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文学社

船的意识流(三章)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6:52:00 阅读:703字体: | |

◇汕尾 柳成荫

风河,一只泊舟

仿佛连凤河都已安静,你的静态成就天地之美。

不倾诉昨夜怎样的跋涉,不述说别处怎样的风景,此刻,倒影清澈如魂,凤河成你的镜子,龙山成你的映衬。

在最温柔的爱中,泊下躯壳与灵魂。赤石镇在一瞬间变得安详,深巷中亮起一豆祈祷,正为远方归来的你默默守候。

一路的风云与霜雪,收拢为一篙的伫立。风,放弃躁动,星,放弃闪烁。

酣睡中的你,澄净如新,脱尘如荷。仿佛,时间静止。世界恢复本来面目。

凤河的早晨,是你的早晨,是远远看你风景的那个人,蓦然而来的泪滴。

残舟

最后的故事,叙述在芦苇荡的深处,在芦苇深入泥的根部。鸥鸟归来时,芦苇们将白茫茫的花朵,高高举于蔚蓝的秋天中,似乎又树起出征的旗帜。

纵横大海的英雄,从水中退出,融入土地了。在这里,可以日夜听见大海永不停歇的涛声。

在这里,相遇一块极寻常的船舷,那是英雄的肋骨。轻轻的重量,却是沉重的精魄,厚重的历史。

碧海,蓝天,礁石,水鸟,风暴,恶鲨……都蕴藏在这里了,所有的惊涛骇浪与荣光,也都成为土地的密码。

而这一切,正被野草所覆盖。

黄昏,是手中点燃的烟草。海,静静地聆听一个故事。其实,邂逅您,就意味着跟一种命运遭遇与对话。这是一种契合,还是一种暗示?

就让闲暇的清风明月,去作茶余饭后的解读吧。此刻,沽半壶浊酒,与您对酌,向您礼敬!

当鸥鸟归来时,也让我的手高高举起,举成一根出征的桅杆。

穿行汪洋的渔船

茫茫,苍苍,一尾尘海游鱼。

泅渡于母亲的眼帘,与死神的唇吻之间。牵肠挂肚的痛,从日出开始,到日落结束。却循环往复,日日如是。

海是船的魔咒。船置之于海,才能称之生。可海,却又时时参置船于死地。或许谁都不会在意,船每天以深深浅浅的笔划,写给海的生命书信。

而风浪,是海最正常的回复。

面对苍茫,认可自已仅是一尾小小的尘海游鱼。

认可浮沉跌宕。认可所有的命运赋予。


分享到:

QR:船的意识流(三章)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