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 陆丰宣传文化网

甲子文学社

孩子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6:52:38 阅读:1,196字体: | |

◇深圳  陈小虎

我住的地方和肉菜市场相距四分钟的路,锁门,下楼,左转,再直行150米,就到了。

市场不大,但和广州城里所有的肉菜市场差不了多少。门口的左边是一个公共电话档,拥有手机的人越来越多,但那里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一个人打电话,旁边还总是有人在等。那个看守档口的女孩长得实在不咋地,她的表情使她看上去更加不友善。和电话档相对的是配钥匙的。那是一个头发都快要掉光的中年人。我每次见到他,他都坐在椅子上,好像没有挪过位置。后来我才知道,他的一只断了。他的生意一般。我经常看到他闷着脑袋在吸水烟。

顺着台阶往上,一边是卖米的,一边是卖鸡蛋的。那些打开的米袋上面都插着标价的牌子,从一斤八毛到一斤三块二,相差二毛钱米就不一样。鸡那边摆着一些灯,那是用来照看鸡蛋好坏的。又是台阶。左边是肉呀、鱼呀这些东西,右边主要是青菜。沿着那些肉档往里面走,是一些卖豆制品的地方。我买了猪肉和青菜,就往回走。后来,我总是拎着东西经过豆腐前面,到里面去。

何立伟在他的一篇小说中写到,有市场的地方一定会有潮州人。我说,那些市场里的潮州人他们一定会有两个以上的孩子。我第一眼看到他们,我就知道那是潮州人。我站在边上等那女的秤青菜,就看到了在地上爬的一个小孩。肉菜市场的地上既脏又湿,那小孩伸出右手,往前,左脚挪了一点,又伸出左手,再挪右脚。他的短裤湿了,还有泥巴。一会,他扶着筐站了起来。那女的大声地说,还不去把弟弟带进来。就有一个小女孩从她的背后跑出来,钻过台子下面的空隙,但她抱不动。一个小男孩跑出来了,对妹妹说,你这么小。他们进去了。

那女的把青菜递给我,弯下腰找钱时,我看到那小男孩趴在椅子上写字。昏昏暗暗的,我看不清楚他在写什么。后来,我在石牌小学的门口见到他,他背着书包和同学说笑着走出来。他的弟弟妹妹就在他的边上玩,咿咿呀呀说话。

那个市场两年后拆掉了。我不知道那户潮州人又到哪里卖菜了。但我还是偶尔就碰到那个小男孩,上学放学。我发现他一天一天在长大。


分享到:

QR:孩子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