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港早春(中篇连载之二) – 陆丰宣传文化网

甲子文学社

瀛港早春(中篇连载之二)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7:00:43 阅读:839字体: | |

◇李济超

第三章

滴滴嗒嗒下了将近半个月的冬雨,把瀛城的空气洗得清清净净,从清江分支的瀛河水比平常涨了很多,水流也急了。瀛河岸边静静站着的垂柳,寒风中偶尔晃动一下冻僵了的柳枝,像一个个姑娘,甩动着长长的秀发,舒展着婀娜多姿的身躯。

这天,孙志明看天空放晴了,就准备下乡了解一下冬雨以后农业生产情况。走出市委办公楼,他见司机小朱正打开车盖在摆弄着,就知道行政科配给他的这辆旧轿车可能又坏了,便对小朱说:“别修了,到行政科去要辆吉普车吧。”

吉普车在瀛河岸边一条被雨水冲刷得泥泞不堪的公路上缓慢地行驶着,车轮很快就裹满了一层湿泥。小朱不由埋怨起来:“唉,这条鬼路!”

孙志明一听,心猛然颤动了一下。只见他浓眉深锁,明亮而深邃的眼睛看了看前面的路就问小朱:“你说,如果群众走在这样的路上,会怎么样?”

“肯定骂啊。”小朱说,“也确实太难走了。”

“假如你是群众,你只是骂‘这条鬼路’吗?”

“不,我一定骂政府。”

孙志明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能怪群众骂吗?要想富,先修路,喊了多少年了,可这路不就是没有什么变化吗?

吉普车拐过个弯就停了下来,是前面堵车了。

一辆满载树苗的农用三轮车陷进了坑洼。一个农民模样的老人,正看着车无可奈何地干着急没办法。

孙志明下了车,走上前去:“来,我帮你,看能不能推出去?”

“谢谢,谢谢。”老农民看着孙志明连声说着感激的话。这时,小朱也连忙跑过来帮忙。

然而,三轮车终于还是没被推出坑洼,没法重新发动起来。

孙志明接过小朱递给的毛巾擦了擦手上和脸上溅满的泥点,然后,走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给市委书记彭国庆打电话,说自己准备临时动议开个农村道路建设现场会。挂了手机,孙志明走回来吩咐小朱:“你打个电话给市委办,就说除了彭书记和人大政协领导,让他们通知所有在家的常委和副市长,还有财政、交通、公路等单位负责人到这里开会。”说完,孙志明走到那位老农民面前说,“阿伯,这树苗要往那儿拉?”

“望海村。”三轮车上的小伙子抢着回答,“我家承包了海边一片荒沙滩,想抓住这雨后的机会,尽快栽些树。”

“那你就是吴茂林吧?我前一段就听说你包了海边一片沙滩,搞流域治理,这是个大好事啊。”孙志明高兴地握着老农民的手说,“不过,都是春天种,哪有冬天种树的?”

“冬季种树,其实也一样。树木只不过是处于睡眠状态,但养分还是向根部聚集,所以不需要多少养分,非常适宜起苗造林。不过我们那地处海边,气温相对较低,因此对树木的保暖要求十分严格,要采用涂白覆盖、草绳缠绕、无纺布包裹,确保树木防冻、防虫。还要特别对新植树木的竞争枝等多余的枝干进行修理,减少风阻,确保树木成活。”

“还确保树木成活?说不定夏天台风一来……唉,这是个无底洞,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效益呢。”小伙子嘟囔道,“我爸这人说不了话,一见当干部的就更不会说了,你别见笑。你肯定是个当干部的吧?”

“像吗?”孙志明说,“你能看出来?”

“我一看就像,不过本人从来对当干部的不‘感冒’,为什么?真正能给群众办事的干部不多。”小伙子牢骚满腹地抱怨道,“就说这路吧,一年能有几天好走?”

“吴强,别瞎说。”吴茂林制止道,“我们党还是好干部多。”

孙志明没有生气,也没有解释什么,反倒觉得这个小伙子是个愤青,直爽可爱。他在想,一个人就应该有自己的思想,为官也好,作一名普通群众也好,都应该这样。至于一些观点和看法不同,那是由于看问题的角度和位置不同……

想到这里,孙志明真有点羡慕起吴强这个年轻人来了,自己的观点不必隐瞒,怎么想就怎么说。而身为领导干部,有些话却是不能讲、不敢讲、不想讲的。特别是回瀛港这段时间,他更体会到这种自身约束。

孙志明平时没怎么抽烟,这会儿他突然特想来一口,可摸遍所有的衣袋也没找到烟,这时他才想起他的烟放在车上的包里,正欲开口让小朱拿过来,吴强已跳下车,递过一根“椰树”牌香烟:“廉价的,领导如果不嫌弃,就抽我这个吧。能帮我推车,就说明你是个好干部。”

孙志明接过吴强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他感觉这烟很冲很辣。抽着抽着,他又感到这烟竟然比平时自己偶尔抽的都要顺口。

等了好一会儿,在家的常委和副市长以及财政、交通、公路等单位负责人陆续到了,一个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嘴里不断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市委办公室主任张宁带着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走到孙志明身旁:“孙书记,除了常委、政法委的林进锋书记带队到北城村清理清查毒品,其余的都到了。”

宣传部长肖雪心是常委中唯一女同志,幼儿园老师出身,还没到五十岁。皮肤好像长年不见阳光似地,几乎白得透明。这时,她装出一副小女孩撒娇的样子,也来到孙志明身旁,嗲声嗲气地说:“孙书记,这大冷天的,来这开会?”说着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孙志明瞪了她一眼,没理睬她,随着看了看大家说:“今天气温阴冷,临时召集大家来这儿不为别的事,只是请大家伸出援手,帮忙把望海村吴茂林老人的这辆车给推出去。”

领导们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吴家父子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孙志明对吴强说:“上车去,把好方向。”这时,张宁从路旁弄来些树枝杂草,垫在前轮下。年轻一些的领导跟着孙志明来到三轮车旁,年龄大一点的插不上手就站在一旁看着。吴强上了车,发功开车。大家听着孙志明喊的号子,齐心协力使劲推。真是人多力量大,三轮车终于被推出泥坑。

“您,您就是孙书记?”吴茂林一把握住孙志明的手,连声道谢。

“老人家,快上车,路上小心点啊。”孙志明把吴茂林扶上车,“好好把海边沙地治理好,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好吗?”

“不用,不用。”吴茂林边坐上车边说,“那敢麻烦你。”

“谢谢您,孙书记。”吴强说,“有事的话我会找你的。”

望着开走的三轮车,孙志明向大家挥挥手说:“辛苦大家了,回吧。”

第四章

瀛河潺潺流经市委大院面前。从市委常委会议室向窗外望去,就能看到她清澈的河水和两岸的垂柳。

会议桌的正面空放着一把椅子,孙志明就坐在左侧那把椅子上,两旁依次坐着刚才赶到现场的各位常委、副市长。这就是惯例,因为位置决定着权力,孙志明是不敢坐上正中那张椅子的。他清楚,在这个会议室,正中那个位置是书记的。

孙志明看了看在座的各位领导以及后排坐着的财政、交通公路部门负责人和两办主任,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后轻轻咳嗽了一声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就职典礼上说过,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自己曾为国家做过些什么。那么,我们究竟把一个什么样的瀛港带向新的世纪,这是值得我们每个领导深思的问题。“孙志明的眼光里充满了热情和聪敏,他顿了顿说,“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人类都还赤着双脚走路。有一天,一位国王忽然想到偏远的乡野去走走,结果因为道路崎岖不平,遍地碎石子,硌得国王双脚疼痛难忍而败兴而归。回宫后,国王就想,那里的老百姓太惨了,每天都要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走,于是,他下令把所有的道路都用牛皮铺起来,他觉得这是他对老百姓的关怀。可问题就是把全国的牛都杀掉,也不够用来铺路呀?这时候,一个聪明的仆人向他进言,与其劳师动众杀那么多牛,何不用两小片牛皮包住双脚呢?国王如梦方醒,于是,原始的皮鞋就这样诞生了。”

这时,市委办主任张宁接了个电话后走到孙志明身边轻声说:“程奋前副厅长到了。”

“你先去照应一下,我马上就去。”孙志明对张宁小声说。

孙志明看了看在座各位领导,继续说:“这个国王的愿望是多么美好啊,可事实上到现在也没有实现。我们现在不是要解决‘牛皮’鞋的问题,而是要真正解决‘牛皮’路的问题。”

玄清山不高,山顶有一座唐朝时修建的气势恢宏的寺庙清玄寺。用全琉璃瓦盖顶,飞檐翘角,甚为壮观。

瀛河宾馆就在这山的半山腰,依山傍水而建。孙志明上到宾馆三楼,并不见程奋前他们的影子。一问服务员,才得知他们已去了山顶清玄寺。

程奋前是省财政厅副厅长,这次到瀛港纯属私人的活动,主要是来为他在中央党校的论文做新农村财经工作调研的。

孙志明登上山顶时,远远就听到从清玄寺传来张宁的声音:“这匾额上‘清玄寺’三个字是德宗李适敕赐,字体圆润浑厚,具有皇家的威严和气势。”张宁本来就是个书法爱好者,谈起字来当然是滔滔不绝,“清玄寺规模宏大,屡经扩建重修,现存的殿、楼、厢等建筑多为元代风格。”

孙志明对张宁的讲解很满意,他之所以喜欢使用张宁,就是看重了他的才华,知识面宽,文章写得好,对瀛港的历史和现实底清数明,是个好参谋。

“这钟楼和鼓楼也挺特别的。”这是程奋前浑厚的男中音。

“是呀。”张宁接着说,“左右钟鼓楼形制独特,二层木结构,采用三合土建筑,将山寺衬托的更加雄伟壮丽。”说着,他们来到了香蜡竞燃、烟雾缭绕的大雄宝殿前。大雄宝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重檐歇山顶,单抄单下昂五铺作斗拱。

“可惜呀,殿的大梁上原来有一条用铁梨木制的辅梁,‘文革’时被一领导拆回家做了家具……

孙志明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遗憾和愤慨。程奋前没想到离开家乡多年的孙志明,竟然对瀛港的历史还这么熟悉。他握住孙志明的手说:“好啊,老弟你还是那么厉害?真不减当年啊!”

“好在那里呢,奋前兄您都已经是地厅级领导了,而我却还在县处级岗位上磋砣岁月。”孙志明说着“哈哈哈”大笑起来。

程奋前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儿,一举一动,用群众的话说,一看就是当领导干部的材料。他和孙志明是省委党校中青班的同班同学,当时他俩都在省政府工作,一个是省领导的秘书一个在搞经济研究。孙志明在班里最年轻,被大家推选为班长,可这几年他一直在副处这个位置上转悠,程奋前却一路高歌地冲上了副厅级的宝座。

玄清山,谁看都是一块风水宝地。半山腰上的宾馆外表看上去不起眼,但内部装潢很考究,都是现代星级宾馆的装备,让人感到舒适宜人。宾馆总共三层才三十六间套房,一般不对外,只作瀛港市委市政府接待贵宾时用。

“没想到你这儿还是个世外桃源呢。”

“你要觉得不错的话,就多住一些日子,我好好陪你转转。”

“哪有这闲功夫,厅里事太多了。我是休公假来的,把调研报告初稿写好就回去,你主要帮我多提供些素材就行。”

“好的。”孙志明端起茶喝了一口,对站在门口处的服务员说,“小柳,这几天把程副厅长照应好了,这可是我们市的大财神哟,别忘了每天都送水果过来。”

“好的。”服务员柳小丽说着离开了房间。柳小丽是个娴雅大方的姑娘,苗条的身材,洁白纤细的手指,没有一点需要雕琢和粉饰。从她的衣着就能看出,她不是一般的服务员,是三层服务员的领班。

“怎么样,老同学,在老家做事好做吗?”程奋前用他一贯的男中音问道,  “回瀛港快三个月了吧?”

“差不多。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连条像样的镇通村道路都没有,你说好做吗。”孙志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好了,别的不说了,您现在可是财神爷了,这次来我们瀛港,兄弟我可是要包吃包住的,但你必须得给我一些回报,比如对我们市的新农村建设的经济支持等等……我们准备近日召开一个公路建设大会战动员大会……”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你大小还是我曾经的老领导呢,是不是,孙班长……”程奋前说着走进卫生间,拿了块香皂在手中来回搓起来,然后,又用毛巾慢慢地擦了擦手。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悠闲、那么的自信,给人一种不慌不忙的老练的感觉。

这时,柳小丽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她麻利地收拾了一下茶几,把水果盘放在茶几上,然后又站回到门口处……

(未完待续)


分享到:

QR:瀛港早春(中篇连载之二)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