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麒麟山看海 – 陆丰宣传文化网

甲子文学社

去麒麟山看海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6:58:25 阅读:776字体: | |

◇陈瑞绒

开车从甲子出发,一路向东南,途经甲东大桥,穿过清仔墟,绕过几个村落,走上一段长长的乡间公路,路旁木麻黄一排排退向后方,两旁原野开阔,矮灌木丛时隐时现,公路笔直伸向远方,天空一碧如洗,云朵飘过,不着痕迹。车载音乐响起朴树的《平凡之路》,此情此景像极了MV里播放的那条公路。

车缓缓上坡,猛然一处拐弯,一块巨石以摇摇欲坠之势浮现眼前,麒麟山已经近在咫尺、触手可及。麒麟山是因山形像麒麟得名吗?是因为民间传说麒麟出没此处而得名吗?前人喜欢用传统瑞兽为山命名,想必寄寓诸多美好之意。麒麟山为主山,连接着其他三座稍小的山头:象地山、通天山、狮地山。四山呼应,其中狮地山传说为风水宝地,此地埋葬着陈姓祖先与郑姓祖先。据传,明朝成化年间(1465年),岐石乡陈员外携带地理大师巡山追龙,走遍附近名山湖泊,一日,追龙脉到麒麟山之狮子澳,发现龙脉雄壮,形状似狮子,是个风水宝地“狮地”。然主脉狮鼻孔郑姓搭草寮先住于此!后来经过协商,郑姓先祖葬主穴狮鼻孔,陈姓先祖葬附穴狮子身。现在陈郑两姓子孙兴旺发达,真情永笃。

祥瑞之地风水宝地与否只是传说,但这里是海防要塞军事防区却是确切无疑。五十年代陆海空三军部队三大兵种几十名军人长年驻守此地,军务、军服各不相同,三军种部队各据守一制高点,各设军事禁区、军事设施。我母亲年轻时歌喉甜美,曾随慰问团为驻守麒麟山的解放军上台献唱表演节目。如今和平年代,三军部队已经撤防,但留下的痕迹犹在:山上军营,地下兵库,防空洞、战壕等防御工事处处可见。

麒麟山还有些独特的礁石,“天官遗帽石”,“猫瞪鼠石”,“船航叠石”……“天官遗帽石”据说是一块千余吨的海蚀石,形状酷似状元帽,是海浪在亿万年间雕琢而成,其故事脍炙人口。“猫瞪鼠石”,可见瑟瑟可怜的老鼠和它的天敌,造型逼真,趣味盎然。“船航叠石”,两块巨石相叠,高40余米但接触面积不足一个锅盖大小,据说会随风摇动,并发出悦耳声响,故也叫“风摇石”。前人遗留下来的礁石的名字,它们具体在哪儿,我无从找寻,只能留待有识人士去探秘。

麒麟山最高峰处建有航标灯塔,白色圆柱体塔体,顶端是红色的塔灯,灯塔从50年代开始就静静伫立在山顶,一盏煤油灯燃烧着,为归航的船只指引方向,照亮每一个出海的渔民回家的路。另外,灯塔还曾肩负保家卫国的重责,谓为海上烽火台。这座甲子港的地理坐标,忠心不渝守望大海,日日夜夜守候安全返航的子民,直到煤油灯更换成太阳能灯,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天荒地老。

麒麟山前有一碧池,由山泉水流淌下来积聚而成,似是王母娘娘的瑶池,不管旱季或雨季,总是碧波涟涟,与蓝天相映成趣,湖面倒映白云,湖水清洌甘甜。许多人从海里游泳后来碧池里泡澡,洗涤从海里带来的一身盐分后神清气爽踏上归途。

沈从文到云南看云,我来麒麟山看海。我看过许多地方的海,独爱麒麟山的这片海。黄昏,夕阳落在海平线上,麒麟山和大海一侧甲子屿甲西海角岭观音屿遥相呼应,海岸线轮廓清晰明朗,像镀上了金子。辽阔平静的海面碎金跃动,一艘渔船在远处缓缓移动。海边玩沙子的小孩把双腿埋进沙堆里,少女挽起裤脚跑来跑去与浪花嬉戏,欢呼雀跃。我独坐一隅,看飞鸟掠过海面,海面留存,听海浪轻拍礁石,礁石屹立,任咸涩的海风飞扬起长长的发梢,我沉默不语。抱膝坐在绵软的细沙之上,面对这精深博大的大海,人世间一切的人与事,都变得如此渺小虚无,人活一世,除了生死,别无大事。

黄梅戏《女驸马》中,一对玉麒麟是爱情的见证,“生生死死不变心,清风明月作见证”,“麒麟成双人成对,并蒂花开万年红”,回首处,灯塔屹立麒麟山顶,照亮大海礁石,照亮看海的人,朴树的歌声再次响起: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分享到:

QR:去麒麟山看海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