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史》第十五辑

陆丰古八景及其题咏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7-01-11 10:34:29 阅读:1,038字体: | |

叶良方

清乾隆九年(1744),两广盐运使朱介圭,来到海陆丰石桥、坎白等沿海盐场,巡查了盐引征饷银及附近居民走私盐等问题。朱介圭,字奕韩。江苏苏州府长洲人。乾隆八年由惠州知府调任潮州知府,寻升两广盐运使。翌年在顺天癸卯举人陆丰知县王之正及当地文人的陪同下,参观了碣石、甲子、东海滘、乌坎、潭西等八处名胜景观。爱好风雅的他,应知县王之正之邀,对八景一一定名,当场题写了五律诗八首。时届海陆丰分县暨陆丰建县十四年之际,在惠州知府谢王生的支持下,王知县正组织举人沈展才、贡生章朝赓等编篡《陆丰县志》。于是将朱介圭所题之诗入选县志《艺文志》,欲将陆丰八景及其诗传之不朽焉。陆丰八景确立后,历代文人骚客亦为之即兴抒怀,然流传者几乎无存。现将朱介圭等诗人所题咏的陆丰八景及其诗词简介如下:

【图岭斜晖】图岭,即河图岭,又名河头岭;位于陆丰市区北郊。螺河环绕,石壁巍峨,如天造地设焉。每当夕阳西下,登临放眼,浮云翠岫,赤壁峭立,孤鹜追霞,一派落日斜晖的美景,令人留连忘返。古人曾在石壁上携刻“夕阳西卧”四个大字,江边处有郑姓文士设曲水流觞台,吟风弄月,效兰亭之古韵。今台及石刻虽废,然斜晖尤存,景色依旧,仍为佳景也。《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岭起平地中,横亘面海天然,开邑治屏障。每当落晖返照,晚翠喧妍,含映亭亭,比海霞更胜。石岩上鎸有‘夕阳高卧’四字。在邑北七里。”又云:“…邑北诸山由旗头嶂发脉,或起或伏,络绎不断,惟离县治十里,皆平林坦地,至此突起峻岭为邑屏障若天然位置者,山下旧有曲水流觞台,今废。”有诗云:

望远余清兴,夕阳山更佳。

烟开浮翠岫,林净透红崖。

过涧鸦争树,沿坡犊曳柴。

亦知高卧好,镌石寄幽怀。(朱介圭)

 

画屏峭立照崖晖,翠岫红霞孤鹜飞。

天造河图灵气显,鸣鸦处处野林归。(五坡居士)

图岭路非赊,安步当车;山边林里有人家,缕缕炊烟冲树起,挥舞轻纱。天畔灿晴霞,点点飞鸦,牧童牛背弄清笳,最妙风光添一笔:红日西斜。(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洛洲芳草】 洛洲,即洛洲埔,位于陆丰市区西郊。《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洲乃洛州…远托图岭;春时新绿,平铺锦茵一片,有满目蘼芜、草香晴蝶之趣。在邑西三里。”旧时有洛洲溪蜿蜒其中。每当春风吹拂,洛洲埔春草如茵,仿若翠毡;草花点缀其间,五光十色,竞相开放;清风习习,芳香阵阵;晴光潋滟中,蜂蝶蹁跹飞舞,吸引无数游人踏春而来。如今,此景随着城市的扩张,已消失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中。有诗云:

细草铺柔绿,芳洲媚早春。

著花如布锦,衬席更成茵。

雅称纫香佩,遥怜拾翠人。

忘机来白鹭,点缀自清新。(朱介圭)

 

洛洲晴翠喜喧妍,草色芊芊连碧天。

蝶翅沾花香十里,已随岁月入诗笺。(五坡居士)

闲里忆当年,负笈龙山,携朋偶步洛洲边,放眼一望心欲醉,美景当前:芳草碧连天,大地铺毡,风过软软又绵绵;偏是牧童知点缀,烧起孤烟。(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龙山烟树】龙山,旧名金龙山,俗称鸡笼山。位于县城东南郊(现陆丰市区中心),大德岭三峰拱峙,笔架天然。右有螺水引带,左有浩瀚南海。钟灵毓秀,人杰地灵。《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山为邑治左翰,上建院宇,周回嘉树罗植,在邑东两里。”清乾隆九年(1744),陆丰知县王之正在书院四周遍植松柏,自此形成“龙山烟树”一景。山上树木苍翠,云烟笼罩,叆叇苍翠;游人望之,烟霞笼罩的龙山,倍具朦胧隽永的意境。有诗云:

树人兼树木,遗荫已千章。

岫桂凝香远,坡松引韵长。

蛟龙看欲起,云雾暂教藏。

寄语今宗匠,储材有栋梁。(朱介圭)

 

烟霞欲动树朦胧,遥听课钟响半空。

百载书声催日晓,龙山一派翠云中。(五坡居士)

美景万千般,首指龙山,苍松翠竹就腰环,更有飘飘添带水,秀色堪餐。如此亦常看,别有奇观;晨昏烟霭起林间,宛似美人笼雾里,露出云鬟。(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仙桥夜月】仙桥,即迎仙桥;横跨陆丰市区东河上,取迎仙纳福之意。乃连接大街与迎仙街之桥梁,始建于南宋宝佑二年(1524),知县肖泰夫建为十三洞木桥。清雍正四年(1726)因被洪水冲断,重建为长68米之石砌桥。河中水流清澈,两岸垂柳依依,为新旧墟之交通要道。《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长虹飞卧,右障回澜,风静夜沉之际,水月空明。在邑南门外。” 每当秋夏夜阑之际,居民消暑散步,桥上河面,月色如霜,波光闪烁,令人遐想联翩。有诗云:

踏月长桥夜,空明豁远眸。

虹光遥近郭,珠彩落前流。

风漾层冰合,烟融匹练浮。

清心同皓魄,相与印中逰。(朱介圭)

 

玉带飞虹跨柳榕,渔歌隐隐唱霜钟。

当年灯火阑珊处,应数桥头月最浓。(五坡居士)

良夜凭迢迢,何处逍遥?漫游最好到仙桥,明月一轮天挂镜,恰在林梢。一阵好风飘,细浪条条,堤边竹影更摇摇,衬着客舟灯火荡,入画难描!(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乌坎归帆】乌坎港,位于东海镇乌坎管区。《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坎为海口,巨舰舴艋,大小咸集。在邑南十里。”清康熙年间,乌坎港置为粤东海关总口,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对外贸易停泊港。港湾辽阔,归帆点点;海鸥飞翔,渔歌唱晚。有诗云:

海澨暮烟平,收帆夕照明。

牙樯依岸列,画桨匝汀横。

蛋市争蠃蛤,渔炊绕杜蘅。

坎前新月出,舟子看潮生。(朱介圭)

 

海门望尽几重关,一水逶迤疍艇湾。

最是渔歌闻唱晚,霞帆朵朵带鸥还。(五坡居士)

山势急如奔,腾跃难驯,奋然一直赴江滨,难得昔人将一比:渴虎投津。形象万分真,已足怡神;黄昏佳景更无伦:万顷烟波帆片片,归到渔村。(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法岫停云】法岫山,又称法留山。海拔四百多米;位于陆丰市潭西镇。《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云:“山顶多烟云缭绕,并有石室宽数丈。石上遗迹掌痕分明。在邑西十里。”唐元和年间,高僧大颠于此修炼,成道后隐灵山。后人取僧去法留之意,遂易名“法留山”。南宋宝佑5年(1257年),林雷焕重建该寺,创办法留山书院。山势蜿蜒起伏,奇石耸立,千姿百态。四季松林积翠,泉水丁冬,长流不息。因山上常年山雾氤氲,云雨交织,故有“法岫停云”之称。是游客登高览胜的好去处。有诗云:

石室栖云处,氤氲绕翠岑。

萝间茶灶隐,松际鹤巢深。

霱叶披仙掌,昙花写梵心。

还将台阁气,林外契华簪。(朱介圭)

 

禅境渰然生海漘,氤氲蜃气织云屯。

团团叆叇出岩穴,酝酿人间又一春。(五坡居士)

遥望法留峰,秀拔凌空,宛然危坐一仙翁,常有片云停着顶,白发蓬松。传说大颠公,卓锡其中,道高韩愈亦推崇,临别留衣遗迹在,想见宗风。(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碣台观海】旧时玄武山有碣台石,是俯览碣石湾波澜壮阔景观的名胜。《陆丰县志•疆域志•八景》载:“台结山半,西连三台;俯视苍茫,在邑东五十里。”又云“(山)不甚高,然登其上,则海天风景尽入目中矣。”即谓玄武半山有西连三台石的碣台石。游人登台远眺,南海波涛万顷,海霞璀璨,归帆叶叶,有如蓬莱胜景,令人留连难返。上世纪“文革”时,碣台石和三台石,随福星塔一起被炸毁,从此匿迹销声。改革开放以后,重建福星塔。游人登塔远眺,碣台观海景色又现。有诗云:

凭高俯巨壑,潋滟欲浮空。

烟岛朱栏外,神山翠霭中。

荡云封蜃穴,浴日晃鲛宫。

舶贾帆樯远,波平任好风。(朱介圭)

 

登塔犹如登碣台,波光霞彩胜蓬莱。

满湾鸥影笛声闹,领略天涯心境开。(五坡居士)

碣地最宜游,望海楼头,登临时节好清秋,天水茫茫同一色,祗着渔舟。我自恣淹留,欲沉未下半规浮,好景人间诚顷刻,过眼悠悠!(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甲石吞潮】旧时石帆港(甲子门),有六十个礁石屹立港门,与船帆相似,又与干支六十甲子相符。涌潮奔浪至此,时吞时吐,蔚为壮观。《陆丰县志•古迹》载:“甲子石,在甲子港口,参差巑列点数六十,适乎甲子之目。故名。”《陆丰县志•八景》又载:“石临港口,应六十甲子之数。每当潮水潆洄,有若吞若吐之胜。在邑东一百里。”此景位于瀛江出海口,巨浸滔天,石礁角立,游客登临待渡山远眺,望之有若礁石吞潮之感。有诗云:

粼粼潮际石,磊砢合支干。

引胜罗青屿,含虚漱碧湍。

花光吹浪冷,星影漾波寒。

不尽临流兴,持竿忆钓磻。(朱介圭)

 

海门潮涨夹雷来,雪浪滔滔天界开。

吞吐乾坤声势壮,激流砥柱几崔嵬?(五坡居士)

甲石怪嶙峋,棋布星分,昂昂六十立江门,潮去潮来时出没,吐吐吞吞。经历几多春?风雨晨昏,惊涛骇浪若无闻,万击千磨皆不变,依旧成群。(林兆平•调寄浪淘沙)


分享到:

QR:陆丰古八景及其题咏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