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 – 陆丰宣传文化网

甲子文学社

奶奶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6:57:00 阅读:749字体: | |

◇湖东  张义

读小学时,我跟奶奶一起睡。眠床是从曾祖奶奶、祖奶奶传下来的,红色的油漆已脱落殆尽,榫头也松动了,人一翻身就吱吱地响。蚊帐是苎麻织的,原是染了黑色,但补了又补,早已面目全非了。那时买布要证,全家老少穿的还顾不过来,哪有剩余布料来补蚊帐,有几个大破洞一直没法补上。俗话说,八月黄蜂九月蚊。南方秋天的蚊子叮起人来就像黄蜂一样恶,常常是,奶奶扇着葵扇为我赶蚊子,扇着扇着我就睡了。好几次半夜里起来尿尿,看见奶奶竟光着屁股睡觉,有些纳闷,后来我跟母亲说了这事,母亲听后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地摸了摸我的头。第二天,母亲把她仅有的一件旧衬衣剪成布片,终于将蚊帐的几个破洞补齐了。

奶奶沉默寡言,但手脚勤快,她打草劈柴、洗补衣衫、煮饭、喂猪、带孩子……忙里忙外,很少有清闲的时候。奶奶不会唱歌谣哼歌仔什么的,也不善于讲故事,但孩子们都喜欢她。在儿时的记忆中,我只听她讲过一次故事:

以前,我们这地方住着个瞎眼婆婆,婆婆有个儿子,儿子娶了媳妇,媳妇不孝顺,老是打骂婆婆,有时还不给饭吃。儿子是个怕媳妇的软脚蟹,又经常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后来媳妇竟要逼着儿子把婆婆弄死,儿子没法子,就打算把婆婆偷偷丢到大海里去。儿子跟婆婆说:“母亲啊,今夜城里热闹,儿子背你听唱戏去。”背起婆婆就往海边走。婆婆以为儿子起了孝心,心里一高兴就唠叨开了:“儿子啊,你爹死的早,撇下俺孤儿寡妇,可知为母有多难哪!冬天怕你冷,夏天怕你热;吃热的怕你烫着,喝凉的怕你伤身子;吃多了怕你撑着,吃少了怕你饿着……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了,娶媳妇了……”儿子听着听着,后来就……

奶奶讲到这里,看了看在一旁补衣衫的母亲问道:“阿大,后来儿子咋来着?”奶奶管母亲叫阿大,管二婶叫阿二。

“后来嘛……”母亲拿针往头发上划了划,浅浅地一笑道:“后来儿子转身把婆婆背回家了,还说:‘母亲啊,今夜城里没唱戏,哪天要是真唱戏了,儿子一定背你进城听戏。’”

后来,我在县城上中学,每次回家,母亲就要买些鱼呀肉呀的,有一天吃饭时,奶奶把母亲放在她碗里的几块瘦肉都夹到我的碗里说:“奶奶老罗,牙齿不行了,吃不得瘦肉啦。”我忙推让说:我这里肉很多,奶奶你慢慢吃吧。”可母亲却说:“奶奶是老了,牙齿使不上劲了,让你吃你就吃了吧。”从那以后,母亲就把瘦肉剁成肉酱下汤。

奶奶去世时我在省城读大学,家里没告诉我,直到那年寒假回家我才知道。母亲陪着我去给奶奶上坟,路上告诉我,奶奶临终时吩咐不要通知我,怕我读书分心。

“奶奶是没病而终吧?”在我的记忆中,奶奶从没病过,也没见打针吃药什么的。

“哪没病呢,犯的是心口疼。”母亲不无自责地说:“都怪我粗心,平时没在意,直到那天我拆洗她的被盖,见有许多牙印和小洞,才醒悟过来。你爹闻知急忙请来医生,可奶奶还硬说没病,让大家别操心,别费钱。医生告诉你爹,这病已不是十天半月的了,因没及时医治,怕是难治了,果然……”母亲说到这里眼眶红了起来。“妈以前也犯过这病,一疼起来昏天黑地的,也因怕家里人知道,就死死地咬着被子强忍着。”

我默默听着,心里却像在翻江倒海。

“但奶奶的牙齿前些年就吃不得瘦肉了,又咋能咬破被子呢?”在这时候,我还改不了书呆子刨根问底的习性。

“其实奶奶牙齿好着呢,吃起橄榄还克啦克啦脆响,只是那天我觉得不该当面拂她老人家疼你的一片心意,是顺着她的意思说的话;后来妈总是把瘦肉剁碎也不是因为奶奶牙齿不行了,是想不给她再有个借口把肉都让给你吃。”

我想,我什么时候才学会懂得母亲呢——就像母亲懂得奶奶一样。忽然,我记起奶奶光着屁股睡觉的事,就问母亲。

“亏你还是个读大书的,这都不懂,她老人家真是白疼你了!”母亲嗔怪地白了我一眼。“奶奶光着屁股睡觉,蚊子都朝着她叮了呗!”

哦——我恍然大悟,接着心里一热,眼泪夺眶而出。

我看看奶奶的坟头,看看慈祥而又饱经风霜的母亲,心胸间似响过一阵春雷——这雷声仿佛来自古老的荒原,又仿佛来自浩瀚的大海……


分享到:

QR:奶奶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