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五辑

洪家围史迹追踪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1-11 11:19:20 阅读:2,113字体: | |

官蔚成

(一)

每人村寨的形成,每个城市的建立,都不属地球上原始的生态。说到底,无不有赖于万物之灵——人类的创造。

一个地域的名称,不论新旧与大小,往往有一段段的历史,更包孕着一个个的传说或故事。正如一个个典故一样,其出处既有诱人的情节,也涉及许多有声有色的人物。因此,许多地名的有关事件和人物,未有文字记载之前,几乎便先于民间流传。而且,发人思考,甚至令人为之或笑、或歌、或泣……

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新光管区中的洪家围,它究竟是怎么来到世间?又为何要如此称谓?这是一个令人寻味的历史文化问题。据说,它可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的一段古老历史……

(二)

潮汕人善于经商,许多人更远涉重洋,迢迢千里到南洋谋生。据说,明嘉靖年间,普宁县锂湖镇有一姓洪的老板,携妻带儿来到海丰县城经商。他的长子名宝楼,生得国字面、隆鼻准,聪慧过人,只读几年书却善自学,能写晓算。如此的儿子当上助手,老爷子如鱼得水,财源如水源,很快积累了一定资金。洪老板深思细虑,买下地皮拟奠基安生。

洪老板颇谙人情世故,待人谦恭,乐于助人。他深知住房好坏,取决建筑师傅。所以,对师傅每天好酒香茗,三餐不离珍馐,后闻师傅笃爱吃红膏蟹及乌鳗……主人遂到鲜鱼摊问津。不料,鱼摊老板却说,近来,此等鱼蟹甚缺,真的得买,最好先付定金,洪老板欣然解囊。果然,两天后鱼摊便出现了几个红膏蟹和几条肥大的乌鳗。遗憾的是,买主迟迟未来,来的却是另一主顾。只见他戴了一双黑眼镜,白通帽,络腮胡子……他咽着口水啧啧称道:“哇,好东西……嘿嘿,俺二爷全买了!”鱼摊老板不禁愣了一下,陪笑说:“阿爷,对不起!这东西俺已收了买主的定金!”

“吠,放什么狗屁!谁交了定金?俺二爷看中的东西,你敢赖么!?再说,既收了定金,为何还把有主之货亮在摊上?哼,分明你是在钓价。好吧!爷就依你,加倍价钱计算……哈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他边说边把鱼蟹往篮子倒,头也不回就走了。身边镶了满口金牙的随从,回过头来冷笑一声:“老兄,还是识时务点!胡二爷要的东西,从不付现金,你就记记账吧!”……

鱼蟹被恶少豪夺,鱼摊老板又气又恨,洪宝楼迟来,但听了鱼摊老板一番诉苦,他切齿跺脚,骂道:“岂有此理!”可是,对方反而说:“请别生气,年轻人凡事忍为上策!……等几天,货上手当送上门去!”

洪宝楼悻悻回家,马上告知老爷子蒙羞之事。老爷子一腹牢骚,巴不得向师傅倾诉。然而,师傅听后竟心平气静说:“唉!此事司空见惯。世道如此,老实人吃亏。不过,恶人总有恶报,对这般横行霸道之徒,本地人也奈何不得。出外谋生的还是少惹是非为宜……今天,彼此有缘结识,弟倒有一事相商呢!”师傅边说边陪笑,“宝楼贤侄一表人才,必有大福……弟有长女贤慧过人,年也当婚,如蒙不弃,敢望结亲,未知洪兄意下如何?”……

正是天缘巧合,年青男女见面情投意合,也就择日完婚,不久洪家父子接受亲家建议,决定把未装修的住屋干脆出让承买主,举家另寻他处谋求发展。

(三)

据《陆丰县志》载,新石器时代晚期,陆丰境内已有部落聚居,在沿海一带渔猎,繁衍生息。这就是说,陆丰的社会发展史,渔业的开拓较之农、牧、林、副、商为先了。县志明文记述:唐武德五年(公元622年)从海丰县划出东部地区建安陆县(后来的陆丰县),而唐贞观九年(627年)又倂回海丰县。至清雍正九年(1731年)重新析出海丰的坊廓、石帆、吉康三个都再设置陆丰县,并把县城设于东海滘(今东海镇)而隶属惠州府管辖。由此可见,古老中国郡县制的沿革,陆丰发源于海丰,而人口的发展,历史文化的繁荣,显然,从沿海拓展至内陆,海陆两县有着相辅相承的渊源。

按上述情况来说,那么,洪老板举家离开海城的时间,当在公元1665年之后。因为,清雍正九年再置的陆丰县东海滘人口是较为集中的地方。它既作为县址,商贸发展自必招徕商客。所以,洪家迁入东海经商,顺理成章。洪老板从海城带来的丰厚资金正是商场竟争的优势,这就使洪家在东海商场屈指可数了。

洪家商业更上层楼,老爷子禁不住敦请海城的亲家来谋划建置新居。亲家俩颇费时日,终于从龙山顶俯瞰城郊而看准一个荒埔。尊重亲家堪舆之见,虎地建居必当发迹。于是,投资开发,在那块荒地大兴土木。洪老爷子一面建新宅;一面发展生意,儿子宝楼生儿育女,可谓财丁兴旺其乐融融……

(四)

一个炎热的黄昏,洪家父子晚餐后正在迎客厅品茶。忽而,门外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大汉们刚撂下担子赤着上身,正在喘气。带头的却穿着唐装,戴着金边眼镜,手执一把扇子。他一脚迈入门槛,便频频颌首,说他是潮汕商人,而这次从香港押货回来,因海上货运出了故障,所以,人货滞留……主人本是好客之辈,来的分明又是乡亲,欢迎备至,忙备酒饭招待……

次日,天蒙蒙亮,宝楼打了太极拳就来到左厢房。不料,不速之客已无踪影,货品却原地不动。他不得其解,忙向老爷子述说。老爷子放下茶杯,二话不说赶来左厢房。但见纸箱沉甸甸,揭开封口一瞧,不由“哎呀”一声,原来二十四箱皆是白花花的银子。洪家父子惊喜交集,老爷子说:“哦,既不是梦,岂不是神仙赐福么!”儿子却说:“不!这来历不明的巨款必有原因……俺千万不可贪图不义之财!”不过,很快父子达成共识:不可声张,原装封存,有待下来分解。

谁知,等了等,盼了盼,一年过后仍无下文。洪家这笔横财之迷从未解密。当然,一箱箱的银子也就成为洪家的财产了。

(五)

洪宝楼老板一下子升为富豪之后,意气更风发,步步为营,干了三件大事:

第一,扩大商贸规模,生意从内地发展至海外……

第二,将岳父为其建置的房屋拓展为五马拖车豪宅,四周围了城墙,筑了城门,并命名为洪家围。

第三,除原配夫人外,又纳了三名妾氏,儿女成群,尽享天伦之乐……

对于洪家围一名义正词明,但主人的发迹应非天方夜谭。至于,发迹之迷不纯是商贸所得,这一点世人倒看法一致。相当部分人认为,发财本属命运注定,信乎神仙所赐。不过,若干有识之士却推论,如此横财应是海盗抢劫港商之赃物。为了摆脱官府追捕,卸货后逃之夭夭。总之,历史上的这宗谜案,既没有狄仁杰或亚森罗频侦破过,今天,只好让人们作为茶余酒后的谈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社会的发展,洪家围这个地名称谓,洪宝楼公这段发迹史,已然成为社会发展史,尤其是人文历史的一页了!遗憾的是,中国有一句古语:“富不过三代!”,洪宝楼公的富豪也一代不如一代,家世式微的原因是:子孙并不如祖先那么奋发图强,更多的是坐享其成,吃喝玩乐……

大概是上述的原因,到了清代、民国,外姓逐渐进住洪家围,期间,姓陈、姓沈、姓连的人家繁衍生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天,洪家围五马拖车的轩然建筑格局依然存在,可是,改建的新房也不少,若干还保留古老的墙垣。当然,透过那又厚又坚实的墙基,我们不能不为明代建筑技术的精湛所折服。而更值得我们今天刮目相看的是,陆丰古村落的代表—大安石寨城墙的风貌已成为陆丰社会发展史中人文氛围的见证。所以,今天洪家围的存在正如石寨古村落的存在一样,值得我们探索和思考。当然,对此我们更为改革开放带来的繁荣昌盛景观而欣慰而奋进!


分享到:

QR:洪家围史迹追踪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