳馆清淡,门下弟子无法安心学武。三脚虎也惦念起家中老少的平安。因此辞别吴会长回到陆丰。不久,捷胜弟子请三脚虎重返古城教馆。但不想刚到捷胜办馆,又发生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事。有一位姓刘的拳师在别人的唆使下,上门前来找他切磋武艺。此时的三脚虎已不是青年时期的他了,对拳术的体会已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自能凭风听拳,感应来拳方向、力道及速度等,准确拿捏好瞬间出拳、收拳的火候,再也不怕误伤前来踢馆的拳师。二人甫一交手,三脚虎对於来势,不退反进,利用腰、膊扭动时所产生的回力而施以反击,以“风吹杨柳”、“内外连环手” 的近身逼打技法,一个箭步用右手把刘拳师的腰带连人从地面上提了起来,使他两脚不能着地。刘拳师感到非常惊讶,当场拜他为师。还有捷胜一位叫黄娘亮者,天生禀异与常人,其腹胸骨和胫腿骨很硬,且自小练有拳术功底。任人拳打脚踢,他毫无痛楚的感觉,身体不受丝毫损伤。被众人称为“铁罗汉”。他接踵来踢馆,欲找三脚虎难堪。当着簇拥围观的群众对三脚虎说:“刘师傅,你如果能打伤我的脚骨,我就立即拜你为师。”三脚虎闻言,即用无掌左臂向他的脚骨打去,黄娘亮顿时痛苦难当,大喊饶命。三脚虎马上把手收住。娘亮立刻跪地拜师,后来三脚虎用了很多心血把他培养成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拳师。见到此场面,很多围观的年轻人亦踊跃拜三脚虎为师,入馆练蔡莫拳。是年,海丰县永丰剧团的著名演员陈宝寿、余德容、火拥等11位艺人,闻说三脚虎的功夫厉害,要拜三脚虎为师。这些艺人自小学戏,有的是武生旦,自然有相当出色的武术功夫在身。他们既想跟三脚虎学武,又怕三脚虎名不符实,败了自己的名气。于是想出一个办法,想当场试三脚虎的武功造诣。为避开古城闲人耳目,故与三脚虎相约于捷胜后山头,11人团团围住在三脚虎身边,大家拉脚捉手,将三脚虎从脖子到大腿团团抱住,意图将他掀倒在地。三脚虎稍一出力,11位戏旦牵扯不住,即刻倒地,有人跌得头破血流,叫娘呼爹。从此11位戏旦即拜三脚虎为师。

三脚虎在捷胜留下很多传奇故事。他初到东坑村开武馆的时候,有位村民牵着一头牛牯去耕田。但空旷的田间没有栓牛的地方,村民想用锄头疏通水路,又怕一放手,这只刚刚购买的牛就会跑掉。正在焦急之际,三脚虎路过此地,有心帮助这位彷徨的农民,就用左臂断掌将一条宽达30公分的田埂硬生生地钻出一个洞来,方便村民将牛绳穿过洞把牛栓住。又有一次,三脚虎到沙角尾村出诊行医,看见一群儿童在路上玩耍。突然有一头水牛牯冲向儿童玩耍的地方,形势极为凶险。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三脚虎赶上去右手一把抓住牛鼻圈,犹不能制服奔跑着的牛牯,被其力势拖曳着快跑;只好用左臂断掌对着牛的头部猛打一拳,这只凶猛异常的牛牯顿时颓委倒地。从而保护了路上玩耍的儿童,但他为此赔了牛主人的一笔钱。

在陆丰潭西墟,三脚虎同样也留下传奇故事。1942年秋天,三脚虎来到潭冲会城村设馆行医,住在林妈权家里,寒来暑往一住就是十年。三脚虎的到来,使潭冲十八村融汇入多门派的武术艺苑,自此武林高手层出不穷。三脚虎见林妈权为人诚实忠厚,性格内向不露,与他年龄相当,便结拜为异姓兄弟,教他武功及医药。会城村老少村民也将三脚虎视为亲人。三脚虎为人诊病,根据来人的贫富状况收取诊金。有时分文未取,还要倒贴药费。邻村溪美村,有位农户叫林某清,养有一头耕牛。为防盗贼半夜盗牛,他每晚都住宿在牛寮里。有一夜,竟然不小心将烟头丢在稻草中失火,耕牛被烧死了,自己也浑身烧伤。亲人们将他用门板抬到会城村林妈权家,请三脚虎医治。三脚虎拿出药粉、茶油等,叫林妈权帮手。师徒俩象抹油漆似的将他涂上全身药粉。见他家里贫穷,耕牛又烧死,不收他一分药费。数天后他痊愈请三脚虎师徒一顿简单的农家饭答谢。席间其家属大赞三脚虎的药粉好似仙药,一抹即愈。如此盛德,感激不尽。

有一夜,三脚虎在林妈权小商店与林俊生等6人闲谈笑话,半夜时感到饥肠辘辘,忽然想吃香喷喷的糯米甜粥。林俊生返回家里拿着五斤糯米谷来到小商店,取出木臼,倒进糯谷,一时找不到木杵。三脚虎说:“无妨”。伸出断掌便在木臼里旋转摩擦,瞬间将5斤稻谷褪弃谷壳,露出白花花的稻米。一天早晨,三脚虎因有心事在会城村前抽闷烟。村民拿着收割工具准备往田里割稻,路过村口见他无精打彩,故意激他表演功夫。有人逗他说:你是跌打医生,外边传说你是名拳师。为什么你能在外面表演,却不愿在村里表演一下功夫,让我们开开眼界?他听后闷声不响,拿起一把约三公尺多长、直径约12公分用于割稻的大竹棒,在村前晒谷场舞动起来,一阵阵旋风将地面上草屑卷起,在低空中旋转。此时刚好是村民出门收割时刻,众多围观者莫不啧啧称奇。自此村中始知三脚虎是有真本事的人。每当他傍晚和月夜在村前榕树下闲坐时,村老喜与他在麻石板上坐着闲谈,并邀请他表演各种拳术套路,他有时兴起也乐意表演给村民们看。村前是农户栓牛场地,排列着很多栓牛楔(木桩)。三脚虎在表演拳术套路起劲时,常常喜欢起脚将牛楔顺势踢起,一共踢了三条牛楔。且是足下留情,怕村民翌日栓牛麻烦,不敢多踢。即便是这样,围观的村民个个都伸出大姆指,发出欢呼声。

三脚虎根据自己长期在江湖上行医济世的经验,时常以蔡莫派“以武会友,以德服人”的宗旨,奉劝青年人不要打架和参与械斗。在会城村十年里,三脚虎经常到邻村及潭冲圩出诊。有一次他投墟路过大楼村时,遇上该村武师林某秀。林武师为了试一试三脚虎的功夫,仅向三脚虎打个招呼,就不由分说地一扁担向三脚虎扫去。说时迟,那时快;三脚虎随手将平时带在身上的长烟筒对着扁担一磕一撞,连消带打,不仅卸去了扁担横扫的力道,且将扁担挑起飞出二十多公尺远。二人各自赔笑,一个连说:“好功夫,好功夫!”一个却说:“承让,承让!”路过行人见二人比试功夫,消息即时传开。

新中国成立后,三脚虎返回甲子开跌打药铺,直至 1973年逝世,终年77岁。其长子刘远成,成为蔡莫派拳第二代掌门人。并有黄岱、陈妈如、陈述升、吴看、林妈权、张合及著名文武生陈宝寿、溜旦等传人。刘远成幼承庭训,年未及冠即习入门功夫,十多岁协助其父教务,随其父走遍潮汕、海陆丰、惠州各地,尽得其父真传。五十年代赴香港,创立“蔡莫派国术总会”,并任武术总教练,尤擅棍法,曾以一手“阴阳弹箭棍”折服不少拳师。而其最擅长的“近身攻防功夫”是武林一绝。1999年,刘远成在香港逝世,徒弟有刘标、向华民、江旺、吕堂、陈训典及誉满中外的武打明星向华强等。纵观三脚虎的一生,蕴藏着高深武艺;比武不伤对方,有正义感,乐意助人,赠医赠药,是为人们所敬仰的一代宗师。


分享到:

QR:武术奇人“三脚虎”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