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五辑

人文风光数奎湖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1-11 10:37:51 阅读:3,283字体: | |

梁水良

碧海连天,瀛江如练。

疾驰的小车,一路向东,车窗外,甲东大桥、甲东镇政府、钟山中学……一一掠过后,我们来到了明清两代沿海的军事重地——奎湖村。

地处甲东半岛东部的奎湖村,东南濒临浩浩大海,西南距甲东镇政府所在地6公里,北与惠来接壤。明代初年,奎湖成汛地,屯军驻守,隶属碣石卫甲子所。周遭零散村庄迁集一处,归一大村,俗称归湖。因奎星为二十八星宿之一,横跨南北,而村也同一走向,取方言谐音,得名奎湖。

解码“地理诗”

五虎雄踞守海边,鹄鹪飞来镇中央。

湖水流来响叮当,龟头建有天后庙。

城内有池也有田,金龙戏水宗祠前。

左侧青龙擎旗舞,白虎右砂吐清烟。

彭汤流,一位土生土长年逾古稀的奎湖人,他吟哦的这首“地理诗”,让初次踏访的我们,得以按“诗”索骥,窥探到奎湖旧有的历史风貌。

据考,奎湖村始建于宋度宗至端宗年间(公元1265—1278年),居民大多来自福建,为避战乱而来,原有24姓氏,散居在周围的10多个浅滩湖泽,以打渔捕捞为生。林姓最先来此定居,其先祖南宋度宗古墓碑碑志至今仍在。有“前林后夏”的俚语流传。

社是宋代开始出现的基层管理社区。今天的奎湖村人口近万,14个姓氏,沿传统划分为6个社。分别是东、西、南三社;第四社为后泽;第五社为大茂山;前边及上下湖东合为六社。旧时曾筑墙围寨,东、南、西、北四城门,供有城隍庙。内置管理渔船出海捕捞和盐町生产等事的衙门司。外设兵营,官兵驻守。

厚厚的城墙坍塌了,偌大城池只剩下东、西两门。威严的衙门不见了,但通往村小学的路上,还保留着一处叫衙前埔的平坦之地。这是历史遗存?抑或是历史的凭吊?

奎湖地形独特,四周高中间底,村中央巨石卧立,状似海龟伸颈,势若海龟游湖,驻立湖的中央。“龟头”处有天后庙巍然。村边,依然水流潺潺,“金龙戏水”归聚于青皮湖。远处,左侧青龙护峰,如旗招展,跌宕起伏,宜静于动;右边白虎拱卫,烟墩高耸,悠悠白云恰如烟窗吐出的滚滚浓烟。

海岸边的木麻黄依旧青绿,像守土有责的士兵,站成千年风景。小山耸立,极具象形,惟妙惟肖,如麒麟,如狮子,如老虎,如大象,如豹子,号称“五虎”,威武地镇守海疆。

在众多的自然奇景中,尤以麒麟山最为有名。麒麟山是一个由北向南伸入大海中的小半岛,三面湛蓝蓝的海水,波光粼粼,远接云天,平缓沙滩伸向远方。山上遍布巨石,尖圆方平,形状奇异。山巅翠绿的松柏掩映着一座红色的标灯塔。东北面水库澄亮如镜。西北方连接狮地山,象地山。

彭伯说,奎湖依山濒海,咸淡相宜,农牧渔盐兼备,自古为膏腴之地。寨内原有良田万顷,渔塭盐町星罗棋布,寓居宜作。尤其奎湖的龙虾闻名海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次上交公社数量都在四五十担以上。

奎湖村地灵人杰人才辈出。明洪武庚子年,奎湖村彭氏开基祖西湖公之子,讳举字京佐,中式乡试举人,授桂县训导。明成化十年(1474年)甲午科,彭祚中式举人,授北直泗州同知,官秩正五品。有《重建海丰县碑记》传世。已故省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原汕尾市委书记彭禹贤,也是该村的佼佼者。 

神秘妈祖庙 

来到位于村中央的妈祖庙,情趣盎然的画面呈现。

屋檐飞龙高翘,石壁凤凰缠绕,龙飞凤舞,别具韵味。庙门不大,三联式门。两进一天井。前庭右侧墙壁嵌着一方方斑驳小石碑,字迹模糊。庙前水泥町,平坦如砥,宽敞气派。精巧戏台矗立,与妈祖庙遥遥相对。整座戏台造型独特,蕴涵深刻。戏台地基条石垒砌,呈八卦形。廊庑精巧,琉璃瓦顶,三面封闭,遮风挡雨。从正面看,戏台是一尊巨大梳妆台,后壁正中有一圆镜形窗,妈祖端坐庙内正对镜梳妆呢。从高处俯瞰整个戏台,又恰似一只巨大的螃蟹,与“石龟”遥相呼应,构成“海龟吃螃蟹”的意象。此情此景,谁又会说螃蟹横行霸道,它也是虔诚的殉道者呵!

庙后风景,也另有情趣。

一方大石突兀,硕状威仪,如海龟伸出长长的脖子。一颗参天古榕挺拔于大石中间,蓊蓊郁郁,诗意盎然。是什么时候,又是那只鸟儿,在什么地方囫囵吞下一粒榕树的种子,它驻足间拉出的那颗落于石缝中的鸟粪,谁会料到,日后会以如此石破天惊方式,横空出世。榕树下的铁皮小庙,更是让人觉得这榕公公的古旧与神秘。面对这奇特大石,这传奇古榕,内心深处升腾起的,除了震撼,更觉禅意十足。

太阳西斜,天井泻满余辉,映亮了妈祖慈祥的面庞。这千年的阳光多像妈祖和蔼的目光,抚慰温暖着一代代奎湖人。妈祖信仰如同胎记般深深地烙在奎湖人的身上。“现在的奎湖人未必清楚久远的过去,但他们从长辈代代相传的话里,记住‘有村便有妈组庙’的历史。”彭伯如是说。

奎湖村除了妈祖庙外,还有东、南两宫。两宫历史悠久,文物众多。奎峰王庙存放古碑记4座。历明清两朝,多为官府禁示,革陋清弊;内容涉及治安、渔业、农事及税收等民生项目。清乾隆年间,膏腴之地的奎湖引来地方贪官、劣司、土棍等的青睐,渔霸、港霸等作威作福,胡作非为,村中有识之士夏象春、江泰来等人,和数百名船户、盐民共同出资,前往省城衙门告状,在周、杨两巡抚的支持下,得乾隆御批,吿赢御状。村人感恩修建“三王庙”。庙内侍奉周、杨及乾隆塑像。

奎湖古堡 

残阳如血,掩映着村外古堡的一段久远历史。

明代初年,开国皇帝朱元璋吸取前朝失败教训,在沿海推行卫所制,连海设卫,巩固海防边疆。碣石地处海隅,扼惠潮交通要道,因极具军事价值而设卫。碣石卫下辖内外九所,外所为神泉(今惠来)、甲子、捷胜、海丰、平海(今惠东)。明洪武乙酉年(1369年),地处海防的奎湖设汛,成军屯之地,归甲子所管辖。汛为军队驻防地段。

奎湖介于神泉与甲子两所之间,之所以设为汛地,从军事地理的角度看,是因为奎湖是螯江连通南海的节点。扼住奎湖,就可以掐断彼此间的联系。这一点,现代人可以从电子地图看到。古堡因其见证了明清两代汕尾海防史,而被列入市级文物。《汕尾文物志》载曰:该古堡为灰沙夯筑,呈四方形,城墙坚固,厚2米,高4.5米,整个古堡长45米,宽50米,面积2250平方米,仅于南门辟一石门。进门有一楼间,长约4米,宽约5米。查阅资料得知,甲东镇境内与奎湖古堡建于同一时间的,还有位于长青村南面临海小山岗上的长青古堡。它们构成了威震海疆的双子星座,辉耀于汕尾古代海防史。

夕阳下,古堡门扉紧闭,弥漫着颓废气息。营房已坍塌,瞭望台和統墩炮架还坚固着呢。古堡像是在历史中慢慢老去的勇士,回望天边,只见到残阳如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曾经威震海疆的城堡如今成了当地人开办的萝卜厂,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分享到:

QR:人文风光数奎湖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