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文学社

杨万里促装待归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9-04 16:51:24 阅读:1,044字体: | |

◇钟华生

随时准备出发,这应该是所有旅行者都渴望达到的最佳状态。在宋代,有个人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但他并不是旅行者,而是朝廷的官员,随时准备弃官还乡。

南宋罗大经的《鹤林玉露》记载,当时的大诗人杨万里在朝廷当官时,算好了从京城杭州返回家乡江西吉州(今江西省吉水县)的路费,专门想办法把这笔钱藏存起来备用。他还不让家人在京城买东西,原因是“恐累归担”,就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一家人行李的累赘。于是,杨万里“日日若促装者”,总是一幅在匆忙整理行装的样子。用现在的话来说,他绝对是个十分干练又纯粹的“驴友”。

虽然身居官位,但杨万里却随时做好了回老家的准备,一方面可见他对仕途的淡泊,抛开一切似乎也无所谓;另一方面也可以猜测到他内心是多么不安定,总想着回家,想必当时南宋的局势已无法让人勤恳、老实地做官,更不用提什么施展政治才能和抱负了。明代何孟春的《余冬序录》记载,韩侂胄掌握南宋军政大权之后,“欲网罗四方知名士”,建了一座私家园林“南园”,嘱杨万里为之写一篇“记”,“许之掖垣”,就是以朝廷的高官好处等作为许诺条件。不过,杨万里态度比较强硬地回应道:“官可弃,记不可作!”后来韩侂胄也只好敌命他人。

看到这里,就可以理解杨万里为何“日日若促装者”了。实际上,杨万里晚年闲居乡里十五年,几次被召赴京都推辞掉,正是因为他看不惯韩侂胄的投机误国。

杨万里一生作诗两万多首,与陆游、范成大、尤袤并称“南宋四家”、“中兴四大诗人”。他自号“诚斋”,因此他的诗也被后人称为“诚斋体”。概括而言,“诚斋体”多以自然万物为题材,而且活泼灵动,常常会给人一种充满惊奇的意趣。比如那句让人耳熟能详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就出自他的代表作之一《小池》。那是淳熙三年(1176年)他在家乡吉州养病休息时的偶然之作。

时间再往前推移到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二十七岁的杨万里中了进士,两年后就到江西赣州任司户参军,之后又到永州零陵县(今湖南省永州市)任职,期间结识张浚、胡铨两位爱国名臣,并认之为终生榜样。直到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宋高宗退位,孝宗即位,南宋锐意恢复,张浚被起用,之后杨万里也被推荐到临安(杭州)做官。乾道三年(1167年),杨万里写下政论文章《千虑策》,分“君道”、“国势”、“治原”、“人才”、“论相”、“论将”、“论兵”等共三十篇,总结靖康之难之后的教训,直率批评了朝廷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一整套振兴国家的策略。

几年后,杨万里出任江西奉新县的知县,屡获治绩,颇得民心。后来他出知常州(今江苏省常州市),又到广东任职,尤其是在惠州写下不少诗作,对当地影响较大,他也被祀于西湖畔的景贤祠。其中一首《正月十二日游东坡白鹤峰故居,其北思无邪斋》中写道:“罗浮山色浓泼黛,丰湖水光先得秋。

东坡日与群仙游,朝发昆阆夕不周。”既描写了当地的景致特色,又结合了苏东坡的掌故,读来脍炙人口。

绍熙二年(1192年),杨万里因上书纳谏而得罪宰臣,不久后他干脆谢病自免,回归吉州。长年的“促装”准备,终于派上了用场。他也形容自己为“如病鹤出笼,如脱兔投林”。从此退休的杨万里,在家乡吉州居住直至终老。《鹤林玉露》提到,他晚年好喝酒,把味道平和的酒称为“金盘露”,又把味道劲烈的酒叫做“椒花雨”,二者相比之下,他更爱后者。

尽管有好酒作伴,但杨万里老人依然对时局十分牵挂。清代沈嘉辙的《南宋杂事诗》记载,韩侂胄权力日盛,杨万里为此忧愤成疾,家人都不敢给他看邸报上所写的时事。一位同族的侄子从外面回来,告诉他韩侂胄的近况,他听后悲愤痛哭,提笔写下:“奸臣专权,谋危社稷。吾头颅如许,报国无路,惟有孤愤,别妻子。”落笔而逝。


分享到:

QR:杨万里促装待归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